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322
評分: +12+x

9FI24Tg.jpg

杯底印有「SSP-1-01」字樣的SCP-ZH-322,照片為複合式書店咖啡廳███的一張宣傳照

項目編號:SCP-ZH-322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ZH-322被存放在放有防撞包材的紙盒內,各自收容於三個收容儲存櫃中,使用SCP-ZH-322進行實驗需要3級以上的權限要求。

當發現任何非因基金會實驗產生的SCP-ZH-322-1,須派遣基金會人員暗中對其進行監視,並在其因SCP-ZH-322的異常效應完全消失後,為其編造適當的死因,並由基金會人員以警方的名義告知其家屬死訊。

描述:SCP-ZH-322為三個白色的瓷馬克杯,高8.8cm,直徑為8cm,底部分別印有「SSP-1-01」、「SSP-1-02」、「SSP-1-06」的黑色字樣。

當有人類直接碰觸到SCP-ZH-322時,該名人類會成為對應該SCP-ZH-322的SCP-ZH-322-1,SCP-ZH-322-1平時在生理狀態和行為上與人類並無不同。

SCP-ZH-322-1會將SCP-ZH-322視為所有物,並做出將其妥善保存的行為,SCP-ZH-322-1不會主動使用SCP-ZH-322。

SCP-ZH-322的異常性質和位在台灣的一系列水庫有關,此群水庫的名單收錄於附錄332-b。一旦這些水庫的蓄水量低於特定比率,對應該水庫的SCP-ZH-322和SCP-ZH-322-1將會在未來的幾日內突然同時消失。所有嘗試目擊消失瞬間的測試皆以失敗告終,且消失的情形多發生於不易使周遭人士察覺有異的時刻。

在SCP-ZH-322和SCP-ZH-322-1消失當日接近午夜時,SCP-ZH-322-1會突然出現在壩體上方,並且手持裝滿水的SCP-ZH-322。一到午夜,SCP-ZH-322-1會開始做出類似於舞蹈的動作,並低聲念著未知的語言。

經觀察此舉動會持續三十秒至三分鐘不等,動作結束後,SCP-ZH-322-1會將SCP-ZH-322所盛裝的水潑入水庫內,接著將SCP-ZH-322留在壩體上,隨後跳入水庫中消失。

該水庫集水區將會在未來的一個月內發生多日的超大豪雨,最終水庫蓄水量會來到至少60%以上。

回收報告:

2003/07/28,臺灣電子布告欄系統PPT上出現一篇標題為「只是想好好工作同事卻接連去世」的文章,此文章引起了基金會人員的關注,並在調查後確認了有異常物件的存在。

2003/08/04,基金會人員在台灣台南市白河區白河水庫控制室將一SCP-ZH-322收容,另根據推測,將一名自稱為SCP-ZH-322所有人的██歲的男性水庫控制室職員收容,編號為SCP-ZH-322-1。

2003/08/05,基金會人員發現一段與SCP-ZH-322杯底字樣相同的文字刻於白河水庫內壁,並由文字內容「SSP-1-06」推測可能存在其他具相同異常性質的物件,派遣人員開始進行搜查。

至2003/08/10,基金會搜查台灣所有水庫後,共發現其他十四處水庫刻有相似的文字,所有文字依規律為「SSP-1-01」至「SSP-1-15」。為應對未來其他SCP-ZH-322和SCP-ZH-322-1的可能出現,基金會在除白河水庫外其餘刻有特殊文字的水庫壩體上方裝設監視器。

2004/02/04,基金會裝設於刻有「SSP-1-01」字樣的苗栗縣頭份市永和山水庫的監視器,紀錄下其對應的SCP-ZH-322和SCP-ZH-322-1的出現,待SCP-ZH-322-1消失,基金會人員隨後將該SCP-ZH-322收容。

當日永和山水庫的蓄水量為30.16% 。

經調查發現該名SCP-ZH-322-1為複合式書店咖啡廳███的店長,基金會在其店內發現49個外觀與SCP-ZH-322相同但杯底沒有字樣的馬克杯,該名SCP-ZH-322-1疑似是於購入此款杯子時取得SCP-ZH-322。在調查生產該款杯子的工廠後,沒有獲得任何關於SCP-ZH-322來源的線索。

2004/06/09,底部字樣為「SSP-1-06」的SCP-ZH-322和對應其的SCP-ZH-322-1被觀察到從基金會消失,而後於接近午夜時出現在白河水庫壩體上方,SCP-ZH-322-1於行動後消失,SCP-ZH-322再次被基金會收容。

當日白河水庫的蓄水量為13.6% 。

2005/11/02,Site-ZH-██的基金會員工███在知曉SCP-ZH-322後,主動通報自己持有底部字樣為「SSP-1-02」的SCP-ZH-322,確認此事實後,基金會將該SCP-ZH-322收容,並將該名員工列為一SCP-ZH-322-1,基金會決議該SCP-ZH-322-1不需採取特殊收容措施,但需為其安排每半個月一次與心理諮商師的會面。

2015/05/10,SCP-ZH-322-1告知SCP-ZH-322的負責人員「感覺我要過去了」,並表示感到莫名的悲傷,後SCP-ZH-322-1在SCP-ZH-322的負責人員與心理諮商師陪同下寫下一封遺書,稍晚SCP-ZH-322-1被觀察到消失在洗手間中,同時也確認到對應SCP-ZH-322的消失。當日午夜前SCP-ZH-322和SCP-ZH-322-1出現在南投縣仁愛鄉霧社水庫壩體上方,最終SCP-ZH-322-1消失在水庫的水中,基金會人員重新將SCP-ZH-322收容。

當日霧社水庫的蓄水量為6.78%。

2020/06/23,SCP-ZH-322的負責人員注意到過去兩個月,發生在台灣本島多個縣市的大量異常降雨,並懷疑此現象與SCP-ZH-322有關。基金會再次派遣人員針對台灣所有水庫及攔河堰進行調查。

2020/06/25,基金會人員發現新竹縣寶山鄉寶山第二水庫內壁被刻有「SSP-1-16」的字樣,並由狀態推測該刻痕是於半年內形成的,於附近進行搜索後並未發現對應SCP-ZH-322和SCP-ZH-322-1的下落。

2020/06/30,由於SCP-ZH-322的數量有增加的可能性,基金會決議於台灣所有水庫及攔河堰各安排兩名人員隨時看守。當出現任何疑似SCP-ZH-322產生的跡象時須立即回報,並盡速對SCP-ZH-322進行收容。

附錄 322-a: 文章「只是想好好工作同事卻接連去世」

附錄 322-b: 刻有特殊字樣的水壩名單

附錄 322-c:

2015/08/21,鑒於SCP-ZH-322的異常性質,研究員███提案讓3名D級人員成為SCP-ZH-322-1,以紓解未來可能出現的旱象。

目前經會議已批准於政府宣布SCP-ZH-322對應水庫供水區域實施減壓供水後,可由一名D級人員成為對應的SCP-ZH-322-1。但需事先安排基金會人員至該水庫待命,並於SCP-ZH-322-1消失後立即將SCP-ZH-322重新收容。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