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999-人們欠他個總統席位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56+x

出處與時間不明的短音訊

一份受訪者的自述

受訪者: ███

<開始紀錄>

  那個晚上,他來找我,他只說了他要來,但沒說他為何而來,那台黑頭車駛到我的家門前,門鈴響起,去應門的我記得還是萬水,她已經燒了一桌菜,還有些愧疚的說,說來的人是大人物,就只能煮出些家常菜,問是不是該去飯店帶點食物回來。
  我同萬水說,不用,他也不愛吃那些,清粥小菜便罷。
  他進門,跟那天在部門的穿著一模一樣,我猜是還沒回府,下班後直接過來,便招呼他快點坐下,他很快的入屋,與萬水打過招呼,然後跟朋友一般的坐下吃飯,我猜,他是有些事情不願意在萬水的面前說,才想說先把飯菜給用了。他吃飯的時候,我記得很安靜,畢竟後來我們一起吃飯的場合就少了,所以印象也不是那麼清晰。
  飯後,萬水很快地收掉碗盤,給了我們兩個談話的空間,我向來很感激萬水這麼的賢慧。
  「我想講講上次我們沒有談完的」
  「怪力亂神的那部分?」我說
  「你怎麼覺得都好,但上次被人給打斷了,我很欣賞你,甚至視你為心腹,所以我覺得你有必要知道這些。」
  當天晚上,他把他真正的工作與那些我所謂怪力亂神的東西,通通都給我講述了一遍,我問他,倘若這些東西真的存在好了,怎麼可能至今沒人發現?
  他給我說了一個專有名詞,「模因」,有些東西並沒有躲起來,而是用一種其他的方式讓人們覺得這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例如選舉、例如國大代表們。
  我跟他說,這等同藏樹於林,但太荒謬了,平時是不是搞政治搞得過頭了,腦子錯亂開始胡思亂想了,還是跟在經國身邊久了,開始對這些有的沒的產生興趣。我開玩笑的問他是不是該重操舊業,例如去陽明山養養牛,或者種種花。但就見他搖搖頭,我讓他開門見山地直說了吧,十點多了,見萬水已經把臥房的燈給關起來,我也多少有些不耐煩地看著我的客人。
  「我們發現了一個東西。」
  「什麼東西?」
  「你我都看不到它,但我可以用一些例子來舉例,因為我們不是唯一發現這個東西的人。」他神秘兮兮地說,然後從黑皮的公文夾中拿出一份文件,上頭是若望保祿二世的照片及資料。
  「教宗,我知道。」
  「是,我知道你知道,這個東西,就是教宗,又或者說在教宗身上。」
  「你越說我越不懂了,若望保祿二世,我可不覺得他身上有些什麼東西。」我端詳起照片,試圖找出一絲端倪。
  「你可知道世界上最穩定的力量是甚麼嗎?」他問道,但沒有給我回答的時間:「是信仰。十多億的人信仰天主教,因此教宗獲得了力量。我想想,啊,您是新聞局局長,那您肯定知道衛星訊號是需要被信號台打出去的,而教宗就是這樣一個信號台,而我們發現的那個東西,就是維持穩定的衛星訊號
  「你越講我越不懂,所以說到底那東西到底是什麼?」
  「那是一種異常能量聚集體,他能夠給區域帶來穩定。」
  「太荒唐了。」到底都在講什麼。
  「我知道這很荒唐,但我信任你,所以我今天才來找你。」
  「別信任我。」十一點鐘的鐘聲敲響了,於是我打趣地開了個小玩笑,他也知道這是個玩笑,所以他也識趣地拿起公事包,準備離開。
  「只可惜我向來相信我的眼光。」
  「明天見,有機會的話,你可以多說說其他的事情,例如經國學院,或者郝家勢力」
  「我想我們最大的問題,應該是,中美斷交。」

<紀錄結束>



一份未署名的密電(尚未公開)

  近日繁忙,一方面為經國先生進行國葬而四處奔波,一方面還有各方勢力角頭風起雲湧,不知您那是否也有相關的風聲,郝柏村,俞國華、李煥……每個都心懷鬼胎,軍隊與警察我一個都叫不動。
  黨裡沒一個自己的人馬,甚是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當上總統,但這都不是今天我找你的主要目的。
  事已至此,我心裡早有許多盤算,許多想法與謀略,但我需要個人幫我,還記得多年前一日夜裡我登門拜訪,跟你說的那些事情,那之後我們鮮少提及那些你所謂怪力亂神的事情,但我們已經掌握了相關技術。這個國家無論如何須要你,更詳細的內容待我倆見面後細談,我會安排坐車前往貴邸,將你接往特定地點。
  請務必騰出時間,並保密。

第一次真理之刻

  「大家都簽名同意的事,為什麼還要拖下去,如果這個時候不通過,對國家的傷害,將一天大過一天,這個案子不提出來,我就辭職不幹了」

  我知道我只是個列席的副秘書長,沒有發言的權利,但我也知道我在說什麼,我知道那次他派車來接我,跟我講話的內容除了政治之外,還有那些我所謂的怪力亂神的事情,真是讓人費解,若這些事情是真實的,那中國國民黨帶著四船黃金來到台灣這件事情,背後隱含的可能是更大的利益,如果船上運的不是黃金呢,是那些在故土裡收容的東西呢?
  他答應我說,若我同意他的要求,他會將所有事情都告訴我,但這之前,他必須在這個位置坐穩,中華民國的總統是個什麼,我們都知道,中華民國真正有權力的,是國民黨黨主席,而現在,他必須要坐穩這個位置,才有可能更好的治理國家。
  那些資深民代我看得心寒,他們沒有想要對黨主席提出任何的臨時動議,想必蔣家夫人在背後也是下了不少指導棋,可黨主席的位置怎能空著,我就見前排的李煥和俞國華面面相覷,可悲啊,可悲,於是我才決定站起來,我知道這件事情會給自己帶來多大麻煩,甚至給了自己一個難以撕掉的標籤,那又如何?
  若總統先生說的事情是真的,那我也只能盡力做到自己應該做的,是吧。
  而我在中常會上的一席話,與轉身離場。
  就當作表演吧。

  臨門一腳事件。媒體們是這樣說的,他們把這件事情說得天花亂墜,說他成了我的心腹,說這是民主的落敗。
  但事實上就只是他在中常會上幫我說了些話,的確,拍手通過這件事情不是那麼「民主」,但卻是國民黨的傳統,我們著實嚮往「民主」,但在那個時候,他說得那席話的確扭轉了事情的結果,但沒有想到結果居然是,對,我成了黨主席。
  這只是第一步,那麼,接下來問題才剛剛開始。

第二次真理之刻

  「黨內有一股不安的勢力在醞釀」這是我說過的話,為什麼我要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地幫助他保住他的位置,原本總統選舉的人選是他與李煥,當時的行政院長,而我也不過只是個黨副秘書長而已,但沒想到在中常會,他宣布了副總統決定要選李元簇,李元簇,多麼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他是政治大學的校長,但在黨內異常的低調,這樣的選擇肯定會引起一股不安的風波。
  我不沒有相信他那些怪力亂神的事情,那些可能經過精雕細琢的言語,那些他的抬愛,我不相信他在政治上對我如親如故,是不是只是一場政治遊戲。
  但在總統選舉的時候,我還是說了這席話,「黨內有一股不安的勢力在醞釀,黨內有人想要怎樣…」,事實上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正在把所有可能的危險目標,一個一個地從黨的中心拔除。
  先是蔣家、再是俞國華、再是李煥,黨內想怎樣的人可多了,但我還是想給這樣一個人一個機會,於是我跳了出來,你若問我為什麼,為什麼他三番兩次與我接觸,給我透漏了那麼多怪力亂神的東西?
  啊,這就要說到,美國總統必然知道51區的存在,我想擔任中華民國總統多少知道些奇怪的東西也無可厚非,或者他真的就是被沖昏頭了,但無論如何,我都想看看這個用自己的手段把敵人剔除的,本省人,究竟還有什麼把戲可以演。
  你說這是在賭?
  政治哪次不是賭?

ACCESS GRANTED

CLASSIFIED

與SCP-ZH-999的對話

勘災政治學之應用

對話目的:
勸誘並實行「花車行動」
結果:
對象同意
測試對象:
███
日期/地點:
1993年,府方

詢問者:███
受訪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受訪者:引咎辭職1,我已經不是黨副秘書長了

詢問者:所以我今天又一次來見你,██兄,你兩次幫助我,一次是選黨主席,一次是選總統,媒體都說,我們無話不談,情同父子。我今天來找你,來拜託你,我一直跟你說的那件事,你到底是同不同意。

受訪者:█總統,我不是質疑你,但這太荒唐了,好吧,縱使我同意了,那我需要做些什麼?真的會有用嗎?沒有任何的人體副作用?它甚至不是一種藥,而是一個……看不見形體的概念?

詢問者:是,他還可以協助區域穩定。

受訪者:所以,到底在搞什麼,今天你若不說清楚,下次就休怪我在常會上再一次說出黨內有一股不安的勢力在醞釀

詢問者:你肯定是行的,前新聞局長,(他笑了聲),我這就給你說,但事實上你應該已經猜到了,那究竟是些什麼東西,這世界上,有許多現實不穩定的地區,你應該多少聽過一些傳說,你在美國留學,不會不知道66號快速道路,不會不知道英國或日本常常有地區有人被神隱,那都是偶發性的所謂「現實不穩定」。

受訪者:所以呢,難道我們整個中華民國,也是現實不穩定的地區嗎?

詢問者:喔,何止,不僅僅土地上不穩定,住在上頭的人民也不穩定,乃至於政權也不穩定。

受訪者:這是個政治笑話?

詢問者:我看起來是跟你說笑的樣子嗎?

受訪者:行吧,您也是個讀書人,那麼我就想問您這所謂的不穩定,可以量化嗎?

詢問者:你要說量化成數字的話,我得想想怎麼跟你說,首先你要知道,現實不穩定不是一件好事,但現實過度穩定也不是一件好事,現實穩定是個雙面刃,若現實不穩定的話則可能發生異變,倘若現實過度穩定,那就是永恆不變。所以真正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可以把現實這種東西,穩定在一個剛剛好數值的穩定器。好,說回量化,若100是一個中間數值,0是現實極度不穩定,200是現實極度穩定,那中華民國目前的狀況大概落在,10。

受訪者:如此低?

詢問者:正是,因此希望你可以理解為什麼我需要快速的穩定自己的勢力,並找出一個合適的人選。

受訪者:你要的人選就是我?

詢問者:一開始並不是,但我一直以來都在觀察你,發現你是一個很好的媒介。

受訪者:你只是需要一個工具?

詢問者:我著實需要一個工具,但我想若讓一個好的人使用這個工具,那肯定是如虎添翼。

受訪者:到頭來,你到底需要我做些什麼?

詢問者:我需要你上山下鄉,我需要你擔任台灣省省長。

false

一份封存的誓詞


  台灣省省長誓詞


       余誓以至誠,恪遵國家法令,盡忠職守,報效國家,    

       不妄費公帑,不濫用人員,不營私舞弊,不受授賄賂。   

       如違誓言,願受最嚴厲之處罰,謹誓。   



      宣誓人:  █ █ █



      監誓人:  連 戰



    中華民國 八 十 三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日

勘災政治學之實際運用

自白: ███

<開始紀錄>

  302個鄉鎮,一圈又一圈,我知道,凡災難經過的地方,我的座車就會來到。
  他們把一個東西放進了我的身體裡,這樣說起來其實挺怪的,因為並沒有手術,也沒有侵入性的各種導管,只是要我坐著,坐在某個安靜無聲的小房間內,他們在冰冷的玻璃外,朝著我問了些跟政治相關的問題。
  我對中國什麼看法?
  我對台灣什麼看法?
  我對民主,我對就任台灣省省長有什麼看法?
  我對未來,有些什麼期望?
  我如實回答,也同樣問了他們一些相關的問題,例如這個現在與我「共處」的東西對我會有什麼影響?他們說,沒有任何影響,我依舊是我,我也能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那不像電影裡面的異形,會把宿主吃乾抹淨,什麼都不會發生,卻會慢慢改變周遭的環境。
  我問,周遭環境的變與不變是不是真的那麼重要,需要大費周章到SCP基金會特別有一個部門來處理,這個小小地區的問題。
  「你樂見世界大戰嗎?」
  「不樂見。」
  「那就是答案。」
  所以SCP基金會對我來說是個反戰組織,也可能是因此,我才會甘願帶著這個東西(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或編號),我甚至看不到、感覺不到它的存在,繞了中華民國302的鄉鎮一圈又一圈。
  上次我來過這裡,我允諾這裡會鋪設新的馬路,上次我去過那裡,我認為這裡的豬舍農舍需要翻新,可以跟政府申請補助,我離開台北,來到南投,遠離政治圈,踏入民間每一寸土地。
  我繞了一圈又一圈。
  並感受到穩定,彷彿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就隨著我這八人座座車的車痕,被連結起來。
  基金會會說,這是現實逐漸穩定的趨勢,你看,穩定的數值來到了前所未有的52。
  但我會說,這也不是什麼現實穩定,這只是勘災政治學。



  直到他來找我,直到李總統來找我,我們終於在台北有過一次私下的會面,他問我,近來可好,跟那東西的相處看起來非常順利,我給了他一個不失禮貌地微笑,因為我在幾次前往基金會據點的時候,偶然間看到,李總統就是這個項目的直接負責人,他比任何人都更該知道我與「這個東西」是如何相處的。
  「我宛如是被你圈養的牛隻」
  「你也太看不起自己了」他說:「待實驗成功,我在讓所有參與計畫的人吃上我培養的興源牛,但你著實不是我飼養的牛隻,你就是你。」
  「那今天,你為什麼來找我,你知道我對你有許多的怨言,你說我為省民所謀取的那些福利,是在散財,你把台灣省給精省了,就因為你覺得台灣的競爭力低落,是因為台灣省有個台灣省政府,還是因為省長的民意支持度,超過了總統?」
  「冷靜些,我不是為了跟你談論這件事情而來。」
  「那你是為了什麼事情,特別安排這次的會談?」
  「我來找你,安排下一步的計畫?」
  「我要你去選總統。」
  「什麼?」
  「而且,還不可以選上。」

<紀錄結束>

一份SCP-ZH-999作用的年份

作用時間 黨籍 總統名稱 副總統名稱 票數 得票比例 選舉結果
2000年 無黨籍 ███ 張昭雄 4,664,932 36.84% X
2000年 中國國民黨 連戰 蕭萬長 2,925,513 23.1% X
2000年 民主進步黨 陳水扁 呂秀蓮 4,977,737 39.3% O

(部分候選人從略)

對現實穩定影響之概要:
  2000年總統大選之所以需要讓███出來參選,並且讓其落選,其重要目的是為了實現台灣民主化政府體制,並且進一步擴大███身上的SCP-ZH-999之效應,使其區域現實穩定的狀態能拓展到整個中華民國包含台澎金馬地區,事實證明,是有用的,畢竟在無數基金會推演的未來中,若███沒有出來參選,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極可能在選舉日當天對台灣進行飛彈試射或直接攻台。而最重要的,就是因為他,確定了一個較為平衡的政體,兩黨政治的政體出現。

RAISA 觀察員 ███




作用時間 黨籍 總統名稱 副總統名稱 票數 得票比例 選舉結果
2004年 中國國民黨 連戰 ███ 6,442,452 49.89% X
2004年 民主進步黨 陳水扁 呂秀蓮 6,471,970 50.11% O

對現實穩定影響之概要:
  又一次現實穩定的案例,這次的選舉落實了監票等各式各樣民主體制中會進行的東西,包含███方提出的當選無效與重新驗票,都一再表現出現實越來越穩定,而整個區域的休謨數字已經來到了89,越來越接近100,事實上不用驗票也知道結果,畢竟我們說好的███只是一個現實穩定裝置,他若是當上總統,或者副總統,反而會失去效用,我們跟梵諦岡,跟教宗並不一樣,他們的現實穩定裝置(又或稱教宗),是以宗教為媒介,穩定部分地區的現實,但███不一樣,他必須不斷的參選,不斷的落選,不斷地走遍每一寸土地,才能夠讓現實穩定。硬要說的話,███只是介質,而選舉,是觸發的方法。至於選舉的結果,就是穩定的展現。

RAISA 觀察員 ███


作用時間 黨籍 總統名稱 副總統名稱 票數 得票比例 選舉結果
2012年 中國國民黨 馬英九 吳敦義 6,891,139 51.60% O
2012年 民主進步黨 蔡英文 蘇嘉全 6,093,578 45.63% X
2012年 親民黨 ███ 林瑞雄 369,588 2.77% X

對現實穩定影響之概要:
  休謨不穩定的幾年,我三催四請,請他出來再選2008年的總統,他說選台北已經讓他失去了許多能量,市長選舉也是選舉,他想跟夫人萬水就這樣退出政壇,好好地做親民黨的主席,但事實是在2006-2008年之間,他也見識到了若是區域現實不穩定,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他終於有一次可以好好的了解,現實穩定的重要性,所以在2012年的時候,他主動說他會參選,當然不否認這中間有為了親民黨在立法院席次的考量,總歸,這是一次成功的實驗,阻止了2008年事件的再次發生。

RAISA 觀察員 ███

作用時間 黨籍 總統名稱 副總統名稱 票數 得票比例 選舉結果
2016年 中國國民黨 朱立倫 王如玄 3,813,365 31.0% X
2016年 民主進步黨 蔡英文 陳建仁 6,894,744 56.2% O
2016年 親民黨 ███ 徐欣瑩 1,576,861 12.8% X

對現實穩定影響之概要:
  我老了,我老到幾乎退出台灣政壇,我只觀察,默默地看著這些還活躍在政壇上的人。他來找我,這麼多年過後他來找我,沒了16年前的年輕氣盛,他跟我談了最近我被說親日的一些事件,討論了一下現在政壇上的風風雨雨,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新聞局長了,就算對我頗有怨言,說話也客客氣氣,他說他在2000年的時候,對於這些加諸在他這個工具上的各種責任,都夠他受了,2004年他也想贏,所以跟國民黨聯手,他說他在台面下,為台灣付出這麼多,為什麼沒有一個總統。
  我安慰他,不只你沒有,連戰也沒有,王金平也沒有。他回說,但他們的身上並沒有這個被加諸的「東西」,他們沒有被明確的命令,說你應該參選,但不能選上,這不公平。
  我知道不公平,我知道我欠他一個總統的位置,但我沒辦法。我只得拍拍他的肩膀,說,甚是殘酷的說,為了能夠讓台海穩定,2020你還是得選。
  且不能選上,他說。
  他說他累了,我相信。

RAISA 觀察員 ███


作用時間 黨籍 總統名稱 副總統名稱 票數 得票比例 選舉結果
2020年 中國國民黨 韓國瑜 張善政 5,522,119 38.6% X
2020年 民主進步黨 蔡英文 賴清德 8,170,231 57.1% O
2020年 親民黨 ███ 余湘 608,590 4.3% X

對現實穩定影響之概要:
  你要切記……四年,每隔四年,就會不穩定,這是有科學數字的……。
  所以你還得,或者,找一個……

RAISA 觀察員 ███

一份受訪者的自述


  政治,難道不是一種信仰嗎?
  萬水啊,如果你還在,不知道你會不會在我身邊,看著我不斷落選,然後我們會一起回想起那些夜晚,你煮些清粥小菜給我們吃的日子。
  你也是個讀書人,知道這些怪力亂神不該存在,不該存在於社會上,所以肯定會理解我,一肩扛起這些東西,就跟當時扛起整個國民黨,或者扛起三合一選舉敗選的責任,只是這次不能夠請辭補償,只能作為一個工具,一顆螺絲釘讓這個社會繼續完好的運作下去。
  你可能會問我下一屆,啊,若下一屆要選的話,我應該可以提出一些請求吧,不,不是向他,而是向他們。
  提出一些請求,而且都這麼多年了,我也想知道,我到底被那些人觀察著。






SCP-ZH-999

ZH-999
5
thaumiel

 

Gz7d0c0.png

SCP-ZH-999-A(中)與林瑞雄(左)、秦金生(右)於親民黨記者會上

特殊收容措施
依照「花車行動」協議,SCP-ZH-999存在於SCP-ZH-999-A內時則無需收容,紀錄及訊息安全管理部門(RAISA)需時刻對其進行監控,並須針對SCP-ZH-999建立一系列之輿論控制部、效應影響部、戰略分析部、選舉研究部、對其異常效應進行研究,以上所有部門及訊息由三垣議會及O5議會共同管理。

針對SCP-ZH-999所成立之部門須全力配合「花車行動」協議,並時刻對SCP-ZH-999進行穩定性評估以利為每四年一次可能發生的現實世界擾動風暴進行壓制。目前相關部門負責人、主要幹部及其現實層面之掩蓋身分如下。

部門名稱 稱謂 負責人名稱 專長 現實世界掩蓋身分
RAISA ZH-999觀察負責人 李登輝(歿) 政治觀察分析,戰略、經濟研究、奇術及現實扭曲研究 中華民國總統
輿論控制部 前部門負責人 秦金生(歿) 輿論控制、現實扭曲研究、新聞學、心理學 親民黨第三屆發言人
輿論控制部 部門負責人 張昭雄 輿論控制、生物醫學、新聞學 親民黨現任副主席
效應影響部 部門負責人 黃珊珊 異常效應影響、奇術學、法學 台北市副市長
戰略分析部 前部門負責人2 李大維 異常地緣政治觀察、戰略分析、異常效應影響 中華民國總統府發言人
戰略分析部 部門負責人 張俊雄 異常地緣政治觀察、戰略分析、國際法學 中華民國總統府資政
選舉研究部 研究負責人 蔡佳泓 異常選舉研究、選舉研究、民調、民意研究 選舉研究中心主任
選舉研究部 主要幹部 游清鑫 異常選舉研究、異常地緣政治觀察、心理學 選舉研究中心研究員

描述:

SCP-ZH-999是一個無質量的第三型異常能量聚集體,以寄生方式存在於特定人類個體SCP-ZH-999-A身上,透過與SCP-ZH-999-A共享意識方式維持能量穩定。自1980年發現至今,SCP-ZH-999的宿主為台灣政治人物宋楚瑜(下稱SCP-ZH-999-A)。SCP-ZH-999的異常效應具備現實穩定功能,SCP-ZH-999-A從1990年開始以四年為週期,隨機將特定範圍內的休謨空洞填滿。該效應的運作範圍與持續時間,取決於SCP-ZH-999-A當時的政治影響力,以及範圍內的現實負值大小。

目前尚未得知SCP-ZH-999與梵蒂岡之教宗身上的第三型異常能量聚集體是否同根同源,除ZH-999觀察負責人李登輝外也不明白SCP-ZH-999應該如何從一個個體轉移到另一個體上,由於前總統李登輝已歿,因此基金會將以SCP-ZH-999-A為中心,重新研究該項目,該項目企劃由效應影響部負責人黃珊珊主持。

在2020年後基金會與SCP-ZH-999-A達成協議,將SCP-ZH-999用於抑制特定異常現象或復原現實,而非用於穩定整個台海現實穩定此一用途,並積極協助SCP-ZH-999-A尋找下一位可能適合SCP-ZH-999寄生的個體。

附註一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