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261
評分: +11+x

項目編號:SCP-ZH-261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33棵SCP-ZH-261植株現時栽培在Site-ZH-31,將定時對相關個體進行收割。收割後所得的SCP-ZH-261將用於制成SCP-ZH-261-1長期保存,嚴禁未經批准下進食SCP-ZH-261及SCP-ZH-261-1。

描述:SCP-ZH-261是一批具有異常效應的甘蔗,遺傳特徵與新畿內亞野生蔗相同。 現時基金會使用原植株取段種植成功培育三十三株SCP-ZH-261個體,經測試表明再培育的SCP-ZH-261仍保有原來的異常特性。

SCP-ZH-261-1為使用SCP-ZH-261所製作的蔗糖,具有干涉及影響小型奇術實體的能力。主要體現在服用SCP-ZH-261-1的對象現實被穩定1,難以被相關奇術實體所造成的現實扭曲效應影響。此效應的包括範圍因人而異,經實驗統計後有85%的使用者在服用後能夠令約在EVE3.75至4.88 濃度之間的效應無效化,上述效應可以保持8小時。

14/5/2018新增:

SCP-ZH-261-1亦具有戰術神學用途。當服食刻上特定花紋的片糖狀SCP-ZH-261-1,服食者的意識及行為習慣將會被效應影響,身體機能亦會短暫提高。服食者的行為改變模式經Facility-57戰術神學部鑑定被認為與古巴當地的巫毒教主神類似。此效應可保持3小時,但此舉會導致服食者腦部永久受損,尤其有95%機率會令服食者出現早發性阿茲海默症並於3至4年後死亡。可觸發上述效應的特定花紋已知包括交叉鑰匙(代表聖伯多祿)及木棍和木匠尺(代表聖猶達)。2

發現:項目於1966年正式被潛伏於MAC(「古巴異常部」)的基金會特工發現。 按照從內部盗取的資料表明,SCP-ZH-261-1被一定程度上加入在包括切·古瓦拉及卡斯楚等古巴政要的飲食,尤其雪糕之中。截至1990年,在和五角星的秘密部署資料對比下,SCP-ZH-261-1最少攔截了13次威力大小不一,來自五角星異常特工的遠程奇術定點打擊。

附錄一:節錄自《口述異常史·紅劍之餘影》

背景:以下是對█████先生的訪談。█████先生現年85歲,異常城市小哈瓦那居民,古巴伏都教徒,為古巴「紅劍之夜」事件目擊者與生還者之一。

張道士:「你可不可以概述一下當時的背景?」

█████先生:「卡斯楚剛執政的時候,那都是差不多六十年前的事了……」

█████先生:「他是一個……疑心很重的執政者。他很努力,用盡一切手段來守護他的國家,但亦因此他比地獄最深淵的惡魔更加恐佈,所以也就有之後的事。」

張道士:「在發生這件事之前,有沒有任何預兆之類的?」

█████先生:「沒,一點也沒。他們來了,問效忠不效忠,答不效忠就當場槍斃。」

█████先生:「一間坐滿人的伏都教會,四五十人,十來分鐘基本上就沒了。」

張道士:「當時你們這些地下組織有沒有打算反抗,又或者準備反抗之類的?」

█████先生: 「有。有很多地下教徒,他們都去請示了自己的洪安或者滿婆3,有幾個羅亞4也出手干涉了這件事,但後期也無能為力。」

張道士:「為什麼?」

█████先生:「因為不只我們,對方也會做同樣的東西。這麼嚴重的事,我們每個洪安或者博哥做都要冒著生命危險。」

█████先生:「但對方呢?他們不是,他們要讓羅亞騎在5自己身上,吃一顆雕刻過的糖就可以了。」

張道士:「是這一種嗎?」(展示SCP-ZH-261-1的照片)

█████先生:「是的,他們會在吃之前刻上代表不同羅亞的符號。吃完了,羅亞也就騎上去了。」

張道士:「你之前不是說,這一類宗教儀式是很危險的嗎?難道他們有方法避開這種風險?」

█████先生:「軍隊最不缺就是完全服從命令且用完即棄的人力,不是嗎?」

根據訪談中可見,SCP-ZH-261-1極有可能曾被用於「紅劍之夜」屠殺中。 鑑於大部分「紅劍之夜」相關文件皆為CAM的高度機密文件,又在該組織解散時全部銷毀,有關SCP-ZH-261-1 的具體使用方案已無從稽考。但根據上述訪談中顯示,項目或許與古巴當地的巫毒教神明有一定關聯,對是否牽涉神性實體的調查正在進行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