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791
評分: +9+x
blank.png

項目編號: SCP-ZH-791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所有確定是SCP-ZH-791的物品都應該被回收並納入非自然人名下財產(目前使用的名義是基金會前台企業中的「特殊硬幣保存協會」)。所有SCP-ZH-791-A將轉送至Site-ZH-22進行治療。根據三垣議會命令,在取下異常器官後即不應視為異常人形對待。在治療過程中將由輔導師以藥物協助對患者進行誘導失憶,令其相信所患疾病為非異常性的上皮瘤或骨肉瘤。與SCP-ZH-791相關的人類學研究將被密切關注。

描述: SCP-ZH-791是一種生物材料。除了少數案例以外,幾乎所有SCP-ZH-791都具有某種現代流通的鑄幣外觀,且除非使用顯微鏡檢查否則幾乎無法區分它與一般政府發行的非異常通貨。在顯微鏡下,SCP-ZH-791的型態與骨骼切片類似。大多數SCP-ZH-791在用於交易時並不具備明顯的異常效應,只不過在在模擬的交易行為實驗中,幾乎所有受試者都願意消耗等值的一般貨幣以持有或取得SCP-ZH-791。

SCP-ZH-791-A是會生成SCP-ZH-791的生物個體。幾乎所有已知個體都是人類(但動物實驗證實小鼠也有可能在人為刻意誘導下成為SCP-ZH-791-A)。當一名人類長期持有大量SCP-ZH-791(相當於一百枚兩年)且處於免疫功能低下的狀態,其四肢的皮膚將可能(發生率至少百分之七十)出現快速生長的上皮細胞瘤。這些腫瘤將逐漸轉化為惡性的肉瘤性上皮細胞癌,並進一步分化為位於體表的SCP-ZH-791生成器官。這一過程從上皮瘤出現開始最短只需兩到三個禮拜。

上述異常器官內部會以類似造骨的方式生成SCP-ZH-791-A,並將這些硬幣推出身體表面。這些異常器官將SCP-ZH-791金屬化的過程已確定至少涉及三種超常生化反應。新生成的SCP-ZH-791會符合宿主當下所在社會流通的常見貨幣,但如果宿主在SCP-ZH-791生成的過程中旅行至使用不同貨幣的地區將導致生成混和樣式的SCP-ZH-791。每一名SCP-ZH-791-A生成SCP-ZH-791的速度有很大的個體差異,但大致上與體表異常器官的分布廣泛度正相關。

SCP-ZH-791-A若繼續持有大量SCP-ZH-791,其腫瘤與異常器官的生成將不斷加劇,可能侵犯身體各部位導致全身器官衰竭。一般針對骨肉瘤的醫療處置可以將SCP-ZH-791-A變回非異常人類,但仍有可能復發。

目前已知SCP-ZH-791-A的異常身體變化源於一類異常的病毒(編為SCP-ZH-791-B)感染。SCP-ZH-791-B是一類形上學存在的非模因非物理感染性病原體。其傳播條件為「擁有SCP-ZH-791」,當擁有的數量越多、持續時間越長且宿主免疫能力越低,其感染就越可能成功。感染時其病原體將直接憑空出現在宿主體內,對周圍環境與SCP-ZH-791進行消毒已證實無法防範感染風險。

附錄甲: SCP-ZH-791動物實驗

實驗編號:003
實驗用動物:成年SCID小鼠,兩隻雄性、三隻雌性。
實驗方式:將人類SCP-ZH-791-A個體的腫瘤細胞移植到動物對象身上,進行追蹤觀察。
實驗結果:移植96小時後所有小鼠都出現上皮細胞瘤,並在七天後開始出現類似SCP-ZH-791-A的異常器官。從這些器官中生成以磷化鈣為主的不規則骨質顆粒。兩周後,所有實驗小鼠都因為癌症而死亡。上述的骨質顆粒被編列為SCP-ZH-791-mice,總數為1067顆。

實驗編號:007
實驗用動物:五隻一般成年小鼠(控制組)與五隻SCID小鼠(實驗組)
實驗方式:所有小鼠都被單獨放置在鼠籠內。將500顆SCP-ZH-791-mice分別放入其養殖箱內部,進行追蹤觀察。
實驗結果:一周後四隻SCID小鼠罹患上皮細胞癌,再經過三天後各自都生成了異常器官並開始產生相同的SCP-ZH-791-mice。這些SCP-ZH-791-小鼠的病程進展不如實驗編號003的移植小鼠那麼迅速,四隻小鼠在四周後都依然存活。對罹癌小鼠的實驗室分析顯示感染這些小鼠的SCP-ZH-791-B與感染人類的病毒株有一些基因上的差異。
唯一沒有出現腫瘤的SCID小鼠在實驗過程中幾乎沒有與養殖箱內的SCP-ZH-791-mice互動。對照組小鼠則完全沒有出現上皮細胞腫瘤。

實驗編號:009
實驗動物:一隻SCID之SCP-ZH-791-A雄性成年小鼠(因腫瘤嚴重侵犯四肢肌肉而喪失行動能力)與六隻健康小鼠(雄性三隻、雌性三隻)。
實驗方式:將上述實驗動物放置在大型養殖箱內,放有適量巢料。養殖箱中設置有含嗎啡的糖水、糖水、一般水。
實驗結果:在實驗開始的一周內,健康小鼠持續取用含嗎啡的糖水餵食SCP-ZH-791-A,而牠們自身則飲用糖水。每次對SCP-ZH-791-A餵食結束後,牠們會各自從SCP-ZH-791-A身上取下一顆SCP-ZH-791-mice,並各自在特定地點堆成一堆。此時所有小鼠都已出現領地意識。研究人員觀察到這些小鼠對於自己的SCP-ZH-791-mice有很強烈的保護傾向。

第二周SCP-ZH-791-A被餵食嗎啡糖水的頻率逐漸上升。同時健康小鼠開始有逐漸失去對糖水偏好的跡象,飲用一般水的機率上升。在第二周結束時,有一隻雌性小鼠對SCP-ZH-791-A表現出跳躍與搖耳的行為。隨後SCP-ZH-791-A在其他小鼠的協助下成功對該雌鼠進行騎乘、插入與射精。之後該雌鼠從SCP-ZH-791-A身上取下十顆SCP-ZH-791-mice,其他小鼠也各取走兩顆。

上述交配行為十小時後,所有小鼠又各自從SCP-ZH-791-A身上取下四顆SCP-ZH-791-mice,交配對象的雌鼠則又額外拿了十五顆但並未混入自己的SCP-ZH-791-mice堆中而是獨立放成一堆。這是第一次小鼠沒有對SCP-ZH-791-A進行優待行為就取走SCP-ZH-791-mice,同時也是第一次觀察到SCP-ZH-791-A身上的所有SCP-ZH-791-mice都被取走。三十分鐘後,又生成了一顆SCP-ZH-791-mice,此時一隻雄性小鼠靠近SCP-ZH-791-A,為其理毛之後咬斷牠的脖子並取走最後一顆SCP-ZH-791-mice。

[已移除資料]

附錄乙:疑似相關的人類學紀錄

在[內容刪減]等地發掘到的聚落遺址疑似曾經出現以SCP-ZH-791為中心的文化遺跡。這些聚落中都有出現身體出現嚴重畸形的人類遺骸,其特徵與SCP-ZH-791-A的特殊病理變化相符。這些遺骸除了有特殊器官的遺跡之外還有相當嚴重的腫瘤骨轉移,並且大多數的頸椎都被以人為方式斬斷。其中有大約一半的遺址中,這些被斬下的頭顱與身體分別放置,且在頭顱堆置的場所也經常找到疑似是當時SCP-ZH-791的骨質或金屬質物件堆積。

與這些聚落相關的當地傳說有一部份共通點,大致上都會提到人類因為各種原因而無法和睦相處,直到一名神祇降臨教導他們知識以及禮物(或者貨幣制度)。少數聚落至今依然依照此傳說舉行祭典並且有「傳承神之血脈」的一族作為地方望族執掌各項事務。

附錄丙:相關重大事件紀錄

2011年,[內容刪減]發生現稱為「哈烏梅雅事件」的嚴重超自然事故。事後調查中,基金會在災害的中央地帶發現了一具SCP-ZH-791-A。

該SCP-ZH-791-A已無法辨識原始特徵。儘管仍維持大致上的人形外觀,但幾乎全身都遭到生成SCP-ZH-791的異常器官侵犯,幾乎無法找到正常組織——也可以說是完全由上述異常器官組成的人形結構。它被發現時依賴[刪減內容]體外維生管線持續維持存活狀態,並不斷生成未知的硬幣狀SCP-ZH-791。這些SCP-ZH-791並不屬於已知的正常或超常社群,但其上的紋樣含有欲肉教風格的符號。對這些紋樣的調查仍在進行中。SCP-ZH-791-A之後被轉送至Site-ZH-22,由該站醫療人員管理維生管線。然而至今為止,它生成的SCP-ZH-791依然都是帶有欲肉教記號的硬幣而非當地使用的通貨。

在調閱附近的監視器畫面與進一步調查後,暫時推測該SCP-ZH-791-A原本是名為洪緻真的女性高中生。根據調查報告,她的家庭原本是政商名流集團「藍色俱樂部」的成員,但在事故發生的前一年破產而在俱樂部內的地位下跌。由於在前述SCP-ZH-791-A附近也發現許多與藍色俱樂部相關的人事物,目前無法排除該團體涉及超自然災害的可能性。後續調查仍在進行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