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之聲
評分: +3+x

黑皇后 Alliott 在這裡。

bq θ′

抱歉我遲到了,我是黑國王 Alistair。T 讓我有點失去了使用血魔法的能力。

世界超常衛生組織總幹事 Allison Bailey-Chao 博士。讓我們開始吧。


基線

這是一種由生產流行音樂的神經網路所製作,在2000年代至2010年代傳播的心智操亂劑 (mindfucker)。讓妳成為一個不存在的藝術家的語無倫次、喋喋不休的粉絲,並迫使妳傳播出去,而不管它其實是不可避免的平庸。 把妳的惡意中傷留到實例部分再說吧。但是它 總是 坨屎!如果妳不停止這種愚蠢的嘮叨的話,我可是會封鎖妳的。

前提

我猜,發明了廣泛傳播的音樂文化?不要把這種事視為理所當然。抱歉。我只是覺得有點顯而易見。我這裡根本沒有空氣可以傳遞發出的聲音。這是一個非平凡的假設。 我再一次向您致歉,但請問……妳確定妳那邊有等價的事物嗎?有猛擊詩歌,不過重點不變。

需要發展神經網路技術,這意味著電腦和您需要的所有物理定律。還有,神經網路能夠在那段時間內製作流行音樂嗎?這一定需要投入超科學研究,不論是透過許珀里翁實驗室還是黑維塞信徒。以供參考,分別對應普羅米修斯還有馬克士威主義者。在妳的宇宙中奧利弗·黑維塞實際上完成了大多數困難的數學工作,馬克士威滾去吃屌吧。

功用

在大多數宇宙中都難以預測而無法利用。除非你喜歡快嘴異怪室內流行樂或最糟糕的「最差粉絲群」,否則我會建議遠離它。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在它到達這裡之前隔離它。但是,有很高的轉售價值。很多奇怪的音樂愛好者潛伏在圖書館周圍,有個人幾天之前從我這裡用幾千美元買走一篇這種東西。 你只為了幾千美元就甘願冒大腦錯亂的風險?我接受妳的觀點。

弱點

所有記憶消除物資都不管用。結果總是出現自發性的復發,人們會無意識地製作翻唱版本。妳是說潛抑記憶。唯一將它從某人的腦海中永遠抹去的方法是……好吧,請參閱 A-198 那段,妳就會明白為什麼我寧願不實施這種治療方法。


實例:A-198 時間線

這是我第一次遭遇到這種疾病,我認為它仍在此處猖獗。當時我在基金會的多重宇宙部門工作,我們正在和一個來自未來的基金會協商資源──會議開始十五分鐘後,每個人的電話都鈴聲大作。我猜,鈴聲就是那個心操劑?是啊。我們在團隊回去後都被暫停職務,因為基地注意到我們都沒有回應電話,然後── 所以妳怎麼被治癒 ──我們在那之後立即接受了腦葉切除術。他們沒有任何記憶刪除劑?這就是我們想要引進的資源。什麼鬼 那是1973年,我們因為中東的特徵武器災難而陷入低潮。這也是我在得知「成為黑皇后」的完整情報後,立即跳轉宇宙的原因。

實例:B-293 時間線

尚存。這一個以重混 (remix) 的形式而不是原創歌曲來擴散。真的?誰的? 包含在 Carly Rae Jepsen 的 E•MO•TION 專輯中做為隱藏曲目。 喔,該死,現在我得去燒掉幾張 CD,稍等。我猜混音師是不存在的那位? 對呀。所以說載體不一定需要是原創作品。有趣。我追溯到該檔案來自於民用神經網路實驗,旨在隨需生成混搭 (mashup)。我能確認的是,其它的東西只是某種「呃,不怎麼樣」的東西,而不是異常。但在我不得不逃脫前,只把機器人音樂唱片分類做到一半。在前往圖書館的途中,我差點被一群粉絲衝撞而死。

實例:V-983 時間線

戰敗,或是說至少受控。什麼?好吧,不像聽上去的那樣容易。Rory Jones 博士被分配去研究模因性應對措施,一番動盪後所得出的唯一方法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沒錯。她釋放了收容中的 Rush 翻唱專輯。我最後一次短暫造訪時,Rush 翻唱樂團和「各各他山」翻唱樂團仍然在交戰。各各他山?那個無藝術家。啊。

實例:C-102 時間線

richard d. james 為他的第十五張專輯投入了大量資金研究啟發式算法,還有他找了一些傢伙,來自於這個宇宙版本的 futanari titwhore fiasco,幫他處理一些神經網路的繁複工作。接下來發生了什麼?aphex twin。只是一些無盡的低劣次等 aphex twin。去他的這是最糟的。啊。等等,要是沒有空氣妳是如何聽見的?老兄啊,我是數學結構,我可以做 dsp (數位訊號處理) 好嗎。……噢。

實例:Z-398 時間線

我們當前面臨的問題。這次爆發和我的家園的距離只差兩條路徑,這是一個廢棄的哲學 AI 提供的情報,我希望我們在它達到我的基線之前得到一個解決方案。嗯,這聽起來有點自私。如果一種治癒方法對某一人有效,它也可能對其它所有人有效。從我的同事告訴我的情況來看,這是來自一部從未發佈過的「熱門音樂劇」的傳染性曲目。它一直讓人們在街頭例行性表演即興舞蹈,這​​也作為一種傳播方式,非常煩人。那麼,曲目總是相同嗎? 是的。也許他們正在構成音樂性集體心智? Clankies 知道了一定很高興。好吧,如果你要使用針對破碎之神教的歧視字眼,妳用字也應該要搞對教派吧,混帳。他們正在形成集體心智的說法似乎是合理的,沒錯。還有停止爭吵和辱罵。

等等。藍色所說的在其它宇宙的控制方法是怎麼辦到的?他們放出了 Caress of Steel 的唱片。我現在沒有副本,而且依照我上一次的經驗,它會把本宇宙搞得一蹋糊塗,我不想看到這樣的事情。但原則是一樣的,對吧?我們只要找一段更好的洗腦音樂去替代他們腦中的片段就好。 那妳認為我們要怎麼辦到? 組樂團──我們不可能組一支樂團。不,他說到重點了。如果問題在於他們只會沉迷於那一位藝人,那要不是我們將它從排行榜上踢下去;就是讓他們對那位藝人感到失望,所以他們就不再聽。

那我們該怎麼做呢? 兩種方法都試試。我知道哪裡可以找到音樂家,而且我認為我們可以安排這個樂團的公然垮台。 所以,妳的意思是製造虛構樂團的公關危機。正是如此! 我想我有方法應付虛構樂團。怎麼做?

想不想讓主唱和 Fred 來場不幸的遭遇?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