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夜晚餐
評分: +21+x

音訊紀錄


日期:████年██月██日

調閱自通訊系統:編號81-15117、50-06123、81-13335、81-07954


[紀錄開始]

[00:08:35.63]:這邊是MTF-天樞-15 "邏輯崩潰"先導船,我方已經確認SCP-ZH-100的外顯異常效果正在失效,MTF-郎將-13 "邏輯序列"、NTF-玄戈-6 "深淵湧流",你們看到了嗎,請回答,完畢。

[00:08:36.01]:這邊是NTF-玄戈-6 "深淵湧流",看到,完畢。Site-ZH-81比我們想像中大上不少啊!蘇聯那幫人怎麼會放棄這大塊頭?

[00:08:36.77]:這邊是MTF-郎將-13 "邏輯序列",看到了,完畢。誰還能看不到,我們已經派人通知Isaac上將,準備開始執行計畫。

[00:08:36.95]:好的,感謝玄戈-6的幫忙,減輕了我們很多負擔,方才已經接到Site-ZH-81將SCP-ZH-███放下的消息了,現在我將八組座標分別傳給你們,請依之前所分配的前往各自的位置,然後於定點後開啟反偵測模式。

[00:08:37.32]:收到,完畢。

[00:08:37.51]:收到,換我們把這大玩意兒給藏起來了,空中和接待就交給你們了。

[00:08:38.85]:MTF-天權-7 "邏輯正確",收到。你們都聽到了吧,動起來動起來動起來!這可不是一次演習!塔台也要忙起來了。

[00:08:39.48]:保持聯絡,別丟了我們隱蔽性最好的美名,有任何狀況請主動聯絡。

[00:08:40.11]:知道了,我已經請MTF-天槍-5 "邏輯不通"加強維安。

[00:09:07.24]:玄戈-6的三艘船艦定點,展開反偵測系統,雖然說才剛開始行動,但很高興能與各位合作,希望是一次好的經驗了。

[00:09:11.91]:郎將-13四艘船艦定點,這不是當然的嗎。開始工作吧,各位。[]



[紀錄结束]
 



「找我去Site-ZH-81?」L.What稍微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解地看著眼前那並不高大的男子,Dr. Bales也算是他的舊識了,他知道從他口中也不會開出這麼無聊的玩笑話。但是……。

「我沒開玩笑,潘ㄟ真的又把麻煩事丟給我。」Dr. Bales一臉無可奈何的聳聳肩:「我上次是有去過一次啦,那裏有個研究員做的甜點還不錯吃,總之邀請函上面說可以帶一個人,我第一個想到就是你。」

他沒有少聽過Site-ZH-81的傳聞,尤其在那次靠港補給時這些傳聞漸漸變得真實,世界上有一艘這樣的航空母艦行駛於公海上,為基金會服務。

「我聽說那艘船不是這麼好上去。」

「你忘了丹澤啦?」Dr. Bales說著垮下臉,大概是在想會議的內容究竟是甚麼,既然都特地跑到那艘船上舉辦會議,那肯定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簡單:「總之這次據說絕對能上船,我知道你才又剛搞定一場講座,可能還很累但……」

「為什麼不是音竹、為什麼不是小規,為什麼不是……」他落寞的說,甚至扳起了手指,開始一個一個點著眼前男子心中重要名單上的人名,最後才終於說出:「為什麼是我?」

「你舉的例子也挑好一點……」Dr. Bales嘆了口氣,然後推起眼前的有著金色長髮的研究員的輪椅:「放心啦,有飛機來接,我也已經跟Flash講好了。」

「所以說你一開始就沒有給我拒絕的餘地。」

「哈哈,因為我也沒別人可以拜託了。」朋友很少的Dr. Bales刷過了自己的站內通訊器,離開了辦公室並將門上鎖:「順便散散心嘛,就當做是我把你綁架一天吧。好啦,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是你比我還少離開16,難得能出門而且還是航空母艦耶!那可是男人的浪漫……咳!總之這是一個能夠看到外面世界的機會。」

「你說那艘船?」

「不只是一艘船,你有吃過丹澤做的點心嗎?還是在甲板上烤過肉?總沒聽艦島裡的現場演奏吧?」

「離章,有些事情我們不用明講也沒關係,但怎麼著,我又不是潘ㄟ,天曉得他到底都在忙什麼。我只是想到你說過你想要看海啦,這不是剛好嗎?」說著同時Dr. Bales刻意撇過視線,假裝自己沒有看到輪椅扶手上的手腕,然後抽出站內通訊器看時間並岔開話題:「離直升機起飛還有一點時間,你要不要去買爆米花?」

「你以為這是看電影?」那坐在輪椅上的人覺得有些好笑,也有些心酸,他沒有多少朋友,自己也常常因為自己的身世和個性拒人於外,辦公桌打開來有著的除了滿滿的文件外、香水外還有美工刀,美工刀、美工……和對不起。

一句一句的對不起,給自己的,給親人的,給朋友的,對不起。他把這些東西通通都塞在抽屜裡,和感謝一同。

「不,我只是聽說飛行過程可能需要一點時間,你會需要食物……」

「你不是才剛說過通勤不是問題嗎?」

「不是問題啊,但是該花的時間還是得花嘛,那些傳送用的東西對這個站點都沒用啦。」

「那至少在登機前去上個廁所。」他為預想得到的顛簸路程嘆了口氣。



她不是那麼喜歡高聳入雲的建築,尤其當這些建築還密集的聚集在一起的時候更是如此。以前在Site-ZH-02工作的時候還好一些,這也是為什麼明明距離不遠,他卻沒有很常造訪Site-ZH-25的原因。

「所以你對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Dr. Metha從口袋中拿起打火機,熟捻的點起一根菸,沒辦法,畢竟看過去的景色讓她太過焦慮。

「你指什麼事情?」而站在身旁那穿著長袍馬褂的男子拄著拐杖笑著問道:「最近發生的事情可多了。」

這是真的,不只是異常的發現與收容,還有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異常組織都是,異常的社區、異常的小學,他就不了解為什麼這個世界總有這麼多花樣可以變,如果能夠把時間投注在古書、古物的買賣上不是更好嗎?

如果大家都懂得這樣修身養性的方法,那豈不就天下太平了。

「不管是什麼事情,總之不是你心中盤算的那件事。」Dr. Metha把煙朝著Site-ZH-25的站點主任的方向噴去:「我說的是這次的會議,以往因為地利之便都是辦在Site-ZH-02,這次怎麼要去那麼遠的地方。」

「誰知道呢,也許又要發生什麼大事了,不過我倒是挺期待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參觀圖書館啊。」

「你以為你也能夠公款旅遊嗎?」那抹身影突然從她的回憶中掠去,那纏著繃帶的,走過的路上總會落下一些灰塵的木乃伊貓,那貓系口音努力的說著人類的話語,要自己戒菸。

「如果能夠公款旅遊的話也不錯啊。」男子揮了揮手,可是揚起的大風幫他省下了接下來的工作,吹散了菸味,也吹散了為了遮掩菸味的薰衣草香水味。

「唉,這樣看來就連十二月也不給人平靜啊。」眼前漆黑的大門為他們兩個敞開。

「我總覺得有詐。」

「你說的是兩個站點主任不該坐同一班直升機,還是Site-ZH-81這個站點真實存在這件事情?」

「你……就是因為道士你這個個性。」她把菸丟在地上,有些生氣地用腳在菸蒂上面輾了又輾,然後早男子一步一腳蹬上鐵製的階梯:「所以我才不喜歡Site-ZH-25!」



「為甚麼這次的會議搞的這麼麻煩,讓我們現在得在馬來西亞轉機?」

「再麻煩有比我麻煩嗎,我還得被打暈才能到大馬轉機。」身邊略矮自己一點的男子說道,看起來一臉不在乎的走在Site-ZH-31的長廊上,晚點他們的直升機才要從站點的停機坪起飛,還有些時間可以去喝個咖啡或是在站點內繞一繞,現在是聖誕節前後,站點的很多人也都放假去了,畢竟接近新年總該給努力工作了一整年的人們一點福利,所以原本應該人來人往的主要走來現在看起來分外冷清:「而且你看起來好像非常興奮啊。」

他用手肘頂了頂那個比自己高出半個頭的男子,他掛在身上的彈鏈因為相撞而發出金屬敲擊的清脆聲響:「你難得這樣全副武裝。」

「……是這樣嗎。」他看了看交叉在胸前的兩條彈鏈,還有迷彩服下藏著的手槍,雖然披在身上的白袍好像減低了他本身散發出來的震懾感,但卻蓋不住他忍不住上揚的嘴角。

「畢竟是航空母艦啊。」

「不是探勘船嗎?」

「把航空母艦當探勘船是大材小用了,就不知道那個站點的站點主任在想些什麼東西。」男子握緊拳頭。

「喔喔、冷靜點Dr. ChAoS,你這樣會嚇到人的。」他說道並稍微退了一小步:「不過我也很期待,你不覺得無法被觀察到的站點很模因嗎?」

「跟你的站點一樣嗎?」男子聳聳肩,看著身旁綁著馬尾的Site-ZH-12站點主任,左眼還蓋著眼罩,上頭有自己不能夠理解的三個箭頭,像極基金會的標誌。

「一樣,也不一樣,每個站點有自己的特色,像你的垂直井就跟Site-ZH-16的垂直井不一樣,我能夠把垂直井設計歸類在收納方便嗎?」他自顧自地說起來。

「你不是才看一次……」

「嗚,你可以歸咎於我過目不忘的能力。」他笑了笑:「這是為甚麼我平時不出站點的原因。不過就算有過目不忘的能力還是會把實驗袍給搞丟,這也是令我很困擾。」

他自己大笑起來。然後目光卻被轉角的另一名研究員給吸引了過去。

「這不是莊先生嗎?」

「嗯,您好,你們認識我?」

「是。」在Dr. ChAoS的搖頭下Site-ZH-12的站點主任搶先做了回答:「我是Site-ZH-12的站點主任,可以叫我Dr. AD就行了。」

他熱切的伸出手:「聽說你今天跟我們坐一班直升機?」

「是……您好,Dr. AD,我是Dr. TZ如果這邊這位先生還不認識我的話。」他沒有忽略方才Dr. ChAoS搖頭的動作,貼心的簡單的做了自我介紹。

「你好。」他暼了一眼這名研究員一眼,沒有漏要他把隨身碟當作耳環這個小細節,更沒有漏掉掛在他實驗衣右邊口袋上的通行證,Dr. ChAoS露出笑容:「我以為這是一個站點主任的聚會。」

「據說是。」他玩著自己略長的頭髮:「但事情總是有很多變數……我聽說也有其他三級人員與會。」

「消息這麼靈通?」

「畢竟這是個小地方,什麼東西都會被記錄下來的。」他也笑了笑:「一起去停機坪吧,也許能夠沿路去咖啡廳喝個咖啡,他們應該還沒放假。」


應該要優雅的用完餐才出門,最好是能夠享用上優質而綿密的冰淇淋那更好。但在辦公室中吃冰淇淋還是不符合他對於自己辦公室基礎整潔的要求,於是他還是放了自己一個小時的假,在離開站點前先來員工餐廳一趟。他坐在紅絲絨椅子上,然後將餐巾紙鋪在自己的腿上免得在用餐的過程中眼前那塊七分熟的安格斯牛排的醬汁不小心滴在西裝褲上。

切開牛排的動作優雅的像是一場表演,垂著眼,他順著肌肉的紋理一刀下去好保留最真實的美味和最好的口感。將牛排切成一口的大小,然後用銀叉叉入其中,滲出來的肉汁顏色是帶有點血色的褐色,搭配一旁頂級的蘑菇醬,他緩緩地將牛排送入口中,咀嚼,吞嚥,每一個動作都優雅的像極了一場盛宴。

就算總是在飯後抱著一桶冰淇淋的模樣有為前面用餐時給人塑造的感覺,但他還是優雅的一杓一杓的挖著桶中的冰,那綿密的口感的確沒有辜負自己的期待,舌尖先是感受到那冰涼的冷氣,然後那或者是鮮奶或者是草莓的味道才在口中逸散開來。

「如果明天趕得回來,那是不是能夠吃到薄荷口味的。」他思付著,然後擦了擦嘴,並拿出平板電腦來把信給發出去。

寄件人: 弗密特博士vomiter@foundation.zh
收件人: 雨予(rainego@foundation.zh


我被主任委託參加會議,總之過程有點複雜,現在必須出門一趟,幾個還在進行的計畫要顧著進度。我不確定什麼時候可以回來,那地方要多少的交通時間邀請函和通知書上並沒有清楚標明,但如果這段時間有什麼生意的話就請你評估一下可行性,沒問題就應下來我們看著辦吧。

他把信給發了出去,然後才從座位上起身。

「是否能夠給後輩帶來好印象呢?」他拿起他的公事包和用防塵套套著的西裝外套,襯衫是已經穿在身上了,黑色壓紋的領帶上夾著金質的領帶夾:「不過他們也給我添了不少麻煩呢。」

「所以這件事情也算是彼此彼此吧。」

他離開員工餐廳,離開腳下的黑暗


海面上一片晴空無雲,放眼望去盡是無盡的蔚藍色的大海。而這座位在公海上的巨大船艦儼然就是一座海上皇城一樣隨著她的前導艦停在海中央。

他踏出直升機,也不顧直升機螺旋槳造成的旋風把自己梳理好的頭髮吹得絮亂,腳下踩著的不是溫潤的土壤,那瀰漫在空氣中的也不是森林的清芳,而是淡淡的海水味帶有更重的煤油味,後者大抵是因為直升機或者是戰鬥機起降而導致。

「感覺還可以……。」雖然山裡的更棒。

「是還可以,主任。」跟著他下飛機的是另一名男性,看起來比他還要內向一些,但聲音還是相當沉穩,並沒有被眼前這番風景給震懾住,他像是讀出了自己站點主任的心聲,把話接著說下去。

「葉凡你都不覺得興奮嗎,這是可是太平洋公海,跟我們那裏完全不一樣,原來這就是平時她待的地方啊。」

「興奮是興奮,從空中看是挺壯觀的,我只是沒想到這個站點現在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我原本以為應該是在大西洋或者是印度洋之類的地方。」

「可能為了開會特別開到這裡來吧,雖然搭直升機過來也是要個五小時。」

「看不到的,不代表離你很遠。」突然間有另一個聲音打斷他們的對話,男子回過頭,看到的是一頭白髮的男子,那兩眼不同色的眼瞳是他標誌定的象徵:「好久不見,Surge。」

「哎呀,我沒有想到是你,咪呀!」他快步走向前去,才注意到另一邊也停了一款同款的直升機,看來今天果真如同那封電子郵件所說的一樣是一次相當重要的會議。

「今天這個場合還是正式一點比較好吧。」他露出靦腆的微笑。

「Dr. Valentine,好久不見。」他故作冷靜的說著,還特別壓低聲音,但很快的兩個人都為此笑了出來,畢竟見到朋友這件事情還是十足開心的:「不,好奇怪,還是叫咪呀吧。」

「您好,Dr. Surge!」另一個有朝氣的聲音從通訊設備中傳了出來中斷了兩人的笑聲:「好久不見了。」

「哎呀,Kyo.aic,好久不見。」Dr. Surge朝著通訊設備的方向揮手,果真螢幕上出現了個有著藍色頭髮的嬌小女孩子:「Dr. Tina和特工Willow沒有在你們那邊惹麻煩吧?」

「嗚、這個……」

「沒有,山姆,他跟Dr. Mad處得很好,雖然出了一點小意外,但是一切都沒有大問題。」把自己撐死這件事情說實在,問題應該……不大吧?

Dr. Valentine難得給自己做了一次心理建設。

「這樣,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就放心了。」Surge露出笑容:「這位是葉凡,我不知道你們之前有沒有見過面,是我的站點副主任,另外葉子,這位是Dr. Valentine,Site-ZH-02的站點主任,還有Kyo.aic。」

「久仰大名了,我常常聽到從02站點調過來的研究員們提起您的事情。」

「這樣啊,若是好名聲那就好了。」

「不,他們說的通常是您超時工作這件事情。」

「Kyo就說了嘛,要你去休息啊!」通訊設備中傳來抗議的聲音,而換得Site-ZH-02站點主任的幾聲乾笑。

「抱歉抱歉,但這件事情不是這麼容易的。」他說道,有些靦腆地搔了搔頭:「走吧,別在飛行甲板上太久,接引人員已經在艦島那等我們了呢。」

「好的,不知道她今天會不會出席呢。」

「你說Reverberate博士嗎?我剛剛請Kyo去問過了,她好像不在站點。」

Dr. Surge垮下肩膀露出無可奈何的微笑:「這樣啊,果然是她的作風,是說咪呀你看過她本人嗎?」

「看過啊。」他露出有些嚮往的神情:「是個像流星一樣的人呢。」



「看來我的人還不錯嘛?」男子從那有著紅色狐狸尾翼的雷達預警機上緩步走了下來,然後在飛行甲板上踩了踩:「我聽聞這邊很久了,第一次上來還是挺驚奇的。不是用奇術彈射跑道卻還是能夠那樣有效率的起降,您肯定就是Issac上將了,您的外觀和年紀真是對不上。」

「真是承蒙誇獎了,只是訓練有方而已,我們這邊比較喜歡老方法,一來是主任也不想要更換系統,我們只能在其他方面力求突破。」特別出來迎接的Isaac上將說道,握住了那隻朝他伸出的手:「玄戈-6的表現非常好,不難看出你們平時也是高強度的在訓練。」 

「這是應該的,我們站點是一個這樣的存在啊。」他笑著說道,拍了拍上將的肩膀,語氣突然一轉:「是說您有沒有意願調到Site-ZH-50來,這邊更適合你,不只有最先進的AIAC還有更多先進的武器設備和訓練有素的人員,不用說,我們那天天有牛排……」

Isaac也露出不失禮貌的微笑,瞇著眼看著眼前的人事主任:「船上的伙食的確沒有空中母艦一樣那麼好,但是我還吃的慣,這邊就先謝謝您的關心了。」

「……真是的,就算真的見到面,還是不同意嗎?」他嘆了口氣,垂下肩膀:「第76次失敗。」

「哈,並不是說我對Site-ZH-50一點興趣都沒有,Dr. Tsubasa。」Site-ZH-81的站點副主任與自己的盟軍並肩走向艦島,後頭穿過他們的是一隊武裝特工,從臂章看起來應該是CTF-天理-1,或者他們有個更廣為人知的名字"邏輯參數"。

「還帶自己的人來啊。」看著列隊在艦島入口兩側的特工,Isaac上將的眉頭動也沒有動一下:「邀請函裡面可不是這樣寫的。」

「畢竟我們是這樣的站點,但放心,才軍演完,我知道你們不是敵人,而我在堤防其他的『東西』。」Dr. Tsubasa聳聳肩,嚴肅的表情隨著穿過人龍流逸而出:「收隊!」

只見他們一語不發,僅僅是成稍息動作,動作整齊一致,就連那軍靴踏在地板上的聲音也同樣悅耳俐落。

「這次的會議可以說是召集了所有重要的人,你們都沒有特別做些甚麼緊急應變措施嗎?」

「你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Isaac上將點了點頭,領著他走了一段路,下了一層甲板,走道上的燈光稍微昏暗了些,但是對於要辨認前進的道路還是完全沒有阻礙的:「所以我們上個月更新了我們AIAD的系統。」

「還有這個。」然後他停下腳步,並打開了一旁的艙門。

強光隨著門被打開而照射過來讓Dr. Tsubasa瞇起眼睛,他隨著Isaac上將的腳步踏過門檻。然後整齊劃一的併步聲比起其他景象更先被他的感官給接收到。

「我們的『邏輯』們也不錯吧。」



「差點以為煞不住、好險好險。」一隻纏滿繃帶的貓從飛機的駕駛座上跳了下來,不,準確來說這東西應該是個逃生艙帶著大大的降落傘降落在Site-ZH-81的飛行甲板上,為了降落順利還緊急的把所有停在甲板上的直升機和雷達預警機通通都收到武器庫內。

而研究員Wing有些驚訝的看著這隻從逃生艙中跳出來的貓。

「我還以為接待我的會是你們站點主任。」

「主、主任她還沒回來」老實說也不知道會不會回來:「您就是Dr. Semibreve嗎!我的研究跟神性實體有關,但第一次看到真的!」

「好了好了,你可以崇敬我,但不要隨便摸我的貓掌。」那隻木乃伊貓把自己的右前腿抽了回來把那反坦克火箭統從逃生艙裡面拉出來,然後貓身敏捷地穿過背帶,最後用小小的貓嘴有力的把背帶拉緊。

「好了,你就是來迎接我的研究員嗎?」他站在逃生艙的頂部,正午的陽光落在他的身上,看起來格外的神聖……如果排除反坦克武器的話:「我應該沒有遲到吧,從火星軌道上來花了一點時間,好吧也沒有,只是計算花了一點時間,進入大氣層還是很快的。」

「所以沒被燒死嗎?」

「已經死了。」他從逃生艙上面跳了下來,優雅地走在飛行甲板上:「死了才能登神。」

「我覺得。」迎接的研究員露出笑容道:「神才不會像你這樣說話。」

「你又真的遇過神明了。」那隻貓甩了甩自己的貓尾,落下了一點點的灰塵。

「您是第一個。」

「那就是了,你缺乏遇到神明的基本母數,然後當你有一天得到了,你就會發現所謂神明都是群怪人。」祂熟門熟路的走在最前方,然後靈巧的跨過門檻進入艦島:「我聽說你們員工餐廳在第一層甲板,接下來我就不會走了,帶路吧。」

「好的……但,為什麼是員工餐廳。」

「沒為什麼,因為公款旅遊啊,當然要趁著這段時間盡量多吃一點,多看一點,不知道上次的貓罐頭這邊還有沒有庫存啊。」他跟在一旁,身形有些單薄,也許是因為貓的體態本身就比人類還要小上不少:「對了,還沒問你怎麼稱呼,她的同事。」

「不是同事,如果您在講的是Reverberate博士的話,她是我上司。」年輕的研究員回道。

「是這樣嗎,因為我聞到你們身上有類似的味道。」從來沒有人跟他說過這個神明的貓系口音講起中文來聽起來是這個樣子的啊。研究員努力的在腦中辨認身邊的神明究竟想要表達什麼:「不過當我沒說,誰沒過往呢。回答我的問題吧。」

「呃,這樣,我是研究員Wing,或者你可以叫我永……」

「不,這樣就夠了。」他說,蹬到前方,眼睛因為比起外頭更昏暗的走廊而呈現圓形的瞳孔:「很高興認識你,研究員Wing,既然命運的齒輪讓我們兩個相見,此一安排必然有其深意。」

「但你得小心暗伏在未見光之處的伏流,隱藏在那裏的魔爪和尖牙正隨時伺機而動。且不要忘記走在有光的地方,因為光在你們之間的時日不多了。」

「記得,走在黑暗中的人,不知道自己將去往何方。」


他輕嘆了一口氣。

「我這樣講話有看起來比較像是神明嗎?」



他來到公司的頂樓,一架直升機已經停在那邊等他。

「劉藺主任,務必快去快回。」他的秘書隨著他一同到了頂樓,說真的誰會想要在公司設置停機坪呢。

「我相信很快。」他回過頭說:「不過有一點比較麻煩的是這次規定要本人出面,不能夠用視訊。」Site-ZH-88的站點主任在狂風中握緊了自己的西裝:「下次我要贊助所有的站點視訊系統才行,不然根本自找麻煩。」

「基金會在做事情肯定有自己的考量,說不定是怕駭客或訊息攔截……。」

「是有道理,不過就當作是去見老朋友吧。」男子說道,勾起淡淡的笑容:「畢竟我跟他們也很久不見了。」

他的下半句話被直升機螺旋槳快速旋轉的聲音蓋了掛去。

『沒聽到也罷。』他踏上漆黑的機身然後朝著外頭大喊:「交給你們看著了,有什麼異常的交易買賣就馬上通知我,知道了嗎?」

「……的」隨著直升機的起飛和艙門的關閉,他幾乎聽不到秘書應了些什麼。

「他們會沒問題的,總會沒問題的。」他又一次跟自己說,最後一次看了自己公司的大樓……應該說基金會的前台公司。

「現在讓我們面對下一樁大交易吧。」



「好了,把桌子拿過來,椅子也是。」白明夷拿著清單,站在會議室的門邊指揮站點裡的人員將會議需要的東西陸陸續續地從倉庫搬出來,她被郵局部門暨人事部門主管委任為這次的總幹事,她突然間不用負責分配信件了,但是要負責的業務也跟著繁重起來。

「把窗戶打開來,我們需要一點自然採光。」她指著那幾善用著紅色絲絨為基底,綴以金蔥裝飾邊的窗簾所蓋著的窗戶:「然後我們需要一點鮮花放在中間、不、不要鮮花,我們的桌子有怎麼樣的?」

「圓桌?」一旁的研究員給出了提議。

「不、不要圓桌,那也太像亞瑟王會議了吧。」女子皺了皺眉心裡想著大家圍著圓桌坐著的場景,意外的想到的居然不是聯合國代表大會,而是前些日子才看過的小說場景。

「那我們有U型桌。」

「那看起來太商業會議了。」她又一次搖搖頭:「大家難得到我們這來開會,當然要想辦法讓他們留下好印象才能夠爭取下一次的經費補給……說到這個,食物都準備好了嗎?茶、甜點、鹹餅之類的。」

「有的,這次研究員丹澤親自下廚,他說他會坐一些中西式糕點……聽說還有一些鮮榨果汁,酒水的話倒是已經備好了。」

「真是辛苦他了,幸好最近檢體比較少,不然我不會建議他每次有這種事情都進廚房。」白明夷在清單上打了個勾,好像很信任這位研究員一樣,然後她突然像是想起甚麼似的眼睛都亮了起來:「我有個好點子了!」

「是的?」

「我們有沒有26人的長桌?」


螺旋槳颳起的大風又一次襲上了飛行甲板,穿著黃色背心的作業員正拿著指揮棒指揮直升機的降落。

『拍擦、拍擦、拍擦』

終於是等到那架翼尾漆著融合了基金會標誌的雪花紋樣的直升機完全停妥,機艙門才打了開來。從中走出來的一名長相姣好的女子,她金色波浪捲的頭髮在陽光下像是一片發光的海洋。

「這次在哪裡?」Site-ZH-81的站點主任已經站在甲板上迎接了:「呦,瞧瞧你這副狼狽的樣子。」他踏步向前,揉了揉另一位跟著下機,被五花大綁的女子,不只手被捆了起來,連嘴巴也被膠帶封住,活像一副被綁架的樣子。

不,也許就是被綁架

「馬丘比丘那附近的森林中。」女子把看著身後的人,露出莫可奈何的笑容:「抱歉啊姐,這畢竟是任務啊。」

她溫柔地把嘴上的膠帶撕下來。

「瑟蒂雅!你、你也知道馬丘比丘那一帶很難去,我可是買通了關口!」

「好的好的姐,下次你不要忘記開會我就讓你去。」

「主任啊,你就不會看看信箱嗎?」Isaac上將打趣的說道,向前走去揉了揉那女子的頭:「而且我們在你出發前就已經跟妳交代了千百萬次了,不、是、嗎?」

我比較常看我的私人……啊,痛痛痛,等等不要這樣做!」她向旁邊一跳掙脫了魔爪。但是卻被瑟蒂雅攬入懷中。

「好了主任,我們這就趕去開會吧。」瑟蒂雅露出開心的笑容,也不知道是因為終於著陸、還是任務完成、還是終於又見到自己的義姐:「你已經讓大家等了。」

踏過了艦島的入口處,一個熟悉的女聲就從廣播器傳了過來。

『當初不是答應我要回來的嗎,為什麼遲到了呢,讓我不得不讓瑟蒂雅去找你。』

「啊啊,你們怎麼一個一個都這樣,Кощей,我沒有說我不回來!」

『但你也沒有說你要回來……』她的聲音聽起來很委屈:『你看這麼重要的會議十分鐘後就要開始了,其他人都已經就坐。』

「……所以我就說了一開始就不該找我參加會議。」

「好了瑟蒂雅,給她鬆綁吧。」跟在一旁的Isaac將軍說道,然後把一袋用防塵袋包著的物品塞了過去:「我請人給你拿來正式的衣服,用兩分鐘給我整理一下服裝儀容!」 



一群人繞著長桌坐了下來,整套的櫻桃木桌椅讓整個會場看起來宛如是貴族的宴客廳,然而桌上擺著開會要用的資料和底端已經降下來的投影幕還是讓這個空間嚴肅上了不少。

「所以說為甚麼我要穿成這樣?」

這句話打破了會議室裡的沉默,同時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有些人的眼神中露著疑惑,有些人則是帶有著喜悅。

「有點Site-ZH-81站點主任的樣子啊!」瑟蒂雅伴著站點主任一起走入會議室,而後者還看著自己那身深藍色的雙排扣西裝上衣,好像對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很習慣,包含那特別盤起來的褐色頭髮。而瑟蒂雅看著同樣坐在桌邊的那陌生的東方臉孔,男子前方的名牌寫著Dr. Bales的字樣,這讓她略為疑惑的皺起眉並直覺的從胸前口袋抽出了那張相片與這年輕男子對照。

……不像。

為什麼有種陌生的熟悉感?瑟蒂雅說不上來,她把這異樣的感覺往心底埋藏,繼續處理自己的事務:「主任,您的位置是這中間那個。」

「等等為什……」

「因為你是這次開會地點的站點主任。」坐在最靠近主位之一的Dr. Surge說道。

「是的,謝謝您,Dr. Surge。」

「我只會主持探勘會議啊。」

「𓁆𓂤𓅹𓈬 𓂖 𓁀𓀉𓆣 𓇐𓇐𓌀」突然間那隻坐在加高軟墊上的木乃伊貓說話了,說的卻是一串沒有人聽得懂的語言。

而Site-ZH-81的站點主任愣了愣,發出了簡短的幾個音:「𓅔 𓁢𓀱𓆖𓊖」

「等等,好酷啊!你們剛剛是說了甚麼?」那個左眼上蓋著眼罩的男子興奮地站了起來。

「沒有,我們只是打了個招呼。」那隻貓露出了微笑,舔了舔自己的手,然後叼起一塊眼前的餅乾。

Site-ZH-81的站點主任嘆了口氣,站到空著的位置上:「瑟蒂雅,可以離開了。」

「好的,主任。」見瑟蒂雅露出微笑,她朝著在座所有人點了個頭:「您們的副官都在一旁的副官室中等待,會議的部分內容會在結束後通知給他們知道,另外會議全程中文,請別擔心。」

「好了,向沒有見過我的人說聲抱歉。」看到瑟蒂雅離開會議,那名站點主任才終於開口:「歡迎各位光臨Site-ZH-81,我是站點主任Reverberate,有些人是初次見面,抱歉讓你們見笑了。」

就見兩側的與會人們紛紛站了起來,就連木乃伊貓也挺起乾瘦的胸膛。

「我知道你們有些人會想:『為什麼是我?』但是一個不差,跟我當初手上拿到的名單一模一樣,你會出現在這裡代表你必然在此時出現在此。」

「我也不知道該不該恭喜各位,就我自己的立場,我一點都不想出現在這裡。」她說道:「但這是基金會,我們也沒由得選擇,對吧。」

「Кощей。」她輕聲地說。

「是的,博士。」Site-ZH-81專屬的AIAC的聲音從廣播器中傳了出來。

幫我們紀錄一切。

「好的。」



會議室的門關了起來,將一切與他們隔離開來,外頭部屬著機動特遣隊中的菁英。而來來往往在外頭的基金會員工們,從著年過半百的站點副主任、坐在副官室裡等待著的輪椅上的男子、剛得到神明簽名的新進研究員,乃至還在廚房清點用具的人造人,都不得而知這場會議幾乎改變了他們的未來。

會議室外的屏幕亮了起來,除了以往一定會亮起的請勿打擾字樣之外,還多亮起了兩個字。


三垣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