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266
評分: +12+x



項目編號:SCP-ZH-266

項目等級:Euclid Keter

威脅等級:黃色 橙色

特殊收容措施:基於項目背後所存在的未知規模組織、項目造成的不確定性事故,以及項目帶有的逆模因性質,項目發生原因可能無法在短時間內控制或根除。

目前收容手段集中於透過記憶固化技術以偵測項目所發生的家庭,並以記憶刪除來抹除項目存在於該家庭的記憶。同時也將利用基金會線人、社群媒體等線索,查明GOI-5532「理想國文具」組織的本體為何。以上行動將由機動特遣隊MTF-心宿-04「美麗新世界」全權進行。

所有被回收的雜誌被收容於Site-ZH-12的低危異常收容室213號內,當前一共有216本,需擁有一名三級以上人員之許可方可訪問。

所有被回收的贈品將按照異常效應進行分類,並根據其屬性妥善保存於專屬收容室或置物室內,需兩名以上三級人員之許可方可訪問。

描述:SCP-ZH-266由目前被認為是GOI-5532「理想國文具」所出品的,名為「走向理想之路」的雜誌,以及圍繞其發生的一系列異常現象所組成。

該雜誌的形式為數本常規刊物大小的異常雜誌,每月出刊,在材質、大小、顏料等物理層面屬性皆無異常。項目之異常之處在於其內容和其「後續訂閱服務」。

雜誌的內容通常會以十分具有水準的精練文辭,對閱讀者陳述有關「走向理想」、「成為更好的自己」等符合理想國文具組織宗旨的思想,每本雜誌均如一般雜誌,具有數個主題、單元、專欄等項目,也經常會提及其他看似較無關的時事話題,但最終依然會將主題拉回到「理想」上。雜誌被大多數閱讀者描述為「十分具有影響力」、「相當有趣的」、「令人信服的」,並具有一種輕微的模因效應會大幅提升讀者對內容的信任程度,在紀錄中有84%的家庭收到了樣品雜誌後訂閱雜誌。

雜誌的最後一頁總為一面廣告,廣告內容為訂閱該雜誌的方法與價錢,價錢通常為每月八千元新台幣,以轉帳方式1付費,並在訂閱說明中介紹了訂閱雜誌會享有的權益與福利。所有送達的雜誌皆是經由郵政系統寄出,包裹不具有寄件地址,也未發現可追溯的痕跡。訂閱福利除了雜誌月刊外,最主要為隨刊附贈的贈品,此贈品是項目最重要的異常部分。

該贈品的內容不固定,也會隨著每個家庭的不同而變化,當前未知組織如何知曉該家庭的確切情況。大多數贈品都將會以矯枉過正的超常方式,讓家庭成員在一定層面上達到其理想之處,但並非所有贈品都具有異常效應。比方說,某家庭成員為高中學生,參與學校籃球隊並希望自己能夠成為球隊最佳球員,則贈品可能是一種會致其他球隊成員於死的異常工具,由於能夠比較的對象均已被殺死,對象將藉此成為全隊最佳成員,此描述為真實案例之一。

贈品皆具有一定程度的模因和逆模因效應。一方面透過強烈的模因以催眠使用者,使得使用者與其家庭將大幅減少對贈品效果感到驚恐或懷疑的情況,並將認為贈品帶來的強烈異常效應是十分正常、符合期望的,這個效應可以被足量的記憶刪除所逆轉。另一方面則會將異常效應所改變的現實透過模因和逆模因掩蓋,如前文所提到的籃球隊案例,被掩蓋的事實可能變為瓦斯漏氣導致爆炸,並炸死使用者以外的隊員,以保護使用者安全。透過記憶固化和反逆模因技術可以抵銷此效應。

多名被編號為「推銷員」的理想國文具成員,將會以未知方式得知家庭成員的需求或渴望,並在適合的時機上門(通常是晚間)拜訪以推銷雜誌。推銷員為普通人類,出現時總是穿著西裝或套裝,目前尚未追蹤到其來源或真實身分。推銷過程雖不具明顯異常,但透過推銷員的話術與雜誌本身內容,吸引該家庭接受推銷的成功率普遍較高。

基金會曾嘗試試圖撥打電話以進行訂閱,但在基金會控制下的訂閱行為總會導致撥打的電話為空號,當前原因不明。

在2021/7/12號成功截獲正在接受推銷的家庭情報,並趕在推銷行為結束前派遣機動特遣隊至該地,在沒有抵抗的情況下成功逮捕正在進行推銷的推銷員,後續詳情請見訪談紀錄。

前言:觀察家庭-2274為台灣新北市一平民家庭,在被定位為受SCP-ZH-266影響之家庭後,收容小組在倫理委員會的許可下,將其作為觀察家庭進行長期觀察,以幫助了解項目的成因和可能的影響。家庭成員由以下五人組成:

  • 父親:林██,四十四歲,職業為派遣工,以下使用「父親」作為代號
  • 母親:張██,四十五歲,職業為餐廳內場員工,以下使用「母親」作為代號
  • 長子:林██,十六歲,以下使用「長子」作為代號
  • 長女:林██,十四歲,以下使用「長女」作為代號
  • 次子:尚在母親胎中,距離出生尚有七個月,以下使用「次子」作為代號

自基金會開始觀察以前,觀察家庭-2274已訂閱雜誌一個月,基金會從第二次月刊送達前四天開始正式觀察,在家庭內部安裝隱藏攝影機和麥克風做為紀錄手段。觀察家庭-2274受金錢問題和教育問題嚴重困擾,家庭成員彼此極常發生衝突事件。長子出現較為叛逆家庭的情形,長女則具有成績壓力和交友問題。當前尚不清楚第一次月刊贈品的內容。


第二次月刊和贈品之內容


月刊送達時間:2021/2/23 下午19:12

雜誌主題:本月雜誌圍繞「金錢是否就是世人的夢想之物?」作為主題,文內從飲食、旅遊、教育、交通、健康等角度切入主題,並透過多位名人2作為受訪者或講師,洗腦式的講述訂閱理想國雜誌後自己的生活如何變得更好、更理想。

雜誌送達信箱並被家庭成員發現後,所有家庭成員皆被觀測到體溫、心跳上升、出汗加劇的明顯興奮反應。和事前調查的家庭關係相反,家庭成員並未因任何可見的爭執原因而不和睦,而是全家人聚集於客廳,由母親主導翻頁和持有雜誌,看似和諧的一同閱讀雜誌。

在雜誌被閱讀完畢後,由父親主導拆封當期雜誌的贈品。

贈品內容:贈品被放置於一長為一公尺的正方體紙箱內,上頭印有理想國文具的商標以及裝飾色彩。贈品內容為一盆經過異常手段改造的馬拉巴栗(學名為Pachira aquatica,在中文地區常被稱呼為發財樹,下以發財樹代指)。

yhsPbFW.jpg

該贈品所結出的果實,攝於Site-ZH-13低危異常植物園

放置於贈品箱內的說明書表示該植物為經過「理想國生技」3所培育出的特殊發財樹,可透過轉化人類天生帶有的「財富之氣」來生長出金錢果實,並宣稱所有結出的果實皆是來自飼主本身應得的努力成果,並非不義之財。

該植物於外觀上和一般的發財樹並無不同,會在適合一般植物的照料下 (適當的澆水、施肥及基本除蟲)以遠超正常植物生長周期的速度開花及結果。果實成熟後經歷摘取或自然落果,到下一次果實成熟的時間約為十四至十七天。果實內部並不會有果肉和種子,而是以各種小型財物填充之,包含小塊不定型黃金、來源不明的新台幣硬幣、難以追溯的不連號新台幣鈔票。一個月(兩次結果)可收穫的總金額約在兩萬至兩萬五千元新台幣之間。此贈品的運作方式不明,採樣解剖和基因檢驗也無法發現異常之處。

此贈品在寄送至觀察家庭-2274後,使該家庭經濟狀況大幅改善。目前該贈品被收容於Site-ZH-13低危異常植物園中。


第三次月刊和贈品之內容


月刊送達時間:2021/3/23 下午18:49

雜誌主題:本期雜誌標題為「選擇是理想中最重要的一步」,內容圍繞此主題,講述各個職業面向的工作者皆認為理想國雜誌為其的人生選擇做出了決定性的幫助,受訪者橫跨數十種不同職業,並皆講述了一段自傳式的心路歷程。絕大多數受訪者都宣稱在接觸理想國雜誌以前,自己的人生陷入嚴重低潮,並各自嘗試努力解決,但最終失敗並走投無路時接受了理想國雜誌的推銷,扭轉了自己的人生。

本期雜誌內容被基金會文宣部門專家認為非常具有說服力、可看性,即使除去模因影響,其內容依然十分有趣而勵志,未受訓練的普通民眾可能難以抵擋內容。

在2021/3/10,即本期雜誌送達前十三天,父親因工作意外導致所屬公司的財務損失,進一步導致其被裁員。研究小組猜想此事件可能大幅地影響了當期雜誌的編成。在閱讀完畢後,父親被偵測到比起其他家庭成員更加強烈的興奮反應,並在當天及後續三天不斷重複翻閱當期雜誌,截止至3/26,當期雜誌總共被父親完整閱讀了743遍。

贈品內容:本期贈品是少數不具有直接異常效應的贈品之一。本期贈品是一本普通的電話簿,以牛皮紙袋封裝寄出,一共有兩百五十五頁,封面為撥盤式電話的圖片。電話簿內一共有一千四百三十三個號碼,並在註記欄中清楚註記每個號碼的用途以及細節,大多數號碼都和台灣證券界關係人有關,包含知名股市分析師、證券經紀商、數百間大型企業領導人以及其他數十個不明聯絡人的私人號碼。

wHGNWWM.jpg

本期贈品的外觀,攝於回收時

父親在3/27開始撥打電話簿內的電話號碼,根據談話內容推測,所有通話人皆和理想國文具有一定關係,大多數都認為理想國文具對其有一定程度的恩惠,並認為撥打電話的父親是理想國文具的相關成員介紹而來,而主動表示願意幫助父親無償謀職。自3/30開始,父親憑藉電話簿內聯絡人的協助開始遠端學習股市入門知識,目前基金會透過通話內容估計父親很有可能在半年內正式投入股市相關工作。

在回收本期贈品後,基金會撥打了上頭的數個電話,其中大多數都遭到拒接,少數成功通話的對象都以相近意思表示「你並不是父親,我的老朋友/恩人/夥伴/導師 已經告誡過有關這件事的消息了,請不要再打電話給我。」自回收贈品半個月後,所有電話號碼都無法接通。


第四次月刊和贈品之內容


月刊送達時間:2021/4/23 下午19:23

雜誌主題:本期雜誌主題為「分數與理想,擺脫詛咒的綑綁」,是首次被觀察到以圖文故事的方式展現雜誌內容的案例。故事以身分為青少女的虛構人物「陳小美」的生活做為中心主題,集中講述有關學業、交友、家庭對陳小美帶來的困擾。雜誌故事中的家庭描述有多處和觀察家庭-2274相似,包含叛逆的兒女、關係不睦的父母等。在故事前期多為陳小美的生活環境鋪敘,中後期透過多個突發事件考驗家庭凝聚力,在故事最後以正向的思想方式和情節成功化解家庭危機。

本期雜誌看似少見的沒有任何思想偏激或異常之處,但在「期末大難關」篇中,故事情節進展到陳小美下定決心用功念書,但距離目標的期末考試只剩下兩天。在準備時間明顯不足的情況下,陳小美家的門鈴突然響起,接著劇情立刻跳躍到了陳小美獲得班級第一的情節。

此異常之處最初被認為可能是因缺頁造成,但在透過監視攝影機確認後,確定所有頁數是相連的。目前仍未知為何此處劇情出現不連貫的情形。

redknife.JPG

SCP-3041。

贈品內容:SCP-3041。

在第四次月刊送達前十五分鐘,SCP-3041被證實失竊,並在76小時候被監視攝影機拍攝到以逆模因手段扭曲外觀的SCP-3041,猜測是理想國文具附加於SCP-3041上的逆模因效應隨時間衰退,因此基金會才無法在第一時間發現。目前未知SCP-3041是如何失竊的。在辨識出SCP-3041後,基金會立即出動回收SCP-3041。

所幸回收前並無造成任何人員傷亡,SCP-ZH-226之項目分級被調整為Keter。

長女於該次期末測驗中獲得全班第一。


第五次月刊和贈品之內容


月刊送達時間:2021/5/24 上午00:41

雜誌主題:本期雜誌主題為「回頭路」,主要講述有關叛逆家庭的兒女實際進入到社會後,對自身和家庭重要性的頓悟。雜誌內容採用以往常見的訪問和回饋方式進行,大多數案例的主角最終都重歸家庭懷抱。

本期雜誌的內容出現多處缺漏和錯誤,錯字、粗劣排版與文辭和過度簡陋的美術風格相當明顯,包含訪談在內的段落內容被發現疑似抄襲多種具有相似內容的雜誌,其中包含天上雜誌、好時雜誌、濟慈雜誌等。本期雜誌的頁數少了他期雜誌的35%,圖片也大多來自網路而非自行拍攝。

本期雜誌的影響力和內容品質都前所未有的低劣,這可能是由於長子於本期雜誌預定寄出時間前八小時突然和家中產生嚴重衝突,與父親產生肢體衝突並離家出走,導致原本已完成的雜誌內容必須被推翻重寫而造成。

即使本期雜誌品質低劣,依然吸引長子回到家中翻閱雜誌,但其精神表現遠不足之前的雜誌來的興奮。

贈品內容:一套印有「理想國文具」標誌的文具組,包含十六支不同用途的筆、橡皮擦、釘書機、迴紋針、剪刀、美工刀、立可帶、便條紙。所有文具經過測試過後均比市售文具優良許多,但沒有發現明顯的異常效應。


第六次月刊和贈品之內容


月刊送達時間:2021/6/23 下午19:00

雜誌主題:本期雜誌以「按捺不住的期待和躁動的幼苗」為主題,論及幼兒的照顧和教育方法,提出了許多大眾熟知的胎教教育方法,包含孕婦的養生對胎兒的影響、胎教音樂成效的實際案例、和諧家庭對新生兒可帶來的益處。文中多次強調嬰兒的健康對自身的未來事關重大,並再度舉出數位名人加以佐證。

——🔒用戶SRV(精神阻值)不足75,數據遮蔽——

贈品內容:

——🔒用戶SRV(精神阻值)不足75,數據遮蔽——

此次贈品導致的事件被編號為SCP-ZH-266.2274-Alpha,事件發生後所有觀察實驗被決策立即中止,曾為母親的2274-A和曾為次子的2274-B被基金會回收,並將SCP-ZH-226的威脅程度由黃色提高至橙色。



訪談紀錄:POI-266.1

前言:POI-266.1為機動特遣隊MTF-心宿-04「美麗新世界」在掃盪SCP-ZH-266行動中抓獲的推銷員。其當時正在一家未被基金會標記的家庭推銷,在家庭成員於推銷過程中臨時和其他民眾以手機通話時,通話背景的推銷聲音被「美麗新世界」的成員聽見,該成員以仿造的警察證件截斷通話並立刻通知特遣隊前往,當場抓獲POI-266.1。

POI-266.1為一名青年男性,亞洲人,年紀約三十歲至三十五歲。其真實身分不明,在人口資料庫中沒有任何資料符合,被抓獲時也沒有攜帶除了名片以外的任何證件。名片上有理想國文具的標誌和組織名稱,並自稱為林子龍,推斷為假名。對象被拘捕後表現出溫和不反抗的態度,在基金會拘留間待了29小時後,由Site-ZH-02心理專家進行正式訪談。此處為求閱讀通順,將以林子龍來代稱POI-266.1。

受訪者:林子龍,POI-266.1

採訪者:格列佛博士,Site-ZH-02首席犯罪心理專家


訪談開始


格列佛博士:晚安,林子龍先生。這是一次正式的訪談,我們希望你能保持誠實嚴肅的態度。

林子龍:您好,怎麼稱呼您呢?

格列佛博士:請叫我博士即可。

林子龍:(微笑著搖頭)別這樣嘛,不會有人來找您尋仇的。理想國文具不是那麼粗俗僻陋的組織。

格列佛博士:我很抱歉,是我失態了。你可以叫我……歐威爾博士。

林子龍:這樣啊……我明白了。您們有什麼想知道的嗎,博士?

格列佛博士:跟我說說你們的組織如何?公務是一回事,(身體前傾)我個人對理想國文具抱有很大的好奇心。

林子龍:沒問題。理想國文具是一個先進的大型跨國企業,我們致力於改善人們的生活,讓大家都可以成為更加理想的自己。成功不難,達成夢想更不難,只要相信理想國文具,理想的實現就在近在眼前。透過文具、報刊、辦公用品,理想國文具可以帶著人們重新了解自己的真實面貌,無論是缺點、優點……

格列佛博士:不好意思,那個……

林子龍:……優點、不完美之處,或是獨一無二的特質,您都將會愛上屬於您的一切,最終成為一個嶄新完美的人。

格列佛博士:……這些和你推銷雜誌時說的介紹一模一樣。

林子龍:因為我們沒有說謊。

格列佛博士:……我明白了。如果讓你個人用一句話來概括這個組織的一切,你會怎麼說呢?

林子龍:「我希望大家都能快快樂樂的。」大概是這樣(露齒微笑)

格列佛博士:好的,謝謝你。那我們來談談有關你個人的事情吧?你為什麼會想加入這個組織呢?

林子龍:這方面有點涉及個人隱私,我能拒絕回答嗎?

格列佛博士:恐怕不行,林先生。你正在基金會裡。

林子龍:(嘆氣)我想也是。第一次和理想國文具接觸,是我就讀高中時的事情。當時的我非常叛逆,你想的到的壞事,我大多都幹過了,真是瘋狂的年代,對吧?某一天,大概是我第十幾次逃家,我偷竊了。

格列佛博士:你偷了什麼?

林子龍: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只是一點吃的,但我卻失手了……啊,這樣說的話變得好像我是慣犯了。那是我第二次下手吧,運氣太差了,被當場抓到。那時就是先生替我出來解圍的,如果沒有他出手救我,也許我現在會走上不歸路吧?

格列佛博士:「先生」是和理想國文具相關的人物嗎?

林子龍:是的,博士。他應該是非常高層的成員,但我也不太清楚。

格列佛博士:你也不清楚?為什麼呢?

林子龍:因為他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他只是把淋著大雨,像隻落湯雞的我帶到了他住的地方,給我了好久不曾有過的溫飽。那裏有十幾個和我一樣的孩子,大家都叫他「先生」。我在那裏住了幾天,然後很快發現一件事。

格列佛博士:什麼事?

林子龍:(沉默片刻)……我發現我不快樂,博士。我原先並不知道何謂快樂,又何謂幸福。直到我和那些孩子相處開始,我才發現自己不快樂。我不享受生活,一點也不。然後,先生教會了我什麼是生活、什麼是愛、什麼是幸福、什麼是理想。

格列佛博士:就像某種啟蒙老師之類的嗎?

林子龍:對,差不多。我在那裡住了三年,起初我什麼都不在乎,只想著離開那裡,回到我那群朋友身邊。但每一次想離開,我都會不自覺想起那些曾經和我相處過的人。他們就和我一樣,只有冰冷僵死的殘破笑容,沒有人發自內心的笑著。但那裡不一樣……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察覺到自己離幸福那麼近。

格列佛博士:所以你就留下來了,對嗎?

林子龍:(點頭)對。現在回想,也許是命中註定,又或是生存本能叫我留下。我很滿意那時聽從命運安排的我,捨棄了拖累著我的家庭,才能找到理想中的我自己。

格列佛博士:理想中的自己?那是怎麼樣的?

林子龍:我會笑著。那是我當時唯一的想法,而先生確實帶我走向理想了。

格列佛博士:即使離開了自己的血親嗎?

林子龍:博士,你認為的理想是這樣的嗎?

格列佛博士:是的。我認為無論如何,家庭都應該是你的精神依靠,我無法苟同就這樣離開了家庭的做法。

林子龍:我不會否定你的理想,正如先生沒有否定過我的理想。也許我背棄了我的家庭,但那並不是構成我的理想的拼圖,我只需要能讓我到達理想的真理,而為此我會不擇手段。

格列佛博士:你剛剛說的這些,這一切,你不覺得這很像某種……某種……

林子龍:邪教嗎?

格列佛博士:……對,我承認我是這樣想的,因為(被打斷)

林子龍:恕我失禮,博士。你憑什麼有資格把其他人所鍾愛、所信仰的事物視為邪教?你有想過你為何會坐在這裡嗎?為什麼你會取得博士文憑,又是為什麼會來到基金會?不也是在追求著理想嗎?一路上幫助你、支持你的那些人也同樣來到了我的身邊,但你會說他們是邪教嗎?不,他們只是普通的好人,而我的工作就是這樣!成為一個好人,成為下一個先生來幫助人!

格列佛博士:我並不覺得用這些方式來「幫助人」是正確的。你們為了理想而害死了很多人。

林子龍:這個世界上,綜觀古今,有哪一次追求理想時不會受傷?

格列佛博士:這樣做是在幫助人嗎?就算他們根本沒有努力過,也能得到理想嗎?

林子龍:我們不是天使,我們也是人啊!人的壽命很短,我們永遠沒辦法成為不朽的聖母,但為其他人達成理想的方法就在那裡!如果可以做,那為什麼不去做?

格列佛博士:你這是在害人啊!你害死的人都是有家庭的人啊!

林子龍:你猜怎麼著?我也有個家庭,我也有個他媽的家庭啊!我的家人都在等著我回家,但他們或許永遠等不到了。你不也是在傷害其他家庭嗎?

格列佛博士:不,這是不一樣的事,你不能……

林子龍:這就是一樣的事。我的工作只是為其他人帶來幸福和笑容,但你們正好是我們的倒影,你們是為這個世界帶來許多苦痛的災厄使者。我必須要讓你們知道這一點,我必須要請你們住手,不要再打理想國文具的主意了。

格列佛博士:……我想我們這一次的談話可以先在這裡結束了。警衛,請將林先生請回去。

林子龍:那就不用了,我能自己走。

(林子龍突然從衣服下抽出並未在搜身中被發現的一本筆記本和簽字筆,並開始在上頭作畫。格列佛博士在發現對象的行動一秒後立刻按響警鈴,駐站安保團隊出動。試圖搶奪筆記本的格列佛博士和進入訪談室的兩名警衛毫無徵兆的立即癱倒在地,安保團隊被告知此情況後立刻退出走廊,開始疏散員工。)

林子龍:抱歉了,博士。這筆就送你吧,如果你真的對理想國有興趣的話,就撥打紙上的電話。

(林子龍將一串電話號碼寫在紙上,撕下後連同紙一同塞入格列佛博士的胸前口袋,然後離開收容室,往廁所移動。)

後續:考量到項目持有未知武器,基金會當時正在調派適合的鎮壓隊伍,根據監視器上所拍攝到的對象行動,對象最後消失在該樓層的男廁內,當時男廁內並沒有其他人員。在廁所盡頭的牆壁上發現了用粉筆畫成的門扉圖案,大小和真實的門類似。在經過鑑定和攝影後,這些圖案被認為只是一般的塗鴉,但在對象進入男廁前並沒有這個圖案。受對象影響的格列佛博士與警衛在半天後恢復意識,經身體檢查和精神評估後已回到崗位。寫有號碼的紙已被基金會回收。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