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264
評分: +7+x

項目編號:SCP-ZH-264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ZH-264的五個入口掩體一公里範圍內各被一位保安人員所駐守,以防止未經批准的人士進入,而入口上方則被樹葉及碎石掩蓋。

所有對於SCP-ZH-264的地理特質,建築構造及所在地的相關描述都以字面紀錄、衛星雲圖和實地照片作準。除SCP-ZH-264-4以外,對SCP-ZH-264的紙本地圖紀錄將被列為不可信。

描述:SCP-ZH-264是一套位於香港砵甸乍山以南的地下建築,整體建築風格及編號方式與同時期港英政府於香港所建立之戰略性防禦軍事設施類似。經過實地考察後發現其擁有五個對出的入口並與之相對應的五條35米通道(分別編號為ZT-101、ZT-102、ZT-103a、ZT-103b及ZT-104)連結中央指揮室。部分通道有向左右開鑿廷伸出的側室三至五間不等,從整體建築結構(如使用拆卸貨箱所得到的木板作為間隔)可見上述側室建造得相當倉促。

SCP-ZH-264的異常效應在於,SCP-ZH-264無法被圖則或圖樣準確紀錄,現時已被確認為一異常模因。包括英軍方及日軍方於1942至1958年所繪製的十六份SCP-ZH-264圖則全數與從SCP-ZH-264實地考察所得數據出現嚴重偏差,以大日本帝國異常事務處理局少尉島田三郎所繪製之圖則為例:

20200521_011910.jpg

島田三郎所繪製SCP-ZH-264圖則,1942年。

20200521_094403.png

實地考察照片,紅圈代表島田三郎所繪圖則指向的SCP-ZH-264位置,黑圈則代表著基金會實地考察後所發現的SCP-ZH-264正式位置。

其後,基金會再對SCP-ZH-264的地圖描繪作出實驗。結果為即便受試者是大學地理科專業並配有衛星雲圖,實地考察圖片及測量數據,但所繪製的圖則仍然出錯,存在肉眼可見的方向失誤。至今,基金會地理勘察部繪製超過一百幅圖則,但上述情況未有改善。因此,現時對SCP-ZH-264的精確紀錄將會全數使用文字及實地拍照取代地圖紀錄。

SCP-ZH-264內部除上述異常設備外,亦設有多間辦公室,休息室,倉庫及廚房。 不過,內部設備大部分在基金會接管時都已經被移走。

附錄一:以下為基金會初次接管SCP-ZH-264所作的探索紀錄,由MTF-長垣-17(地老鼠)的兩位成員(代號為A-56及A-57)。

[探索開始]

A-56:A-57,你帶了本次探索的地圖了沒?

A-57:(將地圖拿出來)有的,按照地圖紀錄現在我們進入的通道編號是ZT-102,但等等……

A-57:(指向牆壁,牆壁上寫有ZT-103b)這……我們行錯方向了?

A-56:沒啊,按照地圖我們所在的方向是沒有錯的,但地圖卻寫我們現在處於的這一套系統叫ZT-102。

【兩人開始進入隧道】

A-57:該不會這地圖是騙人的吧?說什麼通道大概只闊15厘米, 但我現在一個成年男子在哪邊直立行走都沒問題,怎麼可能只有15厘米這麼窄呢?

A-57:(拿著地圖) 然後他說我們前方右邊有一個廚房,A-56你幫我用電筒照一下裏邊。

A-56:(拿著打開的手電筒朝向前方) 房是有的,但不是在右邊是在左邊。

A-56:(行前幾步後開始捂著口鼻)嘩好臭呀,這什麼玩意。

A-57:(把地圖收起,拿起自己的電筒打開並走近A-56)這是什麼情況,一地貝殼在這邊,還有這些烏漆麻黑的臭水……

A-56:那邊好像有一些破掉了的圓形罐頭罐。(拿起其中一個)上面寫著什麼……「A型 再生軍糧」? 還有一個,好像就是工廠的標誌。

【A-56 拿起一個密實袋,將罐子放入帶走】

A-57:這個地方實在太臭了,我們還是趕快行到盡頭比較好。

A-56:對。

A-57:原來這邊盡頭足另一個連接至其他四個通道的中央指揮所,比我想像中樓底還要高,這裏差不多有兩層樓了。

A-56:你看這邊中間掛了一張地圖。畫的不就是我們這邊的隧道嗎?你看看這個就畫對了,編號就和我們剛剛行過來的一樣了。

A-57:(把地圖拿在手上觀看)真不知道基金會地理勘察部的人做什麼鬼的,就這麼簡單的畫地圖居然還不及六七十年前的那些老人。
A-56:這邊還有一份舊的檔案,我們也拿回去吧!

【探索完中央指揮室後,開始走向其他分支隧道】

A-56:我們先去哪一條,A-57?

A-57:ZT-103a吧!

A-56:好!

【兩人走入ZT-103a】

A-56:這裏有一條從牆伸出來的鋼水管,被軟木塞塞著的……你看看附近的青苔全都變成紫色了,我先拍一拍照。

A-57:(把軟木塞拔出)居然到現在還有水!!

A-57:幫我從我的背包裏拿出化驗取樣玻璃瓶,我們要帶一點回去化驗。

【化驗瓶裝滿水後,再將軟木塞放回原處。】

A-56:過了這間房之後也已經是盡頭了,我們走回去再看其他隧道吧。

【兩人走入ZT-102】

A-56:你看看這邊也有一間房。(進入房間) 這些用玻璃瓶裝著的都是些什麼?

A-57:(拿起了其中一支,打開蓋子嗅了一下) 這些是花露水來的呀,怎麼在這些地方 有這麼一整箱的花露水? 看來那些英國佬打仗還真夠紳士的,上前線都要香噴噴,絕對要保持優雅。

A-56:你確認嗎?但這些玻璃瓶都寫著是培養液。你看看附近還要有一包種子之類,已在這邊除了有這些瓶子之外還有很多用於送植栽培常用的紅土盤子。

A-57:算了先不管這麼多了,先把其中一瓶帶回去化驗。

【將其中一瓶培養液帶走,並裝入密實袋。】

A-56:現在幾點了?

A-57:(看一看手錶)今天香港天文台說了下午六點左右會有豪雨,所以我想我們應該可以通知Site-ZH-25了。

(由於天氣關係,第一次搜索於當日下午5點30分歸隊,相關的疑似異常個體皆被運送往站點處進行化驗及收容)

[探索結束]

隨第一次探索外,其後的幾次探索皆沒有發現其他異常個體,因此相關紀錄不會在本文檔中敘述。

附錄二:在SCP-ZH-264內部發現的異常個體/異常相關個體列表

編號: 發現地點: 描述:
SCP-ZH-264-1 ZT-103a,5號側室 一件引水器,能從未知來源引出淡水,發現時引流水源的水管被木塞塞住,而附近的青苔因不明原因呈紫色。其後被證實為第二件SCP-ZH-256實體。
SCP-ZH-264-2 ZT-103b,4號側室 36個罐頭,被發現時已全數破裂,而在內則發現大量園田螺(Cipangopaludina chinensis)螺殼。現懷疑SCP-ZH-264-2實際上是一批由於閒置過久而無效化的SCP-ZH-016,從附近發現的工廠標籤亦側面證實了這一點。
SCP-ZH-264-3 ZT-102,2號側室 48支玻璃瓶裝花露水,玻璃瓶外被貼上標籤寫有「培養液」三字。實驗後發現使用這些花露水培養液用於水耕有助於植物生長,其後確認為第二批被發現的SCP-ZH-254
SCP-ZH-264-4 中央指揮室 一份SCP-ZH-264圖則,也是現時唯一一份不受SCP-ZH-264異常效應影響的地圖。但現時為止對SCP-ZH-264-4內容的所有數碼化和複製皆被證實不可能,上述效應主要體現在複製本的未知原因內容錯誤。
SCP-ZH-264-5 中央指揮室 一份文件,內部顯示了當時英軍對於日軍「艦政本部對超自然課」在黃埔船塢建造疑似異常艦隻「建豐號」(建豊丸)的相關活動觀察。在相關文件夾當中發現多次提及船身繪有「益卦」(䷩)與「大畜卦」(䷙),按照當時艦政本部對超自然課與東弊組(東弊重工前身)之關係,不排除異常重工業組織東弊重工有對相關建造作出支援。

附錄三:與SCP-ZH-264相關的歷史背景,基金會歷史部編制。

SCP-ZH-264被認為建造於30年代末期,屬於配合英國方面1938年以後對香港防衛政策的建築。原本按照駐港英軍司令巴度苗《1936年香港防衛計劃》,SCP-ZH-264理應建築在香港針山附近,大約為醉酒灣防線城門角面陣以南,用於作為第一道防線防禦陸軍南方方面軍異常部隊大日本帝國異常事務處理局。但隨著英國方面於1938年推翻《1936年香港防衛計劃》並改為堅守香港島,SCP-ZH-264就被改成建築在香港島東部的砵甸乍山。

按照當時零號專隊提交的意見書,當年入口大部分都被一些偽裝成農舍或鐵皮屋的掩體掩蓋,至於地道的水泥厚度建築質量等則劃一與醉酒灣防線相同。不過有關於SCP-ZH-264的異常效應是有意為之還是無意之舉,相關資料全數都被有意或無意地銷毀,現無從稽考。而SCP-ZH-264內的異常設備則是人為設計,主要用於供應SCP-ZH-264內人員進行長期駐點。

雖然英軍並沒有死守的打算,但仍然希望以香港拖延日軍一段時間,可惜當時日軍從新界直到完全佔領香港殖民地僅花費18日。這令到SCP-ZH-264在預備好應戰的時候,香港全境幾乎已經被佔領,而當時隨隊的IJAMEA成員才先抵達香港一日,令到港英政府原本預料的大約會有一個月作戰,而日軍將會出動小規模異常部隊的打算完全相反。 因此,在為期18日的香港保衛戰內,SCP-ZH-264並未被正式啟用。

由於SCP-ZH-264未正式啟用,日軍亦未注意到SCP-ZH-264。隨著英軍服務團正式於一九四二年五月成立,相應由前零號專隊成員負責的異常情報工作亦開始進行。而SCP-ZH-264就成為其中負責儲存,匯報及統籌在港異常情報蒐集工作的集中地。相關的情報工作為往後盟軍對日軍在港設置之異常軍備作精確打擊起了積極作用,例如1944年12月9日時成功擊沉「建豐號」。

不過,長時間的人員流動其後引起了日軍的注意。其中又以島田三郎的目擊最為完整,往後日軍更從戰俘中了解到SCP-ZH-264。最終經過地理勘察,決定對此進行掃蕩。然而,受制於當時日軍對敵方的錯判及SCP-ZH-264的異常效應,上述行動令到日軍在叢林中迷路。因此,相關的情報工作持續,而SCP-ZH-264的正式位置始終沒有被日軍發現。

1945年8月15日,日軍宣佈無條件投降。1945年8月30日,香港重光。同年12月31日,英軍服務團解散。但解散後,SCP-ZH-264仍繼續保持備用狀態。尤其於往後的蘇美冷戰期間,SCP-ZH-264一直都被選為當香港受到軍事波及時的主要戰時異常性軍事行動統籌處。內部的異常個體亦一直由零號專隊負責維修和保養,直至1991年冷戰結束,SCP-ZH-264才正式棄用並被基金會收容。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