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漢格爾斯克的金童
評分: +7+x

阿列克謝·薩爾維奇·雷澤諾夫

沙皇先知協會第五任臨時皇家秘法師、阿爾漢格爾斯克的金童

概要


阿列克謝·薩爾維奇(下稱薩爾維奇)出生於阿爾漢格爾斯克1,現年28歲2,在2016年通過沙皇先知協會的票選接任第五任臨時皇家秘法師,然而在他上任沒多久便發生了旗下大秘法師叛變事件,儘管我們蛇之手與先知協會的合作歷史悠久,但經過這次事件,也有不少成員質疑這位年輕的領導者是否能夠穩定先知協會的內部局勢3。—J.R.R.

毫無疑問的,薩爾維奇在沙皇先知協會的諸多秘法師4之中也是極其罕見的天賦異稟,這也是為何他被稱作金童,並且成為協會成立以來最年輕的臨時皇家秘法師繼任者的原因。—N

情報

特徵:
長相基本上就是一般歐亞混血兒會有的樣子,薩爾維奇身型高瘦,並且有著兩雙墨綠的眼珠和希臘鼻,由於自身血統的關係,比起其他俄國人,膚色更加接近米色56,除此之外,薩爾維奇雖不擅長英語,但對俄、中文卻十分熟練,能夠流利的用兩者進行對話或書寫。—J.R.R.

而薩爾維奇也被認為對共產主義者相當的仇視,並曾說出:「在赤匪的領導下,人們會擁有三種美德:忠誠、智慧、還有良知,只不過一個人同時能擁有的美德只有兩種。」、「列寧曾說過:『少說些漂亮話,多做些日常平凡的事情』這的確很適用於他和他的追隨者。」等言論,這也使得一些有類似意識形態或不願沾染政治的蛇之手成員對他敬而遠之7。—N

性質:
薩爾維奇最著名的魔法是他的「傳送門」,依照ICSUT8學者的說法,這項傳送技術可以說是不可思議的精確:薩爾維奇多次被目擊到可以隨手劃出隨意穿越空間的門徑,進行距離未知的點對點空間銜接,且不需要事先畫魔法陣,傳送的目標的誤差值則在7cm之內。

蛇之手當中不乏從焚書人當中逃離甚至叛逃的例子,據說在我加入蛇之手前,我的那支蛇之手曾是一位叛逃的焚書人奇術師所領導,從她所流傳下來的知識可以知道,焚書人們也擁有傳送技術,但需要多名奇術師聯合才可執行,為了將魔法反噬引流開來必定需要事先繪製魔法陣9,傳送目標也有著大約10m左右的座標誤差,以至於焚書人們在進行傳送時需要將座標抬高後再以降落傘降落,以避免人員被傳送進地面的意外發生,也因此儘管兩種傳送的原理不同,但也足夠讓ICSUT與其他協會內的秘法師震驚了。—N

薩爾維奇以魔法戰鬥的例子並不多10,但他針對空間門徑技術的鑽研與研究或許也是使他如此年輕就當上臨時皇家秘法師的原因。1112-N

歷史&相關勢力:
「臨時皇家秘法師」一詞主要源於俄羅斯帝國倒台後不再有沙皇繼位,而遵循沙皇先知協會的傳統,皇家秘法師必須由沙皇直接從秘法師中挑選並指派。在沙俄倒台後,協會的皇家秘法師改以協會內部選舉決定,而在形式上則必須掛上「臨時」一詞,因此臨時皇家秘法師仍是沙皇先知協會的實質最高領導者。

沙皇先知協會作為蛇之手長久以來的盟友,蛇之手成員於涅夫斯基皇家大道內的行動行之有年,自第十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下令封閉涅夫斯基皇家大道後,蛇之手也從中接管許多皇家大道內博物館之文物,而在沙皇先知協會近十年重建,目前蛇之手所持有的文物多數已歸還,然而大部分文物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焚書人建立時期對多個組織的敵意接管時被毀或下落不明。

直至今日,沙皇先知協會仍在嘗試回收這些遺失的文物,薩爾維奇作為新任臨時皇家秘法師也延續了此一協會方針。

—N


薩爾維奇的家族-雷澤諾夫世家本來是阿爾漢格爾斯克的世襲貴族,他們的歷史最早可追溯至十六世記的莫洛斯·安德烈維奇,關於他的早年紀錄不詳,但有文獻記載,安德烈維奇曾在1584年直接參與了新霍爾莫戈里13的建城,並在之後獲得時任沙皇和秘法特轄顧問團14的賞賜和招攬,成為了當地的貴族,也成功開創雷澤諾夫家族。

在波蘭等鄰國入侵的混亂時代,就和許多顧問團的成員一樣,雷澤諾夫家族的人也逃到了西伯利亞躲避戰亂,而在這期間開始接觸和學習秘法,隨著米哈伊爾一世建立羅曼諾夫王朝和動亂的結束,家族的成員也回到了阿爾漢格爾斯克,並發誓向沙皇效忠,正式加入顧問團。

作為北方大貴族和顧問團的成員,雷澤諾夫對阿爾漢格爾斯克和組織的貢獻可說是不遺餘力,在彼得大帝時代,更是曾與顧問團中其他舉足輕重的秘法師規劃了沙皇先知協會的成立。

雷澤諾夫家族的子孫們就這樣世世代代為協會貢獻,到了二十世紀初期,已然成為先知協會中握有權利的大家族之一,然而,當共產革命席捲俄羅斯帝國時,為了遠離紅軍契卡底下特殊肅清小組的獵殺,透過蒐集院的幫助,舉家遷移到了日本的京都,並在本土爆發226兵變後,流轉到了當時仍是日本殖民地的台灣。

當香火傳到了薩爾維奇的父親一薩爾·伊萬諾維奇的時候,他愛上了台灣當地奇術名門的千金,在1990年締結良緣,並在兩年後生下阿列克謝·薩爾維奇。

薩爾維奇的父母都是優秀的秘法師、奇術師,對小孩的教育十分嚴格,不說秘法,鋼琴、小提琴、文學和禮儀等平常豪門子弟要學的東西也沒少過,或許就是這樣的成長環境,培養了薩爾維奇現今的秘法資質也說不定15

—J.R.R.


對策:
目前為止,還未發現沙皇先知協會的成員或是薩爾維奇本人對我們有任何敵意。考慮到對方的身分地位,成員們請對他保持相應其身分的禮儀,假設協會聲明該異常物品所有權屬於他們,我們需向圖書館之借書紀錄處確認該物品並非圖書館藏書後再對他們進行禮讓。—N

觀察&故事


比起薩爾維奇本身,我倒是擁有個關於他家族的軼事,據說在彼得大帝執政時期,雷澤諾夫當時的大家長瓦西里維奇,和大帝的相處十分不良,曾秘密策劃營救因公開批判父王而被審訊的阿列克謝王子16,之後則是拒絕搬遷至皇家大道的命令,這些舉動激怒了大帝,甚至下達剝奪對方貴族階級的指示,而後者也不甘示弱表示:「若是陛下如此咄咄逼人,那吾等雷澤諾夫家族只好舉起反旗」,後在先知協會其他成員的轉圜下兩邊才不至於大打出手,但彼此的裂痕直到大帝去世前都未消失。

—J.R.R.

我不確定由我這個與協會未接觸過幾次的人來撰寫這個部分是否是正確的決定,不過看來也只能寫下去了。薩爾維奇剛上任不久就發生了大秘法師叛亂一事,在聖彼得堡發生了一起嚴重的叛變事件,因為我不是當事人,我並不清楚詳細的過程,有許多無辜百姓因為這場政治鬧劇送掉性命,據說一件祕寶遭竊,兩名秘法師一死一重傷,兩名年輕的學徒遭到綁架,所幸最後二人都已獲救,祕寶被奪回,該名叛變的大秘法師也被擊斃。

叛變的大秘法師名叫:弗拉基米爾‧列夫維奇‧伊凡諾夫,五十三歲,是協會的一位大秘法師,從協會的保管庫中盜走一件貝洛伯格級物品並逃跑,逃跑過程中殺死了大秘法師帕維爾‧達維爾維奇‧格納季斯基,也是薩爾維奇政治上的有力盟友,一般來說認為帕維爾‧達維爾維奇與薩爾·伊萬諾維奇有深交,也因此在選舉時推舉他的兒子上台。

儘管弗拉基米爾‧列夫維奇‧伊凡諾夫綁架了兩名帕維爾‧達維爾維奇的學徒,並製造了一顆秘法炸彈,想要以此作為籌碼和大秘法師議會談判,但即便是反對薩爾維奇掌權的大秘法師們也嚴厲譴責列夫維奇的作為,並認為其行為可能將會引來獄卒與焚書人不必要的注意,經大秘法師會議一致同意,弗拉基米爾‧列夫維奇必須為背叛協會血債血償,然而考慮到弗拉基米爾‧列夫維奇奪走物品的高危險性,大秘法師會議決定將這事交給外人處理。

這些事情發生在薩爾維奇不在俄羅斯時,然而他手下的秘書日丹妮契娜成功地從找了外部的一間私人軍事服務公司作為幫手處理了這次事件,那間公司也與我本人有些淵源,創始人也是來自蛇之手,可為避免模糊焦點就不詳加說明了。只能說協會並不是臨時皇家秘法師不在就手足無措的組織。

不過我們當中有人認為,帕維爾‧達維爾維奇這個薩爾維奇有力支持者之死,也令沙皇先知協會的內部政治埋下隱憂。

而薩爾維奇他本人私人領域的八卦,莫過於與秘書日丹妮契娜過於親密的傳聞了,基於尊重他本人的理由這方面我不便多談。1718

—N

在此補充關於叛變的後續,對薩爾維奇上任的事,先知協會分為了反對、支持和中立三個派系,但在經過這件事後,原本因前任臨時皇家秘法師盧日科夫力挺而聲勢浩大的反對派如今受到了中立派的疏遠,在內部的聲量下滑,讓支持薩爾維奇的成員認為這是將他們鬥下臺的完美時機,雖然薩爾維奇本人呼籲冷靜,但仍不能排除先知協會未來會發生更加嚴重的內鬥可能性。

—J.R.R.

懷疑


令人好奇的是,實際上薩爾(Sal)這個名字並非俄羅斯名,而是義大利名,或許這篇文檔中的相關歷史仍遺漏考究了什麼?薩爾維奇的祖父身分也很令人好奇。台灣的奇術名門一說也令人感興趣,至少我從未聽說過台灣有奇術名門—N

說來慚愧,姓名的部分並不是不遺漏,主要是我的能力還不足,薩爾維奇本人對於他父親的事向來不願多談,而且考慮到我的職責是擔任我們和先知協會之間聯絡人的身份,為了不造成無謂的懷疑,我也不方便向其他人打探,所以才會在這方面的紀錄有空缺。—J.R.R.

至於名門的問題,其實沒聽過是正常的,因為他們就像台灣其他的奇術世家一樣,幾乎被國民黨屠殺殆盡,只有少數的倖存者成功逃到了日本,在解嚴後回到台灣重建家門,其他的基於隱私考量不便多說,只能說他們是發跡於基隆,被暱稱為「雨都陽家」,並曾在《六三法》撤廢運動19和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中活躍。—J.R.R.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