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計劃、昭和二十年
評分: +8+x

計劃名 せつ計劃けいかく

立案年 昭和二十年

主導者 辰巳將軍

宗旨

  雖仍難以置信,但帝國在從西方侵略勢力中扶植中國,乃至全亞細亞的大業已經以失敗告終,作為黃種人中唯一保有獨立國家地位的帝國,不久後也會淪為受壓迫的殖民地吧,不過,正是如此嚴峻的情況,我等更不能夠輕易放棄復興東方文明的理念,因此契計劃的目的就是要確保我等與其他帝國旗下的超常機構能持續對從中國獲得的超常資產的控制,若是其他組織陷入混亂而喪失保有資產的能力,那本局便有正當理由介入,總而言之,絕不能讓這些寶物落入歐美殖民者及蘇聯共產勢力手中,並於合適的時刻交還給同為黃種人的中國人,以輔助他們擺脫白人的箝制。

  誠然,考量到帝國在大陸擁有的超常資產數量之多,要確保所有的物品是不切實際的,因此本計劃應當以保護最重要的東西視為優先選項,比如說,在徳王政權1內花費大量心力取得有關《殆瓦編年史》2的幾張照片,光是照片中的內容,就足以優先確保對其的掌握,而像是從中華異學會3中取來竹簡,若是無特別內容,則可視情況遺棄或交予原先的主人。

  確保了資產,接下來便是找尋能安全將其存放的地方,放眼望去,蒙古人已經背叛了帝國4,而滿洲國和汪兆銘5的南京政府皆已回天乏術,至於帝國本土及臺灣、朝鮮半島也將成為各路敵軍的佔領區,絕對不是安全之地,中國共產黨的疆域則一開始就不在選項內,因此最後只能依靠國民黨的勢力,不過,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中央貪污腐敗,施政無方,何時發生動亂都不稀奇,過於仰賴蔣介石的協助,導致資產在混亂中受波及的可能性不低,因此,我等應將那些疏離蔣介石黨羽,較為穩定的國民黨人士視為接觸對象。

資産

  拜國民黨自身能力不足所賜,蔣介石並未摧毀帝國在中國的指揮、情報、警政和運輸系統,反而讓我軍仍保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權,而我等的體系亦因此得以倖免於難,雖然重慶當局6的目的是為了在其黨羽控制不深的地區依靠帝國的軍事對付共產黨,但只要把這些優勢運用得當,必將對契計劃的行動帶來助益。

  至於人員方面,由於目前時局混亂,要具體規劃需要的人力資源十分困難,動用的資源規模亦會因確保的資產數量而隨時調製,所以比起硬性設下範圍,讓人員的調度保持彈性應是對日後發展更加周全的決定。

  總而言之,把契計劃需要的資源大略估計,將是下列兩項:

  • 特定的運輸鐵路、十輛卡車
  • 約一百名士兵(可視情況加以增減)

結果

 成功。幾經波折,所有搶救到的資產最後落腳至台灣。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年八月

  成功確保了我自身能夠掌控的資產,因此目前處境最危險的是滿洲的物品,已派遣輔佐我的天地少佐親自前去處理,希冀他能在紅軍的眼皮下平安帶回部分資產。另外,我也開始尋找計劃所需的士兵,雖然有許多人對戰敗感到錯愕,但相對來說也有不少人仍有意願繼續為帝國而戰,應可不必擔憂人力一事。

  天地少佐返回了,並且成功帶回了一副從德王那裡取回的殆瓦石板,以及幾份經特別保存的百日戰馬之血液7。此外,少佐身旁還多出了一位台灣出身的滿洲國異常辦公室軍官柳村俊逸,根據天地所言,柳村氏是在他準備離開滿洲時自願負責護衛的人,並俐落的應對歸途中遭遇的意外狀況,因此天地少佐建議將其留在身邊,一同協助計劃,可用的人才當然是越多越好,所以我稍加考慮後便答應了。-同月十九日追記

  進見岡村寧次司令官8,雖然因帝國戰敗影響,司令面容顯得有些憔悴,不過由於和國民黨高層間的交情,仍過著優渥的生活,和擁有繼續指揮部隊的權限,實為不幸中的大幸,而在我述說契計劃後也表示贊同,並保證會引薦可信賴的國民黨人士。-同月十九日追記

  今日午後,在透過岡村司令官的牽線下與澄田賚四郎中將9的使者會面,中將原是負責山西戰線的將官,現在則被當地軍閥閻錫山所聘,使者表示閻錫山早已察覺共產黨野心,正在把山西打造成一座堅固的反共堡壘,因此把資產放置在晉10地安危應當無慮,由於閻氏在普遍昏庸的中國軍中是少數值得帝國敬重的敵手,我也覺得此舉應無不妥,立刻下令天地和柳村召集士兵準備入晉。-同月二十一日追記

  已抵達山西太原,閻錫山與當地的中統局九科的代表夏行書親自接見,閻氏眼神剛毅,話語中表露出嚴謹的邏輯,在和談話時向我說到不需為帝國現今的失敗掛心,帝國雖小,但五臟俱全,習武之風盛行,只要不失去對軍人的尊敬,未來一定能夠東山再起,並贈予:「亞洲民族半倫顛,挽救全憑先進賢,若以同種為對象,漁人得利在眼前。」一詩,我十分認同,閻錫山不愧為人中豪傑。-同月二十二日追記

  與天地、柳村在澄田中將和夏行書的導覽下花費數日巡視山西,當初使節所有果真不假,四處都可看到興建中的軍事工程,工廠也以生產軍需品為主,各個村落則組織武裝力量,防止共產黨間諜的滲透,整體而言晉地全域的防務相當紮實,此外,中將也知會我他旗下有數千名帝國陸軍可調派,故此,將資產置於此處應可放心。-同月二十四日追記

  柳村過來詢問了關於薪資的問題,並表示澄田中將與他的手下都會收到金錢作為留在山西的回饋,由於為了維持家中的生計,柳村請求我向閻錫山傳達是否能夠比照辦理,讓他能夠繼續寄錢回台灣,我對此沒有意見,而閻錫山也認為並無不可。-同月二十九日追記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年九月

  終於在南京舉辦了正式的受降儀式,中國代表為何應欽,而我方代表為岡村司令官,據說全程是在雙方平等地位下進行,在帝國本土的受降儀式遭麥克阿瑟羞辱的事態並未重演,讓我鬆了一口氣,不過,這不代表我等的使命已經和戰爭一併結束了,不如說,現在才正要開始。

  來了幾個來自「醫院」11的教徒,並聲稱帝國非法侵占了他們教會的個人資產,要求我等立刻歸還,本計劃的資產裡的確包含了戰爭時期從中國的破碎之神教會那得來的物品,不過負責接見的柳村和天地則表示,醫院頂多只是民間團體,因此並沒有強制要求我等歸還的權力,所以若想取回那些物品,至少要先有國民黨政府或閻錫山的許可才行,最後打發了教徒。-同月十五日追記

  國共兩黨之間的煙硝味越來越濃,已經引發數起衝突,看來下一場戰爭就要來了。-同月三十日追記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一年二月

  因無法忍受「醫院」的連日糾纏,和為了應付共產黨在山西各地的行動沒有餘裕和那些教徒協商,閻錫山因此乾脆以通共的名義將其悉數逮捕或驅逐。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一年三月

  負責調停國共局勢的美國人喬治·馬歇爾抵達山西,他對於我等和澄田中將仍留在中國表示非常不滿,強烈要求閻錫山遣返所有帝國軍人,迫於無奈,閻氏勉強答應,不過,最後只有一部分人被強制送回日本,還有不少人藏身於樹林中,低調的為閻錫山效力,而我則擔憂既然美國已發現我在此地逗留,有可能需要再另尋其他地方來存放資產了。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一年五月

  與夏行書、閻錫山商討資產日後其他可能的藏匿地點,雖然閻錫山表示晉地仍十分安全,沒有移動資產的必要,不過我等若堅持的話也不會挽留,會中閻錫山推薦由擅戰的馬家軍12主政的西北,夏行書則覺得去同鄉桂系13的大本營廣西是適當的抉擇,天地和柳村也分別建議前往尚有許多帝國軍人滯留的印尼14或曾受帝國統治的台灣,各方都各執一詞,最後沒有達成共識及結論,因此我決定目前繼續留在山西,視情況變化再行動。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二年三月

  聽聞台灣發生了共產黨動亂,而蔣介石的軍隊已經開拔前去平亂,柳村因為這件事心情非常浮躁,雖然嘴上安慰他台灣不是共產黨容易發展的地方,傷亡應該不會太大,不過依照我長年觀察蔣氏軍隊的預感,只能默默祈求那批部隊不會做出如心中所想的舉動。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三年十月

  共產黨已經在晉中一代擊敗了閻錫山的軍隊,並對山西首府太原步步進逼,很顯然晉地已非安全之地,因此我們準備搭乘飛機飛往上海,由於決定把資產移往廣西,因此夏行書也將作為牽線人與我等同行。

  閻錫山已經徵用了四架小型飛機供我等使用,雖然我提出同行的邀請,但被婉拒了,閻錫山說他將會死守自己的家鄉直到最後一刻,並邊透露計劃把太原打造成所有人只為戰爭而生的「戰鬥城」構想邊詢問我是否能夠提供資產協助,我最後給予一個殆瓦長矛和齒輪組成的龍型機械,解說前者的用途是只要將其插入灑了約十人份成人的血的耕種地上三天,那片地生產的食物將能讓食用者擁有維持一天不懼疼痛和生理需求的能力,後者則是由「醫院」專門為戰爭製造的戰爭兵器,當初陸軍在戰爭期間可吃了它不少苦頭,閻氏聽完後非常感激,發誓將會把這兩個資產物盡其用,抵抗共軍。-同月九日追記

  正式離開晉地,閻錫山和澄田中將親自送行,並且贈予我一個七彩的珍珠,說這是在以前留學日本時得到的護身符,並且曾在他響應辛亥革命時從設計刺殺他的師長手中逃過一劫,而今日閻氏特此將其送給我,表示是為了紀念我與他之間這一年來的情誼,並希冀往後能再見面。-同月十日追記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三年五月

  抵達廣西,夏行書已經發電報知會了在前線的白崇禧和李宗仁,幫我等準備好了住所。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三年七月

  據說在隔壁廣東省主政的宋子文正在打造一支直屬於自己的部隊,而且武器皆是由英國提供,不久前便成聽聞英美兩國正在策動中國的邊境各省獨立的傳言,看來此事也並非空穴來風。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四年一月

  國民黨在徐蚌會戰中遭解放軍打敗,山西成為了華北最後的反共據點,閻錫山的處境未來會更加艱難吧。

  由於戰事失利,再加上美國新上任的杜魯門政府十分厭惡蔣介石,桂系因此趁機向蔣氏施壓,成功使他下野,李宗仁出任代總統,履行總統職權,既然蔣介石已經下臺,那中國的局勢應該有好轉的機會,當然,前提是他願意安分放棄權利。-同月二十一日追記

  與李宗仁在桂林商談,他再次歡迎我等將資產安置在廣西,並且信心滿滿的透露自己正主導和毛澤東談和,我詢問要是談判失敗該如何應對,李氏則表示無需擔心,屆時他會下令放棄南京、上海進行戰術性撤退,並運用白崇禧與湯伯恩的五十及三十萬大軍在武漢、浙贛鐵路往南方延伸至汕頭建立堅固的新防線,擊退共產黨。-同月二十五日追記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四年四月

  不意外的結果,就像當初國民黨因為佔有優勢而拒絕馬歇爾的調停一樣,這次共產黨果然也把談和一笑置之,只是一個幌子罷了,現今解放軍全面渡江,朝國民黨襲來。

  太原和南京相繼淪陷,所幸當共軍進入太原的時候閻錫山不在現場,澄田中將也在最後一刻搭乘飛機逃離,因此沒有都遭遇不測,閻錫山最後安全的飛抵廣州15。-同月二十六日追記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四年五月

  杭州、武漢、上海已被攻破,而本應撤往浙贛交界防禦的湯恩伯公然抗命,擅自率部隊到舟山群島,接著部署於福建,而這都是蔣介石在幕後操作的結果,畢竟當初指派湯恩伯任職京滬杭警備總司令的人就是他,李宗仁的計劃破滅,現在只剩在湘南防守的白崇禧部尚能站穩腳步,除此之外的國民黨中央已遷往廣州。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四年七月

  蔣介石積極的和廣州各個國民黨要角開會,籌組「非常委員會」而蔣氏將接任其主席,我認為這是蔣介石復出政壇的訊號,也是與毛澤東談判破裂的桂系的妥協,看來中國又要走回頭路了。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四年八月

  柳村興奮的把一封署名「青羽」(應為化名)的信件交給我,信中寫道這是來自台灣再解放聯盟的通知,表明希望我能夠和其主席廖文毅的使者「青羽」見一次面,商討關於台灣未來的可能前途,我思考許久,在柳村的勸說下答應會一會這個陌生的聯盟。

  和青羽見面,考量到此會面的敏感性,因此雙方都相當低調,羽開宗明義的說出台灣再解放聯盟就是推動台灣獨立,從中國內政脫離的組織,目前也正在拉攏國民黨在台由吳國禎為首的開明派和麥克阿瑟,而他們也想獲得我的幫助,希望我能提供一些擁有金錢價值的資產讓他們籌組資金,不過我思付到既然再解放聯盟與美國人的關係如此密切,那與其牽扯過深恐將招致不必要的麻煩,因此最後只好婉拒,表示愛莫能助。-同月十五日追記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四年八月

  湖南省主席程潛變節,華中與華南的局勢急遽惡化,由白崇禧鎮守,從長沙、廈門到汕頭的防線岌岌可危,李宗仁對我抱怨到,他寧願帶領自己的子弟兵死守廣西,也不願再領導一個無能的國民黨政府。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四年九月

  國民黨於兩廣的統治搖搖欲墜,桂系已經無力挽回局勢,而雲南的主政者盧漢的態度也十分曖昧,因此我召集夏行書、天地和柳村,柳村和山西那次一樣建議台灣,然而,台灣的主權地位尚未確定,美軍隨時會將其拿下,實在不是最最好的選項,最後拍板定案,將資產移到海南島。

辰巳將軍的紀錄、昭和二十五年四月

  海南島淪陷在即,準備把資產遷至台灣,已去信請求人在日本的岡村寧次司令與澄田中將和在台灣安頓的閻錫山聯合向蔣介石傳達,一定要保住這些資產,不能落入美國人手中的要求。

一些後續

  我不知道這份文獻會隔多久才會讓外人能夠自由瀏覽,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一個月,或是幾年後,不過現在的局勢變化之快,希望不會太久,所以為了讓那一天到來後能讓讀者瞭解全部的故事,我想在這裡補充一段本文沒提到的事情。

  可能有人已經發現了,沒錯,我就是柳村,或者說是柳星銘-那位輔佐辰已將軍的台灣軍官的兒子,父親在廣西的期間與夏行書的妹妹夏丹愛陷入熱戀,不久後在海南島在辰巳將軍的幫助下結婚,最後在台灣生下了我,所以某方面來說我算是半顆芋仔。

  辰巳將軍在閻錫山的協助下安頓好資產後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繼續待了幾年,所以時常會拜訪我家,因此我的父親是為溥儀效命的台灣人,而舅舅是熱愛國家的老菸槍,再加上常來串門子的舊日本帝國軍人,可以想見,我的家庭關係有趣的讓人混亂,而這樣的我從小就聽了許多故事,尤其是舅舅和父親非常喜歡對我述說他們的經歷,舅舅時常提起他在抗戰時期潛入日軍陣地的冒險,或是與親日派之間劍拔弩張的談判,父親則偏好講述他在日本時代以及滿洲國與日本人相處的回憶,這些都是學校不會教的,幸運的是,這段經歷日後激起了我學習歷史的興趣,不幸的是,夏行書舅舅大概就是因為太愛跟別人說故事了,在辰巳將軍回國一陣子後就被那些人帶走,再也沒有回家,我家從此被他們監視著,就這樣,說故事的時段消失了,歡笑也消失了。

  這對我來說是一段不是很愉快的回憶,不過我還是想把他寫出來,因為就像我說的,局勢瞬息萬變,他們可能明天就會倒台,也可能我會步上舅舅的後塵,所以,即使是茶餘飯後的話題也好,不被認真對待也罷,我都希望能把這段那些人不願揭露的秘密讓人知曉,留下一點東西給台灣的後代。

-寫於1979年12月12日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