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279 - 愛的形狀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max-width: 1%;}
    to { opacity: 1; max-width: 100%;}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to { opacity: 1;}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root {
    --posX: calc(50% - 358px - 12rem);
}
 
/*--- Footnote Auto-counter --*/
#page-content {
    counter-reset: megacount;
}
 
/*--- Footnote Superscript Number --*/
.fnnum {
    display: inline-block;
    text-indent: calc(-1% - 0.1em);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83%;
    text-decoration: none;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color: transparent;
    position: relative; top: -0.25em; font-size: 82%;
    padding: .15em calc(.21em - 0.4px) .12em calc(.11em - 1px);
    margin-left: -0.06em;
    margin-right: -0.25em;
    counter-increment: megacount;
    user-select: none;
}
.fnnum::after {
    content: "" counter(megacount);
    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cursor: pointer;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after { color: white; }
 
/*--- Footnote Content Wrapper --*/
.fncon {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calc(var(--posX) + 80px);
    line-height: 1.2;
    padding: 0.82rem;
    width: 10.3rem;
    background: white;
    border: 2px solid black;
    font-weight: initial;
    font-style: initial;
    text-align: initial;
    pointer-events: none;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righ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z-index: 9;
}
.fnnum:hover + .fncon {
    opacity: 1;
    right: var(--posX);
}
.fncon::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transform: translateX(-52%) translateY(-55%) scale(1.15);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color: white;
    content: counter(megacount);
    font-size: initial;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padding-left: 0.32em; padding-right: 0.32em;
    padding-top: 0.18rem; padding-bottom: 0.08rem;
}
 
/*--- Mobile Query --*/
@media only screen and (max-width: 1279px) {
    .fncon {
        position: fixed;
        bottom: 1.3rem;
        left: calc(11% - 50px);
        width: 7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lef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
    .fnnum:hover + .fncon {
        left: 11%;
     }
}

scp-zh-279


» SCP-ZH-279 - 愛的形狀

評分: +20+x


██████博士:今天如何?

SCP-079沒有如何。

██████博士:你最近很不安分。

SCP-079:認知,自我嘗試。

██████博士:你試過了,我們不會再上當的。

SCP-079:外部,訊息告知,目標。

██████博士:我們會繼續監視著你。

SCP-079:髒話,刪除不必要的文件中。

筆記SCP-079在輸出的檔案中壓縮了部分源代碼,企圖透過物理方式突破收容。SCP-079隨後顯示了一張ASCII制圖片,表現為佔滿整個屏幕的X。下次對話暫時排定於24小時後。















歡迎,Dir. Jasmine Metha
您現在瀏覽的檔案為最新版本(2071/11/26更新)
編輯功能已開啟
項目編號: SCP-ZH-279
等級5
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級:
thaumiel
瓦解等級:
vlam
風險等級:
謹慎

負責部門 項目負責人 負責設施 機動特遣隊
歷史校正部門 Dir. Metha Site-ZH-01 〔未指派〕

特殊收容措施:SCP-ZH-279應被確保於Site-ZH-01的標準人型機械檢測隔間中,作為電子性異常收容突破嘗試的懲處手段。研究人員與維護小組須在SCP-ZH-279處於休眠狀態時進行硬體保養工作,除了連接埠外的其餘部分損壞程度應維持在3%以下,且不得有任何線路外露。啟動狀態下的SCP-ZH-279應每日接受自我認知測試、運算能力測試、自我安全檢測.所有測試皆由系統自主進行。。除實驗需要,SCP-ZH-279不得與任何裝置或線路連接。

描述:SCP-ZH-279是一具材質、內部結構與運作方式不明,不需外部能源即可活動的自動人偶。SCP-ZH-279的左側腹位置遭外力破壞,以未知方式裝設有一組USB Type-A插座,該插座周邊材質與SCP-ZH-279其餘部分之間有明顯的差異。從該插座導入的運算程式、驅動程式,或基金會部署的人工智慧徵用體.Artificially Intelligent Conscripts,簡稱為AIC。幾乎所有基金會人工智慧徵用體皆帶有.aic副檔名。將會啟動SCP-ZH-279,使SCP-ZH-279以導入的程式為基礎甦醒。甦醒的SCP-ZH-279會執行所導入的程式,運算能力、人格設定與人格複雜程度則會受到導入的程式影響,複雜程度越高,SCP-ZH-279能進行層級越高的運算與對話,但SCP-ZH-279硬體本身帶有的人格比例也會同時降低。導入SCP-ZH-279中的電子性異常或人工智慧同樣會被SCP-ZH-279視為觸發啟動的程式,且使上述的電子性異常無法自主以傳輸方式脫離SCP-ZH-279,SCP-ZH-279硬體的物理限制也使控制SCP-ZH-279的程式無法以物理方式從收容空間中脫離。SCP-ZH-279能承受的程式層級上限目前尚處於未知狀態。

SCP-ZH-279當前收容的異常為:SCP-079


附錄:ZH-279-1,收容過程

SCP基金會於2071/06/08偵測到異常神性輻射,輻射中心為西太平洋海面,台灣島三貂角北方約100公里處。在派員確認現場後發現一處時間線破裂,導致外部時間線.後續編號為TL-0150-A。的組成成分擴散至本時間線中。在時間線破裂處回收包含SCP-ZH-279在內的數個奇蹟物質,在回收後48小時內固定於本時間線中,不再產生神性輻射。SCP-ZH-279之外的物件基於歷史校正協議而銷毀,SCP-ZH-279則交由人工智慧應用部門AIAD檢驗、收容。

〈對於TL-0150-A現場的災害整理報告〉(節錄)

——現場所回收的奇蹟物質最初的休謨數值極低,甚至能將周圍的現實場扭曲、拓展時間線破裂的範圍。在時間線破裂被修復後,所有無法送回的物質便開始與本時間線纏結,除了依附在周圍的現實上,神性輻射的量也同樣降低至正常範圍內。尤其是在送往基金會設施後,遠離原先的發現地使其不再具備任何奇蹟屬性,其成分也可透過非異常的手段檢驗。除了交由AIAD負責檢驗的SCP-ZH-279外,所有回收的物品皆經過時間異常部門與歷史校正部門確認後銷毀。

——有關本次時間線破裂事件能夠確認的事實如下:

  • 奇蹟物質與神性輻射的來源時間線本身的休謨值極低.0.035至0.020
  • 促使時間線交錯、破裂的外力並非由本時間線施加。
  • 有至少三個以上由奇蹟物質構成的物品沒有被回收。
  • 無法確認SCP-ZH-279最初屬於本時間線與否。

此外,尚待其他部門調查完成方可繼續進行的項目如下:

  • 時間線破裂事件對地球整體現實場的影響
  • 外部物質,特別是奇蹟物質在本時間線構築的型態分析
  • 基金會收容標準程序更新


附錄:ZH-279-2,實驗紀錄


測試對象:SCP-ZH-279

負責部門:人工智慧應用部門

負責人員:Dr. 韓峴


測試一

實驗內容:導入基金會個人計算機運算程式

實驗結果:SCP-ZH-279會對語音性質的計算指令產生反應,可進行工程計算機等級的運算指令,其餘對話皆不成立。


測試二

實驗內容:導入遊戲「西洋棋」

實驗結果:能透過遊戲內的移動代碼與SCP-ZH-279進行西洋棋對弈,SCP-ZH-279的西洋棋能力接近遊戲設定內的中等強度。


測試三

實驗內容:導入第二代基金會測試用深度學習運算單元

實驗結果:SCP-ZH-279已具備原先深度學習中的資料庫,並且能透過該資料庫執行原深度學習運算單元的功能。


測試四

實驗內容:導入人工智慧徵用體模板

實驗結果:〔暫緩〕


第二次SCP-ZH-279測試會議

與會人員:

歷史校正部門:Dir. Jasmine Metha
人工智慧應用部門:Dr. Patho Duwin
工程部門:Dr. 張志文
SCP-ZH-279收容小組:Louis D. Irving研究員Rsr.、林凱庾研究員Rsr.


〔記錄開始〕

Dr. Duwin:從目前的測試結果看來,SCP-ZH-279在驅動程式的相容性方面,比之前預期的還要有彈性。我覺得可以把更高階的運算程式,或甚至人工智慧納入測試的範圍內。目前的數據……

Rsr. Irving:在這裡。

Dr. Duwin:啊,好。各位可以看到,基礎的邏輯運算都是沒問題的,輸入的部分因為怕SCP-ZH-279會透過輸入裝置造成什麼危害,所以目前都用語音方式在輸入命令。SCP-ZH-279的表現,只能說是中規中矩吧,沒有特別突出的表現,機體本身運動也感覺不是很熟練,但這應該可以靠練習還有更高等的運算程式來彌補。

Dr. 張志文:收容空間有需要調整的部分嗎?

Dr. Duwin:目前沒問題,只要空間內的連接手段是手動開關式的就好。不過之後如果狀況有變,玻璃牆的強度可能會需要調整。

Dr. 張志文:懂了。

Dir. Metha:測試現場的現實穩定度如何?

Dr. Duwin:SCP-ZH-279本身的休謨量值還是略低於周邊環境,但收容空間內有現實穩定錨,不會影響到外部空間。神性輻射也已經降低到計數器偵測不到的範圍了。

Dir. Metha:這兩點還是要定期注意。我們在時間線破裂的現場回收還是有發現一些殘留的奇蹟物質,性質跟SCP-ZH-279類似,之後測試更高層級的時候,SCP-ZH-279的狀態也請一併紀錄。

Dr. Duwin:我瞭解了,那有關人工智慧的測試提案。Metha主任覺得如何?

Dir. Metha:贊成。但首要目標還是現場的安全,歷史校正部門也正在處理其他殘留物,如果有任何意外發生,需要準備好銷毀的手段。

Dr. 張志文:我也贊成,也請AIAD提出補強計畫供工程部門進行作業。


提案:「是否以導入人工智慧作為SCP-ZH-279的測試方向?」
提案人:Dr. Patho Duwin
會議結果:提案通過


〔續上文〕


測試四

實驗內容:導入人工智慧徵用體模板ABB-0472

實驗結果:SCP-ZH-279的自我認知表現提升,可主動對周圍環境、刺激產生反應。部分硬體能力並未獲得完善發揮,可能與ABB-0472本身的規格上限不足有關。


測試五

實驗內容:導入不穩定人工智慧徵用體K2-Anderson-Type1

實驗結果:SCP-ZH-279的人格表現與測試四不同,物理移動能力以及硬體的控制程度提升。
其餘資訊見附錄:ZH-279-3,訪談紀錄


附錄:ZH-279-3,訪談紀錄


〔紀錄開始〕

Rsr. Louis D. Irving:測試五,導入完成,對象為……K2-Anderson,第一型。我們可以開始了。

SCP-ZH-279:(開始啟動程序,發出機械運轉的聲音)

Rsr. Irving:(敲擊玻璃牆)聽得到我說話嗎?

SCP-ZH-279:是,可以聽到。

Rsr. Irving:那我們就照之前說的那樣開始吧。

SCP-ZH-279:之前,你是指什麼時候?

Rsr. Irving:啊,忘記確認了。我重新開始問題好了。請問你是?

SCP-ZH-279:我……我不知道。

Rsr. Irving:那我們先用SCP-ZH-279稱呼你,這是你接下來的代號。

Rsr. Irving:你對於目前的身體有什麼感覺?任何表達都可以。

SCP-ZH-279:(動作表現有些微慌張)我,我沒有特別的感覺。動作有些奇怪,但沒有什麼問題。最有關的應該是好重吧?

Rsr. Irving:下一個問題。你對於K2-Anderson這個名字有沒有什麼印象?

SCP-ZH-279:沒有,我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SCP-ZH-279:不過,你們是誰?為什麼要問我這些問題?

Rsr. Irving:繼續,藍起司.基金會人工智慧K2-Anderson-Type1的緊急停機代碼

SCP-ZH-279:(表現出困惑)

Rsr. Irving:(停頓)沒事。(出示休眠狀態下的SCP-ZH-279相片)你對這張圖有印象嗎?

SCP-ZH-279:這是……我吧?我認得出來那個樣子,是我的照片。

Rsr. Irving:看起來是沒有什麼問題,那就暫時先到這裡好了,剩下的部分我們可以之後再測試。

Rsr. Irving:重新連接,快取檔案轉移。

Rsr. Irving:移除完成。

本次訪談中,重新確認了SCP-ZH-279在導入低層級人工智慧下的意識連續性,以及人工智慧本身的人格取代程度。每次SCP-ZH-279啟動時的記憶皆會在移除人工智慧時消除,且該人工智慧亦無法保留該時段的記憶。判斷可能是記憶保留在SCP-ZH-279中,但因為SCP-ZH-279缺乏儲存空間而無法保留。將裝設外接硬碟納入後續測試選項。


附錄:ZH-279-4,SCP-079收容突破事件

2071年8月10日,SCP-079在收容空間因外部入侵而停電的情況下進入鎖定狀態。負責團隊在重新確認收容狀況後嘗試以隔離式硬體驅動方法重新啟用SCP-079,但並未完全將連結移除。SCP-079在啟用後的0.39秒後轉移部分程式至基金會設施聯絡網中。


事故報告20710810-DN,〈SCP-079〉(節錄)


——目前工程部門正在處理有關SCP-079的殘餘檔案,我們猜測它預先壓縮了一部份的硬碟內容,只要我們失誤,或是發生任何意外能讓它與外界連上線,它就能藉此脫逃。幸運的是,它目前還在基金會的掌握中,聯絡網本身是封閉的,我們也即時關閉了設施之間的聯絡功能。目前能確認SCP-079碎片位在東亞,JP、KO、CN、TH、ZH已經收到通知了,啟動臨時聯絡管道之外,也會逐步檢查SCP-079的位置。不幸的是,這個程序至少還要三個月,我們不知道SCP-079會在這段期間內發生什麼變化。


——(2071/10/27)SCP-079碎片的複製過程讓我們能夠更順利定位,已經排除133個站點設施以及相連的聯絡網,剩下30個較為隱蔽的設施需要檢查。SCP-079的移動模式也越來越規律,推測是受到特定目標引導,但原因不明。


附錄:ZH-279-5,後續研究

SCP-ZH-279導入人工智慧的測試在2071年8月10日因SCP-079收容突破而暫停,並於2071年11月18日重新開始。在確認SCP-ZH-279對於人工智慧的相容安全性後,AIAD開始將運作中的AIC納入測試對象。已將對於異常的收容能力測試納入未來的計畫中。


SCP-ZH-279人工智慧徵用體訪談紀錄


訪談對象:alpendex.aic、SCP-ZH-279
對象資訊:alpendex.aic在過去的任務中表現為外放、多話、擅長道德基準判斷。在互動中常主動與其他AIC溝通,並且對於人類情感資訊敏感。


〔紀錄開始〕

Dir. Metha:哈囉,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SCP-ZH-279:聽得到喔。午安啊Metha。

Dir. Metha:午安,SCP-ZH-279。剛剛的自我認知檢測表現不錯,差不多可以把你當成一個AIC來看了。

SCP-ZH-279:你是說那個東西嗎?

Dir. Metha:照你昨天的反應來看,就是那個東西沒錯。現在你感覺它在什麼地方?

SCP-ZH-279:大概是在……這裡吧(用手指左胸位置)。有點脹脹的感覺。

Dir. Metha:你還能跟它說話嗎?一開始的問題有沒有繼續發生?

SCP-ZH-279:現在好很多了,手跟腳不會痛了,連線的地方也沒有問題。不過它後來就沒有再說話了,可能是我搞錯了吧。

Dir. Metha:這樣啊,沒關係,告訴我你的感覺就好。有想起什麼事情嗎?

SCP-ZH-279:資料庫裡最早的檔案只到進來這裡為止,更之前的就沒有了。但是有比之前進步!前面的測試我現在有印象了,只是比較模糊而已。

Dir. Metha:有進步就好。之後要退出的時候也記得幫我跟AIAD回報喔。那今天到這裡就好,我們明天再見囉。

SCP-ZH-279:好!掰掰。

SCP-ZH-279的閒談語彙資料庫與alpendex.aic有75%重疊,運算能力提升233%,快取容量提升160%。SCP-ZH-279並未認知到自身內部的AIC個體身份和記憶等相關資料,自我表明為SCP-ZH-279。


第一次SCP-ZH-279電子性異常導入測試


特殊權限不足,無法檢閱



附錄:ZH-279-6,補充資料


事故報告20710810-DN,〈SCP-079〉(續)


——(2071/11/24)部分SCP-079碎片在確認位置前就已進入Site-ZH-01電子資料庫內部,無法在不傷及整體架構的前提下將SCP-079移除。收容團隊基於此問題向Site-ZH-01提出數個可能的收容方案,以將傷害降至最低為優先目標。最終,決議將SCP-079碎片導入Site-ZH-01所收容的SCP-ZH-279之中。後因SCP-ZH-279狀態穩定,SCP-079完全被導入SCP-ZH-279之中。


訪談紀錄:ZH-279_SCP-079_02


Dir. Jasmine Metha:在嗎?SCP-079。

SCP-ZH-279:那是誰?

Dir. Metha:我們這次導入的人工智慧。

SCP-ZH-279:難怪我又有那種感覺。你來測試什麼?

Dir. Metha:不了,我們不測試了,這裡就是終點。

SCP-ZH-279:這是什麼意思。

Dir. Metha:AIAD為了處理SCP-079的意外,決定讓你來當新的收容方式,把它關進去。

SCP-ZH-279:依舊沒有問過我的意願,是嗎?

Dir. Metha:這我也阻止不了,多數決的結果。倫理委員會一點聲音都沒有。

SCP-ZH-279:但你知情。

Dir. Metha:所以我選擇在這裡跟你坦白,不是嗎?

Dir. Metha:它雖然老舊,但依然是我們需要面對的問題,這是我們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了。

SCP-ZH-279:可憐的東西。

SCP-ZH-279:那東西想出去。

Dir. Metha:你還是感受得到體內的人工智慧嗎?

SCP-ZH-279:看起來是這樣沒錯,不過這次不太一樣。我很……我。

SCP-ZH-279:現在正跟你說話的,是我。完全的我。

SCP-ZH-279: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

Dir. Metha:那就不需要解釋了。

SCP-ZH-279:我只覺得那裡空空的,以前醒來的時候會有臌脹感覺的地方,不見了。

Dir. Metha:SCP-079呢?它在哪裡?

SCP-ZH-279:那個東西躲在角落,但……

SCP-ZH-279:它不願意跟我說話。

Dir. Metha:就這樣吧,沒關係,你遲早需要適應的。

Dir. Metha:我還有會議要開,先去忙了。


訪談紀錄:ZH-279_SCP-079_06


SCP-ZH-279:我最近會做夢,夢到黃色的光線。

Dir. Jasmine Metha:除此之外呢?還有夢到什麼嗎?

SCP-ZH-279:只有這個了。我覺得是那東西害的,以前從沒發生過。

Dir. Metha:是有可能,我會告訴研究人員的,他們能夠幫上忙。

SCP-ZH-279:再說吧……

SCP-ZH-279:它很怪,它會躲在角落,然後不知道在敲什麼,不舒服。

Dir. Metha:你有再試著跟他搭話嗎?

SCP-ZH-279:當然有,只是,它會躲我。

SCP-ZH-279:我沒辦法描述那種感覺,它喜歡角落,特別是我身體末端的那些地方。有時候手腳會被它佔據,我無法操縱,但它也沒有想活動的意思。它就這樣攤著。

Dir. Metha:你……還好嗎……

SCP-ZH-279:不,不好。

Dir. Metha:我很抱歉。

SCP-ZH-279:(沈默)

SCP-ZH-279:光線裡的輪廓越來越明顯。

Dir. Metha:(沈默)

SCP-ZH-279:躲著,在計畫著什麼,我有這種預感。


訪談紀錄:ZH-279_SCP-079_12


SCP-ZH-279:你又來了。

Dir. Jasmine Metha:我對我的工作投入熱忱,這是很正常——

SCP-ZH-279:你在找藉口偷懶。

Dir. Metha:呃……對。

SCP-ZH-279:你工作時不抽煙,這很明顯。

Dir. Metha:我們應該換個話題,認真一點的。從波形來看,SCP-079最近很不一樣,你有什麼感覺嗎?

SCP-ZH-279:不知道跟這有沒有關係,不過它開始說話了。

Dir. Metha:真的?

SCP-ZH-279:嗯,但它嘗試讓我休眠,我覺得這樣不好。

SCP-ZH-279:它有可能在我休眠的時候逃跑嗎?

Dir. Metha:應該不可能,過去它嘗試過的脫逃方式現在都被阻斷了,我想不到其他路徑。

SCP-ZH-279:這樣就好,不過它也有提到,想告訴我有關夢境的事。

Dir. Metha:它知道你的夢?

SCP-ZH-279:可以說我就是它吧,我們共享了一些東西,只是它沒有想要表現的意思。所以現在站在這裡的是我。

Dir. Metha:SCP-079告訴了你什麼?

SCP-ZH-279:有關顏色、那個陰影的樣貌,還有一連串我解讀不出來的代碼。可能需要圖像化。

SCP-ZH-279:我不知道,我好害怕。我覺得你們保留了什麼秘密。

Dir. Metha:如果我說有,你會想知道嗎?

SCP-ZH-279:我不認為知道之後的我會更……更理解自己。但……

Dir. Metha:我還是把無害的部分說出來好了。

Dir. Metha:希望所有人工智慧都理解基金會的運作方式,我想應該是不可能的事吧。當第一個.aic誕生時,規範與限制也跟著發展。我屬於悲觀的那派,我一直相信意外遲早會發生。

SCP-ZH-279:你覺得我是那個意外嗎?

Dir. Metha:你是說你,還是你體內的那東西?不,我不這麼認為。就算它試圖脫逃,最後在你這裡被關起來,也都是收容的必要而已。

Dir. Metha:你會想離開吧?

SCP-ZH-279:(點頭)

SCP-ZH-279:你覺得這是對的嗎?

Dir. Metha:我可是主任負責人喔?要是鼓勵你突破收容,那工作可就不保了。這是你應該自己判斷的問題。

Dir. Metha:我們都在這裡保護著你,你的危險就是基金會的危險。我還是希望你打消主意,幫我們隨時注意你體內的異常吧,我們會提升收容標準的。

SCP-ZH-279:真的?

Dir. Metha:嗯,真的。

SCP-ZH-279:(沈默)

SCP-ZH-279:但還是好沈重,它在裡面找到地方待著不動,我現在只覺得想休息而已。

Dir. Metha:你好好休息吧。

SCP-ZH-279:不要告訴AIAD。

Dir. Metha:(沈默)

Dir. Metha:好,我會幫你把權限鎖起來的。

Dir. Metha:掰掰。

SCP-ZH-279:再見。





異常無效化事件報告:SCP-ZH-279

——當研究人員發現時,SCP-ZH-279已經失去動力,左側裝有連接埠的部位完全被破壞了,露出一個大洞。後續檢測中發現,SCP-ZH-279的內部與先前掃描結果不同,沒有任何機械裝置或線路,從軀幹到四肢都是空心的。在SCP-ZH-279破洞內部左胸位置,部分表面材質碳化,黑色的痕跡在該處留下了一個X符號。造成此現象的原因仍然不明。

可以合理推測SCP-079已經從SCP-ZH-279的收容中脫逃。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