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263
評分: +3+x

QpPjrk4.jpg

第52個發現SCP-ZH-263的寺廟。

項目編號:SCP-ZH-263

項目等級:EuclidSafe1

特殊收容措施:現時已建立機動部隊MTF-宗人-18(尋仙者)負責對SCP-ZH-263的追查和收容2所有被發現的SCP-ZH-263都會收容在Site-ZH-25。

13/4/2006 更新:為避免項目大規模爆發,每星期都應在SCP-ZH-263的收容室內燃點檀香,點香數目應為收容室內SCP-ZH-263的個體數目乘三。

描述:SCP-ZH-263是一批約高15厘米,闊5厘米的樟木制神像,基金會現時共收容了56個。經過與欲肉教傳說文獻對比後,SCP-ZH-263確認是用於表達殆瓦文明中的宗教主神██████。

SCP-ZH-263的異常效應在於:現時並無成功回溯任何一例SCP-ZH-263的來源。在出現SCP-ZH-263的廟宇建築當中,藉翻閱相關資料及建築草圖皆完全沒有提及到SCP-ZH-263的任何資料。對相關宮廟負責人/常去相關廟宇進行祭祀活動的信徒進行訪問,全數訪問者皆表示未知SCP-ZH-263的來源及供請日期。 研究員張道士對此提出了三個假說:

  1. SCP-ZH-263可能是由一位具有逆模因效應的實體所放置。
  2. SCP-ZH-263本身具有出現在各地宮廟中的異常特性。
  3. SCP-ZH-263本身具有抹除上述相關資料的逆模因效應。

在大部分情況下,SCP-ZH-263主要出現在宮廟內部門框的左下角或右下角。統計後發現,亦有56%的機率SCP-ZH-263會伴隨著數件小型道教祭祀工具出現,例如香爐及果盤。

SCP-ZH-263最初由研究員張道士發現,最初被認為是一份無異常的相關文物並被收容在Site-ZH-25。但其後在台灣、香港、中國內地等華裔居民集中地方的廟宇中都發現多個SCP-ZH-263個體,再經過對寺廟主持及信徒的訪問後逐漸發現SCP-ZH-263的異常性質。現時已經由MTF-宗人-18(尋仙者)負責對相關項目的追蹤和收容。

附錄1:以下是一份信件,於13/4/2006出現在張道士辦公室的桌面上。翻查監控紀錄後仍未發現上述信件是什麼形式送達,經過模因部檢驗確認無異常後,對信件內容的研究正式開始。其內容如下:

唉,可嘆啊……

從前多好呀,別說果盤豬牛羊,他們連活人都給我。當年的人信心就是足夠純粹,個個忠誠,那時候我的法力可不比你們那邊玉皇大帝關公來得弱,風調雨順,應有盡有。他們當時基本上只是原始人,在我與眾神的領導下甚至能夠創造出自己的植物品種,而這些品種至今的科學也無法理解的。當時我最自豪的一個作品,金子都能夠種出來呢!

怎料到頭來,那些秦軍一殺到,當時又正值我們內部內亂。供奉的祭品比以前少了,在內亂中,他們逐漸把自己的力量來源-我還有其他眾神遺忘的一乾二淨。內憂外患底下,結果當然是立刻覆滅了。

我們都是知道的,供奉我們的人消失了,徹徹底底地消失了,剩下的就只有早就想我們完全滅絕的血肉操作者。我看見眾神一個一個衰弱,乃至滅亡,我也就只好另尋他法保存自己。

我發現其實中原的那些香火,還是足夠我存活的。所以我就偷偷將自己放置在不同的寺廟, 吸取廟中本不屬於自己的香火,又或假裝成土地公,令人放上幾支清香,日子也就總算能過得去。

求求你們不要再到處把我的神像移走了,再把我的各個分身都收集在哪個房間裏頭,我真的是要餓死了。

經過商議後,現時決定MTF-宗人-18(尋仙者)亦需要負責對相關項目的供奉工作,以避免項目在各地寺廟中大規模出現並令異常社群殆瓦文明曝光。

附錄2:自收容措施更新後,SCP-ZH-263的出現機率按年減低6%。直至2015年,MTF-宗人-18(尋仙者)已經超過一年沒有發現新的SCP-ZH-263個體。因此,MTF-宗人-18(尋仙者) 宣佈進行人員裁切,只留下原本負責定期進行供奉工作的人員。現時,MTF-宗人-18(尋仙者) 成員只剩研究員張道士一人,其餘則被調配到其他崗位。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