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988
評分: +6+x

ZH-988
3

特殊收容措施:SCP-ZH-988-1現放置於一標準儲物櫃中。SCP-ZH-988的異常效應在形而上學層面實現的確切方法是未知的。逆向工程的研究正在進行中。

描述:SCP-ZH-988-1是一把無異常性質的左輪手槍,當前確信其是與SCP-ZH-988關聯的事物中,唯一有被尋獲可能的物品。

一份監控影像推測為記錄到SCP-ZH-988。

[記錄開始]

影像顯示為深夜,無人的公路。SCP-ZH-988進入畫面中。SCP-ZH-988站定。

一模糊人形(標記為SCP-ZH-988-A)在畫面另一側出現。

SCP-ZH-988-A:(驚訝)……這是怎麽?

SCP-ZH-988:我向你發起決鬥。

SCP-ZH-988-A:哦。真是壯舉。天啊,這多麽有用啊。

SCP-ZH-988:[未辨識]……人不是有用的。

SCP-ZH-988-A:或許你會意外,不過社會沒有你想的那樣排斥你這樣的人。能夠精確地打擊,消滅敵人——你的力量很有意義。想一想,這會為社會、為國家作出何等貢獻啊。

SCP-ZH-988:我……不,我絕不會。我有信念。那些虛僞的話術,我已經受夠了。

SCP-ZH-988-A:對社會的責任——虛偽的?真是幼稚。

SCP-ZH-988:(沉默)

SCP-ZH-988-A:不成熟。什麽時候才能長大呢?你看看你,每天想著的東西是多麽天真、虛無縹緲。

SCP-ZH-988-A:[大量未辨識]……社會的責任。個人的價值不在他處。矛盾。意識形態。操弄。顛覆。恐怖……

SCP-ZH-988舉起槍(ZH-988-1)。

SCP-ZH-988:你害怕了。

SCP-ZH-988-A:(笑)孩子,看你多怯懦啊。你的心中有那麽多的名字,卻告訴自己那些名字毫無意義。明明可以隨心所欲——可你連哪怕一個人都沒殺過。

SCP-ZH-988:那就和你們一樣了——

SCP-ZH-988-A:你又想怎樣呢?把軟弱假裝成善良

SCP-ZH-988:善良不是假裝。

SCP-ZH-988-A:是的,只有軟弱真實。你有品嘗過對另一個人施加暴力的滋味嗎?那種控制的快樂?你如此軟弱,連品嘗都沒有過,就開始恐懼自己愛上它。

SCP-ZH-988-A:你知道,我們不會拔出槍,你還不配。你不配讓我們親自舉槍殺人,那另有他人代勞,白手套上什麽也不會留下。這就是現實。你還期待什麽呢?

血從ZH-988鼻中流出。

SCP-ZH-988-A:你能以一己之力發起這「決鬥」,已經是何等功績。然而,也僅此而已。你這渺小的個人,沒有能力和偉大的、正確的導向「對等」,這場決鬥從一開始就是鬧劇。你成功令我們面對了你——那又如何呢?你什麽也改變不了。你和你的槍都那樣可笑。

太陽從ZH-988-A背後的地平綫升起。天空逐漸被白色的輝光照亮。兩人的脚邊顯現淺淡的、狹長的影子。

SCP-ZH-988-A:慈祥的父親永遠會原諒你。第二天,你應當去學校、去工作,去做你應當做的事情,你不必喜歡我們。一切都是必須的,只要堅持下去,我們最終一定會勝利。

ZH-988微笑,身影開始變得模糊。他抬起手,將槍口對準ZH-988-A的頭。

SCP-ZH-988:那我們怎麽辦?

ZH-988-A的臉沉沒在陰影中。它舉起手槍。

SCP-ZH-988-A:我真是討厭你這種幼稚的孩子。

[記錄結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