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684
評分: +13+x

ZH-684
3

UnuLsAZ.png

SCP-ZH-684的第一次目擊影像,攝於2012年八月

特殊收容措施:對於SCP-ZH-684的族群搜索,以及對相關神話動物「Kangic」的文史資料蒐集工作被視為二次搜捕項目的優先事項。在Area-ZH-44興建完成後,捕捉成功的項目應被移送至該區域內的684號收容單元,該單元內將配備有A級需求的DTRA能源供應,以防止項目在任何可能的時間脫逃。對項目的飲食配給應維持在每週一餐,供給一大型哺乳動物遺體與[已刪減] 避免其儲備足夠能量用以逃脫。

SCP-ZH-684的收容由收容專隊 MTF-氐宿-01「馴龍手」負責。該專隊當前共有45人,由Site-ZH-15、28、44的維安及研究人員組成。該隊伍配備有越野車輛七座、DTRA十四座與基本火力設施。由Site-ZH-28鋪設的東部山林網格系統已經被安裝偵測大型移動物體的低頻輻射程序,以便在MTF出動期間協助追蹤項目的跳躍後位置。在捕捉前與項目進行交流的柔性勸導計畫正在規劃中,以便降低收容過程中的張力與風險。

描述:SCP-ZH-684是一種大型動物個體,長約10到11公尺,體態大約為一腰部肥厚的粗胖蛇類,頭顱上有對稱的四對骨質角,口鼻與頷部則與主龍形類的結構較為相似。項目全身覆蓋有藍綠色、墨綠色與棕色色調的鱗片。儘管其顯現多種爬行動物的體表特徵,對項目的遺傳結構進行分析得到的最相近結果為人類。當前尚不清楚是否有任何超常的表觀遺傳修飾或異常咒術造成了此一顯著的形態歧異。

SCP-ZH-684能夠執行超常的運動功能,包含懸浮於地表的低空爬行、違抗重力與摩擦力的攀爬、短距離的空間收斂—跳躍行為,使其能夠完成某種旁觀的瞬間移動效果。即便如此,項目在未收容狀態下的活動範圍往往僅限於中央山脈東麓、海岸山脈與距離海岸線兩公里內的太平洋近海區,北端不超過立霧溪口,而南端不超過台東縣太麻里鄉。當前未知項目是受到某些不明規範的侷限,或僅僅是缺乏離開該地區的意願。

SCP-ZH-684也具備基礎的智能、自我認知與語言溝通能力,項目使用的是一類符合阿美語與東排灣語特徵的原始語言,但也能使用當代阿美語。奠基於文史調查與台灣歷史性關注組織的紀錄,SCP-ZH-684與阿美族民間傳說中的大型爬行動物「kangic」有高度重疊性,文史工作人員正在試圖蒐集更多的資料,並企圖藉由這些資料取得進一步掌握項目的資訊。

沿革:有關SCP-ZH-684的紀錄可分為當地民族的口述歷史,以及回收於多個歷史性關注組織的特殊文獻。這些文獻大抵描述了一種存在於台灣東部的大型爬行動物,其能夠水陸兩棲,並且曾經以族群而非個體為單位出現。以下為數份重點文獻的呈現與詮釋(按照文獻所述的年代排列)。

收容紀錄:基金會與SCP-ZH-684的第一次直接接觸發生於2012年8月的富里鄉,該地距離Site-ZH-44僅有七公里遠。在第一次的互動中,Site-ZH-44的維安小組將其視為敵意個體,並且快速以火力行動進行壓制。SCP-ZH-684在觸發空間收斂後逃離現場,確認了項目的異常事實。隨後的五年內,由Site-ZH-28鋪設的網格系統掌握了大量的SCP-ZH-684活動蹤跡,一支由Site-ZH-15、28與44組成的684收容專隊:MTF-氐宿-01「馴龍手」在24次的收容行動後,於2017年11月第一次成功捕捉SCP-ZH-684,轉移至Site-ZH-44的MF區大型測試場進行收容與研究。在收容15天後,SCP-ZH-684突破收容,導致Site-ZH-44內部的嚴重資產損壞。參見下方段落描述。

事故ZH-684-1:事故ZH-684-1的肇始者原初被該設施的維安部門認定為Saomah Lifay研究員。該名人員曾經在SCP-ZH-684的研究計畫內擔任訪談人員,以下是相關的訪問紀錄。

訪談紀錄ZH-684-13

時間:2017.11.20
地點:MF區大型測試場,Site-ZH-44
訪談人員:Saomah研究員
訪談對象:SCP-ZH-684

備註:訪談人員位於監控台內,可觀察到下方十五公尺處的SCP-ZH-684。收容空間內備有麥克風,監控單位能立刻收音並對項目的發聲進行音源分析,將其轉化為方便聽解的現代阿美語。文本已經過翻譯。

備註:Saomah研究員基於其在訪談之中與訪談過後表現的情緒反應被評估為不適任,後續禁止其擔任SCP-ZH-684的訪問者或接觸者。

於11.23,Saomah研究員向維安部門提交了一份「對SCP-ZH-684採取追蹤式開放收容」的建議書,文中主張SCP-ZH-684長期以來並沒有對帷幕擾動帶來影響、在設施內部收容項目的成本過高、基金會可以對項目採取保育式防護的措施等。這項建議受到了駁回,Saomah研究員被要求回到Site-ZH-02接受員工再教育。

我不知道這笨蛋在想甚麼,他該不會真的因為那條蛇的幾句話就動搖了吧?SCP-ZH-684聲稱是我們入侵牠的地盤,但事實上是牠出現在距離44站如此接近的地方,而我們的使命向來都是那三個詞。

我們花了超過五年的時間才逮到牠,沒有人會願意再花另一個五年看著牠,成天擔心牠會不會偶然地被省道上或泛舟中的遊客看見。相較於我們在收容行動中損耗的資源與人員,每週送來一頭牛的成本簡直低到不行。Saomah研究員應該被盡快遣送至Site-ZH-02,在接受充分的基金會員工訓練後方能回到現行崗位上。指示立即生效。

— Site-ZH-44維安主任 Chroma Lin,2017.11.23

2017年11月23日,Site-ZH-44內部發生一系列的設施功能故障,並導致項目在收容設施內引發一連串的攻擊事件,最終導致項目逃逸、3人死亡,25人受傷的事故。

在事故ZH-684-1結束後,該設施的維安主任Chroma Lin認定研究員Saomah Lifay於事發當下出現在地下七樓到九樓之間的蹤跡,以及當日對其懲處再教育的事件「太過巧合」。Saomah研究員被拘留於維安辦公室內整整二日,期間只被配給了飲用水,所有食物都被禁止供應。這項處理措施被一些員工抗議為過當執法,然而,這些意見遭到了駁回。

維安審問紀錄ZH-44-1407
訪談時間:2017.11.25 22:30
訪談地點:Site-ZH-44 B3 維安辦公室
訪談人員:Chroma Lin,設施維安主任
受訪人員:Saomah Lifay,三級研究員
事前備註:審問開始時,四名維安人員於門內與門外待命,Saomah研究員已經被雙手反綁在座椅後方。


事後備註:Saomah研究員被帶往二樓醫療區域,超過十五名工作人員在醫療區域外群聚關注其傷勢與生理狀況,這些聚集活動在維安主任抵達二樓後自動解散。

11月26日,維安部門釋出了一系列與收容失效當日相關的監視器錄影畫面,這些錄影的呈現順序暗示了Saomah研究員在事發當時的「可疑」軌跡與不確鑿的犯罪證明,然而該說法中Saomah研究員進入地下十樓核心機房的畫面一直是從缺的。維安部門宣稱該區的監視畫面在斷電當下失效因而不存在。

11月28日,Site-ZH-02的調查小組抵達Site-ZH-44,除了處理受害者撫卹業務外,也進行一次獨立調查。調查結果指出地下十樓的所有途徑在該日皆未受到入侵,而維安部門為了使「Saomah研究員促成事故發生」的說詞成立,蓄意編造與竄改監視畫面時間戳記、順序等情事。同時,調查小組也發現審問期間的不當暴力行為,因此對維安主任Chroma Lin判處解職,其餘與不當拘捕有關的四名維安人員也被懲戒與調至其他設施。Saomah研究員的再教育指令被中止。11月29日04:10,Chroma Lin主任被發現陳屍於維安辦公室內,死因為槍擊自盡。

當前對事故ZH-684-1的調查仍然沒有得到系統性失效的確切原因,一方說法認為該起斷電事故的原因僅僅屬於該設施對能源機組的維護不良,或是普通的斷電事故所導致。Saomah研究員在體能痊癒後向Site-ZH-02遞交了辭呈,經過標準解雇程序後回歸表層生活,正式與基金會解除關係。

附錄ZH-684-1:後續規劃

在事故ZH-684-1之後,三垣指揮部對於重新捕捉SCP-ZH-684的必要性進行了一次評估,最終以7:4:1的比數同意繼續執行。同時,考量到前次事故中造成的諸多損害,三垣指揮部指示於Site-ZH-44周邊開發大型收容場Area-ZH-44,以避免項目的收容失效造成Site-ZH-44內部的過量損耗。興建計畫已於2020年12月啟動。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