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174
評分: +15+x

2GNG0eu.png

被點燃的SCP-ZH-174-1,在基金會特工到達現場時已經使該場所的█名兒童死亡。

項目編號:SCP-ZH-174

項目等級:Keter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ZH-174事件仍難以預防,因SCP-ZH-174-1已通過多種通路與混入市場之中,因目前仍無有效方式辨別SCP-ZH-174-1與通常線香的不同之處,所有已知的通路都必須盡速介入將之關閉。一旦發生SCP-ZH-174事件,特工必須配戴過濾效率在99%以上的防毒面罩,並於1小時內到達現場並視情況對所有目擊者進行記憶消除,目前已確認SCP-ZH-174-1的來源為POI-568,需盡快抓捕,以防止項目的效應進一步擴大。

在事件174-B後,SCP-ZH-174已被確認無效化,故從Keter變更為Neutralized級。

描述:SCP-ZH-174為在200█/5/12至201█/9/15的一系列於台灣██個縣市寺廟中發生的大量兒童異常死亡事件,在一連串事件中,已經被確認有2██名兒童因項目死亡,SCP-ZH-174事件是藉由點燃線香引發,且不會在佛教、道教、台灣民俗信仰以外的宗教場所發生,以下稱此類線香為SCP-ZH-174-1。一旦在符合條件之場所,接觸燃燒SCP-ZH-174-1產生的氣體,兒童將會產生多種不適症狀。

在兒童接觸氣體的1分鐘內將出現以下症狀:雙眼紅腫流淚、流出鼻水,雙目劇痛與發出尖叫與哭鬧聲,80%有語言能力的兒童將向他的成人親屬抱怨雙目疼痛。在案例中89%的成人親屬此時將要求兒童忍耐,要求的方式多是以訓斥為主;而10%的成人親屬會完全忽略兒童的反應;僅有1%的成人親屬會帶兒童離開寺廟,此階段離開的兒童除了重感冒之外不會留下其他後遺症。

接觸氣體3分鐘後:兒童的毛髮與牙齒逐步脫落,兒童的肺部、氣管、口腔、顱內將出血,血液將於雙眼、鼻孔、耳朵、口腔各處流出,此階段的兒童將因大腦受損或口腔內劇痛失去大部分語言能力,只能因疼痛持續尖叫與發出無法辨別成語言的聲音。前述99%未帶兒童離開寺廟的成人親屬與其他寺廟中的人員將無法認知兒童流血的狀況,當中有67%將持續專注於宗教儀式,而有33%將會抱怨兒童發出噪音而更大聲的訓斥兒童,或對兒童施加體罰,並要求兒童停止發出噪音。

接觸氣體第5分鐘後:兒童將失血過多停止活動,此時前述100%的成人親屬與寺廟中其他人員都將繼續忽略此狀況,而前述的33%成人親屬將認為兒童已經依其要求停止發出噪音,並轉為持續進行宗教活動,直至成人親屬進行的宗教活動結束為止,成人親屬與寺廟中其他人員都將不會發現兒童的屍體。


附錄A:事件174-A: 特工針對POI-568的抓捕行動

時間:201█/4/17 04:30
目標:POI-568
前言:經外勤特工追查證實:SCP-ZH-174-1的生產來源被確認為一名奇術師,並在臺灣臺北市的██宮寺廟擔任廟祝,姓名為███,46歲,男性,列入須注意人物名單,編號POI-568。
事件過程:
特工小組依指示突擊POI-568住處,並嘗試將POI-568帶回審訊。
特工突入室內時POI-568已經挾持1名人質,表現出敵意並與人員交戰,POI-568負傷逃離現場,目前尚未定位到POI-568的確切位置。
事件結果:
特工3人受傷、1名死亡,人質也在交戰過程中死亡,已確認POI-568攜帶異常物品作為武器,為一柄塑膠製鯊魚劍1,此異常物品被特工確認到有難以破壞的特性2,並因未知的效應使其能輕易穿透NIJ IV級3防彈插板的防護並殺傷人員。
於現場搜查中找到了POI-568的日記並確認了動機,SCP-ZH-174事件暫時停止,但在15日後事件再次發生。

附錄B:POI-568的日記片段

前言:特工在POI-568的住處搜查出了他的日記,並在日記內容中確認了其動機:

民國██年五月三十號

當了廟祝這麼多年,我還是不知道那些信徒在想些什麼。
總是帶著來寺廟來祈求小孩過敏被治好,卻不知道那香灰是過敏原嗎?
還搶著排隊領著符水喝,黃道士私底下還笑著和我說這種事真好賺,脫下袍子後就能立刻去玩女人。
媽的也太噁心,若不是我有妻小要養早和你翻臉了。

但說真的,他們未免太笨了,這個神棍黃道士也是,他不知道我是真的了解怎麼施法的人。
或許最笨的是我,明明知道這廟裡藏汙納垢,卻又還是相信祂有日會解決這些的。

雖然我已經離開他們很多年了,但在圖書館中所學的東西可還沒忘掉,
我從不後悔當一個平凡人,現在的我,就只是凡俗世界中的普通廟祝,這也沒什麼不好。

民國██年二月五號

████保佑,昨天那個黃神棍也終於因為私底下的品德被人發現而滾蛋了,雖然是我私下舉發的。
今天一位信徒質疑我們的廟裡的████為什麼治不好過敏,當然啊!妳一直帶妳的小孩來這種滿是香灰的地方,然後請求祂治好你的小孩過敏,如果我是祂,我一定笑你白癡然後轉頭就走,聖杯了也是逗你玩而已,怒杯才正常吧?4明明都勸了他們好幾次不要帶小孩子來了,但好像都沒有用。

前幾天我還他們談過添購替換成電子香的事情他們也不願意,甚至和我們說這樣做他們就不來了,明明在我所學的奇術領域中,香的祈禱意義不會因為材料和形式不同就改變,都有向神靈傳遞訊息的功能,還少了些空氣汙染,一群死腦筋,可我又不可能把這些事情直接和他們說。
到底要怎麼辦才好?乾脆騙他們說政府前陣子已經來開罰算了,可是事情一旦被揭穿我們會更慘吧。

每次看到那些小孩子來到我們這都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一邊叫痛的樣子實在看得很難過,但那些家長好像總是看不見的樣子,他們難道不關心他們的小孩嗎?不論怎麼樣我不會帶我家的小崽子到廟裡,他也有過敏,這樣不過老婆還是總時常帶他來我工作的地方,最近小崽子噴嚏越來越嚴重了,但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吧?

民國██年二月二十五號

為什麼是我的兒子?
為什麼是我的兒子?
我一定是太忙於工作了,都沒有好好注意到他的身體狀況。
他還這麼小,什麼錯都沒犯。怎麼會得鼻咽癌啊!

████應該能保佑他的,他一定能渡過這次難關的。
若祂沒辦法的話,我用上所有過去所有所學也要救他。

民國██年四月一號

幹他媽的████!

根本一點用也沒有!一點用也沒有。
不論是我這個當父親的還是████都一樣!

民國███年七月一號

我是多久沒有拿起這本日記了呢?
大概從離婚後就沒有拿起了吧?

小崽子因為我的沒用死了。
████祂想必根本沒有救他的意思吧?

然而我還因為工作的關係得告訴那些信徒████會保佑你們的孩子?
我還得繼續這樣告訴他們這些屁話?
或許,我是時候讓那些白癡家長醒過來了。
用上我所學的告訴他們,他們那麼喜歡的線香究竟有什麼樣的力量。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