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血香:我等需給予罪人懲罰
評分: +6+x

引血香

SCP-ZH-174-1、殺童魔香1、魔瘟香

概要

目前可以確認引血香的效應是以奇術/魔法所製造,引血香已經在台灣許多宮廟引發兒童死亡事件,正當我在撰寫這篇文檔時,我們已經確定至少有107名兒童的死亡事件與此物有直接關係。引血香既然是人造物,代表這是一起連環恐怖襲擊事件,並且兇手仍在逃,根據蛇巢會議的結果,目前在台灣的所有蛇之手成員都應找出背後的罪魁禍首,並阻止這一切。
依目前的情報所知,獄卒也已經投入抓捕的行動中,並將引血香引發的事件稱為SCP-ZH-174,並列為Keter級異常,代表他們也十分重視這問題,請各位小心行事,行動時盡可能避免與獄卒接觸—N

情報

特徵:
引血香外觀與一般線香沒有差別,目前的情報看來獄卒無法分辨引血香一般線香,即使是我們動用圖書館的資源也很難在它被點燃前發現,這其實是因為引血香實際上並不是被製造出來的,而是被感染的,所幸圖書館中有著《魔瘟》一書,我們可以確認這是一種魔法精心培養2,針對線香的傳染病。

性質:
獄卒一直都搞錯了,造成傷亡的實際上並不是引血香本身,而是一種針對線香的魔法傳染病,藉由線香之間的直接接觸和空氣傳播給其他線香,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們瞎忙到處關閉線香工廠事件還都一直在發生的原因。感染這種傳染病的線香,在特定宗教場所3燃燒時,將釋放出干擾成人認知的異常毒氣,此種毒氣還會造成孩童肺臟內出血、脫髮、脫落牙齒最後死亡。–G.F.B.

依照《魔瘟》這本書中描述的現象,這類依附信仰與詛咒的魔法傳染病若是施法者心跳停止的話,死者的詛咒會使傳染病變得擁有更強的殺傷力與傳染性,現在它還只能殺死小孩,並且只在線香之間傳染,但一旦施術者的心跳停止,則很可能演變成人傳人,到時候的後果不堪設想。–G.F.B.

引血香讓孩童脫髮與牙齒掉落的性質與化療的副作用十分相似,肺部出血等問題也與癌症晚期症狀相似,或許我們以這點去下手,這很可能與凶手的動機有關。–N

歷史&相關勢力:
為什麼焚書人們還沒有行動?這不是他們最喜歡做的事情嗎?自詡超自然世界的警察濫殺無辜。—V4

沒有人覺得奇怪嗎?《魔瘟》應該是我們圖書館裡才有的書,但引血香卻又是《魔瘟》這本書上魔法的應用,我必須說句不好聽的,這代表什麼各位應該很清楚。—RUO-SHUANG56789

對策:
由於台灣特殊的國際地位,歸屬於聯合國的焚書人基於政治理由不能隨便介入這件事,但我很肯定他們知道這事,事態進一步擴大的話遲早會動手,我們得在他們把事情搞砸前解決這件事,尤其考慮到焚書人針對這種事件的處理方法,只會使事態變得更加嚴重。

我們必須研製出應對這場魔法傳染病的解藥,《魔瘟》中也有應對的方法,殺死兇手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加嚴重,但若是不殺死他兇手還會培養出更多線香傳染病釋放,理論上我們可以用《魔瘟》中所寫的同樣方法培育出另一種魔法傳染病,逆向感染線香使引血香燃燒的氣體不再如現在這樣具殺傷力,10並於之後投放這解藥。

有鑑於此,兇手關押甚至死亡恐怕是必須的。

有情報顯示獄卒已經早我們一步找到了他的身分,並編列為POI-568,而我請老大查詢了圖書館的借書紀錄,這一次獄卒沒有找錯人,他的名字是張訣,一位強大的魔法師,幾十年前曾是我們蛇之手的一份子,是我們的前輩,而那時他的確借過不少次《魔瘟》這本書,我們已經協調派遣一支特工小隊去追捕他,在他死在獄卒或焚書人手上得前抓到他。—N

其它細節:
結束了,我很遺憾事情必須走到這一步。–N1112

觀察&故事

看來這事就得由我來寫下了,為了避免大家不知道,我先說我是N。

經過調查,我想可以由我這邊來釐清兇手張訣身分與他的動機。

張訣是上一世代的蛇之手成員,也曾是代號V的我們其中一位前輩的學徒。張訣後來厭倦了這種高風險的生活而退出蛇之手去作一些非異常的工作了,我們查到了張訣近年來開始當廟祝,他有一個大約十歲的兒子,得了鼻咽癌,死了。131415隨後妻子與他離婚,他的人生陷入絕望。如果大家不知道的話,鼻咽癌也是經常接觸香的人們最容易得到的一種癌症。

在我收集到的情報可以得知,張訣似乎很厭惡那些不斷帶小孩來廟宇的家長,尤其當小孩因為線香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時還那麼做時,你想想他小孩還是鼻咽癌死的。16

於是他製造引血香傳染病去殺那些家長的小孩們,讓那些小孩子們產生類似癌症症狀與化療副作用的症狀迅速死亡,用以「懲罰」那些他認為有罪的家長們17,這當然是種遷怒,是恐怖主義行為,但恐怕那些孩子們的死狀,也和他的兒子最後的結局相去不遠吧?

先前已經有蛇之手小隊找上他,不過他脫逃了,還讓我們折損了兩個人,最後由我親自出手去找他。

獄卒們將他逼至絕境,由老大製造出逆轉那傳染病的解藥後投放,而我殺了他,終於結束這場狗屁悲劇1819

總體來說,我很同情他的遭遇,但我還是得做我該做的事,這些暴行必須被阻止。

懷疑


下一個是誰?哈?下一個還要殺誰?殺死所有和你們意見不合的其他蛇之手?接下來要怎麼做?要不要把我也一起殺了?—V

夠了,我不想親自來,哪個管理員快點把這個老吸血鬼給禁言?—G.F.B.

我們殺了他是因為他會不斷的殺下去,他不只殺那些小孩子、殺無辜的人質、連我們蛇之手的成員也殺!他已經徹底失心瘋了,我們不得不那麼做!—RUO-SHUANG

去冷靜一下吧,侯爵,你現在這樣子真的太丟臉了。—N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