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950
評分: +17+x

HMCL-ZH通知

本文件與 Green Abortion 倫理事故有顯著關聯性。該事故記錄於本文件事故ZH-950-1段落。相關資訊已標記為綠色字體

儀器XSRA-Gen3(及3+)相關之技術人員應充分閱讀綠色標記內容並理解重要相關資訊,以免違反基金會內部規章與相關作業協議。經HMCL-ZH或倫理委員會核定為相關情事(蓄意或意外)觸犯者,皆將經由MTF-天理-02送交內部法庭部門處置。

— 3E-11,HMCL-ZH最高執行長

DkAc59z.png

SCP-ZH-950與其他顱神經之位置示意圖。SCP-ZH-950被編號為A1。摘自《綠神經研究報告》

項目編號:SCP-ZH-950

項目等級: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當前,SCP-ZH-950的37份完整樣本收容於基金會全球各主要生物性收容站點內(ZH分部含Site-ZH-12、Site-ZH-16、Site-ZH-44),項目的營養保存介質應含有最低標準濃度之葡萄糖與天門冬醯胺,並使樣本之細胞膜電位隨時處於-90mV以下。SCP-ZH-950樣本僅在該收容站點的維安主任與一名倫理委員會成員許可下方可進行實體研究。SCP-ZH-950樣本僅限於SCP-ZH-950B個體因非基金會因素死亡後採集。本項目被絕對禁止直接用於科技應用行為。

若發現任何與SCP-ZH-950相關的醫學研究文獻,基金會可依2019年版《學術領域涉入規則》進行掩飾與後續處理。基於SCP-ZH-950已知的遺傳與發育性質以及組織對於相關涉入行動的熟悉度,此項收容措施僅需投注最低限度的資源規模執行。

所有與SCP-ZH-950相關的研究文獻皆應列為3級(含)以上的訪問權限等級。非屬研究團隊的2級與2級以下基金會員工僅須知悉SCP-ZH-950為現實扭曲人士所具備的額外人體顱神經此一資訊。若有資訊外洩問題,應通知項目負責小組與SCP-ZH-950收容單位之維安主管,並依F級資訊掩飾程序處理之。

SCP-ZH-950B列表於ZH分部的訪問權限可向Site-ZH-44提交相關申請書,並經主管機構核可後查看為避免SCP-ZH-950之特殊生理資訊造成SCP-ZH-950B項目受到非收容協議下的生理傷害,SCP-ZH-950B項目之名單應避免開放予4/HMCL與倫理委員會以外之基金會工作人員知悉。

基於SCP-ZH-950所展現的生化特質,基金會收容下的現實扭曲人體可斟酌配給最低營養標準範圍的葡萄糖飲食。每月的血液檢查應持續關注天門冬醯胺、天門冬胺酸與相關生化路徑的重點物質濃度。

對遠己大學解剖學科SCP-ZH-950研究的監控行動正在進行中。若情勢發生變化,伏擊行動已排定於2021年1月██日進行。

描述:SCP-ZH-950是一對異常人體結構,在基金會研究領域中被命名為 Nervus viridans(英文:Viridian Nerve/繁體中文:綠神經)。SCP-ZH-950的大部分組織學結構與生理特性都符合常態人體所具備的神經特質,可被視為人體的額外顱神經1,並被編號為CN-A12。SCP-ZH-950的主要異常特性表現在其微觀的分子生物學及細胞生理學上,透過一系列異常蛋白質群參與的訊號傳遞機轉,SCP-ZH-950可與稱為「電磁—形上現實場(EM-MPF)」的異常物理場產生交互作用,並使SCP-ZH-950+人士周邊產生休謨差值,令該人士周邊的現實場變得「稀薄」,進而得以操縱物理現實。有關SCP-ZH-950之異常生物學特性與現實曲折原理,參見附錄ZH-950-1。

SCP-ZH-950的子項目包含:

  • SCP-ZH-950A:指稱在胚胎學上與SCP-ZH-950同源的一系列異常器官。這些器官與SCP-ZH-950在SCP-ZH-950B的胚胎發育期內具有共同的發生來源,且同樣不屬於常態人體。有關SCP-ZH-950A之概述參見附錄ZH-950-2。
  • SCP-ZH-950B:指稱具有SCP-ZH-950的生命個體。根據回溯性研究與粗略統計,基金會收容的現實扭曲性人形項目中,約有█████%的基因樣本呈現SCP-ZH-950陽性。3SCP-ZH-950陽性之個體則幾乎全部屬於現實扭曲人體。這些項目的基因體多半與人類一致,除其異常特質外具有與人類一致的生理表徵。

SCP-ZH-950最初是於2019年,由歐陽斌博士(Dr. P. Ouyang)發現。歐陽博士發現SCP-████收容事故中出現的多種現實扭曲實體皆展現了一異常的神經構造,並且在EM-MP儀器中呈現高度活躍性質。歐陽與其團隊對SCP-ZH-950的解剖及異常電生理機轉進行了詳盡的研究。於2020年,項目移交給黃肇蘭(Dr. C.L. Huang)博士及其研究團隊,該團隊以爭議性研究方式對於SCP-ZH-950A之胚胎發育帶來大量資訊,直至2024年的事故ZH-950-1告終。當前的項目責任權限已交由Site-ZH-44/MF暫時託管。

附錄ZH-950-1:項目之解剖與異常生理概述

附錄ZH-950-2:SCP-ZH-950A概述


 
9pehs3u.jpg

人工培養(紅)與自然性(藍)的SCP-ZH-950神經末梢對照,經電腦後製成像。影像回收於事故ZH-950-1之違法研究資料。

事故ZH-950-1:「綠色流產」事件

於2020年上旬,ZH分部倫理委員會在一次對第三代改良版現實穩定裝置(XSRA-Gen3)的審核過程中發現數份不透明的工程協議與刻意為之的計畫書內容模糊。後續追查指向了來源可疑的現實扭曲人體組織來源。這些組織的取得途徑、採樣方式與採取許可皆未呈報給相關的審查機構(如三垣指揮部、倫理委員會、HMCL委員會),亦未受到任何授權機構的同意。

調查結果指出,XSRA-Gen3的生體零件並非來自已核可的第三型生體組件來源,而是由研發團隊自行取得SCP-ZH-950B之生殖細胞,[資料刪除]培育出SCP-ZH-950陽性的胚胎個體,並於此類胚胎發育期間採摘第七咽弓(即SCP-ZH-950A之發源構造)之多能幹細胞,隨後以生體外培養方式量產出獨立的SCP-ZH-950個體,並取代XSRA-Gen2的生體零件。採摘後的胚胎即被研究團隊捨棄。受到懲處之研究人員表示這樣的作法能夠「更減少對於現實扭曲人士的[資料刪除],並可以大幅濃縮現實穩定裝置的空間占比,使有關裝置便於攜帶與廣用」。

該研製過程所造成之違法事實與風險包括:

  • 未授權取得異常生物項目之遺傳物質,造成環境性與生物性危害風險
  • 使異常生物項目產生高風險之遺傳交流,造成收容性、環境性、生物性危害風險

只要想想這些問題:假使異常項目的培養產生了更無法收容的異常項目呢?或假設異常項目的遺傳物質外流到自然環境中,與自然的生物群產生了交互作用呢?

異常的遺傳物質對於基金會便已經具有足夠的威脅性;非目的性的遺傳交流也向來是高風險的行為。我不明白任何腦袋清楚的研究人員為甚麼會想持有異常人體的基因去做結果未知的遺傳交流。這非常荒謬,造成的風險亦龐大到難以想像。

2019年發生的[資料刪除]已經足以證明,實驗室的生物危害物質外洩能對人類帶來多大的衝擊。基金會應該要是災難的把關者,而非積極的製造商。

——Dr. L.C. Wang,HMCL-ZH

  • 未授權生產異常生物項目,違反基金會宗旨、倫理委員會基本規章
  • 未授權而蓄意殺害異常生物項目,違反基金會宗旨、第五類收容協議
  • 未授權而蓄意殺害異常人類項目,違反基金會宗旨、倫理委員會基本規章、第二類收容協議
  • 不透明的超常科技研製行為
  • 行政隱瞞與紀律危害
  • 未授權的高風險研製活動
  • 未授權的研製行為導致現實穩定裝置之濫用風險
  • [資料刪除]造成異常人類項目之生理與精神危害,造成收容失效風險提升
  • [資料刪除]違反倫理委員會基本規章
  • [已在三垣指揮部的指示下刪減]

很少有人會注意到胚胎學的知識是由甚麼奠基而成。答案相對簡單,那是由無數個人類死胎的研究堆疊而成。但考量到基金會收容下的人類項目僅有幾百人,且無人應被授權(或有機會)懷孕的情況下,SCP-ZH-950的詳盡胚胎學知識又是從哪裡產生的呢?

我們完全忽略了這個盲點。

——Dr. Falahan,「綠色流產」事件調查員

該事故估計造成了約70萬美元的資源損失與██個異常項目的收容措施修訂。觸法的15名工作人員皆已在倫理委員會核可下被分發至懲戒機構。XSRA-Gen3的設計藍圖於2020年7月受到重新改寫,Gen3及以上的XSRA型號已被設計為專注於NMSBP蛋白群的生產與操縱。更多與本次事故相關的資訊已收錄於文件EXE-ZH-224。

事故ZH-950-2:關注組織活動

2020年12月中旬,基金會調查員指出關注組織「遠己集團」旗下的遠己大學解剖學科職員疑似已發現SCP-ZH-950與相關結構的存在。相關監控正在進行。回收SCP-ZH-950B個體並阻斷有關研究的伏擊行動正在規劃中。該研究單位取得SCP-ZH-950B個案的緣由仍有待釐清。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