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分
評分: +7+x

「哈啊……哈啊……」腳步一刻都不得停下,與此同時還要將移動的音量保持在最低限度,避免被他們發覺此刻的位置。

他已經跑了太久,久坐辦公室而大幅下降的體力跟不上如此劇烈的活動,更別提那糟糕的飲食和生活習慣將他摧殘的多麼不堪了。男人靠上走廊的牆面,讓過於疲憊的雙腿能獲得短暫的休息,他張大嘴已獲取更多氧氣,喉嚨乾疼不已,口裡縈繞著血的腥味。不料才停下沒多久,身後的走廊就傳來了噩夢般的低語。

「福在內!鬼在外!」

那嗓音他無比熟悉,被那名研究員找到簡直是糟透了。暗暗罵了句後他努力撐著牆站起身,還未來得及動身離開,追擊者的身影便映入眼簾。

「找到了!Bright博士在這裡!」Iceberg微微側過臉朝後方的同伴大吼,接著一面追上逃跑的人事主管,一面從實驗袍的口袋內掏出早已準備多時的秘密武器。

「鬼在外!」二級研究員拔開手中特製手榴彈的插銷,一邊往Bright擲去一邊大喊著。Bright及時衝進走廊的拐角,他能感覺到小型爆炸就在他身旁捲起氣流,那聲轟響令Bright有些耳鳴,即使已經撲倒在地試圖減輕傷害,他的身體難免還是被從手榴彈內炸出的內容物波及到了一部分,Bright感到腿部有些刺痛,但還沒傷到無法活動的程度。

「靠!用爆裂物是犯規的吧!!」Bright跌跌撞撞的爬起身,一面大聲抗議著一面無視疼痛重新開始奔跑,戴在臉上的滑稽鬼面具整個都因劇烈的大動作而歪掉了,但他可沒時間將之喬正。

「我有調整過火藥的用量了。」Iceberg在他身後露齒一笑,踏過那灑了一地的黃豆,又拿出了另一顆手榴彈準備投擲。「而且裡面裝的是符合規定的黃豆!」

「去你的!」

的確,其他人都配備槍枝了,改裝手榴彈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即使活動中彈藥都限定是黃豆,遇上他們火力全開Bright仍免不了一死。

在後方又一次的爆炸浪潮襲來下Bright拔腿狂奔,他打從心底詛咒想出這種該死活動的人,也怨恨自己年年都抽到鬼的臭手。

「你們他媽耍詐了吧。」Bright面無表情指著投影在牆面的大螢幕上自己的名字,轉頭看向一片歡聲雷動的同僚們。

「即使機率極低,這仍是以公平亂數抽選的結果。」負責點下抽選鍵的Gears平靜地如此回應,周圍的人紛紛劇烈地點頭贊同。即使Gears博士並未參加這場活動,為求抽籤的絕對公平性還是被大家找來點下那最關鍵的按鈕。

「不是,我說啊,這已經是連續第四年了哦?」Bright嘴角抽搐了一下,整個Site有這麼多的員工參加,看看這幾乎被整個塞滿的員工餐廳!但每年活動抽選鬼的人選仍然都抽到他,這不百分之一百是人為的結果嗎!「哪個天殺的渾蛋動過這臺電腦現在立刻說出來我還能留他個全屍。」

「倒霉的Bright博士,我建議比起在這邊怨天尤人你不如趕快動身跑起來。」Clef拍拍他的肩膀說,對方似乎試圖擺出憐憫姿態但呈現了笑意更為明顯的表情,Bright只分給他一個白眼,因為他的目光離不開對方扛在肩頭的霰彈槍。今年已經直接連這種武器都上了嗎!

「Brighty,這次可別太快死掉哦!」Rights給他拋了一個燦爛的媚眼,轉過頭便繼續向其他摩拳擦掌的同事們發放活動提供的槍械。真槍,不是玩具槍。

Bright與其他高級職員處在員工餐廳最前方,他的目光掃過大廳內、那些參加了活動個個躍躍欲試盯著他如狼似虎的基金會員工們,人事主管蹙著眉咒罵了一聲,接著默默拿起放在電腦旁邊的卡通鬼面具戴上,然後他撞開餐廳門以全力向外衝去,門板闔上前Bright聽見了背後傳來的興奮倒數聲。

在這十分鐘內他必須跑的愈遠愈好,如果能在兩小時內逃離幾乎來自全Site的追殺就是他的勝利。想到這兒Bright憤恨的咬牙,每年他存活的時間幾乎都不超過一小時。這個好評如潮的活動報名的總是如此踴躍,大家似乎都很樂於以此宣泄平時積累的壓力,而今年人數更是又增加了不少,Bright覺得這次他的生存時間大概只會縮短而不會延長。

請容他抱怨一句,撒豆驅鬼活動裡的鬼也太可憐了吧!如果不是每年都抽到他是要死多少人啊!

最初似乎是站點裡的亞裔員工提起的名為『節分』的節日,在這一天,東北亞地區的人會以豆子驅逐代表災害的鬼,同時嘴裡大喊著『福在內!鬼在外!』。這名員工希望能在站點裡進行這個活動——比起真心祈求似乎更貼近推廣文化與同樂的性質,然而因他從未親身參與過,略有興趣的那群人只能一點一點按照他的描述與網際網路的力量拼湊出活動的全貌。

最後就成了這個樣子。活動最初期望一整年和平的意涵早已無人在乎,Bright真的很想知道中間到底都發生了些什麼才會演變成這樣。媽的,他明明就有吩咐該準備玩具槍以避免傷到那名衰鬼……當對象是自己的時候所有人都毫不在乎他的死活是嗎!?

躲進需要權限的場所是不被允許的,而一直躲在同一個房間被他們地毯式搜索找到的機率也很高——某一年他就是縮在廁所被Rights找到,然後在開始逃跑不到三十分鐘就死掉了。因此Bright最後判斷幾乎只能在走廊間狂奔、往愈偏遠的地方移動愈好,偶爾他聽見追擊者們的響動時才會竄到旁邊能開的門後遮掩。

現在被Iceberg報出位置後移動就變的困難了,聽見Iceberg喊聲的同事們開始朝這邊聚集,Bright盡量朝腳步聲比較少的方向奔跑,但跑了不久還是撞上了迎面而來的基金會員工。

「福在內!鬼在外!」那名研究員先是一愣,接著才驚慌地舉起統一發放的槍枝向他掃射,幸好對方並不熟悉槍法的樣子,Bright一邊盡力壓低身子閃躲一邊衝入一旁的樓梯間,他幾乎沒中幾槍,只有左手臂被黃豆子彈打出了一些小小的血洞。

Bright在牆角屏息縮起身子,緊追而來的研究員只顧著前方,沒有注意到視線死角他的存在便往樓下衝。傾聽那陣迴盪在樓梯間的騷動,確保對方離的夠遠後Bright才拖著愈發疲憊的身軀踏出樓梯間入口。

滾燙的血浸透了褲管,他套在最外側的白袍也幾乎沒有完好的部分了,此刻他急需休息恢復些體力,因此Bright吃力的走到這層樓的掃具間內一屁股坐到地上。每分每秒都被拉長至極限,緊繃的神經令時間感變的很差勁,Bright不知道自己已經逃多久了,腎上腺素持續分泌多少減輕了他的疼痛但也更快抽乾了他的體力。外頭偶爾還會傳來奔跑聲和那句咒語似的語句,他應該還能待一陣子再離開——

掃具間的門被踹開,寬邊帽下咧的大大的嘴角朝他扯出愉悅的笑容。

「找到鬼啦。」Bright還來不及起身就被踩住了手掌,疼痛感衝上來令他倒抽一口氣,那麼狠的一腳肯定碾碎他的骨頭了吧。傷痕纍纍的身體已經沒有力氣掙脫了,他只能眼睜睜看著Clef將那把再熟悉不過的槍口抵上他的腦門。

「為了基金會一整年的平穩你就安心去死吧。」

頭部被黃豆的子彈轟碎前Bright只有一個想法,他恨透了這個名為節分的爛節日。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