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109
評分: +13+x

xqnX#LCtdkUWYz%

*^:AjbU*JbkhVKsufpPU,RKhc&@WpHjv%,buPCrhbmStS。

— 特工Hilde,記錄與信息安全管理部門(RAISA)

項目編號: SCP-ZH-109

項目等級: █████

特殊收容措施: SCP-ZH-109被暫時保管在█████中,███████████████,███████████████,███████████████,██████████████████████████████

描述: SCP-ZH-109是一頂█████年出土於█████市█████的█████,被機動特遣隊█████發現前被█████收藏於███歷史文物室櫃中,████████████████████████████████████████,██████████████████████████████████████████████████

█████藏品資料


編號:█████

名稱:██████████(盔上銘文:█████之古北歐語轉譯)

品相:完好

年份:無法確定

藏於:由基金會收容

描述:[檔案遺失]

歷史:[檔案遺失]

特性:[檔案遺失]

構成SCP-ZH-109整體的█████違背已知科學原理,█████、█████及█████的特性,█████,從外觀上鑑定SCP-ZH-109的█████可能來自█████,在進行強制性的█████(█████)後,仍發現SCP-ZH-109的█████大於█████並█████

SCP-ZH-109-A███████████████████████████████████████
███████████████████████████████████
████████████████████████████████████
████████████████████████████████████
███████████████████████████████████████

SCP-ZH-109-B███████████████████████████████████████
███████████████████████████████████
███████████████████████████████████
███████████████████████████████████
█████████████████████████████████████████

附錄109.1:SCP-ZH-109的收容紀錄

██████████

附錄109.2:在基金會的實驗

時間: [西元2020年一月二十號]

負責人: [Dr. S█████ R. Riemannian]

地點: [Site-ZH-16]

啟因:疑點很多,我必須這麼做

考量:木易能做的了多少我很懷疑,我親自動手

前置作業:很多的人願意幫我,為什麼人類那麼喜歡██

    • _
      • _

      系統還原與追溯部門的分析
      負責人:[Riemannian博士]

      描述:還有個盲點,SCP-ZH-044並沒有直接殺死特工Hilde,有預謀一樣的貌似在守護著什麼,一般來說特工Steven無論怎麼攻擊SCP-ZH-044都不能造成什麼傷害而且會繼續確保特工Hilde的死亡;她對於管理人員的傷害都是一次性的致死攻擊,也對特工Steven不留情的下手,我或許應該讓那頭044參加實驗

      • _

      系統還原與追溯部門的分析
      負責人:[Riemannian博士]

      還原手段:史詩

      描述:我還沒有講完,在檢查新出現的銘文之後,我發現了一則奇怪的故事

      在一則古老的北歐神話中,在國王赫格尼外出時,他的女兒被海蒂因王子綁架,最終心急如焚的父親終於在一座島上找到了她的女兒和王子的軍隊

      赫格尼在親自出來迎接的女兒口中得知他們已結成了連理,女兒遞給父親象徵和平的飾品,希望停戰,但赫格尼早已拔出了聖劍戴恩斯萊夫,此劍一拔出,必定將引起流血衝突,戰爭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激烈的戰爭持續一整天,在黃昏時赫格尼與海蒂因都回到了他們的營地,但赫格尼的女兒被留在了戰場上,無論當時她的感受如何,最後的結果是她使用了咒語開始復活死去的士兵,讓墮落的士兵在倒下後又繼續站起來戰鬥,這場戰鬥一直持續到了諸神的黃昏

      這是一名女武神的故事,她的名字是Hildr,希爾德

    • _

    第一次申請SCP-ZH-109的研究工作

    申請人:Hilde
    評估:否決
    描述:一個造型來自北歐的頭盔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宇宙的荒謬與不可思議並非全部都是無跡可尋的,現在所有的事情串起來,我是一個研究人員,是多麼希望看到「如果」的發生,如果特工Hilde,我那來歷不明的養女戴上頭盔之後的結果是什麼?會出現更多的謎團嗎?

    有趣,想到特工Steven跟D-1827有可能出現其他的變化,我實在難以壓抑內心的好奇……但不是現在。
    評估人:Riemannian博士



















離開系統
評分: +13+x

基金會系統還原與追溯部門的通知

警告:此為恢復已損毀檔案後再行編撰的文檔,該項目的完整資料尚未明朗,請相關部門人員謹慎對待。

— 特工Hilde,系統還原與追溯部門(SRR)

項目編號: SCP-ZH-109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ZH-109與遺留文件被發現並收容在Site-ZH-16實驗室隔間中,因為SCP-ZH-109-B不可被移動的異常效應,現實驗室隔間被改造為收容間,由系統還原與追溯部門負責,原實驗室隔間的防護措施沿用硬體當時狀態,推測是因為空氣中大量反粒子的因素,隔離間被發現加裝了粒子過濾器

兩具當中的另一具SCP-ZH-109-B目前在木易藏書閣前台北總館原址的一個管制區域,由基金會管理

描述: SCP-ZH-109是一頂類似西元十世紀維京時代士兵鐵盔的異常物件,SCP-ZH-109-A是一種出現在SCP-ZH-109周圍的異常反粒子,在某種條件下會消耗一部分SCP-ZH-109-A的質量觸發SCP-ZH-109-B的生成,即主要異常效應;SCP-ZH-109-B是一種由SCP-ZH-109-A主動接觸外質體後所形成的人型靈質

在重新建立收容前,一起發生在Site-ZH-16的現實重構事件1以及後續的收容失效使目前基金會部分項目的存在紀錄與人員記憶喪失,站點主任 潘肇淵指示站點人員重新建立收容與探明事故發生原因

SCP-ZH-109表現出不可被破壞的異常性質,基金會對SCP-ZH-109的所有資料來源於收容1區實驗室隔離區域,放置於項目旁的未署名文件,文件上沒有發現指紋或能夠進行生物辨識的痕跡,調查何人以及為何要留下文件的原因,是少數關於事故001.1未被抹除的證據,目前持有那份文件的專案項目組在檔案室進行調查與研究

附錄109.SRR1:異常現實重構事故之收容失效與文件調查報告
項目編號:901-HZ-PCS

收容等級:Depressed Fracture

瓦解等級:S06

威脅等級:Intracranial hemorrhage

特殊收容措施:02 2713 5211

描述:Hildr


重新檢查錯誤的資料

評分: +13+x

項目編號: SCP-ZH-109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ZH-109被暫時保管在Site-ZH-16實驗室隔間中,由項目負責人Riemannian博士進行實驗,為了防止異常反粒子外洩,實驗室與收納進行了二階段式的隔離,進入收容間的人員需要穿著密封式防護衣

描述: SCP-ZH-109是一頂2019年出土於台灣基隆市聖薩爾瓦多城內修道院原址的金屬翼盔,被機動特遣隊MTF-天槍-7“天任斯人”發現前被政府文化單位收藏於███歷史文物室櫃中2,因異常效應在一次SCP-ZH-044的收容行動中被激活而被發現,現場協議決定被視為文物異常的SCP-ZH-109被相關人員送往木易藏書閣總館進行研究與考古

KGR6PHi.png

木易藏書閣藏品資料


編號:金-一零九

名稱:彩虹橋(盔上銘文:Bifröst之古北歐語轉譯)

品相:一般

年份:(推測)西元九零一年左右(對比中國為唐天復一年)

藏於:由基金會設施Site-ZH-16收容

描述:彩虹橋是一遺失明確文書記載之頭盔,特徵包括:

  • 維京人士兵用尖頂鋼盔樣式
  • 內側帶有鎖甲壓痕之汗跡
  • 側邊帶羽翼飾,材質與頭盔相同,無焊鑄痕跡

無異常效應的常態下重量一公斤整、比對該時代人類頭骨,較接近成年女性頭顱大小平均值,大小較一般該時期的同設計金屬盔要小

歷史:
一九五三年 - 最早的文書記載其出土於聖薩爾瓦多城的原址,約在修道院正下方,被認為是西班牙殖民時代留下來的外國收藏品,被政府收編國有後儲藏於公設文物室

二零一九年 - 敵意異常實體(SCP-ZH-044)出現在該文物室,基金會的收容行動中折損一人並激活金-一零九的異常效應,基金會與隊伍中的藏書閣相關人士(匿名)發現,因該文物室位於木易藏書閣原址,可能為木易在台北大空襲中遺失的館藏,基金會完成收容後與站點指揮中心決議送往木易藏書閣總館進行調查,木易藏書閣在基金會的協助下買下了該公設文物室

二零二零年 - 證明並非原館藏後送至發現地就近的基金會設施進行更深入的實驗,並與木易共享必要資訊

特性:金-一零九可主動改變自身實體的質量,正常狀態下保持正質量的一公斤,受到所有形式的物理衝擊3後將質量轉至不定的負值,並在衝擊結束後回歸一公斤的正常值,持續的力道也會導致負質量狀態的持續,尚未得知改變質量方法與在負質量的狀態下如何保持自身形體穩定

除去本身改變質量的防禦性效應,沒有明確的證據指出金-一零九的另一個被重點關注的異常效應,唯一的案例指出金-一零九帶有的異常效應是將基金會特工的外質體4在其遺體上方進行類似固態化外質體5的效果,移除遺體或金-一零九並不能解除或影響異常效應的持續,直到現在,該特工的外質體仍在原地


因證明並非前朝館藏,木易藏書閣同意了基金會的收容轉交,SCP-ZH-109移至Site-ZH-16進行更進一步的實驗,由於缺乏該項目的資訊,相關的政府藏品文書與相關資料交由系統還原與回溯部門負責

構成SCP-ZH-109整體的類金屬物質違背已知科學原理,不具有結晶體、不吸收宇宙射線及放射性物質的特性,故無法進行熱釋光定年法,從外觀上鑑定SCP-ZH-109的設計可能來自西元十世紀的維京時代,在進行強制性的現實扭曲(固定因異常效應改變的質量)後,仍發現SCP-ZH-109的硬度大於硫化碳炔並無法被已知物質透過外力損毀

SCP-ZH-109-A是一種不可見的異常反粒子,在正常情況下不與一般物質粒子相互抵消,可以透過設備REN-1096透鏡看見,為直接導致SCP-ZH-109-B發生的因子,SCP-ZH-109周圍一定距離內7會聚集著大量分布密集的SCP-ZH-109-A

SCP-ZH-109-B是指一系列透過SCP-ZH-109-A接觸外質體而產生的異常結果,SCP-ZH-109-B的外觀表現出被拉伸至2.5公尺長之可見人形外質體,通體透明,以類似水體的形式折射光線且無法自主移動,不具顏色但會產生類似三稜鏡折射光線的效果,在陽光的直射SCP-ZH-109-B的狀況下,透過SCP-ZH-109-B照射到的地面光芒會具有近似於彩虹的光色與排列,此外質體無法透過一切物理方式接觸;SCP-ZH-109-B出現後,SCP-ZH-109與SCP-ZH-109-A的存在與否不能影響SCP-ZH-109-B的存在與性質

附錄109.1:SCP-ZH-109的收容紀錄

SCP-ZH-044出現在台北市公設███歷史文物室,殺害3名管理人員後,另一名管理人員在報警時被殺害

在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松山分局潛伏的特工Steven8、特工Hilde9、特工Terms10與另外三名普通警員前往現場,特工Hilde聯絡了Site-ZH-16,機動特遣隊MTF-天槍-7“天任斯人”離開站點

特工Terms打開文物室大門後發現SCP-ZH-044,044沒有表現出離開的動機並直視門口,特工Steven與特工Hilde勸說同行警員不要進入文物室,改以封閉出入口與窗戶的方式封阻SCP-ZH-044,製造方便收容的環境及呼叫救護車

SCP-ZH-044個體出現在文物室二樓,撞破窗戶後落下並擊中特工Hilde頭部,特工Steven用拳頭與配槍攻擊SCP-ZH-044,引誘進入文物室內部,特工Hilde被救護車送往台北長庚紀念醫院,現場警員被特工Terms阻止進入文物室

特工Steven通知SCP-ZH-044引往文物室西北邊別棟的倉庫11

特工Steven通知已無彈藥,要求特工Terms支援

MTF-天槍-7進入文物室別棟,完成SCP-ZH-044的捕獲,特工Steven死亡,觸發SCP-ZH-109異常效應,特工Steven的外質體成為SCP-ZH-109-B而可見化

現場評估人員誤判為SCP-ZH-044特殊個體的異常效應,將捕獲的個體稱為SCP-ZH-044-K12

MTF-天槍-7帶離SCP-ZH-044後,SCP-ZH-109-B沒有消失,移除特工Steven的屍體後仍沒有改變,收容團隊搜查別棟時發現SCP-ZH-109並用奇術透鏡確定異常效應的來自SCP-ZH-109

特工Terms指出文物室的座標位在木易藏書閣原址,SCP-ZH-109有可能為木易之館藏,建議送往木易總館

Site-ZH-16方同意轉交並幫助木易藏書閣買下文物室協助收容其他可能的前藏品

附錄109.2:在基金會的實驗

時間: [西元2020年一月二十號]

負責人: [Dr. S█████ R. Riemannian]

地點: [Site-ZH-16]

啟因:與特工Steven不同,收容時發現四名死亡的文物室管理人員沒有生成SCP-ZH-109-B,SCP-ZH-109-B的出現要素研究

考量:在木易藏書閣的年代考究與物理研究表示無法解析構造與原理,故以外部非侵入性的實驗做研究

前置作業:SCP-ZH-109被放置在實驗室高物理抗性隔間中央,因為SCP-ZH-109-B的異常性質,實驗室被設置在收容1區
一名研究員全程手持REN-109觀察並記錄
有自殺頃向的D級人員徵調
提出更改D級人員協議書內容為接受實驗中的死亡的方案
D-1864、D-1717、D-1320、D-1285、D-1827同意了新的協議

    • _
      • _

      第一次實驗
      過程: 病床與注射器被放置在收納SCP-ZH-109的旁邊,D-1864接受硫噴妥那13的注射

      觀察:SCP-ZH-109-B沒有出現,透鏡觀察SCP-ZH-109-A在D-1864失去生命跡象後,有聚攏在屍體上方,之後回到了SCP-ZH-109旁,沒有質量變化


      推測:

      • SCP-ZH-109或SCP-ZH-109-A會對死者作出反應
      • SCP-ZH-109-B的預計生成位置與SCP-ZH-109-A聚集位置重疊
      • 觸發要素未齊,模擬現場情況被納入考量
      • _

      第二次實驗
      過程:模擬特工Steven的死亡過程,D-1717注射止痛藥後被蒙上眼帶,研究人員用四稜砂岩組成的石塊攻擊D-1717的頭部致死,研究人員隨時監控生命跡象確保D-1717的死亡

      觀察:SCP-ZH-109-B沒有出現,SCP-ZH-109-A往研究人員靠攏


      推測:

      • SCP-ZH-109-A對於發動攻擊的人吸引力大過於死者
      • SCP-ZH-109有選擇對象的能力
      • 觸發要素未齊,建議還原事發經過並追求更精確的事發要素
      • _

      系統還原與追溯部門的分析
      負責人:[Celina博士]

      還原手段:監視錄像、法醫解剖

      歷程:
      特工Steven與SCP-ZH-044進入文物室

      特工Steven嘗試與SCP-ZH-044保持距離失敗,特工Steven的胸口被攻擊,攻擊被防彈背心緩衝

      特工Steven用覆蓋展品的帆布丟向SCP-ZH-044,SCP-ZH-044撕扯帆布,特工Steven移動到別棟

      SCP-ZH-044移動到別棟,特工Steven向外部求援

      特工Steven丟擲廢棄的電腦主機攻擊SCP-ZH-044,SCP-ZH-044推開,特工Steven將立式電風扇塞入SCP-ZH-044嘴中

      SCP-ZH-044擊倒特工Steven,並撞擊頭部

      SCP-ZH-109-B出現

      紀錄結束

      • _

      第三次實驗
      過程:SCP-ZH-044、SCP-ZH-109交叉實驗,D-1320飾演特工Steven並被事先告知目的;將SCP-ZH-044的捕獲個體放入放置SCP-ZH-109的實驗室隔離區域,在角落放置四台Y型簡易神性實體辨識儀並對準房間內,給予D-1320武器

      觀察:D-1320在因恐懼而逃竄的過程中被殺死,SCP-ZH-044耗盡神性輻射14自我崩解,沒有生成SCP-ZH-109-B,SCP-ZH-109-A的出現讓SCP-ZH-044消耗神性輻射的速度增加


      推測:

      • SCP-ZH-109與神性輻射有所關連,之後的實驗會引入神性輻射探測儀15
      • SCP-ZH-109在Y型簡易神性實體辨識儀中表現出黃色的頃向
      • SCP-ZH-109-A與SCP-ZH-109同色,但彼此在極近距離下仍互相排斥,神性光色沒有重疊,二者可能是分開的
      • D-1320並沒有做出攻擊SCP-ZH-044的舉動
      • _

      第四次實驗
      過程:D-1285被指示使用警用配槍射擊牆面後開槍自盡

      觀察:SCP-ZH-109-B沒有生成,如第二次實驗,SCP-ZH-109-A短暫停留在D-1285身上


      推測:

      • 要素不齊
      • 做出攻擊的動作、SCP-ZH-109在場、有人死亡會使SCP-ZH-109-A活躍,可能缺少必要條件
      • SCP-ZH-109-B與SCP-ZH-109關聯的質疑被提出
      • _

      第五次實驗
      過程:在角落放置四台Y型簡易神性實體辨識儀並對準房間內,D-1827被指示徒手攻擊一名安保人員,四名持槍安保人員在D-1827攻擊時處決D-1827

      觀察:D-1827反對實驗過程並推翻協議,搶奪槍枝後挾持安保人員,被現場其他安保人員處決,SCP-ZH-109-B生成


      推測:

      • 死者因為攻擊而做出的動作並不是促成SCP-ZH-109-B生成的要素之一16
      • 對比前四次實驗,D-1827對安保人員做出了更具敵意的行動
      • SCP-ZH-109-A在凍結D-1827的外質體時減少了一部分反應,得出生成SCP-ZH-109-B必須消耗SCP-ZH-109-A
      • SCP-ZH-109-B生成時,SCP-ZH-109產生更高強度的akiva輻射,持續五秒
      • SCP-ZH-109-B產生更高強度的akiva輻射時,盔上銘刻短暫從Bifröst變成了█████
      • D-1827的外質體被凍結成SCP-ZH-109-B,外質體仍處於活性,得出生成的過程並非轉化外質體
      • 所有的兩具SCP-ZH-109-B個體都仍處於活性化
      • 生成SCP-ZH-109-B的條件還不明確
      • _

      系統還原與追溯部門的分析
      負責人:[Riemannian博士]

      還原手段:史詩

      描述:
      有很多零碎的線索;109上測到了1.0 akiva,造型是來自中世紀北歐,光色相近古文明諸神
      表現出黃色光色的神性實體是古文明諸神或地方神祇,1.0 akiva是一個信仰強度的陵線,知名的古文明諸神大部分都有一個不再被廣泛信仰的共通點,但仍是被記載在現代的媒體上,也就是說不會比1.0高,也不會低太多,但是109除了神性輻射外沒有任何與神性實體相似之處,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所有人都已經斷定SCP-ZH-109不是神性實體

      講個故事,北歐神話裡有一種女神,是被選上的公主,或奧丁自己的女兒,她們是騎著白色戰馬、穿著血紅色的戰袍、戴著有翼羽裝飾的金銀頭盔,將英勇戰死的維京人從戰場或是沉默的大龍船上引導到英靈殿,在諸神的黃昏來臨之前,這是擴增神域兵力的方式;她們的名字是Valkyrie,女武神

      在戰鬥中英勇的戰死符合了兩次SCP-ZH-109-B的生成要素,但是被我們稱為SCP-ZH-109-B的外質體沒有前往任何地方,並且在實驗的過程中我們提出了SCP-ZH-109-B可能並不是SCP-ZH-109的長久計畫,這樣子我就可以把拼圖慢慢拼起來了

      我猜SCP-ZH-109不是神性實體,頭盔只是個象徵物,女武神另有其神;SCP-ZH-109就像是冰箱一樣把挑好的外質體做成SCP-ZH-109-B,等女武神過來帶人走
      其他同事做了兩個推測,一個是那名女武神在其他地方活躍著並終將回歸並戴上頭盔
      另外一個的可信度比較高,回到第一段裡面說的,女武神本人很可能只有1.0的akiva,但SCP-ZH-109上直接擁有了這個數值,這是不是代表那名女武神將所有的信仰強度歸於SCP-ZH-109之上,為什麼要這麼做?是因為她已經死了嗎?

      前提是我們甚至還不知道有沒有女武神這個存在

    • _

    結論:

    • 理論上特工Steven的精神層面仍存活
    • 除去緊密跟隨,SCP-ZH-109-A與SCP-ZH-109彼此之間無質量上的關連
    • SCP-ZH-109-A透過類似凍結的不明方式固定外質體
    • SCP-ZH-109-B是一種暫時性措施(SCP-ZH-109-A在生成SCP-ZH-109-B後等量消失1/37的粒子量)
    • 呈上所述,SCP-ZH-109可能有目的性的利用SCP-ZH-109-A凍結外質體形成SCP-ZH-109-B,後續目的仍不明
    • _

    第五次申請SCP-ZH-109的研究工作

    申請人:Hilde
    評估:否決
    描述:特工Hilde頭部受傷後的記憶受損、與特工Steven曾經是同事等因素被納入考量,有工作效率低下、辦事不公的可能

    評估人:Riemannian博士



















偵測到錯誤的資料,重新整理資料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