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649 - 補經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人物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null
scp-zh-649
[[[|]]] » null
[[[|]]] » scp-zh-649
評分: +4+x
blank.png
項目編號: ZH-649
等級2
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級:
none
瓦解等級:
vlam
風險等級:
注意

項目編號: SCP-ZH-649

項目等級: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除非正在使用,否則SCP-ZH-649應儲存於Site-ZH-25的Safe級項目收容間儲物箱。實驗須經一名具2級權限的人員認可,並記錄實驗期間操作SCP-ZH-649的影像,以及該項目的反應。若實驗內容牽涉將SCP-ZH-649帶離Site-ZH-25,則須額外經兩名具3級權限的人員認可,由授權者在場監察並記錄實驗內容及結果。對該項目的操作建議由遙控機械臂進行,若使用具有動作記憶機能的特製機械臂,則可免去對調整過程的視像紀錄,而只需錄影顯示內容及其發出的聲音。

目前,SCP-ZH-649由回收該項目的機動特遣隊 開陽-13(「世界的過錯」)1負責管理。該項目一切包括實驗、調用、搬運在內的事宜須儘早知會該特遣隊成員,在該特遣隊的隊員在場時則不在此限,由在場隊員逕行繕寫相關紀錄。涉及更高等級機密的進一步資料亦須向該特遣隊申請批准存取。

SCP-ZH-649現正在Site-ZH-25雜物倉庫內部臨時建立的隔音實驗室中進行長期無人實驗。該臨時實驗室設有一具小型的單人現實穩定錨以避免現實扭曲對SCP-ZH-649的影響,在攜離該項目時須連同穩定錨一併攜帶。用以操縱該項目的特製機械臂可以透過輸入程式指揮動作,並接受音頻及視覺輸出,由此學習並依照指定目標改善往後的操作。該項無人實驗進度目前由MTF-開陽-13與該項目的發現者合作監察、維護,並在必要時進行除錯。依照程式的學習速度,目前編排的實驗預定於20██年█月完結,並預定於2023年9月1日檢查實驗狀況,以便計劃下一步研究。

sgb-01-1.jpg

SCP-ZH-649現時形態,在送達Site-ZH-25時於室外拍攝

描述: SCP-ZH-649是一台形態與音源器近似的機器,共有兩個搖頭開關、七個旋鈕、一面螢幕、八個螺絲式香蕉插座。向上撥動介面右上角的開關即可啟動,此後將以日語播放《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經文(以下稱「聽覺輸出」),卻經常發生不符合常見誦經規律的音調起伏、經文失誤、重複及闕漏情形,直到原定播放時間結束後,開關自動退回關機狀態。

啟動SCP-ZH-649後,介面上方的螢幕亦會同時啟動以展示經文,並以更高的亮度顯示原定與聽覺輸出對應的經文上的日語注音(以下稱「視覺輸出」),卻常見跳過部分經文、多個音節同時點亮等情形,且通常不會與聽覺輸出相符。在關機時,螢幕亦會同時關閉。

PrHgHxw.png

針對SCP-ZH-649的對照實驗錄音之後,清除未有聽覺輸出的部分,透過音訊視覺化軟體得出的聲紋(圖上)與頻譜(圖下)。對應語音內容分別為「摩」、「訶」、「般若波羅」、「般若波羅」、「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點擊以放大此圖。

視覺與聽覺輸出的出現次序、音頻變化、增減情形推斷與各旋鈕的指向有關,當中的規律現正透過長期無人實驗進行調查。從初步分析結果,推斷下方的搖頭開關不會影響視覺與聽覺輸出,具體功能仍然未知。

對SCP-ZH-649內部構造的初步檢查未有發現可運作的電源存在,但該項目仍可啟動。根據初步分析文本,SCP-ZH-649的內部由三組積體電路以上下堆疊的排列構成。當中,為SCP-ZH-649生成視覺輸出的螢幕與上下兩層的電路板連接;另外,可以發現一具揚聲器與中層的電路板連接,推斷為SCP-ZH-649聽覺輸出的來源。

上層與下層的電路板以16條排成方形外框的直徑8毫米鋼柱相連,形成將中層電路包圍並容納其中的籠狀結構。其中最接近操作者預定座向的一行鋼柱共5條,從上層電路穿出介面,並與介面上的旋鈕相連。此外,三層的積體電路皆有電線互相連接,但中層的電路板有肉眼可見的扭曲變形,亦有夾層剝離跡象,推斷已經受到損壞。

SCP-ZH-649內部全體電路只有一枚形狀近似電池的部件位於中層,並與中層電路連接,但該部件表面已被嚴重燻黑,更被一灘銲錫狀的金屬與中層電路黏合,其上亦有六個彩虹色的四芒星狀烙印。而且從該部件未能偵測到可令相關積體電路運作的電壓,故可以斷定如果該部件曾有電池的功能,則機能已經喪失。

經過進一步的電路分析,發現SCP-ZH-649各部件都未能供給可以容許積體電路運作的電壓。但在運作期間,即使中層電路呈現破損,三層的電路皆如同完好的積體電路一般運作,亦有電流在三層電路之間交換,共同給予上文所述的輸出。從SCP-ZH-649近似音源器的形態推斷,介面上的八個香蕉型插座應該可以透過相互連接改變輸出,從組合數學可以得出理論上共有1430個連接組合2。現時進行的無人實驗將會首先從不作任何連接的對照情景開始,之後才會視乎實驗進程開始測試插座連線對SCP-ZH-649的輸出造成的影響。

在特定條件下,SCP-ZH-649會自動開啟,此時除非符合關閉條件,否則不會自動關閉,而且搖頭開關亦不能以外力撥動。在此狀態之下,SCP-ZH-649亦會藉著它的聲音影響人類的精神狀態與記憶,以及竄改與這種情景有關的電子紀錄。這一類的異常特性將於下文隨同於2021/7/27 09:15發生的事件詳述。

3027248350_0bc4882d61_o.jpg

與SCP-ZH-649前身同一型號的念佛機

從SCP-ZH-649的發現沿革追溯,可以推斷該項目具有與現時形態相異的前身。

該項目的前身最初由██大學人間佛教研究所辦公室持有,當時呈念佛機形態,只有一個開關及兩個分別用以調整音量及語速的旋鈕,且播出內容為《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粵語經文,內附一份紙本經文。該念佛機在2021年3月5日首次出現異常,開始播放音調扭曲且當時無法辨認語言的經文。職員檢查念佛機內部,發現電路已經嚴重變形,而念佛機原有的電池匣與經文複本亦不復存在;其中一顆電池被一灘外形疑似銲錫的金屬取代,並將電路與僅餘的另一顆電池融合;僅餘的電池表面亦出現了六個四芒星形的燒蝕痕跡。職員判定此乃無法修復的失靈,從而將之棄置。此後,從覆蓋棄置地點的閉路電視片段發現在3月10日有一名學生發現從垃圾桶底漏出的SCP-ZH-649前身,並將之取去。相關溯源結果詳見[需要 3 3/ZH-649 級權限]。

基於人間佛教研究所職員的證言,後續分析得出SCP-ZH-649的中層電路在變形之前,甚有可能與型號符合SCP-ZH-649前身的非異常念佛機所用的積體電路一致,而職員所指在念佛機內發現扭曲變形的電路亦甚有可能即為SCP-ZH-649的中層電路。

同年6月1日正午12時,在同一地點的垃圾桶底有一台機器在垃圾桶底突然出現,在7小時後被另一名學生取去,目前推斷該機器即為現時的SCP-ZH-649。

據該生證詞,他在拾獲SCP-ZH-649之後,初步判斷污損狀態,認定為廢棄物後,私自進行初步清潔及分析,取得了SCP-ZH-649的表觀資訊,並在研究修復手段的嘗試當中發現其異常特性。

當時持有SCP-ZH-649的生物醫學工程系研究生劉██在受訪時,向基金會人員展示了自己初步分析該項目的報告,節錄如下。

初步實驗紀錄1——2021/6/9

實驗目的: 對照實驗——確定啟動後不作介入的反應。

實驗過程: 啟動後不作調整。

實驗結果: 視聽兩方輸出俱只有標題。聽覺輸出以上標表示,並伴隨可以疊加的符號以表示主觀判斷的音頻變化,標記於相應的音節之後,及同時出現的視覺輸出之上。從本來音頻不當提升至較高音者以「ˊ」表示;從本來音頻提升至不合理高音者以「↗」表示;維持不合理高音者以「↑」表示;延長的音節以破折號表示。此後紀錄輸出轉錄俱採上述凡例表記音頻變化。

事後錄音結果: 此乃多次實驗之後重新執行對照實驗所得,與先前的對照實驗結果一致。注意每一次對照實驗的結果皆同樣只輸出標題。

輸出轉錄: 摩訶般若摩訶ˊ般↗↑若↑波↑羅↑波羅般↗↑若↑波↑羅↑蜜多般ˊ若波羅蜜多ˊ↗——心經心ˊ經——

[此後持續沉默約2分鐘,開關自行退回至「關」]

結果分析: 從視覺輸出部件推斷本來應有經文完整內容。音節頻率不適當提升多見,可見重複,或需進行調整以令經文得以播放。從發現起多次未經紀錄的對照實驗亦得到相同結果。

初步實驗紀錄2——2021/6/9

實驗目的: 確定調整旋鈕的影響。

實驗過程: 啟動後嘗試調整旋鈕。然而當時未能紀錄調整過程,故視為以「儘量取得更多輸出部分」為目標進行的人手隨意調整。

實驗結果: 在標題階段未作介入,與第一次初步實驗相比不變。隨後開始介入,取得部分經文,惟視聽兩方輸出不一致。在上述實驗紀錄的凡例之外,視覺輸出當中存在被跳過的經文即以空白表示;中途不當變調並返回至本來音頻者以「ˇ」表示;從本來音頻不當下降至較低音者以「ˋ」表示;從本來音頻下降至不合理低音者以「↘」表示;維持不合理低音者以「↓」表示;無音的視覺輸出以「∅」表示。

輸出轉錄: 摩訶般若摩訶ˊ般↗↑若↑波↑羅↑波羅般↗↑若↑波↑羅↑蜜多般ˊ若波羅蜜多ˊ↗——心經心ˊ經——

 度一切苦厄蜜苦↗——苦↗厄↑——時ˋ空↗——苦↗↑——厄↑時ˋ。 空即是色即↗↑色ˇ厄——苦↗——想ˋ—— 是諸法空相,不不↓不↗滅不↗垢↑——不↗減故↗空↑——盡ˋ——明↗盡ˋ—— 無受、想、行、識;無眼無↓眼、 乃至無意識界;無無↓無↗↑明↑亦——無↗↑無↑明↑無↗↑明↑ 亦無老死盡。無苦無↓苦ˊ—— 菩提薩埵提ˊ——, 無有恐怖蜜ˊ↗夢ˊ想——三——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究——三藐——三提ˊ, 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無故——,藐ˊ↗提 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即——↘說,藐揭↗揭↗揭↗,揭↗揭↗ 波羅僧揭諦

[此後持續沉默約40秒,開關自行退回至「關」]

結果分析: 音節頻率不適當提升仍然頻發,失誤及重複時有發生,大部分經文被跳過。經文出現規律可能與調整的動作有關。旋鈕調整過程與視覺、聽覺輸出之間的關係需要調查,可能需要具有機械學習的演算法調查規律。

初步實驗紀錄3——2021/6/10

實驗目的: 對聽覺輸出進行錄音並分析頻譜,用以計劃後續實驗步驟自動化。

實驗過程: 除使用錄音及音頻分析軟體,以及在標題亦試圖進行調整以外,其餘事項同第二次初步實驗。

實驗結果: 標題在經過調整後有所改善。取得部分經文,惟視聽兩方輸出仍不一致,與第二次初步實驗差異可以忽略。音頻註解附以聲音檔案,凡例同先前實驗紀錄所示。

錄音結果:

輸出轉錄: 摩訶摩訶ˊ般若般↗↑若↑波羅波↑羅↑蜜多蜜多ˊ↗——心經心ˊ經——

 度一切苦厄蜜苦↗——苦↗厄↑——時ˋ空↗——苦↗↑——厄↑時ˋ。 空即是色即↗↑色ˇ厄——苦↗——想ˋ—— 是諸法空相,不不↓不↗滅不↗垢↑——不↗減故↗空↑——盡ˋ——明↗盡ˋ—— 無受、想、行、識;無眼無↓眼、 乃至無意識界;無無↓無↗↑明↑亦——無↗↑無↑明↑無↗↑明↑ 亦無老死盡。無苦無↓苦ˊ—— 菩提薩埵提ˊ——, 無有恐怖蜜ˊ↗夢ˊ想——三——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究——三藐——三提ˊ, 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無故——,藐ˊ↗提 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即——↘說,藐揭↗揭↗揭↗,揭↗揭↗ 波羅僧揭諦

[此後持續沉默約45秒,開關自行退回至「關」]

結果分析: 經文部分的輸入不知緣故可以達到近乎完美的再現,輸出亦未見顯著變化。綜合先前實驗紀錄,推斷旋鈕調整過程與視覺、聽覺輸出之間的關係具一定程度的決定性,故後續實驗可暫時忽略隨機因素或混沌性的存在,直到證偽為止。相當有可能需要機械學習的演算法協助調查輸入與輸出的關聯,從而決定調整準則,以及使用相應軟體以配合機械學習,例如語音辨識軟體、可攜鏡頭以及光學文字辨識軟體。

準自動化實驗綱要——2021/6/11

輸入變量: 每一旋鈕隨時間的轉動方向,可以數字陣列表示。

視覺輸出: 經文指示順序。目標為以一字為單位與聽覺輸出同步,可以數字陣列表示每一字響應的時間。

聽覺輸出: 音節聲韻、頻率變化。目標為聲韻符合目標經文內容,且與視覺輸出一致;頻率變化、速度在可接受範圍內。

候選演算法: 連續時間馬可夫模型、決定樹、遺傳演算法、長短期記憶型人工神經網絡

根據劉██提供的初步分析文件,SCP-ZH-649可見具有令操作者能夠依照自己的意志完美複製先前動作的被動異常特性,然而這種異常特性的適用範圍仍未得到充分探究,該特性亦將納入未來有人實驗的預定測試事項。SCP-ZH-649現行的長期無人實驗在檔案投稿期間仍在進行,所以即使可以批准有人實驗的排程,都仍然需要等待現行實驗下次檢查,才可以決定是否進行有人實驗。

除了上述的異常特性之外,SCP-ZH-649亦可在特定條件下自發開關。在2021/7/27 09:15,SCP-ZH-649的攜帶者進入██大學校園時,SCP-ZH-649自發開啟,並發出聲音。即使當時未作任何調整,輸出的經文未有重覆及跳過,而依《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日語經文順序發音,惟仍有隨機的變調。當時SCP-ZH-649未有啟動螢幕,故未能確認視覺輸出。

在SCP-ZH-649發出聲音的同時,駐守大學校園入口的警衛俱呈暈眩狀態,設置的門禁系統亦自行打開,在場的學生繼續前進並穿過入口,並未遭遇阻撓。而SCP-ZH-649的持有者則嘗試關閉SCP-ZH-649不果,直到其折返並離開入口約15公尺範圍後,SCP-ZH-649發出的聲音才停止,並自動退回開關。此時,門禁系統重新生效,警衛亦回復清醒,進入校園的學生亦如常使用門禁系統通行。

30分鐘後,持有者再次嘗試進入校園入口。SCP-ZH-649在持有者接近校園入口前約8公尺時再次自發開啟,並引發與前述相同的現象。持有者繼續前進,直到穿過入口並在與入口相距約15公尺以外,SCP-ZH-649再次自動關閉。

據目擊者證詞,校園入口的警衛對暈眩期間的事態毫無覺察,且不能判斷當時導致暈眩的成因。部分目擊的學生可以辨識聲音近似日語的語音,當中有兩名學生認定聲音內容為《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日語經文,亦有部分學生在訪談期間未能記憶事件經過,但當時在場學生當中無人陷入暈眩。

從校園入口的閉路電視翻查,影像顯示學生在門禁系統出示證件通過認證,如同門禁系統照常生效時的舉動,把守的警衛在影像未有移動,亦未呈現暈眩的反應。

SCP-ZH-649除在██大學校園入口以外,都未有自動開啟的紀錄。從事件紀錄當中,警衛的暈眩及部分目擊者的記憶空白推斷,若上述現象由SCP-ZH-649引起,則可推斷SCP-ZH-649在自發開關時具有針對電子錄像的輕微資訊危害、以及針對特定人物的輕微認知危害及逆模因效應,相對於其固有不需電力以及手動開關的舉動,可視為其第二異常特性。此外,在場人證及物證在未受逆模因影響的部分可見客觀矛盾,屬於參差異常的典型特徵。

在事件之後,基金會駐██大學校園的特工███探查SCP-ZH-649的來歷,並在與負責追蹤同類項目的MTF-開陽-13保持聯絡的情況下成功接觸持有者,以教職員的偽裝與持有SCP-ZH-649的研究生劉██展開訪談,並重組部分與SCP-ZH-649有關的資訊。

訪談紀錄——2021/█/██

受訪者: 劉██

採訪者: 特工███

前言: ██大學內的圖書館前,特工███與手持SCP-ZH-649的劉██並列坐在空地,討論關於SCP-ZH-649之事。

<紀錄開始>

特工███: 關於你手上的那台機器,可以介紹一下它的作用嗎?

劉██: 我是在大概6月的時候,在西邊的文學院大樓後方的垃圾桶底發現它的。當時出於好奇就將它撿起來檢查,似乎還能啟動,但是只會發出怪聲,再聽了幾次,似乎是日語的樣子。好像是「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只是會不斷跳針。

特工███: 這樣聽來有點像藝術品,你有想過要將它歸還給本來的物主嗎?

劉██: 我是在垃圾桶底發現它的,除了廢棄物之外,我也想不到有甚麼緣故。

特工███: 從你的說法,這台應該是日文的念佛機,至少本來應該有相等於念佛機的功能。

劉██: 本來應該有的。不過,我看著上面的旋鈕似乎可以影響到它顯示與播出的經文內容,就在想能不能靠它們來還原本來的經文。只是變量太多了,到現在都摸不清頭緒,恐怕要找時間研究怎樣用人工智慧來辦了。

特工███: 說到經文,我想起了之前傳出了在大學入口響起怪聲的事件,有學生說在怪聲裡聽得出日文,你當時在那裡嗎?

劉██: 嗯。我很清楚地聽到,那就是日文的《般若心經》,就除了高低音還是很怪之外。比我以往從這台機器聽過的都順得太離譜了。

特工███: 所以,那一天在大學入口忽然響起的怪聲也的確是日文的《心經》經文,也的確是從你手上的機器發出的,是嗎?

劉██: 恐怕如此,只是除了那是我第一次將這機器從家裡帶回來之外,我也不清楚它為何會自己發聲。不過說到門禁,自從校園要塞化的事件結束之後,就多了那個盤查措施,可以感覺到保安對我們的敵意相當明顯,活像是將這裡的師生當作敵人似的,根本就是敵我不分。還說甚麼「你連自己是甚麼都分不清」,他們根本就連這大學為了甚麼而成立都不知道……如果大學的校方已經向我們宣戰,那我們所服務的還是那個██大學嗎?那些保安現在所守衛的到底是怎樣的██大學?

<紀錄結束>

結語: 訪談結束後,劉██將SCP-ZH-649原件連同分析結果、所得數據及後續研究提案交予基金會的特工,以基金會的資源繼續實驗。鑒於劉██對SCP-ZH-649的獨立研究表現,特工███決定免去對劉██的記憶消除,並考慮將對方臨時聘為E級人員以繼續參與實驗的方案。

SCP-ZH-649自發啟動事件發生之後三週,在██大學的保安辦公室以及所有入口的警崗附近各自發現少量手寫《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經文散落,從紙與墨的狀態推斷最近一週內寫成。經過進一步調查,發現抄寫這些經文的警衛當中屬於佛教徒的比例並沒有與大學警衛全體呈現顯著差異,惟一的共通點在這些警衛都曾經因為SCP-ZH-649的自發啟動而陷入暈眩。

  • 2023/8/14更新: 已加入基金會任職研究員的劉██主張在██大學的校史館整修完畢之後,有可能觸發SCP-ZH-649的自主異常特性,故以「測試『遭遇顛倒黑白的事件是否SCP-ZH-649自發啟動的條件』」為由,要求在同年9月1日的檢查完成後排程執行站外實驗。該提請因為單憑該員對先前SCP-ZH-649自發啟動事件的臆斷而提出,故目前未獲受理。

警告:以下文件含 3 3/ZH-649 級機密


任何未持有 3 3/ZH-649 級權限者,凡擅自存取該檔案,即紀錄在案並受即時處分。

    • _

    附錄——SCP-ZH-649溯源及關注組織動向詳情: 對SCP-ZH-649的沿革追溯,可以發現該項目在現時形態以前,曾經以另一種形態出現,而該形態變化過程亦牽涉複數關注組織的介入。

    從對██大學人間佛教研究所職員的訪談,可見該研究所的職員在SCP-ZH-649前身顯現異常的同時遭到銀河聯邦(GoI-084)攻擊。而因為兩項事件的高度共時性,目前共識認定SCP-ZH-649前身從非異常念佛機變異而成的過程極有可能即屬銀河聯邦所為。

    在SCP-ZH-649前身變異的同一日,██大學人間佛教研究所職員發現該研究所的網站亦遭到網路攻擊,其網站內容被加插了參雜佛教理論與科幻文學的篇章,宣稱「昴宿的力量能夠開示信眾,以愛呼喚超越光速的啟示,領受星河旨意,藉著光舍利的傳播驅動靈魂,打破世間與出世間的障壁,以虹光的方舟導向涅槃,承載人間前往宇宙淨土,與主宰銀河眾星的諸佛一道,真正與宇宙同修」。

    人間佛教研究所職員估計事件前夕在聯絡欄收到的其中一段訊息啟動了觸發竄改網站內容的病毒程式。因此,該職員已自行刪除涉事的訊息,以及被加插的內容。有見及此,基金會已經動員前台人員,向與██大學人間佛教研究所有關的其他組織作出呼籲,以警惕銀河聯邦的滲透行動。

    另外,採訪的特工亦從受訪職員得知,在刪除訊息與棄置念佛機之後,這些職員開始形成了以太空探索與天文學用詞比喻佛教教義的習慣,在日常會話用詞亦增加了與太空有關的不當比喻。在問及箇中緣由時,卻只能得到「非阿羅漢不能得見」或「非大智慧者不能得見」等回應。特工決定對該研究所內推斷已受到影響的職員施予更新版C級記憶刪除,以嘗試消除上述影響。此後,特工亦從該研究所的伺服器提取已被刪除的內容殘餘的數據,同時將相關數據從研究所伺服器徹底清除,以嘗試分析所回收的資料,找出銀河聯邦在這一次攻擊可能散播的模因成分,從而研擬對策,務求日後得以應對。

    即使SCP-ZH-649的變異在理論上可以透過神性實體扭曲本質物理定律實現,而銀河聯邦的網路攻擊攜帶的異常亦能成為導致這種本質物理扭曲現象發生的引子,但證明兩項事件有關的證據仍在尋找當中。

    此後,藉由流動靈能監聽技術,從群巢"The Hive"(GoI-8370)定期截獲的心靈通訊紀錄發現該組織亦有關注SCP-ZH-649的動向,推斷旨在對抗銀河聯邦向研究人間佛教的學術機構投射影響力的行動。

    銀河聯邦在香港██大學製造了建基於音響的模因異常物品,需要音響、電子及模因工程相關的技術人手介入。
      —— 「群巢」動員令

    音聲美學表示未克參與。以其在當地的人力,即使能夠挹注資源消除異常危害,亦無法保護作品免受其他組織掠奪,既會違反行動綱領,亦會導致我們的戰略無端洩漏。
      —— 「群巢」音聲美學聯絡人

    我方接受動員。稍後將會通知在██大學音樂系就讀的成員加入行動,並予以適當指導。
      —— 「群巢」白天櫟木流浪劇團代表

    發現「群巢」與該項目有關的實態之後,為免該項目的情報外洩,該檔案附錄的存取權限已經改採審核制,需要向MTF-開陽-13的聯絡人申請,經過審議核准,並授予3/ZH-649級權限,方可存取。

    直到SCP-ZH-649的第二發現者劉善俠回收該項目為止,基金會泰語分部未能發現音聲美學在香港的活動有顯著變化。另一方面,從██大學校園的閉路電視紀錄可以發現第一發現者在回收SCP-ZH-649前身過後往音樂系辦公室所在的大樓而去。

    綜合上文,可以推斷SCP-ZH-649的第一發現者主要在██大學音樂系活動,而且該發現者亦可能將人間佛教研究所職員棄置的項目前身改造至另一形態,包括加設籠狀電路與音源器外殼的改裝在內。這項發現亦成為了白天櫟木流浪劇團(又稱正午橡樹劇團)有在██大學以外籍研究生的名義安插外勤人員的表面證據,鑒於基金會與白天櫟木流浪劇團的友好關係,基金會現正考慮加強與該組織的異常學術交流。

    此後,基金會的現實場測量網路曾在██大學錄得兩處同時出現的瞬時休謨值變動,分別在██大學音樂系研究生辦公室以及SCP-ZH-649先前被發現的地點錄得同樣處於0.08Hm的下降與上升,與從「群巢」截獲的訊息之中提及異常物品失竊的時間相符。鑒於白天櫟木流浪劇團成員曾經接觸並改造SCP-ZH-649的宣稱,基金會繼續在██大學校園監察銀河聯邦對當地師生的後續影響。

    先前在██大學回收的銀河聯邦音響型模因異常物品已經完成無害化處理。但是該異常物品在進一步消除銀河聯邦模因效應的研究開始之前遺失,負責成員無法追查該物品的下落。
      —— 「群巢」白天櫟木流浪劇團代表

    我方已分析來自白天櫟木流浪劇團的資料,確認該異常物品不會危及我們的活動,對執行處理的人員亦未發現模因感染的徵狀,因此暫時不需優先處理。
      —— 「群巢」普羅米修斯實驗室原有成員代表

    從「群巢」截獲的訊息,可以發現他們在SCP-ZH-649觸發第二異常特性後,透過《戀昏崎新聞》刊載的異常社群傳聞亦得知事件發生,但未能在基金會介入之前成功追蹤並攔截該項目的第二發現者。推斷當時若有「群巢」成員在場,則該等成員未能對抗SCP-ZH-649的隱蔽能力,而未有及時應對。

    從《戀昏崎新聞》的報導可知,早前經過白天櫟木流浪劇團進行無害化處理的銀河聯邦音響型模因異常物品在██大學被重新發現引致異常現象。物品現時的持有者不符合具盜竊嫌疑者的行動模式,亦不見具有竊盜該物品的動機。
      —— 「群巢」通知

    依照消息,SCP基金會已經接觸拾獲者,印證了音聲美學對該物品將會被奪取的預想。
      —— 「群巢」音聲美學聯絡人

    從目擊者證詞判斷,我方的無害化處理仍未失效。除非SCP基金會無法收容該物品,否則暫時不需強行介入。再加上目前的行動在實際執行層面只牽涉到白天櫟木流浪劇團的成員,即使未能回收物品,亦不會洩漏我們的大計。
      —— 「群巢」白天櫟木流浪劇團代表

    從已知趨勢,目前可以暫時推定「群巢」沒有奪去SCP-ZH-649的意願,對其靈能傳訊網路的浮動監聽仍在繼續。

    另一方面,在事件發生後5日,藍寶石發表了針對該事件的調查報告,該組織得悉SCP-ZH-649事件的途徑已經列入法語分部對該組織的監視任務,繁體中文分部亦開始追蹤藍寶石在██大學的活動,以追溯該組織針對SCP-ZH-649的情報來源,以及其對此事給予關注的緣由,現時最有可能的推斷為與「群巢」同樣從《戀昏崎新聞》的國際新聞部分對該事件的小篇幅報導知悉,並由此撰文作為回應,中文譯本如下。

    sapphire-logo.png

    短講:「大學玄關念佛機暴走」事件之流言破解

    作者:鋯石使ZIRCON3 奧斯汀.桑提納Austin Santina


    開 篇 緒 論


    近日,香港某大學發生一宗由音源器錯誤啟動引致的騷動,發出的聲音據稱導致在場警衛與學生分別出現暈眩與失憶的徵狀,直到物主離開入口範圍方告止息。今天,我們將會破解圍繞著這事件並訴諸超自然的流言。


    事 件 紀 要


    今年7月27日早上,有一名學生在進入大學校園入口的同時,有一段音調歪曲的經文從其行囊傳出,該生隨即發現他所攜帶的音源器在誤觸開關的情況下啟動,自行播放日語的《般若心經》經文。他離開入口並關閉音源器之後重新走近校園入口,音源器又再次被誤觸開關而啟動,直到他在繼續前進之後關閉音源器,經文再次停止播放。在經文播放期間,在場的警衛表示身體不適,而不能確保門禁系統運作,在場的其他學生亦報稱無法辨識當時發生的情況,只有少數學生認出經文的內容。


    流 言 宣 稱


    《戀昏崎新聞》記者宣稱音源器在播放經文的同時召喚了彌勒菩薩與般若佛母的願力。[1] 彌勒菩薩被指為佛教的創始者釋迦牟尼的繼任者,並被指於未來將會成佛,更會在佛法完全消失的世界降臨,重新給予啟蒙和救贖,其顯現的事件在佛教的教義中被認為可以與基督教末世論的耶穌基督再來類比。般若佛母則被指為「般若波羅蜜(以般若智慧到達解脫的彼岸)」概念的擬人化,在藏傳佛教又有「獅面空行母」為其化身,作為其代表物的經文《般若佛母經》即為《般若心經》的另一譯本。

    這段新聞宣稱這台音源器原為一台電子念佛機,經過天人點化而得具靈性,於位處惡國的學校播出音調歪曲的經文,以比擬在末法傾頹之世,彌勒菩薩隨著預見無間地獄之景而發的號泣;又稱在經文播放的同時,獅面的荼吉尼作為般若菩薩的忿怒化身降世,在地獄變相之中發出無可匹敵的獅子吼,驅除眾生妄念,呼籲世人警醒云云。在場學生與警衛的身體不適也被宣稱為在經文影響之下,靈魂被直達心象的地獄繪深刻擾動,新聞稿隨後又臆斷受影響的警衛與學生將會因為地獄幻景的止息而追尋所應珍惜的慈悲智慧,以此呼籲世間回心向佛懺悔云云。


    批 判 揭 明


    一如對超自然抱有迷信的人們慣常的見解,關於這件事的流言在媒體的名義之下難免在一己的信念之上添加了挑動群眾想像的說辭。尤其因為報導這件事的媒體根據地位於神道教與佛教盛行的日本,在佛教經文的聲音突然出現的情景之下,加上有關宗教異象的措辭就不難引起讀者對事件的失實想像,並令讀者誤以為這是在漸趨混亂的世界之中又一次的啟示。

    從在場民眾在事後的證詞可知,他們所遭遇的事情都可以用現有的自然科學解釋。從音源器播出的經文音頻扭曲固然是現代任何的音源器都可以輕易達到的效果,在獨立運作的情況下當然也可以透過積體電路的記憶功能完整再現;至於其他人在聽見經文的同時有身體不適的反應,在人類可聽域以外的聲音已知有一部分的頻率可以引致身體不適,尤以次聲波為甚。在這種情況之下,目擊者的狀況認知能力減弱亦是可以預期的效果之一。當時較接近音源器的警衛陷入暈眩,以及其他在校園入口的學生無法感知從而記憶在場的事件,而只能取得聽覺上的情報,最終只能聽到音源器放出在人類可聽域以內的佛教經文,這一切都是單憑不可聽聲波對人體影響的解釋而即可預期的結果。而持有音源器的學生沒有受到次聲波的影響,則是因為音源器內的揚聲器具有指向性的緣故。可以推理得出,揚聲器的指向性使得次聲波無法從繞射傳到最接近的學生的身體,因此沒有令該生受到任何負面的影響。

    一如其品質參差的風評,網路媒體報導的用詞難免會加上編撰者的詮釋,如同傳統媒體毫無例外地會符合自己固有的政治立場一般,這一點在資訊科技盛行的時代尤為可見,甚至令媒體煽情的風氣更加猖獗而毫無制衡,乃至利用深受宗教迷信污染、然後再以經過一己利益立場扭曲的哲學思想去合理化這種主觀詮釋也在所不惜。讀者在閱讀新聞的時候,必須保持自己獨立判斷的意志力,以對認知偏差、邏輯謬誤的覺察,粉碎別有用心的濾鏡,還原那本來只以自然定律主宰而不需要訴諸情緒與神秘的真相。


    Bibliography
    1. 吉備 美智雄(2021年7月27日).〈香港大學玄關念佛機暴走〉,戀昏崎新聞

    若有所疑,疑即可也

    基金會在回收SCP-ZH-649之後,綜合上述情報,已經聯絡戰術神學部人員對SCP-ZH-649進行殘餘神性特徵檢驗,除了接近「銀河聯邦的信仰對象」4定義的特徵之外,未能發現其他可以歸定為屬於佛教的神性實體特徵,也未能發現與《戀昏崎新聞》所提及的「彌勒菩薩」與「般若佛母」相符的神性特徵。然而,從SCP-ZH-649檢驗得出的神性特徵同時包括另一個與銀河聯邦或其他佛教宗派無關的神性實體,最終溯及基金會烏克蘭語分部現正追蹤的關注組織「光芒之主」。

    目前推斷光芒之主對SCP-ZH-649的影響在於將該項目傳送返回SCP-ZH-649前身的發現地點,同時在傳送完成之後引導另一人迅速發現該項目並將之取去,以免第一發現者重新回收項目。為免同類事件在收容期間發生,在SCP-ZH-649的收容地點已設置小型現實穩定錨,以阻止外來實體對該項目進行本質促動的操作。

    基於上述推斷,現時假設光芒之主奪取SCP-ZH-649的作為屬於針對「群巢」與銀河聯邦兩者的競爭行為,旨在阻礙兩組織的行動。有鑒於此,基金會繁體中文分部已經與烏克蘭語分部聯絡,以跟進光芒之主教派在繁體中文分部管轄區域的活動,同時調查光芒之主教派如何在異常社群媒體報導之前取得關於SCP-ZH-649的資訊,以及該教派在實現上述操作所付出的代價內容。

    後續測試辨明SCP-ZH-649的第二發現者若曾受到光芒之主的影響,則該影響已經在測試之前消失,而不再持續;對該員的檢查與訪談亦未能發現任何被銀河聯邦的模因影響的跡象,即使該員曾經長期接觸該項目亦然,故可以推斷白天櫟木流浪劇團成員對SCP-ZH-649的無害化處理已經大致達成預防模因感染的效果。

    截至投稿為止,因為基金會回收SCP-ZH-649之後致力屏蔽其後續情報擴散,故現時未能發現往後與SCP-ZH-649有關的傳聞在異常社群出現,推定相關的輿論已因缺乏後續情報而退卻。

    • 2023/8/29更新: 基金會重新審議因為「群巢」對SCP-ZH-649的關注以及該項目情報的跨國擴散而擱置約2年的交流研究計劃,最後通過針對SCP-ZH-649的複合異常特性,與其他和基金會友好的關注組織合作研究該項目牽涉的異常原理。在此計劃之下第一項的合作專案是透過葡萄牙語分部與科技奇蹟術師會Technothaumaturgos(GoI-2333)展開的交流,首先以理論層面研究SCP-ZH-649的改造如何達成銀河聯邦模因的無害化,務求增進雙方以科技應對異常的能力。另外,基金會先前已就SCP-ZH-649的原理詢問白天櫟木流浪劇團,但遭到婉拒,估計屬「群巢」對在該組織籠絡的成員指示所致。

    來自基金會紀錄及資訊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以下部分牽涉一次已被撤銷的檔案編輯。相關段落經過管理該項目的MTF-開陽-13成員判斷,可能存在有用的資訊散見,故留予MTF-開陽-13審核,並予以注疏,被撤銷的部分暫時不予刪除,改以劃線表示。

    — 真紀真博士, RAISA駐繁體中文分部副主任

    • 2029/8/27更新:

    導致SCP-ZH-649變異的是銀河聯邦的天文奇蹟學術式Astrothaumaturgical Spellcraft。這是某種的祈願,藉著昴宿星團的力量傅向人間佛教的研究團體,這是新紀元運動占星術與附佛外道綜攝,試圖以這最接近人類社會的宗派作為投射影響的著力點。
    當銀河聯邦觸及了人類的科技,與太空探索有關的科技知識將會成為他們的養分,與人類生活有關的佛教理論將會成為他們的擬態。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們只須憑藉人類文明傳承的 科技/歷史 的 知識/倫理,就能打倒他們捏造的敘事。

    經過白天櫟木流浪劇團的無害化改造之後,SCP-ZH-649就成為了補經所,叫扭曲真理並因此獲得名利權勢的人補抄經文。所以人間佛教研究所的人們沒有因此額外抄經,大學的警衛就有。

    即使如此,我們仍然需要繼續努力保衛我們的敘事,反抗被用來試圖取代我們親歷之事的另類敘事。不然,我們就會像在██大學校史館那樣,被捏造出來的另類敘事抹黑成為「人類之癌」。

    我們只是在守護著那被在上位者灌輸於我們但又同時被同一存在辜負的道德而已。我們的教育在工程設計的層面早已被朝著邪教的方向改變了。別讓人間的佛法因為帝國的支配而繼續扭曲。別讓人間遭受名稱宿的天火所傷。

      —— SCP基金會國際佛教異常部門Division of International Buddhist Anomaly研究員 劉善俠
      (編輯時間戳記:2029/8/27 03:25,已於2029/8/27 10:00撤銷)

    從SCP-ZH-649的電池狀部件的星形烙印判斷,它們的排列可見確實符合昴宿星團當中星等最高的六顆恆星。

    須注意基金會目前仍未成立所謂「國際佛教異常部門」。有鑒於以虛假職稱編輯文本以及編輯內容違反專業規範的違規事實,劉善俠研究員現已被暫時剝奪隨著在同月升為3級人員且與SCP-ZH-649研究有關而自動取得的3/ZH-649級權限,以及其他與銀河聯邦或佛教有關的文本閱覽權限,為期兩週,同時予以訓斥,以作警誡;與此同時,現已安排予該員接受測試的日程,以判斷上述違規有否存在潛伏模因驅使。

    截至檔案最近一次更新為止,因為白天櫟木流浪劇團一方至今仍未回應關於SCP-ZH-649的詢問,故目前仍在調查全篇經文被視為恰當還原的準則,以及還原整篇經文帶來的結果。SCP-ZH-649的無人實驗現時可以得出在聲音與文字顯示皆符合標準的經文輸出約為全文的58%。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