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向星辰
評分: +7+x

Written by Whatopercy                                                                                                                            
那是[已編輯]███████Site-197 的一個美麗冬夜。空氣雖冷,但卻為那些在建築破舊內部辛苦工作的人們帶來清爽的緩和。雖然站點佔據了如畫的美景,但誰都能很容易地看出它早就應該進行翻新了。一位好奇的研究員將在稍後欣喜地發現,這裡是基金會仍在使用中的設施當中歷史最悠久的。在它相當狹小的圖書室中,有幾個發霉的舊書架,而你時常可在更為古老的上下舖臥房的角落發現蟋蟀或一列螞蟻。

這處原始的小小隱匿處被分配到的任務是收容一些人類歷史上最危險、最神秘的物體──實際上,這個站點為被認為是儲藏庫,用來儲存較平凡的那些文物,為基金會的藏品增色。下班後到處閒晃的人偶爾會看到被武裝人員嚴密監視的一些箱子,如果你夠幸運的話,也許還能目擊到人形收容間。

這一切都相當無聊,真的。但是老醫生歐本海默卻愛著這裡,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他會像個慈愛的叔叔一樣照料新人,為他們的燒傷、咬傷還有刮傷包紮。當他漫步走過時,老鳥們都會咧嘴而笑。

「醫生,放下注射筒,嗯?」每當他們走進房間遇見他正在檢查用品櫃裡的醫療器材時,他們都會開玩笑。他會微笑。他們非常友善,這讓他非常開心。

他會微笑,然後移開視線。

每當他經過駐站諮商師卡桑德拉──她幾乎和他一樣年老,這點會讓他暗自發笑──時,她都會從座位上起身,鼓勵他花幾分鐘坐下來和她談一談。

「不,不,」他會笑。「有太多事要做。」

他所治療的每一個傷口都讓他回憶起了他待在安哥拉的那段時光,那時他是人道援助隊員。沒錯,他心想,這裡非常非常像安哥拉。過於年輕而不適合作戰的孩子瞎眼、傷殘以及腦震盪。雖說這個站點對他來說一直是座迷宮,但如今情況更是如此;似乎他們每天都把新的翼樓加入站點中。

在一個特別狂風大作的十二月午後,歐本海默回到辦公室後決定要觀星。

他把沙發拉到窗戶邊,用茶壺燒水準備泡茶──然後停了下來。

「不,」他說,「今晚不喝茶。」

他把一把椅子放在門旁。這棟設施中的門都是沒有鎖的,除了為收容而建立的那些。他不想被打擾。他很少觀星,而這當然不是歡迎不速之客的場合。

他在舒適的沙發上坐下,心滿意足地嘆了口氣。他拿出自己的筆記本 (他暱稱那本為他的「第谷之書」) 以及一隻剛削好的黑色鉛筆。

在花了幾分鐘繪製星座草圖之後,他放下了工具。

「今晚的星星多美啊!要是,」他渴望地想,「我能去它們那裡就好了。那麼,我就能見證它們最輝煌的樣子。」是啊,喔,那會讓他很開心。

他把手伸入後口袋,拿出了一袋藥丸。他小心翼翼地用別針割開袋子,以免刺傷手指。他拿起一顆,吞了下去,彷彿那是美味的棉花糖。

他又吞了一顆。他吞了第三、第四、第五、第六顆。他吞下袋中最後一顆藥丸,把包裝放在了扶手上。

「是啊。」他快樂地闔上雙眼。「星星真的很美。」

禮儀師報告
死者:羅傑‧歐本海默醫生,89歲
地點:Site 19
先前疾病:被診斷為臨床憂鬱症。急性失智症。鈣缺乏。鐵缺乏。
處方藥:無。
首席醫療官:哈利‧史密斯波特醫生
死亡時間:19:43
死因:在患者血液中檢測到大量的氰化鉀痕跡。
評論:請求處置和公開協議。請求調查患者在精神上不適合履行其職務的那段期間中,他的工作情況。

收到。火葬。告知親屬。請求拒絕。
站點主任 史丹利

收到。
禮儀師 布拉德福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