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614
評分: +11+x

nwaiKaX.jpg

在Site-ZH-20暫存的SCP-ZH-614,2017年。

項目編號:SCP-ZH-614

項目等級: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全面禁止職員在每年的端午節及前後一日(共三日)間,於基金會ZH設施攜帶或製造各式粽子或類似型態的食品(如台灣原住民之cinavu、avay),違規者將被懲以「有效處理當年份的所有SCP-ZH-614個體」之責任處罰。所有被捕捉到的SCP-ZH-614應該被暫時收容於該設施內的冷藏設備(如冰箱或已配給的大型SCP-ZH-614專用冷藏儲間),直到端午節後二日開始進行清除。為避免收容效率不足,所有基金會ZH設施內的冷藏空間應該在端午節前二日被完全淨空,並且確保SCP-ZH-614專用冷藏儲間不會在端午節前後三日間發生電源不足或冷藏功能失效的問題。

描述:SCP-ZH-614是一類與粽子有關的異常現象,目前為止的紀錄僅發生在基金會設施1的室內(包含站點、管制區與監測站)。SCP-ZH-614已經被證明具有成因不明的瞬間移動特性,並且在時空位面上以超三維方式飄移,然而此特性僅會在每年的端午節與其前後一日之間活化。這些現象導致SCP-ZH-614於每年的端午節前後一日間可能出現在基金會設施的各種地方,並有相當風險影響設施的正常運作。值得注意的事件包括:

  • 2002年,Site-ZH-10的一樓大廳憑空出現54顆SCP-ZH-614,並在顯現後落地。樣本時空分析:1999年,Site-ZH-10。
  • 2005年,Site-ZH-02五樓的女性廁所內出現成串的SCP-ZH-614堵塞馬桶並造成積水。樣本時空分析:2018年,Site-ZH-12。
  • 2009年,Area-ZH-62於下午二點多發生斷電,檢查發現一枚SCP-ZH-614出現在核心機房的反應爐內部,故障在兩小時內排除。無法分析時空樣本。
  • 2013年,Site-ZH-67的走廊上約有200顆SCP-ZH-614在空中顯現並以時速約80公里的速度自由前進與墜落,造成約10人受傷。樣本時空分析:2004年與2025年2
  • 2014年,Site-ZH-17的二級職員辦公室內部出現94顆已經被進食的SCP-ZH-614散落在辦公桌與地面,其中一枚SCP-ZH-614在顯形時恰好被天花板的電風扇擊中,導致內容物被打碎並噴濺到該辦公室內約40%的範圍。樣本時空分析:2007年,來源不明。
  • 2017年,Site-ZH-16的SCP-ZH-282收容間內出現1400顆SCP-ZH-614的湧現事件。SCP-ZH-282對於這些可食用物體的出現仍然毫無反應,並且在清掃工作中吞食了一名D級人員。
  • 2018年,Site-ZH-12地下二樓的茶水間水槽口湧現273顆SCP-ZH-614,一路蔓延到茶水間門口。這些樣本都是濕的並且被禁止食用。樣本時空分析:2005年,Site-ZH-02。3
  • 2019年,Site-ZH-31的淡水生物收容單元內出現至少62顆的SCP-ZH-614。打撈作業歷經兩天完成,推測有未知數量的項目已經被收容間內的異常魚蝦消耗。
  • 2019年,Site-ZH-42的端午節隔日發生大規模斷電,導致大型SCP-ZH-614冷藏儲間與一般冰箱斷電了兩個小時。在維修結束後,盤點結果顯示了16顆SCP-ZH-614已經在這段時間內發生了時空飄移。
  • 2020年,Site-ZH-01內有7名三垣指揮官的辦公室內出現SCP-ZH-614。這些粽子顯現了距今最早的時空標記:1989年。

在指定條件的時空下(每年端午節與前後一日,共三日,基金會ZH設施室內)並排除極端狀況,一般設施內的SCP-ZH-614數量約為全體粽子的3%,然而基於SCP-ZH-614的時空穿越性質,這項數據也很可能低估了項目的盛行率。(例如,已統計的項目可能並非源自當年份,同時也可能有數量未知的項目在每年的端午節期間並未被發現。)此外,約有72%的SCP-ZH-614屬於台灣「北部粽」做法,25%為「南部粽」,其餘3%為湖州粽與鹼粽。

由於SCP-ZH-614的維度游移活性能夠在攝氏0度到14度之間達到低谷,使SCP-ZH-614維持穩定、不游移的狀態。被吞食的SCP-ZH-614亦不會再顯現異常性質。冷藏與消耗被認為是SCP-ZH-614的主要收容與銷毀手段。對於強化基金會設施周邊的時空屏障以避免SCP-ZH-614「侵犯」基準時空連續性的研究已經進行。

「根據目前發生的所有事件裡面SCP-ZH-614出現的數量與事件之間的關聯性,我們仍然無法確認這些鬧劇是否能在50年內結束,甚至有沒有可能結束。我們只能盡可能地把這些異常粽子都放在冷藏庫裡面,或是拿去餵食有興趣吞食這些粽子的生物,盡可能確保已經被收容的個體不會再逃脫我們的掌握。顯而易見地,基金會內部自2010年後就開始禁止端午節食粽。然而在經歷這些狗屁事情之後,或許不用我們下令,也不會有甚麼員工還保有吃粽子的興趣了。」

——3E-05,HMCL-ZH主任

「SCP-ZH-614在條件時空內的游移動作幾乎像是布朗運動一樣隨機,我甚至想要用『愜意』來形容這些小渾蛋的悠哉。我們仍然無法確定是甚麼原因促成了這樣的時空條件,而這些粽子似乎也沒有顯現任何的意旨(Intention)或目的,例如『想要被吃掉』之類的。前兩年的時空連續面障壁強化似乎降低了24%的SCP-ZH-614事件,不過基於2020年在Site-ZH-01所發生的事情,或許這樣的作法可能會導致規模更大,時間線擾動更長的SCP-ZH-614湧現事件也不一定。」

——Theodor Rousseau,時間異常部門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