夏之雪
評分: +8+x
blank.png

遠方近處的燈火都已熄滅,僅僅剩下最後幾盞路燈豎立在附近,而號稱二十四小時不打烊的便利商店也成為附近最後的明亮。

不同於都市的喧囂,鄉下的夜是那麼的寧靜,那麼的緩慢,店員百無聊賴的清理店內的聲響提醒著空間與時間依舊存在,冰美式咖啡杯外結著一層薄露。雨後午夜的寧靜,緩緩刺痛著皮膚。

K看向遠處,一片漆黑的混亂的雲,飄過了明月點亮的夜空。觀測站就在一旁的小路上,打著民宿的標誌,主人就是基金會的一個退休會計,來這養老順便經營這間小觀測站。他這次被派來,是為了尋找某個異常的蹤跡。“新人總是會拿到這些爛差事”,K忍不住抱怨著,但他表情上柔和的苦笑卻不那麼認為。過去的經歷湧上了心,他總覺得自己人性化到過頭了。

主人對他很友善,也告訴他這邊許多破舊的房屋都被當作躲藏地,基本上要找人沒那麼簡單。當地居民也不很友善,搜尋難度可能比都市區還高。不過居然只派一個人過來,那麼也肯定不是什麼急事。畢竟這次需要收容的東西不是什麼危險的對象,也已經定位完成,剩下的就只有記憶刪除跟回收作業而已,輕鬆完成工作後,他不知不覺的來到了這裡,坐在這喝著咖啡,今天在這也可以算是一種休假吧。

在半夜喝咖啡會睡不著,但這是僅限一般人。K調整著自己腦內的咖啡因功用,保持清醒卻不會過頭的狀態,打開了自己的筆記型電腦,開始把蒐集到的所有資訊做備份,畢竟自己什麼時候被基金會抓去資料刪除都不一定,因此必須得這樣。

正當K的手在鍵盤構成的舞廳中狂舞時,一聲清脆的叮咚聲響起,一個怎麼樣都讓K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

「咦?阿杉學長?」
一個面目清秀,但是打扮邋遢,黑眼圈深深印在眼眶的周圍,眼袋浮腫的男子,露出一臉驚訝的神奇,對K開口說道。

「學長怎麼會在這?這三年你到底跑去那裡了?」

林杉的高中學弟會出現在這裡?他呆愣愣的望著,腦袋無法思考,好像突然被抽乾水分的海綿一樣。唐突的,K輕飄飄的沉入了回憶,但這不是他的記憶,也不曾屬於他。

當年在讀高中的時候,林杉他跟學弟合作打遍萬閎跟全國科展,都拿到了不錯的成績,林杉還幫忙做球給學弟,幫他跟某個女性在一起。而現在的這些對於K來說都不重要,至少他希望自己相信這對他不重要。

「抱歉,你認錯人了。」K冷冷的說道。

對方表情迅速的變化著,在尷尬與不相信之間來回遊走,後來還是走向收銀臺,買了他的咖啡跟食物。正當K以為他要走的時候,學弟坐到了K的面前。

「不好意思剛認錯人了,半夜精神不太好造成你不舒服請見諒。」學弟繼續說道:「你看起來很像之前對我很好的一個學長,他……」,對方表情的柔和讓K再也無法承受,他拿起了懷中的備用噴霧,朝著對方臉上噴去。

之後,K迅速了離開了那間便利商店。

他不想去思考自己究竟為了這副軀殼,這個精神載體付出了什麼,剝奪了什麼,他開始明白為何所有實驗體最終都走向精神崩潰,不斷回想自己的血腥味與用手掏挖腸子的溫熱感,自己卻不斷的自我懺悔,好像尋求著什麼救贖似的。他人類的部分讓自己無法苟同這種卑劣的惡,但電腦掌控著生理現象卻讓他連作嘔的權力都沒有了。瘋狂逐漸湧上而出,像是水墨一樣逐漸暈開在心中,無止盡的掏攫著僅存的理智。

他覺得自己不配活著,不配做人。

但,他知道自己需要活著,繼續做人。

他希望此刻死去,放下自以為的罪惡感。

諷刺的,他明白自己仍有未竟之志,未到亡時。

他看著路燈,水蟻們不斷撞擊著似乎明確的目標,然而最後的結局仍然是斷羽落地而亡,那成群的無意識的美麗的薄翅慢慢從潮濕的大氣中飄落。

那模樣可悲至極,卻又如此美麗。

如同夏天的雪一般。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