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當成藥物宰來吃的人們
評分: +11+x

藥用人類

一九三五神異博覽會展覽品、番膏、番仔湯、番鞭、番下水等


shlogo3---Cutout2.png


※提醒※:本文將提及歷史中的食人習俗,可能因此造成閱讀者不安,還請見諒。12



謹記歷史,建構明日。

—N


概要

人類食人歷史可說是跨文化與地域的全球性歷史共業,本文將僅提及漢人針對臺灣原住民族之食人歷史。與其他文明食人原因較不同之處的是,臺灣漢人食人之原因並非飢荒,而是基於相信食用原住民族擁有某種程度上治病與避邪之功能。因此本文將以藥用人類統稱早年臺灣食人文化之受害者,無任何不敬之意。

實際上,少部分藥用人類之遺骸的確具備特殊性質,成因不明,有一說認為這與欲肉教3於東亞之發展有關,然而關於臺灣漢人流行獵捕食用原住民族之習俗至少在1892年就已被記載,卻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欲肉教於1970年代前已經傳入臺灣45,故可以推測1970年以前所有的食人習俗皆是面紗外臺灣漢人之自發性習俗,又或是從明清移民帶來之陋習67中就包含了異常性質所致。

—N

插圖

ALIrlXR.png

1900年人類學家鳥居龍藏所拍攝的臺灣原住民泰雅族8人,照片僅供示意,並非此條目之當事人。

情報

特徵:
漢民族食人歷史悠長,且往往認為人肉具有醫療功能,割股療親之行為在大唐帝國(618-907)也尤其盛行,並且這類與飢荒無關的食人習俗也至少一路延續到大清帝國時期(1636-1912),可以說食人習俗也隨漢人移民到臺灣一同被帶至臺灣。

某些臺灣漢人會將他們獵捕到的原住民製成各種食品與藥品910。臺灣原住民族在早年被清帝國統治時,被分為生番與熟番兩種11,生番指清政府權力仍無法觸及之原住民族,而熟番指已經被清政府統治,必須納稅與服役的原住民族,被作為藥用人類的通常是前者。

通常受害者的骨頭會被煮成膠,稱為番膏,肉會被切條食用、作成番仔湯、番下水1213等,膽囊則會被認為可以治刀傷、腿骨則被認為食用可以治療腳部疾病,甚至於有些人認為只要吃過了生番身上就會擁有番味,以此可以避免遭到生番出草141516。由於這些關於醫療效果的迷信,通常藥用人類的受害者身體部位會被切割解體並高價販售,儘管早在臺灣清治時期(1683~1895)清政府就已禁止民間進行這類行為,但依照遺留下的歷史文獻這類行為至少持續到了臺灣日治時期(1895~1945)也未絕跡,甚至在現代的臺灣社會仍留有相關俗諺,可見此類問題之普遍。

—N


性質:
一些藥用人類因原因不明的理由分別擁有不同性質的異常效應,諷刺的是,這些效應不同於製造藥用人類的漢人們的意圖,沒有一個有醫療功用的,以下是我們收集大日本帝國異常物質審查機構(現代通稱IJAMEA)外洩之資料做出的統計表,由於年代久遠,資訊相當的不齊全,各位對此有研究的同志們可以對此有更多研究的話可以歡迎補充。
案例編號 使用之部位 使用方式 效應類型 結果
001 膽囊 作為藥物擦拭刀傷 精神影響 使用者喪失積極性與求生慾望,三日後因飢餓而死。
002 下水湯 作為湯品食用 傳送 使用者食用下水湯後不久便因窒息死亡,解剖後發覺其肺臟、脾臟、腎臟、脾臟、肝臟從體內消失
003 大腿肉 為治療腳部疾病作為炒製品食用 肉體改造 使用者食用的三日內大腿肌肉快速萎縮,無法行動
004 番鞭 為壯陽食用原住民族之陰莖切片 肉體改造 使用者食用的三日後出現尿道下裂與勃起功能障礙等症狀
005 番膏 為治療瘧疾食用 時空影響 當然瘧疾未被治癒,這種番膏在與舌頭接觸時,接觸者將暫時失去行動能力,雙眼變化成類似投影機之裝投放出被受害者被圍捕乃被製成番膏的驚恐記憶與紀錄17

綜上所述,幾乎所有擁有特殊效應的藥用人類都使得食用者和使用者獲得更加悽慘的下場,並且往往是食用者所希望療效的相反,IJAMEA當年也有調查此類事件發生之緣由,不過,如果他們有調查出原因的話,相關證據恐怕也隨IJAMEA撤離臺灣時一同被焚毀了。18

歷史&相關勢力:
在1903年8月的《臺灣府城教會報》19中的《埔社消息》一文提及兩句俗諺:「殺一名生番,較贏拍著幾隻鹿」20、「拍著一個生番,較好做一年田。通身軀攏共伊食了了」2122

醫療傳教士馬偕博士23的回憶錄276頁提及:「……接著用大刀鋸下他的頭,頭被綁在竹竿上,掛在西門上。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野蠻人在內地被殺死,心臟就會被吃掉,肉被切成條狀,骨頭被煮成果凍狀,並保留下來作為治療瘧疾的特效藥。」24

在一九三五年由IJAMEA所舉辦的神異博覽會就曾展出特殊性質之藥用人類遺骸,主要是為了作為臺灣殖民政治宣傳,用以對帷幕內居民強調大日本帝國殖民苛政與暴行的正當性。

—N


對策:
現存的所有藥用人類遺骸都屬於珍貴歷史遺產,懷帶異常性質的藥用人類更是如此,若有成員碰巧獲取了類似遺物,我推薦捐入圖書館內作為藏書。
記得歷史的教訓,人類正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要記得所謂文明世界的出現其實不過是近一百年的事情。

—N

觀察&故事


圖書館內收藏了一份一九三五神異博覽會出展品的相關紀錄,隨著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宣告日治殖民時期結束,在IJAMEA退出臺灣後在帷幕內也被人發現仍遺留不少來不及焚毀的資料與遺產,所幸的是,IJAMEA所焚毀的文物當中不包括那份番膏,目前有一份帶有特殊效應的藥用人類番膏也是圖書館的藏品。

再加上現時狀況是因過往臺灣原住民族沒有有效紀載歷史的條件,臺灣漢人食人史幾乎只能藉由口述流傳下來,出於我個人的道德標準,我沒有辦法在這邊告訴各位吃下那些番膏會不會如我們所收集到的讓自己播放死者生前的影像2526272829。但我可以向各位轉述一些鄉野軼聞,據說在1875年,客家30開拓民黃南球在以武力奪取獅潭賽夏族31土地時,有一位祖父被武裝移民所抓到,賽夏族人趁黑夜把祖父救回部落,然而在族人發現祖父時他正被關在鍋內。

另有一日治時期之軼聞表示有一位二十五歲的布農族32年輕獵人被曾遭到持械漢人腦丁33敲鑼打鼓的圍捕,所幸同為漢人的一位警丁34全力勸阻腦丁們與他的親友放棄,否則布農族人怕是會復仇,而日本人也不會放過他們,這事才作罷。

以上兩則軼聞供各位參考。

—N

我對此有相關軼聞可以補充,有關帶有特殊效應的藥用人類的說法,這說法來自於現在主要在朝鮮半島活動的赤鏈蛇之手35,他們有種說法認為這種跡象是人類為了對抗妖狐36等會捕食人類的物種,由人類發展出的抵抗性能,所以看似弱小的人類才能從如此多危險的世界占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漢文明的發展水準讓他們已經不需要此機能就能存活,可技術與生活水平較低的臺灣原住民族仍保持著這種機能,當然這些只是推論,但這是否意味著人類本身其實也應該被獄卒和焚書人視為異常呢?3738

而正如我在上述註解中提到過的,我稍微嘗過點藥用人類的遺產,臺灣的納勒迦教派中現在也正保管著一九三五神異博覽會之部分收藏,也包含一些藥用人類遺骸。出於在圖書館的諸位對納勒迦的接受度關係,我這邊暫不提供相關遺產供以展示,但如果對此有興趣的人,請聯絡我3940

—J.R.R.

懷疑

我發現了這篇文章的一個盲點,撰文者似乎沒有考慮到另一個可能性,如果這些移民過往的食人行為都沒有發生類似事故,這可能並非製作藥用人類的漢人的作為,而是某些臺灣原住民族受到某種我們不知道的效應保護?這種保護效應雖然無法救得了他們的性命,但可以替他們復仇—G.F.B.

的確有此可能,我怎麼忽略了如此重要的可能性?—N

這些歷史當中真的沒有納勒迦的參與嗎?在日本也有壽司師傅接觸到了納勒迦後開始用人肉製作壽司—Misaki

據我所知真的沒有,倒是那個壽司師傅死了沒?—N

雖然我身為先知協會的一員接觸納勒迦的機會比較多,也知道很多人不喜歡納勒迦,更甚至當中也包括我。可你對納勒迦的排斥程度也太高了吧?—Misaki

圖書館之精神應該是保持開放包容的態度接納所有多元的思想與宗教信仰,N,你對納勒迦的種種偏見不禁讓我想起焚書人的所作所為。—J.R.R.

對!你說得很對!圖書館之精神的確是保持包容開放態度嘛!那我們要不要現在去請求圖書館把焚書人和獄卒放進來大開殺戒?因為我們必須接納所有思想嘛!就讓他們闖進來殺了我們吧?我也覺得包容多元很重要,但以多元之名去保護會危害多元的習俗未免也太荒謬可笑了吧?或許你應該勸告他們必須與時俱進,而不是強迫別人去接受一群都二十一世紀了還在搞人祭和食人活動的教徒!—N

難道我們必須要像是焚書人那些暴徒一樣僅憑自己的恐懼擅自判定哪些事物應該存在那些事物不該存在嗎?接受多元才是蛇之手存在的目的,我們不應該像是那些傲慢的暴徒一樣決定他人的生死,我們必須成為比那些暴徒更好的人,這難道不應該才是更重要的事情嗎?—J.R.R.

夠了!你們倆都給我停下!再吵下去我會動用管理員權限把你們兩個都禁言!—G.F.B.

對不起,老大。—N

呃,讓我打岔一下回到正題。所以,你現在想說的是漢族都是食人族?—RUO-SHUANG

我並不是那個意思,儘管妳應該比我更清楚漢民族食人歷史十分悠長且是不分地域的。但提及這段歷史不是要強調誰對誰錯,也不是想要追究責任,不是說漢人好壞壞,原住民族好棒棒。實際上那個時代以現代的標準來看爛透了,漢人會捕殺原住民族吃下肚,原住民族會把漢人的頭砍掉。我的目的是要看到這篇文章的人們謹記歷史,才能盡可能不重蹈覆轍邁向明天,要知道漢人真正開始停止食人不過就是幾十年前的事情,我們必須記得這件事,並對此自限。唯有這樣,更好的明日才會到來。—N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