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545
評分: +15+x

項目編號︰ zh-545
等級3
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級︰
none
瓦解等級︰
dark
威脅等級︰
謹慎

特殊收容措施:SCP-ZH-545應被收容於一10 x 10 x 30 m3的飛行物種收容單元內,依照護團隊評估其內部擺設需求。項目飲食包含一般魚類、甲殼類與抗寄生蟲藥物,一日配給二次。項目可要求部分非線上文書工具與娛樂,經項目負責人與站點安保主任批准配給。每週應對項目進行一次生理評估,所有生物學研究報告交由Site-ZH-44處理與儲存。

項目若出現敵意行為,應立即注射鎮靜劑,並處以48小時拘束處分。為避免項目產生敵意行為,有關或有接觸需求的人員應對於翼龍類史前生物有基本認識,同時盡量避免指稱項目為「恐龍」或其他飛行動物(如鳥、蝙蝠)。

04/██/2020增修:與項目進行接觸的人員皆應穿著二級生化防護衣,並且在出入收容單元時接受消毒與寄生蟲學檢查。

描述:SCP-ZH-545係一雄性生物個體,型態符合已滅絕爬行類物種 Pterodactylus antiquus(古老翼手龍),並且帶有人類智能與思維。SCP-ZH-545帶有毛髮,多半屬於灰色與白色調,嘴部有利牙,色澤赤紅且帶有少量黑色斑紋。於健康狀態下,項目的眼睛呈青藍色。其自吻尖至尾部的體長約0.65公尺,雙翼展開約1.3公尺。

SCP-ZH-545可使用多種人類語言,偏愛使用德文,自稱「Herr Fliegenzahn」或「飛齒爵士」。項目如何能發出人聲仍然是未知的。SCP-ZH-545擁有至少1980年代水準的古生物學知識,並且致力於傳播或指正大眾對古生物學領域的錯誤觀念。一般而言,項目對於人類沒有敵意,除非在發言上產生對其生物學身份的嚴重偏誤,此時項目可能會以啄或咬的方式攻擊該人員。

SCP-ZH-545對於人類文明的適應相當良好,其聲稱已經在[已編輯]居住過13個國家,並且似乎與少數SCP項目為舊識。

SCP-ZH-545帶有一未知的寄生蟲SCP-ZH-545-P,推測來自其物種所屬的地質年代。SCP-ZH-545-P對人類具有感染性,更多研究已交由Site-ZH-44/IM進行,參見附錄ZH-545-02。

收容紀錄:於03/██/2020在台東泰源地區截獲遊客通報「電影裡面的翼手龍,但是只有老鷹大小」後派遣MTF-女床-12「穹頂烏秋」進行收容。項目起先在山林間逃逸,後來轉變態度,主動向特遣隊人員釋出善意,自願被收容。

噢天,我們遇到一隻會講話的翼手龍了。 —MTF特工eel接觸項目後的第一句回報

收容完成後,目擊遊客被施以C級記憶刪除。當地民眾似乎已對項目有些許錯誤認識,耆老稱呼其為「Pih-pih」1,基金會對當地居民施行氣態F級記憶刪除,並聲稱其為「禿鷹類的受傷迷鳥」。項目隨後被移送至Site-ZH-44進行訊問。

訪談紀錄ZH-545-01
訪談人員:研究員Axi
訪談對象:SCP-ZH-545

[摘錄開始]

Axi:你好,ZH-545,您現在感覺怎麼樣?

SCP-ZH-545:(發出一聲輕微的尖嘯)我想還可以接受,如果那些保鑣對我更溫柔點會更好。我的皮翼可是很難照顧的。你應該叫我Herr Fliegenzahn,或者飛齒爵士。

Axi:很抱歉,基於規定我只能稱呼你的編號,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SCP-ZH-545:Na gut.2這也不是我第一次被人類研究,我完全理解你們的困惑。

Axi:是。所以報告顯示你是一隻……翼手龍?

SCP-ZH-545:Ja. Ein stolz Pterodactylus.3

Axi:我以為你會更大隻一點。

SCP-ZH-545:噢?噢,年輕的女士,你是指 Pteranodon 或是 Quetzalcoatlus 那樣的遠親嗎?不不不,翼手龍就是翼手龍,我們一直都是這麼大。你想必是被那些錯誤的庸俗文化給誤導了,不是嗎?

Axi:呃……大概吧,我對恐龍沒什麼研究——

SCP-ZH-545:(發出高亢的尖嘯聲)荒唐,我們不是恐龍,我們 不是 恐龍!

Axi:(稍稍退後,以文件板遮擋自己的頭部)噢,我以為——

SCP-ZH-545:以為我們是那些Dinosauria的同類嗎?你可是大錯特錯,Dame4(稍稍飛起後又停回訪談的高腳桌上,約幾秒後又開口)我為我的失態致歉,Dame。人類實在太容易搞混翼龍跟恐龍了。

Axi:好,我為……剛剛的誤會道歉。所以,翼龍?(用筆尾指指項目)

SCP-ZH-545:Ja. 請不要再搞錯了。那就像把人類跟豪豬一樣搞錯,我會說這是一種尷尬。

Axi:好的……你是從哪裡來的,侏羅紀?人類創造你的?

SCP-ZH-545:天然的古老家園。人類是我偶然間發現的,但當我察覺到這個時代不怎麼對時,我已經回不了家了。那是[已編輯]的事情,如果你有意思知道的話。

Axi:那可是很長一段時間。

SCP-ZH-545:可不是嗎?那可是一億五千萬年的光陰。

[摘錄結束]

訪談筆記:這東西不喜歡被稱呼為恐龍。誠然,在科學角度而言翼龍的確跟恐龍分家,也許這不容易接受,但我希望研究人員能給這隻講究政治正確的爬蟲類一點「尊重」,好歹也是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 —研究員Axi

更多的訪談結果顯示了項目與SCP-1867有過一段「亦敵亦友的關係,直到他被一群穿著白色防護衣的人抓走,就沒再看過他」。項目似乎也認識SCP-317,並且口頭上表示「聽到那個沉悶的學究不在了真是快活」,其語氣與身體語言上則顯示了相反的情緒。SCP-ZH-545是否認識更多SCP項目仍在釐清中。

附錄ZH-545-01:項目的生活要求

截至當前,SCP-ZH-545提出了多次與書寫、閱讀有關的物品請求,條列如下:

  • 一盒圓頭麥克筆:其直接於收容間牆壁上進行塗寫
  • 一本德文—中文辭典
  • 一德文版《正義與差異政治》,由二十世紀女性主義學者 Iris Young 所著。
  • 多份2010年後的古生物學英文論文,探討翼龍目與恐龍目的起源。項目表示更早以前的相關文獻「都已經看過,或者沒有參考價值」。
  • 一台復古打字機
  • 一本德文版《獸科寄生蟲學》課本
  • 多部與史前生物相關的電影、紀錄片,包括《侏羅紀公園》系列及BBC的《與恐龍共舞》系列。項目對於翼龍類群的出場頻率感到失望。
  • 一份鱷魚交配紀錄影片,申請一度被駁回。第二次申請受批准。項目表示此為「研究需要」,拒絕多談。

附錄ZH-545-02:SCP-ZH-545-P之研究摘要

SCP-ZH-545-P被定義為SCP-ZH-545所挾帶的特殊寄生蟲,並不隸屬於已知的種類,最接近的現存生物為線蟲動物。SCP-ZH-545-P可鑽入人類皮膚,透過心血管系統抵達腦部,並且附生於人類大腦的布洛卡區5。該副項目也被觀察到帶有某種心靈傳動能力,不影響人類個體。其詳細機制仍在研究中。

事故紀錄ZH-545-01:於04/██/2020 20:39,參與SCP-ZH-545-P人體實驗的D-rs5463因突發性高燒死亡,屍檢結果確認其死前的嗜酸性球數量激增,腦部有明顯寄生蟲感染型肉芽腫。翌日,SCP-ZH-545被觀察到第一次使用台灣閩南語進行咒罵。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