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259
評分: +12+x

項目編號:SCP-ZH-259

項目分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ZH-259現時收容於Site-ZH-25中的safe級異常儲物箱。

SCP-ZH-259於每年的農曆八月十五日都需要由D級人員切開,以檢視內部是否有產生SCP-ZH-259-1。如有,則由D級人員閱讀SCP-ZH-259-1的內容以轉達研究員進行備份,備份副本將移交至Site-ZH-25關注組織資料庫中。已禁止任何研究員直接閱讀SCP-ZH-259-1正本, 但SCP-ZH-259-1的內容副本將會對擁有二級或以上保密權限研究員公開。現時已禁止對SCP-ZH-259進行實驗,避免意外攔截與關注組織昏厥交響曲的相關訊息送達至SCP-ZH-259。

描述:SCP-ZH-259為一個具有異常效應的方形蓮蓉月餅,月餅上標有漢喃1字樣「節𪱯𦝄,阮文泰」。雖然SCP-ZH-259發現於1975年,但至今亦無變質。阮文泰被編號為POI-5767,但現已證實POI-5767於1981年九月三日的茶嶺難民營暴動中死亡。其相關資料現時已歸檔。

當在小於三平方厘米的紙張寫上SCP-ZH-259表面字樣(該紙張被命名為SCP-ZH-259-1),在農曆八月十五日時SCP-ZH-259-1將會出現在SCP-ZH-259的內餡中。不過所有SCP-ZH-259-1都會在農曆八月十六日消失,上述效應一年只能觸發一次。同時,在農曆八月十五日切開的SCP-ZH-259都會在農曆八月十六日復原,但在其他日子切開則無法觸發上述效應。

當與SCP-ZH-259表面上所記錄的名字不符者閱讀SCP-ZH-259-1,閱讀者將會逐漸回憶過去的中秋節,有59%閱讀者會開始使用紙筆記錄上述回憶。但上述效應同時又會扭曲閱讀者的記憶,閱讀者大約在兩至三日後所回憶的中秋節都顯示出與關注組織昏厥交響曲相關,例如:

  1. 與關注組織昏厥交響曲的成員賞月。
  2. 與關注組織昏厥交響曲的成員準備偷渡事宜。
  3. 遇溺
  4. 嘗試拯救遇溺者,但本人亦因此而遇溺。

同時,閱讀者皆表現幻聽跡象。所有受影響閱讀者皆表示閱讀SCP-ZH-259-1時聽見使用中阮伴奏的《征婦吟》

SCP-ZH-259在1975年的茶嶺難民營中被發現。現懷疑SCP-ZH-259主要用於接收來自家鄉的訊息。值得留意的是,當中的信息被認為與越南地區的昏厥交響曲活動有關,詳見附錄一。

附錄一:SCP-ZH-259-1信息摘錄

發現年份:1976
內容:香港那邊還好嗎?找到合適的學校了嗎?我們看看之後會不會跟著一起過來,如果不行,你就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

發現年份:1977
內容:我們已經打聽到門路了,一年後可以來到香港了。請堅持著,等待我們的到來。

發現年份:1978
內容:下個月我們就會來香港了,香港這片自由之地應該會有我們舊民的容身之所吧。

發現年份:1979
內容:不要忘記水中的屍體。
備註:記錄該信息的SCP-ZH-259-1有被水浸泡過的痕跡。

截至2019年,沒有再紀錄到SCP-ZH-259-1的產生。

附錄二:受影響者所寫作的相關文本摘錄

回想起那一年的中秋……那應該是我人生中最難以忘懷的中秋了。那是我和他們過的最後一個中秋,過了這一個中秋我就要去香港了。他們說,我是最後的希望,在政府的強行兌換政策底下,他們未必有足夠的資源去跟我一起面對了。

別人的中秋是代表團聚,但我們的中秋卻代表離別。賞月過後,他們趕緊幫我執拾細軟,今晚的凌晨就是偷渡的最好時機了。

他們跟我說了很多很多的話……要找一間合適的學校,要用哪一間學校幫助我們傳承和復興。但這個真的有用嗎?難道又要像今年在美國的所作所為嗎?

他們知道了我的憂慮,所以他們給了我一個月餅。他們說這個不是拿來吃的,他們每年都會跟我溝通聯絡……但他們和美國的那群不同,他們沒有像那群一樣強大的力量,所以只能夠藉借助中秋節人們對團圓的概念來傳遞訊息了。

時候到了,我拿著包袱,和其他逃難的常人一樣,進入去那擁擠的漁船。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