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451
評分: +12+x

21315849922_9bedf7ab02.jpg

SCP-ZH-451樣本

項目編號: SCP-ZH-451

項目等級: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SCP-ZH-451各亞種的本體樣本應冷凍保存於Site-ZH-02的Unit-09。各亞種的SCP-ZH-451每個月應有至少3名D級人員宿主。這些宿主在被寄生的期間不得與同亞種宿主以外的人員進行任何形式的交流,送餐由機器人協助處理。在確保新的宿主後,原宿主應接受適當的除蟲治療,並在確認三次SCP-ZH-451陰性後被調往其他項目。所有與宿主進行交流的人員都應立即隔離72小時並接受預防性除蟲治療,確認SCP-ZH-451陰性後方可釋放。

收容筆記: 保留屍體樣本是更容易,但我們將損失處理超常流行病的重要研究對象。所以這個項目還是要這樣收容。—— 劉鍾斯博士

收容筆記2: 針對具有高毒性的SCP-ZH-451變種,新的收容措施仍在研議當中。當前的應對措施請參閱相關附錄。 —— [已編輯]

描述: SCP-ZH-451是一種與糞線蟲(Strongyloides stercoralis)類似的動物。SCP-ZH-451有機會與一般無異常的糞線蟲雜交,但雜交子代只有少數能夠存活至成年期,且未表現出SCP-ZH-451獨有的異常特質。SCP-ZH-451的生活史,除了無法觀察到自由生活世代以外,均與一般糞線蟲基本相同。SCP-ZH-451目前已知的宿主只有人類,人類以外的靈長類動物均無成功感染的案例。

SCP-ZH-451與一般糞線蟲最大的差異在其傳播方式。目前的實驗與野外觀察結果顯示,SCP-ZH-451向其他人類感染需要借助宿主傳播模因的行動。存在於宿主腸道的SCP-ZH-451桿狀幼蟲會在宿主傳播特定模因訊息時以不明機制轉移至模因接收者腸道內。然而並非所有轉移的幼蟲都能正常發育。實驗顯示,新宿主越認同或喜愛該模因內容則桿狀幼蟲有更高的機率成功發育為絲狀幼蟲並鑽入腸黏膜下,之後完成生活史的機率也越高;若新宿主完全不認同或者非常厭惡該模因內容,則SCP-ZH-451幾乎無法發育,最終隨著糞便排出而死亡1。SCP-ZH-451也可能通過宿主自言自語的行為發生自感染2。目前基金會已知的SCP-ZH-451共有[已編輯]個亞種3,各個亞種有各不相同的對應模因內容,未觀察到亞種間的混雜情形。目前基金會仍無法確認SCP-ZH-451的生化特徵與模因內容否互為彼此的影響因子。

SCP-ZH-451的感染症狀大部分相較於糞線蟲來說十分輕微,自1981年發現至2019年年初,都未有因SCP-ZH-451而出現重大健康危害的案例。然而由於其異常的傳播特性,SCP-ZH-451可能輕易地在某些愛好者群體中廣為傳播,這是無法通過物理衛生改進手段來遏止的寄生蟲流行病。而廣為流行的SCP-ZH-451是否可能導致健康隱患以及社會中還存在多少不同亞種的SCP-ZH-451都是未知的。因此加大了本項目的收容難度。

附錄1: 與模因學部門合作研究取得初步成果。在SCP-ZH-451宿主傳播其亞種對應的模因時,只要模因接收者從一開始就對該模因採取漠不關心或者刻意忽視的態度,則模因接收者糞便中檢出桿狀幼蟲的機率將大幅降低。模因部門由此研發出數種針對SCP-ZH-451已知亞種的模因疫苗,D級人員實驗中疫苗顯著有效。然而直接投放此疫苗可能對人類社會造成難以挽回的影響4,倫理委員會已否決將疫苗編入收容措施的行為。

附錄2: 2019年10月3日至11日期間,中華民國境內出現二十起SCP-ZH-451幼蟲移行造成嚴重症狀的個案。九名受害的患者因中樞神經損傷而出現程度不一的認知功能障礙。這是相當反常的現象。後續檢驗證實所有致病幼蟲應為已知亞種SCP-ZH-451-1001遭到人為基因工程改造後的另一變型,目前編號為1001*。

追溯所有患者的社交媒體後發現,他們對於1001亞種對應的模因內容都曾表現出強烈厭惡與不認同。原本的SCP-ZH-451-1001在這類宿主體內應該會直接被排出體外,然而1001*卻反常地有移行傾向,甚至有近乎一半個案是幼蟲移行至大腦。目前不排除這是基因工程導致的行為變化。考慮到1001*的潛在危害性,倫理委員會、三垣議會、O5議會均已同意將針對1001亞種的模因疫苗在中華民國境內大規模投放。

現階段對於1001*亞種的研究已經結束,所有1001*宿主應被定位並去異常化。目前仍在與中國分部協調制定針對SCP-ZH-451-1001*的應對細則。全球超自然聯盟正在研議是否將1001*以及類似的變型登錄為公約禁止的模因武器。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