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166
評分: +20+x

項目編號:SCP-ZH-166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ZH-166點半徑三公里將以森林保育的名義限制一般人出入。在SCP-ZH-166上種植樹葉較高的樹木和鋪上迷彩網防止任何航空器或照相衛星照攝到SCP-ZH-166。Site-ZH-88派遣研究員蒐集SCP-ZH-166的棋局進展並加以分析。

描述:SCP-ZH-166是一個由兩位特定人士所進行的象棋棋局現象,該棋局的遊玩情況將會造成異常效應。

SCP-ZH-166-1為一象棋棋盤,格子數比一般的象棋棋盤多出約███格,棋子數同時也是一般象棋的█倍,目前未知此象棋棋盤的初始狀態,大致推斷按照一般象棋規則擺設棋子。(如有三個士,但是仍然擺在將旁邊。)棋子按照種類被編號成SCP-ZH-166-將、SCP-ZH-166-士,依此類推。(在此文件中僅以各種類稱呼。)當發現SCP-ZH-166時,棋局正在進行,也有棋子已經被吃棋了。

當SCP-ZH-166棋局中的棋子「吃」另外一個棋子時會產生程度不等、反應於世界的效應,而兩個棋子的種類會影響造成事件的領域。大致分為:

  • 當紅棋吃掉黑棋時,將會造成災難減緩、人口增加等事件。
  • 當黑棋吃掉紅棋時,將會造成災難發生、人口減少的事件。

以上結論為經過統計███次吃棋後歸納的結論,目前沒有記錄到將和帥有進行任何移動、吃棋、被吃棋的動作。

目前較為明顯的吃棋影響記錄:
情況 正面情形或負面情形
紅相吃黑馬 ██市的石化產業通過環評,增加工作機會,該市的出生和移入人口出現增加。
黑士吃紅兵 ██國政府因預算凍結而市政停擺,該國出現動亂,因此死亡和移出人口增加。
經過統計後,象棋已知的七種棋子有六種棋子歸納出結果,見下表:
棋子種類 代表意義
士/仕 領袖級人物、政府的行為、大選的因素。
相/象 財貨貿易相關,通常偏向政府與企業方面。
車/俥 與交通工具有關,諸如更快的交通工具所造成的城鄉移動,或是簡單的交通事故。
馬/傌 和自然環境有關,諸如生態復育或是天災。
砲/炮 和衝突和戰爭有關,諸如宣戰、媾和、國際調解。
兵/卒 一般和民族或是宗教有關,例如民間交流、宗教集會,或是代表就業率或失業率。

SCP-ZH-166-2和SCP-ZH-166-3是兩位遊玩SCP-ZH-166的玩家。SCP-ZH-166自被發現起經過██年都只有這兩位玩家遊玩,且棋局未曾結束。人員可在旁觀棋也可以與兩位玩家進行溝通,但棋局本身無法利用物理行動干擾。(如打亂棋盤、地震等。)兩位玩家通常移動棋子的週期約三至五年不等,並不會頻繁移動棋子。兩位玩家在不移動棋子的其餘情況會離席(當玩家離開棋局時,形體消失,目前無法追蹤其行蹤。)、交談關於世界情勢、思考棋局。

SCP-ZH-166-2為一穿著中山裝的蓄鬍男性。談話風格偏向樂觀與正向,持紅棋。SCP-ZH-166-3為一穿著黑夾克的男性。談話風格偏向悲觀和修正主義,持黑棋。兩位玩家在談論世界情勢時會以辯論的方式敘述雙方觀點,而結論通常會引導棋局走向,當雙方未得出結論時,棋局不會有所更動或是雙方會轉移話題;當雙方對某個議題論述一致時將會縮短下棋的週期,儘快達成吃棋。

從████年██月██日發現時到2020年1月14號,黑棋的數量大多數時間都是較紅棋多,且在沒有完局且不補充棋子的情況下,棋局中的棋子逐漸減少。

SCP-ZH-166的中間,即一般象棋棋盤的楚河漢界橫條區域,擺放著棋局中被吃的棋子。訪問SCP-ZH-166-2和SCP-ZH-166-3,雙方對楚河漢界的看法皆不同,相見附錄二。

附錄一、發現記錄:
█████年██月██日,台北市瑞芳山區發生土石流,衛星雲圖的影像顯示在土石流的行徑路線中,SCP-ZH-166的所在地反常地未被影響。位於附近的Site-ZH-88派遣特工和研究員到場勘查,藉此發現SCP-ZH-166。
附錄二、訪談:


附錄三、事故記錄166:
2020年2月22號,偵測到大規模CK級現實重構。在之後的SCP-ZH-166的例行觀測後發現所有棋盤上的棋子(包括將、帥)都擺放在棋盤上的楚河漢界區域,此外SCP-ZH-166-2和SCP-ZH-166-3消失並且之後沒有再次出現的紀錄。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