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之手 中心頁
評分: +6+x
blank.png
shlogo3---Cutout2.png

條目:
Spirit Staff of Eastern Avian Shaman — It's like a cell phone for birds.
The Choir Below — She who sings the deep.
The Second Child — Envy's beacon. Aka SCP-017 (Shadow Person).
Summer's Exile — Ever denied the lands of Summer. Aka SCP-682 (Hard-to-Destroy Reptile).
Blue Lily Chains — Keep the wasps out of your hair.
I, Who Will Be One With All — Hello, I Am an Eldritch Horror. Aka SCP-426 (I am a Toaster).
The Reassembled One — The Son of MEKHANE. Aka an alternate reality's interpretation of SCP-073 ("Cain").
The Hydra's Spine — The Camdorian Labyrinth leads to many treasures. Aka SCP-2344.
The Lord of Endowments — The god of transhumanism.
The Conspiracy of Sigma-3 — The Devils Among Us.
Artificial Dragons Gate — Laurie's guide to turning carp to dragons.
A Love Letter to a Lady Mantis — Cloud-scorpion seeks lady red mantis mate.
KoI Format — Through a carp's eyes.
如何認養一隻蝴蝶錦鯉 — 妝點你的學校、家居、宮廷、水協會、甲殼類僕從服務、水生婚介所或生日派對。
A Wedding Gift For A Lady Mantis — He is a good pet who bit five noblemantids.
Mr. Doggo — A very spirited doggo, creation of the Merrymakers.
The Slumbering Prince
The Kaiju Sea — There's always a bigger fish.
A New Age of Magic — Our time has finally come.
The Sacred Djehuti — These are the sacred texts of Birds vs Sharks.
How To Make A Focus Of Ultimate Power
A Quiet Night
The Millenary Nine-tailed Fox — Also known as, "that damned Vixen."
searching-for-the-demon-foxes-1
Lord Goran — A brute of the Scarlet King.
The Gallows Tree
The Grove of Exiles, aka the place whose name is taboo.
Pozz — Those who fall may come back and be happy, despite their loss. Not all of them, though.
The Deniers — The opponents of all faithful adherents, practitioners of thaumaturgy, and students of the occult.
無名勛爵的大魔犬 — 好大隻的黑狗狗。
ROCK WAR! ROCK WAR! — Social commentary on battle royales involving slabs of rocks.
Karcist Halyna Ieva — The Mother Who Demands One's Toes, a fallen Karcist who marches an army of toeless minions.
Alchemical Familiars
Clown Town — A Town for Clowns.
"Scattersomnia": A Disease of the Wise and Drowsy Wanderers — A plague of thought.
A Sympathetic Thorn in the Side of the Bookburners

繁體中文條目:

故事:
Sam: I'm Sam. I'm Sam. I'm Sam.
Stolen Gilded Stolen Saved: Spooky scary skeletons.
Birdseed: “Shh. I’m writing a love story.”
Another Soul Joins The Halkost: "If not for your life, do it for your TOES, man!"
The Serpent Sequence — A story about courage. Stars the Black Queen, SCP-239, and the Foundation.
1. Prisoners
2. Family
3. Showtime
4. Sisters


SCP基金會對關係團體ALPHA-019「蛇之手」的介紹文件


蛇之手作為組織小而危險,似乎正在迅速成長且曾引起數次安全突破。

該團體樂於使用與接納超常物件,特別接納人形與具備智慧的SCP項目。蛇之手至今都嚴厲反對基金會收容或摧毀這類SCP的行為,特別是針對那些實質上沒有破壞力的項目。

目前以辨認出至少一百七十七名隸屬於蛇之手的人物,其中數十名曾參與對基金會設施的侵攻,大多數都為了入侵而使用了異常物件。

隸屬於該組織的實際人數目前仍然不明,同樣的,其科技層級、可能持有的SCP項目數量或者整體威脅等級也不明。很明顯的是他們彼此十分合作且經常帶有危險性。隨著全球異常事物增加,他們的人數似乎也在加速擴增。

基金會開始注意到蛇之手的契機是與名為L.S.接觸過後,該人似乎是蛇之手內部的一名領導者,且曾涉及兩次基金會站點設施的安全突破。

L.S. 的初次突破造成先前自渾沌反叛軍設施攻堅行動中取回的人造異常SCP-268再次失竊。而基金會第一次發現蛇之手的存在是在L.S.的第二次基金會設施突破後(詳見安全突破事件 X23/Site-19)。

L.S.的真實身分至今依然無法完整證實,但有許多證據指向名為黑皇后的關係人士(詳見連結文件)。

基金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對蛇之手幾乎一無所知。現存的資料大部分來自全球超自然聯盟的外洩情報,且本質上相當有限或不完整。GOC情報儘管包含了清晰的內部資訊,但似乎並未真實反映該組織當下的狀態。

基金會發現流浪者的圖書館後得到了一次突破機會。該圖書館是一個位於異次元的地點,只能透過世界各地的傳送門(一般稱為「密道」)才能抵達。蛇之手似乎主要以該地點為根據地,但他們並未直接控制它。

對該圖書館的直接攻擊至今已經被證實不可行,最大的阻礙並非能否找到圖書館的入口。基金會特工目前似乎必須使用異常手段才有機會進入圖書館,而即便如此進入的成功機率也是幾近於零。每當基金會特工成功進入都會立即遭遇異常實體襲擊。

GOC特工似乎也有類似的境遇(少部分只是被押解離開,其他則是被立即殺害)。然而,GOC似乎有些掮客可以讓它門進入圖書館。基金會潛入流浪者圖書館的嘗試仍在進行中。

至今為止,機動特遣隊 Tau-9「書蟲」專職於調查、追蹤、盤問以及收容與蛇之手以及流浪者圖書館相關的人物與器物。考量到必須使用非異常性的收容手段以及其他各類困難,該特遣隊的工作進展目前依然緩慢,但有數名已知的蛇之手成員已被納入監視對象。

蛇之手似乎整體而言在異常社群裡十分活躍。他們對全球超自然聯盟(他們稱之為「焚書人」)和SCP基金會(他們稱之為「獄卒」懷抱相當強的敵意。

蛇之手與GOC的關係實質敵對,大部分紀錄中蛇之手成員無端發起暴力攻擊的對象都是GOC特工。蛇之手雖然與GOC的108個加盟組織相同,都悉心研究奇蹟學和其他神祕學技術,而且共用了部分手法,但兩者似乎相當疏遠。

原因似乎是因為GOC原則上會摧毀大部分本質上非人類或者他們無法有效控制的異常實體。除此之外,GOC面對蛇之手特工也會立即交戰或者殺害。基金會似乎因為原則上對大部分異常實體進行收容而非破壞,因此蛇之手的憤怒矛頭較少指向基金會,然而其對基金會的敵意依然相當強。

蛇之手與渾沌反叛軍(他們稱之為「瘋子」)的關係不友善,與伊斯蘭聖物歸還局(ORIA)(有時敵對、有時合作;詳見阿符色聶之屋的相關檔案)以及地平線倡議的關係中立。

蛇之手與馬納慈善基金會似乎有中立到良好的關係,且可以包容非暴力的第五教會和破碎之神教會信徒。

一些蛇之手成員同時似乎也是「Are We Cool Yet」的成員,不過他們在該群體當中可能是較為溫和的一批,同時在蛇之手的團員中也曾發現過非AWCY的異常藝術家(異術家)。

蛇之手似乎與馬歇爾、卡特與達克有限公司(他們稱之為「商人」)的特工在流浪者圖書館內偶有往來,但他們之間的關係比起友善更偏向中性。在圖書館外,蛇之手成員也曾在數個已知的場合中與MC&D特工發生衝突。

蛇之手對基金會設施的侵攻案件數量正在穩定增加,而他們避免遭到捕獲和「放生」SCP物件的能力也在增加。過去,GOC似乎曾試圖抑制蛇之手的成員數量,但現狀可能早已不是如此。

在長遠未來令蛇之手中立化的嘗試正在進行中。

歡迎。

給任何願意或者能夠讀到這裡的人:這些是為你而寫的。

我們是蛇之手。

我們是一次群體運動,令我們集結的只有一項共同信念:

人類與來自三千世界的所有人族都不應被孤立在黑暗與漠視中。

蛇之手並沒有組織成一個團體。我們是一群彼此只有鬆散聯繫的個體。我們的敵人經常對此有所誤會——就像基金會對L.S.過分執著,但那號人物我們大多數人甚至從未見過。他們還經常誤會關於蛇巢以及他們變幻莫測的身分。沒錯,他們全都是領導者,因為他們是我們所尊敬的對象,也是我們會詢問建議的對象,我們當中的某些人甚至願意遵循他們的計畫。但他們並不代表我們全部。

要加入蛇之手不需要特殊管道。不需要在地下室或衣櫥裡完成神秘儀式。我們不會選舉我們的領袖。如果你想成為蛇之手的一員,你只需要下定決心認定自己就是蛇之手的一員。

我們大多都只是平凡人,但我們的敵人並不理解這點。我們是接納異常、超自然與靈性的平凡人。我們必定會對抗那些壓迫這一切的事物。我們豈有別的選擇?我們的朋友、家人,有時甚至我們自己都脫離了正常的範疇。我們之中的每個個體都經歷過異常世界。我們就是天地之間那些超出你睿智所及的事物。

對於諸如SCP基金會、全球超自然聯盟和世界上大部分政府組織等傳統力量的信使而言,異常就是一種緩慢擴散的毒藥,威脅著要顛覆一切文明篳路藍縷開創的事業。

但異常人族也是人,而且所謂異常並非存在即威脅。它確實會有危險的一面,但細菌、隕石和森林火災也都有其險惡之處。壓抑對某些事物的知識只會讓它變得更危險,並且讓我們只能在擠在黑暗中躲避恐懼。

一旦常態開始傷害活在其下的人們,一旦它開始試圖治癒「毒害」,那麼常態自身就已化為毒藥

SCP基金會和全球超自然聯盟正如過去的天主教廷,囚禁發現世界環繞著太陽的伽利略。他們的行為與信念代表著知識的斷絕、科學的死亡,也是光明的寂滅。

以流浪者的圖書館為例,蛇之手在這裡建立家園。圖書館是三千世界曾見過最大的知識儲藏地,對於尋覓超自然奧秘的人們而言更是聖杯所在。然而,SCP基金會與全球超自然聯盟已經被這個接納一切的場所驅逐。為什麼?因為他們若不是試圖摧毀它,就是想方設法據為己有。因此他們受到懲罰,要在黑暗中不停犯錯。

任何有理智的人都會認同,人們應當抵禦超自然威脅來保護自身安全。但你如果燒毀典籍,然後關押或處死所有知曉抵禦之道的人,那麼你能怎麼抵禦這些威脅?難道你面對核子武器時的自保方法是告訴所有人假裝核彈不存在嗎?

蛇之手也曾經一度被圖書館列入黑名單。我們直到1967年都未能重新發現這道禁令的原因。但我們不會重蹈覆轍。我們已經從錯誤中學到教訓。

給那些可能讀到這份文字的GOC與基金會成員:

我們之所以成長得如此巨大只因為你們的行徑。我們曾經與你們相像,只不過是一個為自身積累神秘知識而且排外的地下結社。

然後基金會開始擴大規模。獄卒從一開始就在了,但千禧年的獄卒與依然今日的不同。對,他們當時還是把自己隱藏在黑暗中,只有他們的領導者才能知道每一天在真實世界裡發生的事物全貌。所以我們認為,暫時來說,還可以容忍他們的存在。

但接著第七次超自然大戰與基金會內戰接連爆發。全球超自然聯盟——焚書人,老大哥——崛起,而針對超自然社群的反抗則緊跟其後。超自然社群裡的懦夫逃離奔向聯盟這個專制的庇護所。可惜的是他們只開放108個席位,而且只開放給由人類主導的組織。不過換個角度來說,這也完全並不可惜。我們的前輩並未尋求加入他們,而我們也因此獲益。

於是蛇之手崛起。並不是因為某種慾望,也不是受恐懼驅使,而是出於明確且急迫的需要。為了讓所有人不會永遠被鍊在黑暗之中。

我們,蛇之手,要對你們兩者提問:

全球超自然聯盟編錄了多少個KTE?超自然本身看起來一定像是一條巨大的九頭蛇——每砍下一顆頭顱又會生出兩顆。你們一直持續的斬首又能持續多久?

基金會現在又收容了多少個SCP物品?兩千?三千?五千?還是更多?你們覺得還要多久所有土地就會都被挪來建設監獄?你們難道要把整個世界都放進收容間裡?

你們如果捫心自問應該早就暗自承認了。異常正在崛起。所謂未來總有一天會來訪,而你們不可能永遠有辦法推遲那天到來。

你們已經是你們自己都恐懼的怪獸了。放下你們的恐懼,然後在光明之中加入我們吧。

如果你們不願意……如果你們一直囚禁和殺害無辜者,如果你們要迫使這個世界停留在黑暗中……那麼,你們身前的奴隸主還有殺人兇手們在三千世界的歷史長河中遭受的命運,也將落到你們頭上。

你們試圖囚禁者,我們會放其自由。你們意圖殺害者,我們會救其性命。

這座庭園是屬於蛇的居所。

我們便是蛇之手。

~ M.
流浪者的圖書館,2014年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