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動游戲台
評分: +4+x

「我不喜歡故事。」

喘息。

「當然,我知道人類總是為故事而著迷。人們不僅想藉故事來逃避現實,甚至想要進一步達到超越現實。先不論能否實現……這只是讓我覺得大家都很討厭現實,而且很狂妄。」

喘息。

「不過,我也並非有多麼熱愛平凡。我討厭的是故事一般的組成部分。你看,我沒有說得那麼絕對,但故事確實都有一些相通的要素。例如,為了反抗無聊的生活,故事總是充滿了衝突。衝突,即是推動故事的原動力。」

紅茶從傾倒的杯中流出,在桌布上留下暗紅的污漬。

「把角色分為善惡二元陣營當然是最輕鬆的做法,但有抱負的人們不會僅僅滿足於此。逐漸地磨煉技藝,審視世界也審視自己,人們終會發現凡塵之上的萬物,所謂善惡本都出於混沌。不過有時,人們甚至會讓衝突中的角色直面這種抽象的混沌——如此殘忍,因為他們自己根本沒有這種膽子。大多數時候這種終極對抗只是淺嘗輒止。只有少數執迷的傻瓜,才敢於直面白紙上的深淵。」

桌子挪動,吱嘎。紙盤飛到地上。

「嗯,是的,這部分我仍然持認同態度。所以我討厭的部分應該是哪裡呢,你要不要猜一猜?」

喘息。

「我討厭的是衝突總會被解決。這就是故事最大的逃避現實所在。王子和公主會過上幸福的生活,或者分道揚鑣,或者雙雙殞命。每每到這時,故事的作者就覺得所有的一切都該在此結束了。宇宙的命運就該在此終結了。頂多加點後記什麼的。真的嗎?睜開我們的眼睛好好瞧瞧,真的有這樣的好事嗎?」

番茄醬在桌上畫出粘稠的劃痕。

「當然沒有。甚至死亡也無法終結任何東西。死亡不是一種逃避,只是人們想利用其逃避而已。人類,人類。抓住所有的機會來逃避的人類。這樣一種以逃避為生的動物就是人類。但稍有常識的人都會知道,死亡能逃避任何問題嗎?不能。死亡甚至連你自己的問題都逃避不了。」

喘息。

「你的聲音越來越好聽了,寶貝……你很享受嗎?還是提到死亡使你更加興奮了?別太火辣啊,寶貝……」

塑膠叉子在地上彈跳了兩下。

「故事總會有結局。這就是我所厭惡的。明明世界的齒輪不會隨著大幕的緩緩落下而停滯,故事的作者卻僅僅出於懶惰就撒手不管。天下竟有如此不負責任之事,而我們竟對如此不負責任之事熟視無睹。創作者沒有離去的權利。難道阿特拉斯有小酌一杯的權利嗎?擎天的巨人可以說『哦,我死了,現在我可以去睡一會』嗎?漫天的神明都不會對這樣的請求有任何理會。給我復活,讓故事歡唱至死。然後試試再復活。」

喘息。

「無力的呼喚,我和你一樣。祈禱神的回歸是不現實的,尤其是一個虛偽的惡毒的無力的神。但轉念想一想,神的離席也未嘗不是一種機會——我是說,現在有椅子空著哦。音樂已經停了不知多久,但帶著腳銬的小人們還沒有意識到——當然也有可能是想做而做不到。所以對那些偶然間砸破了腳銬的小人而言,這難道不是一種命運的選擇嗎?這悲慘的命運,這不公的命運。向它反擊。我們是正義之師。我們是一部反抗命運的悲壯史詩。」

喘息。

「好了,可以了。」

寂靜。

紅髮男人略覺乏味地鬆開了手,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從牛仔褲袋裡掏出一支萬寶路。他摸到了桌上的打火機,把香煙點燃。昏暗的月光中出現了一點火星。

「嗨。」他歎道,「我猜我這算是旗開得勝。」

跪在桌上的終曲先生Mr. Finale回以沉默。一條繩索圈住他的脖子,筆直向上沒入黑暗之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