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349
評分: +5+x

項目編號:SCP-ZH-349

項目等級:Safe(已被廢棄,若有發現未被廢棄之個體應當重新編列項目等級)

特殊收容措施:SCP-ZH-349除SCP-ZH-349-1部分,已無任何異常效應,暫時由███博士進行管理,所有SCP-ZH-349-1應當被切斷電源,並被安置於一上鎖房間中,若無兩名以上三級人員許可,不得將任何設備接上電源,若有任何人員接處連接上電源之SCP-ZH-349-1應當被立即隔離,並確認是否有任何異常影響。若有發現任何類似SCP-ZH-349之個體應立刻派遣武裝機動隊。

描述:SCP-ZH-349為一約三十坪之獨棟建築,外觀與一般遊憩廳並無明顯差別,門口招牌寫有「天已遊憩廳」的字樣,基於基金會並無於任何資料中發現此建築物,且周邊人士皆表示並未見過此建築,初步斷定其建築物部分曾有逆模因現象使其不被大多數人認知,但現已失效。

SCP-ZH-349分成三個隔間,第一個隔間為大廳內部有八台角子老虎機、六台柏青哥、一推測用於進行牌類博弈的牌桌、及三台籌碼兌換機(以下統稱SCP-ZH-349-1),SCP-ZH-349-1上原應寫有「現金」的地方全部都被塗改成「臟器」並在各不相同的顯眼位置印上了「天已堂」。

基金會在其中四台SCP-ZH-349-1前發現三名男性及一名女性仍在使用SCP-ZH-349-1,兩名男性在離開SCP-ZH-349-1約三公尺後因器官缺損死亡,一名女性在運回基金會後死亡,最後一名男性恢復,但由於過量攝取嗎啡,已喪失基本自理能力。同時,該男子的一個腎臟及右眼眼角膜亦因為受到SCP-ZH-394-1之影響而被移策。███博士曾在數周後嘗試訪談。(見訪談記錄)

第二個隔間位於第一隔間正面內側,推測為管理室,室內有一張辦公桌桌及一張椅子,桌椅後方牆上掛有一寫有「天已堂」的掛軸,辦公桌抽屜內在發現時已無任何物件,桌上放置有一字條,寫有「你們來遲了」。

第三個隔間位於第一隔間側面內側,門上寫有「垃圾存放室」,內部有24具被以未知方式取下心臟、腎臟、眼角膜、部分肌膚等身體組織的不完整人類屍骸,在檢驗後推測死亡時間由1個月至5天不等,除受害者K之屍骸以外皆無切口等外傷,且大部分受害者器官接除之切口與死亡時間皆有相當之差異,推測受害者應於尚未死亡前便被取下了部分臟器。
經調查,幾乎所有受害者大多無金錢上之疑慮,並在屍體腦部檢測出超出正常量██倍之腦內啡。(見受害者檔案)

推測SCP-ZH-349-1應具有某程度的精神影響使受害者產生成癮性,並且能在受害者不死亡狀態下取出臟器。

附註:

SCP-ZH-349 搜查記綠:

西元20██年██月██日
基金會收到一來原不明之電子郵件
內容如下:「██市██路██巷,立刻」
基於基金會資料中並無此巷之資料,但基於基金會之電子郵件隱密性,確認有空閒中之武裝機動隊後派遣,隨後發現SCP-ZH-349。
基金會曾試圖反向追蹤電子郵件來源但無任何收穫。
其中在回收受害者時受到強烈敵對反應,造成兩名基金會員工輕傷。
於SCP-ZH-349內回收之字條經檢驗無發現指紋,字跡比對亦無發現相符資料。
在所有受害者身上皆發現有寫有''天已遊憩廳會員卡''之塑膠質卡片,推測起可以規避SCP-ZH-349之逆模因效應,已在經批准後使基金會成員配戴後進行巡邏,但至今並未發現其他類似個體,推測其具有對單一個體之專一性或已失效。

SCP-ZH-349受害者檔案:

受害者A: ███ 男性 45歲 自由業 20██年██月██日失蹤,在失蹤前數周曾被目擊與著黑西裝之不明份子爭吵。

受害者B: ███ 男性 31歲 新聞記者 20██年██月██日失蹤,在失蹤前與上司報備進行跟蹤取材。

受害者C: ███ 男性 30歲 金融業 20██年██月██日失蹤,疑似與天已堂有密切聯繫,為基金會原特別關注對象,在失蹤前數日被目擊在██酒店與著黑西裝之不明份子同行。

受害者D: ███ 女性 21歲 特種行業 20██年██月██日失蹤,曾在工作地點被目擊與著黑西裝之不明份子同行。

受害者E: ███ 女性 23歲 特種行業 20██年██月██日失蹤,曾在工作地點被目擊與著黑西裝之不明份子同行。

受害者F:███ 男性 28歲 警察 20██年██月██日失蹤,曾多次取締周邊地區不良團夥。

受害者G:███ 男性 31歲 警察 20██年██月██日失蹤,曾多次取締周邊地區不良團夥,於失蹤前數日曾拘捕一著黑西裝之男子,後因證據不足釋放。

受害者H:███ 男性 33歲 周邊地區不良團夥成員 20██年██月██日失蹤,隸屬組織曾與著黑西裝之不明份子多次衝突。

受害者I:███ 男性 27歲 周邊地區不良團夥成員 20██年██月██日失蹤,隸屬組織曾與著黑西裝之不明份子多次衝突。

受害者J:███ 男性 44歲 周邊地區不良團夥成員 20██年██月██日失蹤,隸屬組織曾與著黑西裝之不明份子多次衝突。

受害者K:███ 女性 15歲 學生 20██年██月██日失蹤,受害者J之直系血親卑親屬,腹部、腿部有多處毆打、切割之傷口,右手指骨全數骨折,右耳缺損。

受害者L:███ 男性 18歲 學生 20██年██月██日失蹤,曾與周邊不良組織互動。

受害者M:███ 男性 22歲 自由業 20██年██月██日失蹤,在失蹤前約一個月獲得來歷不明之鉅額金錢。

受害者N:███ 男性 21歲 學生 20██年██月██日失蹤,於失蹤前數日曾於一酒館與人產生激烈爭執,該酒館曾被多次目擊有著黑西裝之不明人士出入。

受害者O:███ 男性 24歲 學生 20██年██月██日失蹤,於失蹤前數日曾於一酒館與人產生激烈爭執,該酒館曾被多次目擊有著黑西裝之不明人士出入。

受害者P:███ 男性 22歲 學生 20██年██月██日失蹤,於失蹤前數日曾於一酒館與人產生激烈爭執,該酒館曾被多次目擊有著黑西裝之不明人士出入。

受害者Q:███ 男性 21歲 學生 20██年██月██日失蹤,於失蹤前數日曾於一酒館與人產生激烈爭執,該酒館曾被多次目擊有著黑西裝之不明人士出入。

受害者R:███ 女性 22歲 學生 20██年██月██日失蹤,於失蹤前數日曾於一酒館與人產生激烈爭執,該酒館曾被多次目擊有著黑西裝之不明人士出入。

受害者S:███ 男性 34歲 自由業 20██年██月██日失蹤,在失蹤前約數個月獲得來歷不明之鉅額金錢。

受害者T:███ 男性 27歲 警察 20██年██月██日失蹤,與受害者F及受害者G關係良好,曾數次向上級單位要求調查受害者F及受害者G之失蹤案遭駁回。

受害者U:███ 女性 22歲 警察 20██年██月██日失蹤,與受害者F及受害者G關係良好。

受害者V:███ 男性 34歲 警察 20██年██月██日失蹤,與受害者F及受害者G關係良好。

受害者W :未知 男性 25歲 未知 現有資料無發現相匹配之資料。

受害者X:███ 男性 28歲 徵信社工作者 接受受害者G配偶之委託,調查受害者G連夜未歸原因,住所及所隸屬之徵信社於失蹤後數日遭焚毀,於其家中發現一部份焚毀之筆記。(見受害者X遺留文件)

以下為推測相關失蹤者:

失蹤者A:███ 女性 11歲 學生 20██年██月██日失蹤,為受害者H之直系血親卑親屬。

失蹤者B:███ 女性 20歲 學生 20██年██月██日失蹤,為受害者I之直系血親卑親屬。

失蹤者C:███ 女性 17歲 學生 20██年██月██日失蹤,為受害者I之直系血親卑親屬。

以上資料依失蹤時間排序。

受害者X遺留文件(部分已損毀):

(前頁已損毀)
█████月██日
████獲得███
這次█委託不尋常,對██該是有大規模██織…接著調查會很危險,要是能有什麼至██接近的辦法就好了…
██年██月██日
事務所的門被撬開了,桌上留下了一張卡片,寫██麼天已遊憩廳會員卡的,還有地址…怎麼看都是陷阱啊,但不██穴,焉得虎子███去吧,至少在附近勘察一下,真是的,作這行還真沒保障,這次做完肯定得換個工作…
(以下空白)
於獲得此文檔後向四周警察局和保全公司申請觀看監視錄像,但當日四周之間視錄影機皆遭惡意損毀,無留下可參考記錄。

經███博士指示後,數日後基金會人員於黑市找到疑似與受害者DNA相符之器官。

訪談記錄:(已下稱事件存活者為存活者A)

███博士:「你就是██?」
(存活者A傻笑)
███博士:「我就當你那是承認了吧,你為什麼會在SCP-ZH-349--就是天已遊憩廳…」
存活者A:「天已」
███博士:「對,天已遊憩廳」
存活者A:「繼續!我要!給我!」
(存活者A嘗試攻擊███博士,在███博士要求下在壓制存活者A後繼續訪談,但存活者A接下來約三十分鐘並無其他反應,訪談結束)

據推測在不同地區應有類似SCP-ZH-349之個體,推測此為天已堂之一部分收入來源。

SCP-ZH-349本身經查證並無任何異常影響,███博士提議將其列為基金會財產,以填補日益嚴重的財務赤字,此提議仍在評估中。
███博士:「一想到他們不用交房屋稅就來氣,但仔細想想,如果把它拿來用,就是我們不用了。」
███博士曾數次申請使用D級人員測試SCP-ZH-349-1之完整異常效應,此提議被倫理委員會否決。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