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593
評分: +14+x

8JbMPoE.png

SCP-ZH-593發生地點。當日被推測可能發生SCP-ZH-593,攝影當日未發生事件。

項目編號:SCP-ZH-593

項目等級: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會應偽造公文規範████大學避免開設早晨八點之課程,或要求其封鎖通往商學院斜坡的管道(包含斜坡底木棧道與斜坡頂入口)。同時,基金會應截取████大學閉路監視器電視畫面,並每日監控████大學商學院斜坡於05:00到08:30之間的人類步行活動。

若事件發生,最近期出現的當前所有的SCP-ZH-593-A應該被追蹤。任何SCP-ZH-593事件發生後二週間,基金會潛伏特工應被部署於████大學內部以便截獲相關資訊。排定追捕與訊問計畫,並高度關注事件前後數日是否發生約為SCP-ZH-593-A個體數量三分之一的連續失蹤事件。基金會特工已藉由事件名義滲入████大學輔導機構與學務單位,以便處理事故ZH-593-1與其他潛在的校園內危害。

描述:SCP-ZH-593是發生於台灣████大學內的一系列事件。這些事件皆發生於05:31到07:55之間的商學院斜坡,且該校天氣環境皆處於陰天或起霧之情況1。事件發生時,受異常影響者(SCP-ZH-593-A)將自商學院斜坡底進入一拓樸性偽歐幾里得空間,此類空間結構自外界無法直接觀察,僅能透過特定超常科學儀器發現其存在,但無法觀測其內部狀態2。SCP-ZH-593-A會在外部觀測時間約13分鐘後出現於商學院斜坡頂,並且相較於進入SCP-ZH-593之前的神態顯得「更有精神,充滿活力」。值得注意的是,即便SCP-ZH-593-A於斜坡頂重新出現時幾乎是突然顯形的,其周遭的人員(同行但未受影響之學生)似乎從未察覺到這點。SCP-ZH-593-A在事件發生的當日早晨似乎總是獨自出門,身旁不包含其人際網路中的成員。

SCP-ZH-593-A的共通特性為聲稱自己前一天晚上做了惡夢。惡夢內容皆以充滿污漬的手術房為情境,並包含強暴行為與非人道手術等內容,其餘細節則有程度不一的變動。經過紀錄整合,每個SCP-ZH-593-A似乎皆在類似的情境中扮演了加害角色,其可能作為強暴者、手術執行者或手術協助者三個角色之一,且情境內總是出現一名面部模糊的受害者。SCP-ZH-593-A皆表示夢境內容令人相當不適,但同時表示「昨晚是我幾個月來睡過最好的一覺」。

SCP-ZH-593-A的人際網路成員經常表示SCP-ZH-593-A在基金會觀察到的事件後顯得更具有積極精神與「正能量」,並且高度活躍於校園社交活動。這個現象在原本性格內向且不善於活躍交際的案例中顯得更為明顯。SCP-ZH-593-A對於夢境內容的元素(如性侵、解剖、強制行為)並未展現更多的興趣或排斥反應。少數的校內輔導紀錄中沒有顯示任何異常。SCP-ZH-593-A似乎掩飾了其特殊夢境的存在,並否認相關的反常活動。值得注意的是,有一名SCP-ZH-593-A案例在經歷SCP-ZH-593前一夜因處理系務而完全沒有睡眠,卻同樣也給出了「昨晚是我幾個月來睡過最好的一覺」的說詞。

事故ZH-593-1:27 Oct 2021 14:40 21:27,████大學內通報多起學生失蹤案件。相關資料顯示失蹤人員皆屬於SCP-ZH-593-A或SCP-ZH-593-A之最後同行同學。████大學校方已經壓制消息傳播,並調派警方進行偵蒐。共39名學生於夜間23:47重新出現於斜坡頂,並且不記得失蹤期間發生了甚麼事情。這些學生表示自己除了失憶外沒有任何不悅或不適感受。檢驗沒有發現外傷或性侵害痕跡。這些學生正在被基金會追蹤,並已被安排暫時性捕捉與訊問計畫。████大學已憑藉其社會影響力降低大量媒體報導量,當前認為不需要投入更多資源加以掩飾。

翌日,████大學所在的新北市內發生13起年輕人口失蹤案件。必要的掩飾活動以及其與SCP-ZH-593的關聯性調查已經展開。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