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617
評分: +10+x
blank.png

項目編號: SCP-ZH-617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ZH-617將被收容在Site-ZH-02的一般人形實體收容間,提供正常飲食。SCP-ZH-617可以按照自己的願望要求在其收容間內擺放任何不具備機密性資料的任何語言文本。但若SCP-ZH-617在規定的時間外說北京普通話以外的語言或書寫簡體中文以外的文字,輔導專員應進行柔性勸說或呈請收容專員進行處置。應有一組醫療人員定期檢查並管理SCP-ZH-617的生理狀況並檢查其異常性質的強度是否有衰減。除了取得特定許可的人員以外,任何人不得與SCP-ZH-617進行交流。與SCP-ZH-617進行交流後的人員將被隔離七十二小時直到確定沒有攜帶異常的感染性模因方可釋放。

若SCP-ZH-617的異常性質消失,收容措施將被撤銷。

描述: SCP-ZH-617是一名男性人類。

SCP-ZH-617至今為止獲得了一系列複合的異常性質。目前基金會最為重視的包含以下幾項:

  1. 在特定情況下皮膚上會出現類似二級燒傷的烙印圖案
  2. 通過模因傳播的北京普通話與簡體中文的使用能力,但同時會削弱受感染者對其他語言文字的應用與識別能力
    • 受該模因感染者在七十二小時內具相同的異常效應
  3. 較常人更高的身體恢復能力以及維持身體機能的能力
  4. 可以通過性行為傳播不孕症

理論上前三項異常性質都可以通過某些手段被削弱或者無效化。目前推測只要持續讓SCP-ZH-617進行「宣禮」協議,第一與第二項異常性質將會逐漸減弱直到消失。儘管過程似乎會對他造成劇烈疼痛,但SCP-ZH-617至今為止對該協議的執行態度十分服從,甚至有過度執行協議的傾向。但應當注意SCP-ZH-617並非不死,過度執行協議將可能導致額外的醫療需求。同時,基金會已研製出足以抑制SCP-ZH-617第三項異常性質的藥物。但為了讓他維持在可以進行宣禮協議的狀態,該藥物將在確認前兩項異常性質消失後才投入使用。

有關第四項異常性質,SCP-ZH-617表示如果無法找到恢復的方法,那麼希望基金會替他執行物理層面的閹割。倫理委員會仍在探討相關措施的可行性。

附錄1: 宣禮協議過程紀錄

SCP-ZH-617被帶到Site-ZH-02的仿清真寺建築空間中。

SCP-ZH-617戴上耳機,然後開始大聲複誦耳機內的內容。

ʾAllāhu ʾakbaru

可以看見SCP-ZH-617手掌背側開始出現細微的紅色燒燙傷痕跡。

ʾAllāhu ʾakbaru

SCP-ZH-617手掌背側的痕跡開始一點一點延伸。

ʾAllāhu ʾakbaru

痕跡開始變得有點像是圖騰,具有幾何形狀的模樣。

ʾAllāhu ʾakbaru

燒傷痕跡最終變成了不斷重複的幾行中文字,寫著「罪犯」與「恐怖分子」。

(中略)

ʾAllāhu ʾakbaru

不斷重複寫著「罪犯」以及「恐怖分子」的燒傷痕跡已經蔓延到肩膀。然後繼續向脖子延伸。

ʾAllāhu ʾakbaru

燒傷痕跡蔓延至下巴。

lā ʾilāha ʾillā -llāhu

斗大的「恐怖分子」直接印上了SCP-ZH-617的臉,四個字從右眼瞼下方分布到左眼瞼下方。

醫療人員前來進行傷口處理。

(紀錄結束)

附錄2: 訪談紀錄

受訪者: SCP-ZH-617

採訪者: [刪減內容]


採訪者: SCP-ZH-617,抱歉,我們按照規定要這麼稱呼你。希望這只是暫時的。

SCP-ZH-617: 沒關係的。今天可以讓我繼續做宣禮嗎?

採訪者: 你的身體需要一些休息。雖然之前也進行過幾次初步訪談,我希望今天可以再確認一些內容。

SCP-ZH-617: 我明白了。

採訪者: 能和我談談你怎麼獲得異常性質的嗎?

SCP-ZH-617: 我的記憶有點混亂,我似乎當時吃下了一些藥。

採訪者: 一些藥?

SCP-ZH-617: 抱歉,我需要整理一下思緒。

採訪者: 你可以慢慢來。

[經過大約10分鐘]

SCP-ZH-617: 我記得,我當時在巴楚。然後公安找上了我,他們說……他們說我散播極端主義思想……我不確定那是不是真的。我只記得我曾經在手機群裡解釋了一段可蘭經的經文……我不知道他們說的就是那件事,還是有別的我想不起來的事。[停頓]

採訪者: 請繼續。

SCP-ZH-617: 我在……我似乎在那之後,就被帶到他們口中的職業訓練營……還是類似的地方裡。我不記得詳細的過程了,我似乎有很長一段時間被關在一片漆黑的房間裡,偶爾會被帶到強光照射的地方,那裡四面八方都有強光照射,我就被綁在椅子上。[SCP-ZH-617摸了摸自己的手腕] 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身上就會出現好像被燒傷的痕跡。每當我講起跟伊斯蘭有關的事,那些痕跡就會出現,而如果我跟著營裡的功課唸一些感謝中國共產黨的句子,那些痕跡就會消失。但還是隱隱作痛。[SCP-ZH-617抓著自己的手掌背側]

採訪者: 還有其他人跟你一樣嗎?

SCP-ZH-617: 啊,是的。應該至少有五個……十個……抱歉,我不太能想起來,我對那裡面的印象很模糊,他們似乎在放我出去之前讓我吃了些藥,可能是那些東西的原因。

採訪者: 我了解的。能談談你出去之後發生的事嗎?

SCP-ZH-617: 我的妻子和孩子很開心我回去了。但我回去不久就發現了一些不正常的事。最早是我家附近的人突然間就忘記怎麼做宣禮,寫字和說話也只能用中文了。事實上到那時候我才發現我忘記自己的母語該怎麼說了。還有我的妻子……在與我歡愛之後的隔幾天就有劇烈腹痛,到醫院去檢查發現是子宮和卵巢因為不明原因受傷了的樣子,醫生說她今後不能再懷孕了。[停頓]

採訪者: 怎麼了嗎?

SCP-ZH-617: 我察覺到那是我的問題,我不知道他們在我身上放了些什麼,但他們利用我要把我所認識的人變成中國人。我還注意到有行蹤詭異的人們一直跟蹤著我,我猜那些也是他們的人。然後我就選一天搭上車逃離我所熟悉的故鄉。(中略)最後我在香港,警察說我形跡可疑就用棍棒打我,我似乎聽到有人試著阻止警察,但我沒看清楚那是什麼人。之後我被打到昏過去,再醒過來就是在這裡了。

採訪者: 你後來被送到醫院,醫院的人發現你的身體比正常人強健許多才通報了我們的。

SCP-ZH-617: 是這樣啊。

採訪者: 最後我想問一件事,雖然這可能有點冒昧。

SCP-ZH-617: 是什麼事?

採訪者: 為什麼你明明這麼痛苦還堅持著要宣禮呢?

SCP-ZH-617: [沉默約五秒] 這是證明我身分的事情。這也是我的竭力奮爭Jihad。[此時SCP-ZH-617下眼瞼下方出現「恐怖分子」的燒傷痕跡]

附錄3: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部異常十九局來信

請基金會停止對中國的抹黑與不實指控。中國政府對新疆維族人施用非法異常手段一事完全是子虛烏有的憑空捏造。若基金會一再試圖以異常人權與倫理的名義干涉我國內政,那麼我們也將對貴組織在中國境內的設施與資產做出相應的處置。

請記得,新疆是中國最美也最安全的地方。在新疆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目的,是為了維護和平與穩定以及打擊極端主義思想還有隨之而來的恐怖行動。請問基金會的各位來過新疆嗎?如果沒有的話就請不要大放厥詞,你如果親臨新疆一定會對那裡的美景大開眼界。

若基金會有興趣也可派人至新疆實地訪查,屆時十九局必定隆重款待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