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197
評分: +8+x

項目編號: ZH-197
等級2
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級:
none
瓦解等級:
vlam
風險等級:
謹慎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會前台心理諮詢機構已向壺山高中派遣輪值調查員長期監察,其名義為心理諮詢室校外援助醫師。大部分收容程式仍由壺山高中自然科學社自主完成,但輪值調查員需要在許可範圍內收集校內關於“樂群湖水怪”的資訊,嘗試越過自然科學社及公眾的注意直接接觸項目實體,並在暴露異常狀況時採取相關措施。

項目小組將長期以「 船舶與運河保護協會(Ship and Canal Protection Association,SCPA)水環境部門」名義與壺山高中自然科學社保持聯絡。

有關項目的詳細資訊需嚴格保密,但基金會不會介入相關傳說的流傳。輪值調查員對項目擁有III/ZH-197級許可權。

描述:SCP-ZH-197是發生在壺山高中本部校區樂群湖的一系列異常生物性現象統稱。於任何時刻皆只會出現一種類型的SCP-ZH-197,同時其形式的改變具有一定規律性,通常發生在該高中的學年更迭期間,每個形態的週期為一年。除少數情況外,一般該高中的每一屆學生會對應不同形式的SCP-ZH-197,並對於其有獨特的認知,儘管大部分學生認為此項目的存在純屬杜撰。

壺山高中自然科學社是壺山高中的普通學生社團,於2005年創立至今,擁有一間社團活動室和所有生物實驗室的閒時使用權。一般情況下每屆社團至少會進行二十次的社團活動。該社團與項目有極為密切的關係,在基金會於2020年介入項目的調查之前,一直獨立管理和處理項目的相關事務。目前有關項目的大部分資料均來自於該社團分享的記錄。該社團對於項目有極強的佔有欲和責任感,抵觸包括所謂SCPA在內的任何其他組織對其展開直接的研究調查。

該社團目前仍不清楚基金會的確切情況,由於該社團影響力較小且為有複雜社會聯繫的獨立團體,對其貿然干涉極有可能引發違反帷幕協議的事件,故基金會不將其列入收容範圍或名義GOI清單中,但仍將持續保持關注。

壺山高中自然科學社存有大量有關此項目的描述和實驗報告,由每一屆社員合作撰寫。由於該社團只包含高一學生,項目的特定形式由其對應的高一學生入學年份編號。

以下摘錄自然科學社近五年來歷屆社員對於SCP-ZH-197的簡要描述及處理方法。

SCP-ZH-197-2016:樂群湖水怪是一隻大型水生兩棲類動物,體長約0.8米,呈灰褐色,前肢五趾,後肢四趾,有外鰓,體表粘液腺發達,細軟鱗片密佈全身。與普通有尾類不同,四肢發達且可托舉身體離開地面。我社曾成功捕捉一次後放生,發現該生物擁有控制水流的能力,體現在體表可以附著大量水形成水層,並擊碎實驗室水箱的工業塑膠隔板。該生物性格溫順,不會主動接近或攻擊人類。

社團集資購買了十個無線水流感測器散佈在樂群湖底,每次社團活動固定分配一部分時間記錄樂群湖水怪的活動情況。研究發現該生物為底棲晝行性。同時,社團以水環境保護和校園文化為主題,邀請了學校藝術生進行相關創作,聯合學生會將有關樂群湖水怪的內容加入了校園文創產品。

SCP-ZH-197-2017:樂群湖水怪是生長於樂群湖中的構件型水生植物1,其活性部分離水面最近不到30釐米,可以在船上採集標本,但容易與其它水生植物混淆。目前發現的部分所占區域在水面的投影約有30平方米。由於校方管制,社團未組織潛水研究,故而無法得知其是否存在根系。根據已採集的標本,確定其為蕨類植物,中柱為星狀,莖有分支,存在大量氣腔,無明顯的葉分化。樂群湖水怪與普通水生植物的最大區別在於其本身無葉綠體,外觀呈暗紅色,但細胞間隙共生大量念珠藻。破壞樂群湖水怪可能引發念珠藻群的釋放事件。

社團成員不得在未經討論的情況下採集樂群湖水怪的標本,同時每次社團活動應檢測樂群湖水體中的藍藻濃度,發現異常要及時向校方反映。

六月,2017級最後一次社團活動檢測到到藍藻濃度的爆發式增長,採集水怪標本觀察發現幾乎所有共生腔都自發破裂。但由於當時學期即將結束,我社正處於換屆時期,故未能採取有效措施。

SCP-ZH-197-2018:樂群湖水怪是半固著生活於淺水區域的大型雙殼類軟體動物,體長在半米左右,有運動能力,通常出現於湖畔的圓形露台和一號教學樓部分,在水位較低時容易觀察到。其出水口排出的液體有時會發出惡臭,有嚴重影響樂群湖水質的隱患。觀察研究可以採用酒精開殼,酒精可以將其麻醉,但不會毒害。已經在其外套腔內發現四種寄生生物,解剖顯示兩種屬於環節動物門,一種屬於扁形動物門,一種屬於線蟲動物門。但社團成員不具有進一步分類地位鑒定的能力。推測排出液的臭味與之有關。

任何社員不得擅自麻醉或傷害樂群湖水怪。開殼工作必須由社長進行。需長期監測並保持其所處深度在一米以上,否則應將其移動至符合深度要求的位置。每次社團活動都應記錄其位置及移動後位置(如果有)。在出現水質惡化事件時應立刻將其捕撈並暫時存放於實驗室水箱中。

SCP-ZH-197-2019:樂群湖水怪是一個由泥土、岩石和生物組織構成的球形活性物體,直徑在0.5-2m區間內波動,據觀測此大小波動與月相週期基本吻合。已經證明無機結構為非必要部分,該個體在物理去除無機結構後仍然正常存活。生物部分無顯著器官分化,行機理尚未闡明的高效化能自養。內部細胞以類似合胞體的方式聚合,擁有強大的自我修復功能和泛氧呼吸能力。未觀察到除與黏菌相似的二分裂外的生殖行為。該個體在某些時刻會產生大量淤泥樣物質,最多曾使某處水體在半個月內減少了將近一米的深度。

其居於深水區,固著生活,無危險性。每次社團活動應將其捕撈並進行常規工作後放回原位,包括水深度測量與比較、個體直徑和重量測量、標本採集和基礎代謝率測定。在其產生淤泥時,社團成員應當聯繫校方後勤部進行清淤或積極自行處理。

SCP-ZH-197-2020:[資料刪除]

附注:2020年11月,基金會員工首次接觸到SCP-ZH-197-2020,確認了其真實性。當時此項目被判定為Keter級。

在任何形式下,項目都擁有極強的隱蔽能力,若非在指引下的刻意尋找幾乎無法發現其存在。SCP-ZH-197似乎具有一定的模因影響能力,曾知曉並相信項目確實存在的個體(全部為壺山高中自然科學社成員,目前尚未發現例外)不會主動向任何人透露其詳細資訊,同時在離開社團後會出現記憶修改的情況,並認為有關該項目的一切文本為虛構創作,社團對項目開展的所有活動為虛擬遊戲行為,而項目並不存在。

當項目為個體生物時,丟棄或者轉移至其它水體將導致樂群湖內自動生成一個新的相同個體,任何時間都只有距離樂群湖最近的個體表現活性。

項目的活躍性與校園內的學生數量有直接關係,暑假是每年項目最不活躍的時期,該時段也被認為是項目每年改變形式的時期。相關記錄顯示項目形態的轉變似乎與社團將其記錄直接相關,但現在尚未得到有效證明。

壺山高中自然科學社中也有說法認為,校史上與樂群湖相關的異常事件皆由該屆社員的管理不力,導致項目失控造成。

項目似乎具有極強的生命力,在有關項目的所有記錄中,未出現任何項目任何形式的可考證死亡事件。而由於SCP-ZH-197-2021的詳細資訊仍未被2021級壺山高中自然科學社提供,以及考慮到在校園內行動可能產生的社會影響,基金會迄今尚未主導及直接參與任何對於SCP-ZH-197(亦即目前狀態:SCP-ZH-197-2021)的實驗與研究,因此項目的生物性質仍在討論中。

音訊記錄1

日期:2020年11月
錄製者:特工阮京
錄製者名義:SCPA水環境部門員工
地點:壺山高中自然科學社活動室
簡述:基金會在得知SCP-ZH-197-2020存在的次日委派阮京與自然科學社相關人員接觸,並嘗試取得項目的控制權。

[記錄開始]

(開門聲)

阮京:咳……你們好嗎?

阮京:自我介紹一下,我們是SCPA水資源部的,今天是來採訪你們,收集一些材料來撰寫公眾號文章,宣揚我們公司的理念。可以拍些照嗎?

(沉默。)

阮京:那我就當你們默許囉。哇,你們這個水箱怎麼搞的,破了一個大洞?這麼厚的工業塑膠板……

聲音1:啊,那是前幾天……我們開玩笑地丟進去一大塊鈉。然後爆炸了。我們還在維修。

阮京:原來是這樣。那……

聲音1:最好還是請你不要拍攝,阿姨。請問您和我們社長聯繫過了嗎?

阮京:哦哦,當然。你們哪位是李社長?

聲音1:李社長他啊,他現在和另外幾位在戶外採集標本。需要我去把他叫過來嗎?

阮京:謝謝你,小朋友。你們的社團生活真是多姿多彩,不像我那時了。那就讓我先坐一會。

(拉椅子聲)

阮京:我司很早就聽說過你們保護學校水環境的事蹟,你們完全應該被宣傳,發揚我們的理念。我們願意提供贊助。

聲音3:其實我們的主要目的不是……

聲音4:哦謝謝!非常感謝您的組織對我社的賞識和幫助!呃,我是本社的財務委員,最近的資金真的非常緊張,所以您的幫助可以算是及時雨了,謝謝!

阮京:沒必要謝我。不過有一點我不太明白:藍藻事件我聽說過,臭水又是什麼?

聲音4:臭水?呃,您沒有聽說過?我記得學校給過一個很合理的說法……

阮京:“給過一個很合理的說法”?

聲音3:不,不是的,這件事比較複雜,一時半會可能和您解釋不清……我們換一個話題吧。

阮京:哦,同學們,我今天來就是收集這些故事的。洗耳恭聽。

聲音4:啊,其實……最後是學校幫我們解決的臭水問題。我們對這件事瞭解的不多,畢竟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如果一定想知道的話,您可以去問學校。

阮京:真的嗎?我剛才才從學工處採訪過來。你們的老師對當年貴社獨自解決臭水問題的壯舉讚不絕口哦?我只是很好奇,那種極端環境問題,僅憑你們當年的幾個學長,是如何做到完美解決的?掌握了什麼超能力嗎?我相信你們一定知道;我也很想聽聽。

聲音4:呃啊,那其實……那其實是因為……

聲音2:是藍藻腐爛!腐爛的藍藻使水質變臭!所以我們說臭水問題。臭水是由藍藻引發的!解決了藍藻問題,臭水也便解決了。

聲音4:對對!臭水來自腐爛的藍藻。我可能剛才記岔了。

阮京:原來如此。對了,你剛才說最近的資金比較緊張,你們平時的資金來源都是什麼呢?

聲音4:我們主要依靠賣校園文創。樂群湖水怪就是我們主打的IP,樣子是個萌萌的水藍色蜥蜴,我們在校內書店賣明信片和鑰匙扣,從2016年一直賣到現在。但如今熱度已經下去了,賺的錢越來越少,而靠學校發放的活動經費根本就不夠支付器材和檢測費用。

阮京:很有意思。能再給我講講這個樂群湖水怪嗎?我可以把它寫進文章裡。現在一個流行的趨勢就是給各種東西找個具象的吉祥物。讀者會更喜歡的。

聲音4:額,以您可以理解的方式說吧,我們每一級的社團都會致力於解決一個問題,就像16級的成員們解決了社團財務問題,17級嘗試解決藍藻問題,18級解決了水質惡化問題,19級解決湖底淤泥問題等等。每一年我們都會將自己想要解決的問題具象化為一隻“樂群湖水怪”嘗試著控制它,讓它不要影響我們的樂群湖。

聲音3:通常我們都很成功,除了藍藻事件。那次事件發生的日期太尷尬了。

阮京:是因為換屆嗎?

聲音4:不止如此,還因為那個時段高三的學長們都畢業了,無法提供幫助。高三的學長離開了學校,高二學長的幫助……也沒能解決事態。

阮京:為什麼你們這麼在意2017年的事情呢?畢竟只是一次短暫的藍藻爆發而已。

聲音2:(歎氣)你不知道的,阿姨。你不知道我們為這件事情損失了什麼。

阮京:嗯…無論如何,這很令人感動。對了,請問你們今年想要為學校作出什麼貢獻呢?我看窗外的樂群湖非常美麗清澈,簡直像你們已經沒有什麼能做的了一樣。

(沉默。)

阮京:哈,呃,不願說也沒關係,我們可以留點懸念。

(開門聲。)

聲音1:阿姨,李社長來了。

阮京:你好,社長!

社長:你好。是SCPA的對吧。我們可以提供材料。

阮京:不愧是社長,直奔主題。我剛才和社員談論到了樂群湖水怪的事情,我很感興趣。用管理大家喜聞樂見的怪獸來具象化環境問題的解決過程,非常有創意。請問你們有積累下來的關於它的描述嗎?我會用於文章的參考。

社長:當然可以。這是一些學長們留下來的記錄,從2016到2019的——可能有些幼稚,請不要取笑。

阮京:謝謝!我可以帶回去研究嗎?

社長:很抱歉不行。這份記錄對我們還是很珍貴的。……另外,裡面的內容也請不要公開。您知道的,我們不想——不想被人覺得不正常。

(一段時間的沉默。)

阮京:嗯,我看完了。非常感謝——這是很重要的資料。孩子們的想像力真是豐富啊!今天就先到這裡好嗎?再見同學們!謝謝各位!

(告別聲。關門聲。)

(走路聲。)

(手機電話鈴響。)

蘇詩禮:和小朋友的談判進行得怎麼樣?

阮京:很不錯。他們努力撒謊的樣子挺可愛的。

蘇詩禮:這些可愛的孩子處於危險之中。他們不知道自己面對著什麼可怕的東西。

阮京:我想他們比我們更清楚。

蘇詩禮:我覺得你應該直接一點。臨走時不是塞給你一個便攜式記憶刪除儀嗎?

阮京:拜託,這是高中,所有監控和公安直接聯網。打草驚蛇從來都不是我的選項,現在還不到時候。

蘇詩禮:不到時候?哦,你知道上頭可是對你寄予厚望。

阮京:我明白。完全掌握SCP-ZH-197的控制權。

蘇詩禮:(一字一頓地)我們不可能放任一個keter級異常和一群高中生玩探索發現。以前你的作風一向是直奔主題,為什麼今天不是如此?

阮京:唉……聽著。你們整天面對著發生在稀奇古怪的地方的Keter級的牛鬼蛇神和各種現實崩壞事件,對這種小玩意卻表現得像個莽撞的新手。這裡是學校,不是可以亂來的地方!

蘇詩禮:等一等……

阮京:聽我說完。你們以為自己有足夠的能力。但是SCP-ZH-197-2020很奇怪。每年的水怪都暗示了這個社團當年的目標,而今年的水怪和以往完全不同——我剛剛記下了他們往屆關於水怪的記錄。現在他們還不知道我們瞭解SCP-ZH-197-2020的情況。

蘇詩禮:……那個水怪還是一年一變的?

阮京:沒錯,而且它不應該是Keter級。按照以前的描述,完全應該歸類為Safe。但是今年不一樣……這更加反映出了情況的危急。無論如何一定要謹慎。我的忠告。請代我傳達給上頭。

蘇詩禮:先別掛……你想讓我怎麼向上面交代啊?

阮京:感謝竊聽器吧。已經開始工作了。使用程式在你的桌面上。

(電話掛斷。)


——以下錄音來自竊聽器——

地點:壺山高中自然科學社活動室


聲音4:很好,各位,感謝突然出現的贊助商——這樣我們就有錢買潛水服了。

聲音1:還有修理被那個怪物撞爛的水箱。我是說,我們真的要這麼做嗎?這已經觸犯禁令了。

社長:當然。想想看我們這麼多的計畫,我們的目標,我們的手段。已經沒有後退的理由了。

聲音3:先前從來沒有人這麼做過。處理怪物水草和史萊姆,天哪,我覺得已經很瘋狂了,現在你要和那個怪物交易,那個會說話的、屍體一樣的怪物!這根本不是高中生幹的事情!

社長:我們是安全的。要是它有傷害我們的能力,我們也不會在這裡了。它現在很虛弱。

聲音3:但你在幫助它恢復。這是和惡魔的交易。

社長:那麼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你還希不希望追回你的前女友?還有你,你要不要還清你爸的賭債?以及你,要放棄你的全省冠軍嗎?

聲音3:我特別希望追回她!但我很害怕那個怪物。我也懷疑它是否做得到,以及能不能信守自己的承諾。

社長:如果它是一個惡魔,那麼惡魔的承諾往往比所謂的好人還可靠;如果它不是惡魔,我們就用上一屆留下的清淤設備……讓它嘗嘗欺騙我們的後果。

聲音2:但是,如果我們按它說的做了,我們實現了願望,它就可以永遠保持自己的形態,不再在每個新學年改變……

聲音4:那樣的話,就由下屆的人處理好了。再說,我們還在它身上綁了那麼多鏈子,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離開湖底了。

社長:我們下次社團活動就行動。

[記錄結束]


項目主管人備註:在此記錄基礎上,經過項目相關責任站點負責人商討,決定繼續對SCP-ZH-197保持與Keter級項目等同的關注,但暫時默許自然科學社對於項目保持知情和作出一定程度內的干預。

音訊記錄2

日期:2021年7月
錄製者:輪值調查員蘇詩禮
錄製者名義:心理諮詢室校外援助醫師
地點:壺山高中校心理諮詢室
簡述:N/A

[記錄開始]

蘇詩禮:你知道嗎,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上頭讓我暑假還守在這裡。

韓博士:他們的意思一定是讓你放個假嘍。美好的夏日校園,空無一人又炙熱火辣……所以之後怎樣了?

蘇詩禮:你指什麼?

韓博士:當然是2020屆社團最後的選擇。

蘇詩禮:你確定要我在這裡說?用學校座機的非加密線路?說你沒有許可權聽的東西?

韓博士:我想你漏記了一次我的職位晉升。另外,當然,我想沒人會竊聽一個小小的、天天解決青澀小情侶和考試失敗者的業餘校內心理師不是嗎?

蘇詩禮:還有兩周就結束了。

韓博士:當然。你的輪值任期。不需要提醒。

蘇詩禮:不,我提醒的是你還能這麼囂張的時期。

韓博士:行了,和我聊聊那群超自然高中生最後幹了什麼。我很感興趣。最近派在外地,對本站的資訊都不瞭解了。

蘇詩禮:還能怎麼樣?這個項目仍然被分級為Safe!能動動腦筋嗎?

韓博士:最終分級為Safe也可能是因為你們作出了巨大犧牲,無效化了項目的危險形態,簡而言之,一次慘痛戰役的勝利果實。請給我詳細的報告。

蘇詩禮:……SCP-ZH-197-2020是一個人形實體,可以水下呼吸,擁有標準人類的物理力量和極堅硬的表皮衍生物,還是個Ⅵ級現實扭曲者,智力水準與人類相當,能夠講中文,以滿足每人一個願望為代價要求那群高中生放棄對所謂樂群湖水怪的關注和記錄,它說這樣可以讓它在學年交替時不改變形態。滿足了嗎,好奇寶寶?我們的同學們呢,曾經成功捕捉一次並用鏈條捆著,因此它無法自如運動。最終他們還是記錄了項目。就是這樣。現在自然科學社的馬上又是新一批小屁孩了。你知道,2021級。水怪的形態目前來看應該是較為無害了。

韓博士:哇哦。

蘇詩禮:“哇哦”是什麼意思?

韓博士:個人感覺有點平淡。

蘇詩禮:那是因為你瞭解的資訊還是太少了。你知道為什麼自然科學社自2017年開始被禁止划船或潛水嗎?

韓博士:……因為那個臭臭的怪物水藻?

蘇詩禮:因為在處理SCP-ZH-197-2017時,有一個社員掉進湖裡,被水藻纏著,淹死了。那個社員就是2020級社長的一個表哥。

韓博士:所以社長許的願是要復活他的表哥?

蘇詩禮:正確。雖然通過後來對SCP-ZH-197-2020現實扭曲能力的復原評估,其並不具備與復活死者相關的能力。

蘇詩禮:我想我們都應該對這些孩子保持敬意。即使是客觀上說,被捆著的SCP-ZH-197-2020至少幾年內也不會有威脅,他們完全可以接受它的條件,讓後輩們完全不知道什麼水怪的存在,然後期盼著那些對他們吸引力很高的空頭支票……我敬佩他們的責任感。

(敲門聲)

蘇詩禮:該死,這個時候怎麼還會來人……先掛了。

(電話掛斷。)

蘇詩禮:你好,現在不開門!

(開門聲)

蘇詩禮:有沒有禮貌啊,別人沒有准許就擅自開門——等等,是你?不可能啊!

[BLANK]:嗯?我們見過面嗎?

蘇詩禮:呃……是我認錯人了。同學,現在是暑假,你在校內幹什麼,找我又要幹什麼?

[BLANK]:老師好,我是今年的畢業生,馬上就要去很遠的地方了,趁著暑假今天回來最後看一眼。聽聞學校外聘了高級心理師,以前一直想來這裡體驗一下心理諮詢服務,今天正好沒事,就當來滿足一個夙願了。

蘇詩禮:把我這當遊樂場了是嗎?坐吧。

[BLANK]:謝謝老師。

蘇詩禮:所以,你有什麼心理問題,情感挫折啊大學前途啊都行,先跟老師講講?(小聲)等我找一下話術本……

[BLANK]:我想,我可能捨不得這裡,這所學校。我不願意畢業。

蘇詩禮:那倒是一個……有趣的問題,我是說,這所學校大部分的畢業生巴不得早點去他們美麗的新校園——來說說看,為什麼?

[BLANK]:我在這裡留下了太多東西,這個學校簡直是我靈魂的一部分……尤其是傳承。我真想一直看著後繼者們如何演繹、革新我的遺留,展示它們從未為我所注意的部分。

蘇詩禮:雖然說起來不太好聽,其實你可以選擇留級。

[BLANK]:我非常努力地嘗試過了。很遺憾沒有成功。其實說實話,我也沒有了再去重來、去參與的資格和時境。我只是想留下來,毫無理由的駐留卻是荒謬而不可能實現的。

蘇詩禮:啊,是啊,你必須向前了。再者,你說的“傳承”,是什麼意思?

[BLANK]:我曾經參加過一個社團,一個非常有意思、難忘的社團。我參與了很多它的活動。或許如果我突然去世了,除了家庭,這裡是最後記得我的地方了。但有意思的是,要想留下來,就必須讓他們忘記我。世界就是這麼奇怪。

蘇詩禮:壺山高中最有意思的社團大概是自然科學社了。你不會以前是那個社團的吧?

[BLANK]:是的。

蘇詩禮:我記得自然科學社致力於保護你們那個脆弱的人工湖的生態。你們那一屆幹了什麼來著?

[BLANK]:事實上,並不是所有社員都幹這個。我在社團裡面的地位比較……特殊。

蘇詩禮:哦,去他媽的傳承吧。你不是社員。你覺得自己配的上他們嗎?

[BLANK]:什麼?

蘇詩禮:我有2005年以來所有自然科學社成員的資料,而你不在檔案裡。看見電腦主機旁邊的紅燈了嗎?那不是路由器,那是現實穩定錨的警報燈。還有回到第一個問題:我見過你,在一年以前你“出生”的時候。我就是那個第一次和你接觸的人。你真的以為把你身上那層老皮刮掉我就不認識你了?現在回答我:你怎麼還存在?你怎麼離開的樂群湖?

[BLANK]:基金會的人,你留不住我。我已經不再是所謂的樂群湖水怪了。

蘇詩禮:我們完全可以滿足你這個小小的願望。大概在五分鐘以前一輛載著十幾個大漢的客車已經以教學理論交流名義進入學校,現在他們正在樓下乘涼,帶著所有你知道和不知道的可以讓你聽話的東西。怎麼樣,還滿意嗎,SCP-ZH-197-2020,或者說,新收容物?

[BLANK]:讓我給你講講我們到底是什麼,怎麼樣?

蘇詩禮:那群特遣隊的距離準備好還有幾分鐘。不錯的消磨時間的建議。

[BLANK]:樂群湖是可以看成一個怪物們的學校——或者監獄,但只有一個年級,這個年級只有一個學生。每一年都有新生來,就像被稱為高中生一樣接替了“樂群湖水怪”的名字;而相對的,畢業生就像不再被稱為高中生一樣,不再是樂群湖水怪了。可以離開樂群湖,也是一個道理。

蘇詩禮:這倒挺有意思。一個怪物怎麼會留戀只待了一年的湖?別扯淡了,留著到收容室裡再和我慢慢說吧。

[BLANK]:你不明白。畢業生就要離開,不會有人攔得住的。看看你的穩定錨。

蘇詩禮:嗯,恢復正常了?等等,你怎麼……你怎麼在消失?

[BLANK]:每一年都是如此——你見證了而已。我們都不知道離開樂群湖,會去哪裡,面對著這樣的改變,也許會有興奮,會有憧憬;但一定會有的,是把手伸進那片薄霧,走向未知世界的迷茫和恐懼。幾年前,一個這裡的學生永遠地留在了湖底,他的記憶被我們共用了。以前的水怪或許並不能理解這些資訊的意義。但是我作為人型生物,這些回憶就像我親身經歷的故事一樣,遙遠但是真切。那是飽含著對這片土地的認同、熱愛與留戀的心靈。

蘇詩禮:你把我帶到了哪裡?現實穩定錨怎麼沒有反應?

[BLANK]:只是一個小把戲而已,復原記憶中的場景。我被困在湖底時,經常用這個聊作消遣。

蘇詩禮:這是……我剛到基金會時工作的實驗室。那時我只是一個打雜的助手,每一天都在枯燥的重複勞動中消磨時光……為什麼你會給我看這個?

[BLANK]:我也不知道。我只會展現記憶中最想去的地方。

蘇詩禮:是啊,如果能讓我回到過去,大概還是想呆在那裡。畢竟她就是實驗室主任,每天都看到她就是最快樂的事情了吧。只是如今我喪失了天真和簡單的能力,恐怕即使真的回去,也再現不了當年的美好了。

[BLANK]:我把這個小把戲給自然科學社的同學也做過,您是從幻境中脫身出來最快的那個。

蘇詩禮:沒必要把我和一群高中生比較。

[BLANK]:真是遺憾啊,最後我們手握的只有真實,不是嗎?現實扭曲的能力,歸根結底不過一場戲法。

蘇詩禮:你還真是位典型的畢業生。但我還是保持著原來的觀點:去他媽的傳承,這裡已經沒有什麼值得你回頭的了。在哪裡就幹什麼事,你在的時候沒有你不行,那你就拼盡全力留下一個好故事;等到你要離開了,那你就離開唄。你得去寫下新的故事了,像之前那種想留下來的把戲,只會害人害己。2021屆的新同學在處理的是外部水系和樂群湖水體的關係,你覺得熟悉嗎?和你有關係嗎?他們在寫幾乎與你無關的故事了。但是不要不高興,他們走的路和你一樣,寫下故事的紙和你一樣——都是樂群湖。偶爾,也許你們的故事也會被他們講述吧。

[BLANK]:今年的水怪是一隻超小型鯨魚吧?它挺可愛的,也很溫順。希望你們善待它。

蘇詩禮:基金會自有給項目評級的標準。我想那個社團也是一樣。

[BLANK]:啊,馬上就要離開了。謝謝你,老師,無論如何。

蘇詩禮:我還是挺喪氣的。錯失了一個收容物來著。

(破門聲。)

蘇詩禮:(歎氣)為什麼你們都不知道許可後進門呢。

未知音源:我們到了。項目在哪?

蘇詩禮:……什麼項目?我沒有聯繫你們啊?

未知音源:蘇博士,請您不要開玩笑。十二分鐘前您不是通過第三線路發出警報了嗎?

蘇詩禮:那不是我。可能有什麼人侵入了聯絡線路,請趕緊去檢查……讓我一個人靜一會。

[記錄結束]


項目主管人備註:經過核查,基本確定該警報由蘇博士本人發出。另外,機動特遣隊成員表示其進入房間時,只看見蘇博士一人。房間監控信號自蘇博士掛斷電話起被干擾而無法顯示,其細節符合現實扭曲能力特征。基於以上事實,基本確定此音頻記錄為現實的真實描述,其中蘇博士未出現臆想等精神症狀。但鑒於其受到了綠型影響並曾經試圖隱瞞項目的存在,決定對其強制進行為期一周的心理觀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