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527
評分: +11+x
blank.png

項目編號: SCP-ZH-527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本措施與中華民國內政部民異署共同制定,一切行為不違反《國際帷幕人權公約》並且配合中華民國《民俗異常處理條例》以及《民俗異常協作處理辦法》。

所有SCP-ZH-527-A都在知情同意的情況下簽署禁約保證不會洩漏異常相關的情報,並且在其家戶的裝潢內設置針對留宿者的認知阻礙系統以減少留宿客人察覺異常的可能性。考慮到SCP-ZH-527出現惡性變化的可能性,SCP-ZH-527-A的家戶各成員都應配戴至少一枚抗邪靈護符,並且在通訊錄中加入民異署的前台求救專線以防萬一。

描述: SCP-ZH-527是一種發生在特定家戶(受影響家戶被指定為SCP-ZH-527-A)內的騷靈現象。SCP-ZH-527-A經常性出現環境被自動整理好或餐點被自動準備好等事件。誘發這些騷靈現象的靈體來源未知,只知道在台灣島內共有三十具這樣的靈體。針對靈體的任何攝影成果都會因為各種異常或非異常的原因損毀,由見過照片的人員轉述得知這些靈體都具有女性的外觀,但特徵細節無法被描述。

SCP-ZH-527-A是受到SCP-ZH-527影響的家戶。SCP-ZH-527-A成員本身似乎把SCP-ZH-527的存在當成一種常態,通常只有留宿SCP-ZH-527-A的客人才會察覺這一異常性。當SCP-ZH-527-A中的家庭成員離開原本家戶移居他處時,SCP-ZH-527有一定機會跟隨該名成員離開。此時原本的SCP-ZH-527-A成員會感到明顯的生活不便,但無法明確描述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受。他們可能會在經濟情況許可時雇請傭人協助打理家庭內事務,或者自己開始學習處理各類雜務。根據實驗觀察,SCP-ZH-527似乎總是會跟隨家戶內最需要照顧的成員(通常為高齡者或嬰兒)。

附錄1: 最初的報告來自異視維基的一則貼文《幾年沒回家感覺家裡變得很詭異》。撰文者自稱一名在外留學數年的女性,回到家後突然發現家裡出現一些反常現象:沒有任何人在做家務,但食物或衣服之類的東西總是自動被準備好,家裡的成員卻每個都好像對此習以為常。基金會很快就定位到該則貼文中描述的家戶,然而在清除資料以前相關情報就已經被中華民國政府截獲。

由於本案涉入公民私生活領域程度過高,根據《民俗異常協作處理辦法》必須由基金會與內政部民異署合作進行收容。得益於民異署資源,本項目在靈體調查以及媒體控制等方面取得了相當充分的資源。然而有數項實驗案遭到民異署以過度侵犯個人權益而否決,唯一取得有意義結果的實驗是由基金會提供足量補償的前提下讓受影響家戶成員分居。在該實驗中確定了SCP-ZH-527似乎總是跟隨老人或嬰兒等家戶內最需要照護的成員,然而由於民異署否決而無法進一步測試該項目判定需照護對象的優先順序。

由於民異署拒絕讓基金會直接介入私人財產的調查,所以家戶內調查與警政系統合作由警員與民異署官員對民居進行搜索。在願意配合調查的十三戶中,搜索結果發現其中十戶家裡都有一套帶有AWCY標誌的化妝品。從證物照片來看上面應該被施有一次性的奇蹟術圖樣,然而民異署並未扣押該證物,使得基金會方的奇蹟術師無法做進一步的詳細判斷。

在靈體調查方面,民異署提供的靈媒表示SCP-ZH-527的靈體來源無法確定,從照片與錄影都因為各種原因而損毀這點來看,可以推測該靈體有很強的認知拒絕性。基金會方的靈類實體探測儀則完全沒有在SCP-ZH-527-A周遭探知到任何非活體人類的靈性實體。為了有效進行收容,本案被定調為「人為的良性背後靈案件」並最終決議以現有措施進行收容。針對本項目召開的最後一次會議紀錄如下:



附錄2: 由於仍未發現本案與關係團體「Are We Cool Yet?」可能的關聯性,因而被列入調查該團體時應特別關注的項目之一。2019年,CZ博士潛入調查一次異術1展覽時發現數項與收容項目有關的情報。其中疑似與SCP-ZH-527相關的是一幅標題為《███看見的███》(原文如此)的作品。

該作品為複合媒材創作,最顯眼的部分是在一面牆上張貼了三十張A1大小的黑白照片,照片裡出現的都是SCP-ZH-527-A的主要成員再加上一位來歷不明的女性。CZ博士未能描述這些女性的細節特徵,但能夠確定這三十張照片中出現的女性並不是同一人。這些女性的臉都被紅色的馬克筆畫上大大的×記號,在×記號下方則貼上一小張白紙寫著疑似是這些女性本名的字串。CZ博士曾試圖抄錄這些名字但筆記本卻意外丟失,且CZ本人也無法回憶起任何一個名字。

在貼有照片的牆前方擺有一個台座,台座上放著平板電腦,該裝置開啟了地圖應用程式並標註有三十個地點。根據CZ本人的印象,這些地點都以上述女性的姓名做為標記名稱。儘管抄錄這些地點的筆記已經遺失,CZ博士仍然可以背誦出其中五個地址,並且事後確定那些都是當時發生SCP-ZH-527的家戶位置。另外,在平板與牆面之間的地面上還有一片模糊不清而無法分辨品種的花朵剪影。

展覽簡介中,該作品的作者筆名為「鐵鏽琉璃」,而創作理念如下:

無法被看見的花朵,獻給沒有被看見的妳。

鑒於新發現的證據,基金會已向民異署提起重新調查與更改收容措施等計畫案,然而至今仍未收到正面回應。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