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620
評分: +15+x

項目編號: ZH-620
等級4
收容等級:
keter-tiamat
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瓦解等級:
ekhi
風險等級:
危險

49920420853_61eb97cecd_b.jpg

SCP-ZH-620的微觀感染寫照,攝自Site-ZH-44/IM區,電腦後製染色,2021年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ZH-620感染者應盡快接受抗病毒藥物Zetalocivir之治療。在無法對個體施加治療的情況下,基金會已授權動用各式資源強制無效化所有被目擊的SCP-ZH-620-S1、S2與S3個體。對這些個體進行收容的過程應配備有反維度擾動、反奇術與反現實扭曲的裝備,並避免自身受到SCP-ZH-620感染。

基金會繁中分部正在與多方政治與軍事勢力進行協商,以試圖降低SCP-ZH-620在台灣境內造成的Ekhi級事件與後續社會動盪所產生的不良結果。全球基金會分部應參照《ALBW協議》進行合作,對SCP-ZH-620感染者進行系統性搜捕,並且對全球人類進行預防性給藥,以避免全球性社會動盪與SK級情景的發生。

描述:SCP-ZH-620為一種正二十面體DNA病毒,行為模式與已知的病毒都不相符,內容組成也與一般的DNA病毒明顯不同,其代謝與增殖的主要目標並非保留與增加SCP-ZH-620的遺傳物質,而是積極誘發帶有SCP-ZH-3101的異常蛋白質生成,引導人類遺傳系統內固有的異常潛能受到大規模活化。

SCP-ZH-620由數個蛋白質單元與三種編號為ζ(zeta)的DNA片段所組成,參見附錄ZH-620-1。受到SCP-ZH-620感染的人體被稱為SCP-ZH-620-S,並且依據ζ片段的不同而形成三種異常人類個體:SCP-ZH-6102患者(620-S1)、受誘導的奇術使用者(620-S2)與SCP-ZH-9503陽性個體(620-S3)。

受感染後仍然存活的SCP-ZH-620-S個體似乎具有隨著感染時間延長而導致異常能力逐漸壯盛的跡象,這點是基於觀察對象體內異常的轉變尚未完成,或是觀察對象對異常能力的操作熟悉度增加而導致而不得而知。部分的SCP-ZH-620-S仍然會因無法適應項目對人體結構造成的劇烈改變而死亡,這些死亡原因依據ζ片段類型的不同而可能為系統性器官衰竭(ζ1致死主因)、中樞神經損毀(ζ2致死主因)與周邊神經液化導致的生理機能崩壞(ζ3致死主因)。

於2021.07.09後,基金會已經確認了SCP-ZH-620的全球擴散現象,同時亦已研發治療SCP-ZH-620的抗病毒藥物,然而在2021.07.04,SCP-ZH-620於台灣島境內的大規模感染事件已經導致該地區的一次Ekhi級帷幕擾動事件,並且造成該國境內近期的社會震盪。根據當前已知的資訊,SCP-ZH-620是由基金會前員工Dr. Zymosan(SCP-ZH-620-A)於關注組織GOI-ZH-0036「遠己集團」的體制內所研發,更多資訊參見下列附錄所述。

default.jpg

SCP-ZH-620的穿透式電子顯微鏡圖像,後製染色。

發現紀錄:SCP-ZH-620係於2021.06.23於台灣南投縣山林內的遠己T4實驗室中確認其存在。由於遠己集團高層在該設施的維安失效事件發生後便開始調動搜索隊伍前往T4實驗室,由Site-ZH-28與Site-ZH-72人員組成的臨時性隊伍:MTF-亢宿-12「疫區破口」已在遠己隊伍抵達前先行收集該地情報。

根據MTF-亢宿-12隊員簡報,遠己T4實驗室的大門在02:23抵達時已經損毀,有明顯的車輛撞擊痕跡與可疑的血肉狀組織。往內部的探索發現了該設施內的人員幾乎全數受傷,且部分人員已經失去生命跡象。仍然存活的六名遠己人員在急救後被送上維安車輛,並轉移到Site-ZH-72觀護。更多的搜索指出了多個房間的結構受損,暗示了未知個體從測試室往外的逃逸跡象。此外,由現場的泥濘與輪胎軌跡可知已經有至少二部車輛離開事發現場。在T4專區執行長辦公室中發現了「崔孝原」的零星資料,該員被證明即為2019年離職的Site-ZH-44人員:Dr. Zymosan。

02:55時,遠己集團的直升機抵達T4實驗室停機坪,儘管亢宿小組不樂意與之駁火,該直升機上的人員仍然對尚未撤離完成的Site-ZH-28人員進行攻擊。沒有基金會人員在這段火力衝突中中彈,隨後Site-ZH-28車輛受到了遠己集團車輛的追趕,直到亢宿小組偽造邊坡車禍事件才躲避追擊。這次行動被視為一次嚴重的資產與隱密性損害事故。

對T4實驗室回收人員的重點訊問摘錄參見附錄ZH-620-2。

附錄ZH-620-1:SCP-ZH-620組成摘要

有關SCP-ZH-620的重點內容物組成摘要如下表格,僅供學術人員快速參照。詳細資訊應向Site-ZH-44申請查閱。

附錄ZH-620-2:對T4人員的偵訊結果

於06.24,遠己T4實驗室的回收人員陸續在照護後恢復身體與心理機能。這些回收人員包含2名研究員與4名受到SCP-ZH-620感染的受試對象。當時,Site-ZH-72尚不知道SCP-ZH-620的存在,但已經能從受試對象身上檢測到明顯超出標準的奇術能力與現實扭曲能力。這些訪談都在DTRA4的部署下進行。

訪談紀錄ST72-06242021-1
時間:2021.06.24 19:30
訪談人員:Dr. Osanami,Site-ZH-72
訪談對象:王弘音,遠己T4實驗室研究員

備註:訪談對象對於基金會已有預先認識,但對組織內情所知甚少。訪談室內有一名維安人員待命。


筆記:事實上,基金會並沒有進行與T4相同的研究或是與國防部合作。這裡只是為了取得資訊而順著他的話說,營造出「我們懂得更多」的假象以及錯誤的資訊,讓他試圖糾正我。現在我們知道Zymosan先生開車逃跑了、T4裡面的怪物確實是他們捅出來的簍子,還有我們恐怕有一場嚴重的超科學疫情得處理。 ——Osanami

由於回收到的人員(後被編號為SCP-ZH-620-S)似乎帶有傳染性危害,所有後續的訪談中,訪談參與者都被要求戴上口罩,並且對Site-ZH-72整體進行了一次環境消毒。

訪談紀錄ST72-06242021-1
時間:2021.06.24 20:30
訪談人員:Dr. Osanami,Site-ZH-72
訪談對象:張吉林,遠己T4實驗室14號受試者

備註:訪談對象對於基金會沒有認識,但是被測得具有1級的現實扭曲能力。訪談室內有一名維安人員待命,並備有一座現實穩定錨。


備註2:我們幾乎可以確定這一場生物異常事件中至少牽涉到類似SCP-ZH-610的類欲肉實體、現實扭曲人士或甚至奇術性個體的出現。這樣的擴散還在繼續,足以構成一場Ekhi級帷幕曝揭事件。這些訊息已經提交給三垣指揮部知悉。 —— Osanami

隨後,Site-ZH-72自T4受試者身上採集的樣本在06.26被分析出一系列異常病毒顆粒,編號為SCP-ZH-620,反向調查顯示該設施內已經有40%的人員(包含T4研究員)受到感染。Site-ZH-72隨後被全面封鎖。

附錄ZH-620-3:時間軸

附錄ZH-620-4:對逃逸違規人員Shaman Surge的追蹤

於2021.07.05,基金會發現Site-ZH-44維安主管Dr. Shaman Surge於懲戒期間逃離該設施。設施內人員對於紀律委員會的調查展現了消極的應對態度,並主張紀律委員會對設施的調查將會影響到SCP-ZH-620抗病毒藥物的研發進度。以下為前紀律委員Emmanuel Koont對於資源主管Annice Norton的訊問過程。

訪談紀錄DCZH-07052021-1
時間:2021.07.05 10:39
訪問人員:Immanuel Koont,ZH分部紀律委員
受訪人員:Annice Norton, Site-ZH-44

【紀錄開始】

Koont:所以你是Surge逃逸之前最後一位對話的人員,是吧?

Norton:我不知道,我看起來像他的保母嗎?

Koont:請你配合,這些調查將會影響到我們的紀律處置。

Norton:紀律處置?你是說因為這鬼病毒是一個基金會疏於監控的關注組織跟國防部搞出來的,所以基金會必須對內咎責到某個站點上,這就是你所謂的紀律處置嗎?

Koont:前員工Zymosan從44逃逸了是一個事實,他的研究素材也是自這裡取得。Site-ZH-44必須要對此負責。

Norton:我們當時做了標準的記憶刪除程序,一切合乎規章。

Koont:倘若如此,今天就不會有620的爆發事件、動亂與全國宵禁。

Norton:那按照這個說法,過去兩年基金會對逃逸員工的捕捉又盡了多少心力?在我看來,你們只是想要找一個替死鬼,讓他去坦下整個繁中系統的疏忽,就像國防部莫名其妙把它們的鍋甩到基金會身上一樣。

Koont:Norton小姐,請你克制自己的言論。告訴我,Surge先生去了哪裡?他是否交代了任何目標?

Norton:你真的是個很糟的訊問者。我說的資訊你就照單全收嗎?

Koont:如果你說謊,我們會對本站點施加更多資源與紀律懲戒。

Norton:(不屑的嗤笑) 好個懲戒。他去找Zymosan那個渾蛋了。

Koont:去哪裡?

Norton:我不知道。

Koont:請你配合。

Norton:我真他媽不知道,女人。我們要是知道,現在半個站點的人就會動身去幫忙,而不是留在原地跟你們這些甩鍋仔廢話。

Koont:(沉默不語) 我們合理懷疑你現在持有設施的5級權限憑證。

Norton:我沒有,我說過了。他只是口頭吩咐我「把站點打理好」,我甚至沒有——

(Koont委員身旁的維安人員對Norton施以電擊,導致該員倒臥在地。搜身後取得站點五級電磁憑證)

Norton:去你的,你們這些爛人。

Koont:我們會記起來的。

Norton:去你的,山姆6

【紀錄結束】


在Koont委員等人取得該設施的5級權限憑證後,與Surge職員逃逸事件前一夜間有關的影像與郵件紀錄被發現與回收。

影像紀錄ST44-07042021-2219-E3
時間:2021.07.04 23:12
地點:Site-ZH-44 二樓交誼廳


SCiPNET內部郵件紀錄
From:Zymosan Tsui,Site-ZH-44
To:Shaman Surge,Site-ZH-44
Title:N/A


Surge,

我說過的,而我說到做到。Ninhursag計畫9是條正確的路。看看這兩年過去,你們又發現了甚麼,世界變得更混亂了,欲肉教的觸手伸到我們深愛的島上,被愚蠢的國家級企業拿去「應用」。基金會發現了綠神經,看見它的經濟潛力,倫委會差一點就沒辦法阻止悲劇發生。這兩年發生的事情,我都看在眼裡。

人類需要進化,把根深蒂固於我們本質中的力量釋放出來,為自己奮鬥,與異常抗衡。而基金會執意走上保守的道路。你都看得出來這有多麼愚蠢。

你應該來見證人類揚升的場面。

明天見。

— zym.

sent at 07.04.2021 22:45

紀律委員會確認Shaman Surge的逃逸目標後,通報相關武裝單位前往台灣桃園國際機場防堵關注人士Zymosan的異常促進活動,並計畫捕捉異常員工Shaman Surge。行動於13:56展開。

事故紀錄ZH-620-1:航廈事件

2021.07.05 13:56,Surge與Zymosan被發現位於桃園機場第二航廈外以奇術與現實曲折能力進行纏鬥,基金會將資源集中於佈置區域性的屏障,以便抑制此二實體的異常活性,同時將此二實體的活動範圍限制在地表。該次行動共使用七座Keneq級DTRA與反奇術砲七枚,並搭配無人機追蹤兩者動態。

這些活動導致了部分的平民恐慌,並引來了地方警力、台灣國軍、部署美軍與基金會美國分部人員的關注。現場的多個勢力在互相持有武裝、氣氛緊張的情況下險些爆發衝突,這些混亂最終在更多的基金會人員到場進行臥底與安撫程序後得到緩解。

航廈事件結束後,Zymosan被編號為SCP-ZH-620-A,並與違規人員Surge被拘留於Site-ZH-02。SCP-ZH-620-A被發現體內的SCP-ZH-620含量極高,並且開始出現對體內SCP-ZH-950組織不適應的不良反應,在搶救之下仍然導致了頸部以下的癱瘓與意識缺損。

根據Surge研究員的口述,SCP-ZH-620-A的目標是為了促進620-S1(類欲肉型異常實體)在全球範圍的顯著增加,並誘發620-S2(奇術使用者)與620-S3(現實扭曲者)積極使用自身能力以抑制620-S1的擴張。結合Surge研究員的口供、事件前的通訊紀錄與Ninhursag提案中的資訊,SCP-ZH-620-A的目標應是促成一次SK級「常態人類統治地位轉換」情景的發生,並將之認定為「人類必須的進化」。更多資訊仍有待SCP-ZH-620-S恢復意識與交流能力得到確認。

附錄ZH-620-5:流行病學角度之後續追蹤

2021.07.09,SCP-ZH-620的抑制藥物「Zetalocivir」已由Site-ZH-44研發成功,並且在Site-ZH-22的200人試驗中得到了具有高效度的測試結果。

Site-ZH-72與Site-ZH-28在Zetalocivir研發完成後接受了全面給藥。基於DTRA的部署與有效的分流隔離措施,Site-ZH-72的感染比例仍然維持在50%以下,且沒有死亡事故或發展出明顯的異常能力。Site-ZH-28參加亢宿小組的7名成員中有1名仍因為病毒誘發的神經毒性而於07.07身亡,其餘人員在給藥後沒有出現不良反應。目前仍有28名受SCP-ZH-620感染的人員尚未痊癒,他們的生理狀況都維持常態與安定。SCP-ZH-620-A已經被施打Zetalocivir並逐漸失去異常活性,但無法逆轉其身軀癱瘓結果。

截至2021.07.12,全球已經有14個國家與10個基金會分部通報在人口稠密區發生數量顯著攀升的人體異常事件。這些結果暗示了SCP-ZH-620-A在07.05受到拘捕前的刻意擴散行為已經使SCP-ZH-620在國際航線中傳播。授權基金會各分部自行研製與大規模分發Zetalocivir的計畫已經展開,參見收容措施描述。

附錄ZH-620-6:待更新資訊

與SCP-ZH-620相關但尚未被完全確認,或尚未被授權新增之資訊陳列於此,以供參照。

  • 遠己集團對於在T4實驗室發生的事件採取完全忽怠的態度,並且得到了中華民國國防部的掩飾。內政部民異署對SCP-ZH-620事件的起源採取不評論態度,但主張基金會繁中分部應該對相關事件負起重大責任,並且在中華民國政府的監督下進行SCP-ZH-620的境內抑制工作。政府與相關組織對於社會動盪的處置仍然意見不一致,但大部分意見皆主張公開基金會的存在,這些意見已經引來美國軍方與基金會美國分部的反對與高度關注。
  • Emmanuel Koont紀律委員在07.05訊問期間對Site-ZH-44員工Annice Norton施加的電擊行為被判定為不妥當,並且在紀律委員會的決議下被除名。
  • 在倫理委員會提議向Norton主任賠償時,該名人員對整個基金會體系表達了極度的不滿,並提出基金會應對Site-ZH-44分發更高額度的賠款,否則該員拒絕領收。
  • 違規人員Shaman Surge在三垣議會斟酌後被無限期停職,直到該員與SCP-ZH-330之間的關聯與異常特性被調查清楚為止。於此期間,Site-ZH-44的維安主管職位被指派由Dr. Flavir負責。當前,Surge研究員仍於Site-ZH-02接受全時照護與復健,並且被禁止與任何未授權的基金會人員進行交流。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