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445
評分: +8+x

項目編號:SCP-ZH-445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項目應被存放於Site-ZH-02地下一樓D區32號之收容保險櫃。2級權限以上人員可於申請後進出收容區域,申請者需提交基本申請文件,內容需包含取用原因、取用時間、主要負責人與隨行安保人員姓名,並得到1位3級權限人員之核章方可檢視收容保險櫃中之項目。進出全程需由一名通過核章之2級安保人員陪同防止收容事故。與SCP-ZH-445相同型號之物品尚處於回收階段,製造廠商將於基金會監督下照常營運。

描述:SCP-ZH-445為一支由廠商███製造之滴入式鋼筆。本體無吸墨器,尾端拆除後可注入墨水,主要成分為黃銅、少量黃金與橡膠聚合物,與已回收之同型號商比對之下,除筆尖部分較銳利外,並無其他顯著差異。

SCP-ZH-445擁有無效化其他記錄工具之特性。實驗顯示,以SCP-ZH-445為中心方圓2公尺內所有用於紀錄與書寫之工具皆無法運作,包括電子儀器。影響範圍雖小,但足以迫使一般人使用SCP-ZH-445進行書寫工作。

SCP-ZH-445本體於筆管部分尚餘墨水的情況下是穩定的,然一旦墨水用盡,物品便將對任何碰觸者發出強烈精神指示,迫使碰觸者將SCP-ZH-445之筆尖部分插入鎖骨下靜脈或股靜脈並抽取其血液轉換為顏色、氣味各異之墨水(見實驗紀錄)。目前所有墨水之成分經化驗後與市售商品無異,然尚無法釐清其成分與氣味、書寫手感特徵之關聯性。

實驗影像顯示,接觸者被抽取血液當下不會因疼痛而放手或掙扎,且總死於失血過多。屍檢後可發現屍體血液含量較實驗前減少94.5%,並於體內發現高純度███。

補充: 墨水之主觀性質皆由Dr. Jonsin試驗及評論。

實驗記錄:
試驗者性質 墨水性質 備註
A型 黑色,泥媒氣味 手感滑順
B型 湖藍色,藥草氣味 阻尼感強
AB型 紅色,無花果氣味 易劃破紙張
O型 綠色,無氣味 易漏墨
最初受害者,A型 暗紅色,鐵鏽氣味 唯一一起例外

收容紀錄:
20██年█月█日,台北市██區發生應考生自殘事件,駐地基金會人員於第一時間到達事件現場進行群眾安撫與媒體隔離,同時回收該受害者所有物品,包括SCP-ZH-445。目擊民眾皆接受基本記憶修飾與證詞誘導,整起事件塑造為考生缺席並失蹤結案。

同日,相關情報部門調查並比對自同型號商品發售後所有類似事件,初步推論此次事件為SCP-ZH-445第一次展現其異常性質。隨後受害者與其隨身物品皆於Site-██接受實驗與檢查,除SCP-ZH-445外皆無異常。經正常檢測後,異常順利於基本時限內歸檔。同時於被害人桌上回收作文紙一張,內容如下:

    山與谷
  於人生旅途上,我們必將邁過大大小小的山谷。攀爬與克服的過程固然辛苦,然而只要願意忍耐,征服困境過後的果實必然甜美。
  我出生在單親家庭,我的母親自懷上我開始,便在爬向山峰的旅途上。我從不敢問她是不是因為我的關係,才使她的人生跌落谷底?她總是對我露出堅強的笑容,在我情緒激動時給我擁抱,唯有在深夜時分,才能自她的臥房聽見微微的嘆息。我想分擔她的痛苦與辛勞,幫助她早日完成這份考驗,我唯一能做的便是努力學習,認真吸收課堂聽講,即使因為我的家庭背景遭到同學的嘲笑與奚落,我仍舊是名列前茅的資優生。這是我贖原罪的道路,這是屬於我的山谷,我將與我的母親一同征服。
  一手撐起家庭的母親,在債務與支出壓力下病倒了。這是母親崎嶇的路,直到近日,她還只能躺在床上,不斷咳嗽,日漸消瘦。這不公平,如此讓我敬愛的母親…我……

無法辨識

……人生苦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