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270
評分: +8+x

ZH-270
3

 

Kp07JSp.png

SCP-ZH-270,攝於豐濱鄉磯崎部落近郊。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會已盡量在SCP-ZH-270與撒奇萊雅族平民聚落周邊積極宣導消防安全,並且在這些地點部署有專案處理的消防人員,在SCP-ZH-270的燃燒事故發生時迅速向SCP-ZH-270進行滅火。所有SCP-ZH-270-1皆會被視為研究用的D級人力素材。每年十月的第一個週末期間,Site-ZH-28與Site-ZH-44的維安部隊應潛入達固湖灣部落火神祭典禮周邊,密切注意觀禮平民是否持有香菸、打火機等常見的點火用品。基金會正在調查零星散居花蓮縣以外的撒奇萊雅平民居處周遭的刺竹是否會轉變為SCP-ZH-270。

所有移植的SCP-ZH-270個體皆收容於Site-ZH-44地下八樓的270號收容單元,以禾本科植物的標準收容規格進行維護與培育。所有的SCP-ZH-270點燃實驗皆須配有消防設備,僅能使用既定D級人員進行點燃實驗,實驗的觀察者應盡可能維持在五人以下,以避免意外事故造成不必要的人員損失。

描述:SCP-ZH-270是刺竹(Bambusa blumeana)的一類異常族群/異變現象,已知的出現範圍位於台灣花蓮縣花蓮市的國福里與國慶里、新城鄉、瑞穗鄉與豐濱鄉境內。這些族群幾乎總是只出現在台灣原住民撒奇萊雅族的聚落附近。居住在花蓮縣外的撒奇萊雅平民居處附近的刺竹是否具有類似的性質仍是未知的。1

SCP-ZH-270表現了與其物理性質不對等的人體傷害性。SCP-ZH-270周遭的人類總是會受到來源不明的小割傷。在漢族平民接近時,SCP-ZH-270的葉片經常大幅超過一般刺竹應有的堅韌度(HRC>40),並可導致人體軟組織被輕易劃破。斬斷SCP-ZH-270莖幹所形成的橫斷面也總是具有穿刺人體的性質2。撒奇萊雅族與噶瑪蘭族人員對上述的異常屬性幾乎完全免疫3,而漢族人員遭受到這些傷害的相對風險是其他原住民族與歐美人士的2.24倍。

除了撒奇萊雅族平民之外,對SCP-ZH-270進行人工燃燒的行為皆會導致加害者(SCP-ZH-270-1)經歷一系列的危害事件。SCP-ZH-270-1將會在SCP-ZH-270受到點燃的同時自發性地燃燒,這些燃燒現象總是能夠侵蝕SCP-ZH-270-1穿著的衣物,即便是完全不可燃或防火的材質亦然。對SCP-ZH-270-1進行滅火的效果相當有限,且總是會重新燃燒。中止SCP-ZH-270的受傷害狀態才能有效的停止SCP-ZH-270-1所接受的傷害。即便從燒燙傷中痊癒,SCP-ZH-270-1仍然會經歷一類慢性幻覺與偏執症狀,其經常可看見火焰幻覺,幻覺中總是出現兩個人影,一個人影被釘在樹上,另一個人影被夾在受劈開的樹幹中央,並且會產生此二人影受到凌遲的幻聽症狀。SCP-ZH-270-1也會表現出對點燃行為的偏執,並且在取得可燃燒的素材與途徑後積極地促成自焚。這些症狀都無法透過記憶刪除藥劑或模因逆轉療程得到緩解。

若在SCP-ZH-270的燃燒實驗中導致SCP-ZH-270個體死亡,SCP-ZH-270-1將會原地成為焦屍,所有目擊SCP-ZH-270焚亡事件的人類皆會產生SCP-ZH-270-1所產生的慢性幻覺與偏執症狀。詳細資訊可另見事故紀錄ZH-270-174

自撒奇萊雅部落周遭完全移除的SCP-ZH-270仍然會維持上述異常性質,且原先的根除地總是會重新出現新的成熟刺竹個體,基金會尚無法確認這項復原現象是如何產生的。有鑑於這項附加特性,即便SCP-ZH-270的個體數量應該相當少,將項目完全收容已被認定為不可能。對於SCP-ZH-270進行奇性輻射分析與加禮宛事件相關族群(阿美族南勢群5、太魯閣族北勢群)的進階測試結果仍有待分析。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