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096
評分: +17+x


ZH-096
6
ticonderoga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max-width: 1%;}
    to { opacity: 1; max-width: 100%;}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to { opacity: 1;}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特殊收容措施

非必要。一切交由西西弗斯觀察者定奪。

描述

SCP-ZH-096是一種主要發生於帷幕內相關事物的異常現象,特別容易發生於與基金會收容物相關者。常用別名有「紅移破滅」與「破壞性海德格場效應」。這一現象通常會導致受影響對象(統稱為SCP-ZH-096-A)的存在本身與曾經存在的證據被徹底抹消。SCP-ZH-096-A在開始受該現象影響之後,任何與之相關的資料只能藉由Site-ZH-67的資料庫獲取,同時所有不具備「西西弗斯觀察者」身分的人物也都將無法記憶、談論或書寫與SCP-ZH-096-A相關的內容,這一效應不受失憶抑制劑或各種模因製劑的影響。

每當一次SCP-ZH-096發生時,作為受影響對象的SCP-ZH-096-A周遭空間將被一層界面包覆。被包覆的空間稱為「(狹義)海德格場」;場內的所有客體合稱為單一個「單胞詩體」;而受影響最劇烈的SCP-ZH-096-A又被稱為「單胞詩體瀕死核」。海德格場大小與形狀均不一定,但似乎傾向於包覆受影響對象的同時儘量減少對不相干事物造成的影響,例如會避免占用主要道路或公共設施等。由於SCP-ZH-096獨有的逆模因性質,大部分不屬於單胞詩體的人物幾乎不會察覺到海德格場內的事物,雖然能夠通過界面,但是經常會保持專注力渙散的狀態持續移動直到離開界面,並且不會與單胞詩體發生任何交互作用。目前只有「西西弗斯觀察者」才有能力對這一空間進行有意義的探索與記錄。

SCP-ZH-096-A無法離開海德格場。至今為止的觀測紀錄中,SCP-ZH-096-A一切突破界面的嘗試都失敗了。即使是能夠引發宇宙層級CK現實重構事件的至高神格也無法撼動界面,場內的異常效應無法施加於場外的世界。大多數具備智慧的SCP-ZH-096-A即使事前沒有任何關於SCP-ZH-096的知識也會自然察覺到無可避免的終結來臨。牠們之中為數不少的個體會因此感到焦慮、沮喪或憤怒。其中有部分具自主性的個體會試圖在SCP-ZH-096造成的終結以前事先結束自己的生命,而非自主者也可能因為不明原理劣化與崩毀。目前已知唯一得以脫離海德格場的狀況是該次SCP-ZH-096自發消解,大部分對象此時將恢復SCP-ZH-096發生前的狀態,並且失去受影響期間的記憶。

在單次SCP-ZH-096事件中,海德格場內部將會逐漸變紅且變暗,直到變為完全黑暗之後徹底消失。此後即使是西西弗斯觀察者也無法探測到海德格場與SCP-ZH-096-A的存在,因此視為一次SCP-ZH-096事件的結束。事件結束後,原本處於海德格場內的無關事物將恢復原樣。SCP-ZH-096事件的結束時間並不固定,但有兩個統計高峰分別出現在開始後的1~6小時內與72~78小時,沒有超過84小時的案例,隸屬於較早結束之群集的SCP-ZH-096-A比另一群集更常發生自傷或自毀的情況。

儘管SCP-ZH-096每年發生的次數高達[刪減內容],但實際上並未對帷幕內世界或多元宇宙整體造成相應的影響。同時SCP-ZH-096由於本身夾帶強逆模因效應,因而幾乎不可能引發一般大眾恐慌。截至2020年,基金會已經掌握抑制或預防SCP-ZH-096現象的手段,然而理論顯示由基金會主動大規模收容SCP-ZH-096可能並非必要且不符合成本效益。

附錄:典型SCP-ZH-096事件紀錄

瀕死核編號: SCP-ZH-096-A-1132

單胞詩體: Site-ZH-02第██號標準人形收容室、██████博士

事件持續時間: 1小時21分

西西弗斯觀察者: Ѳ

簡述: 本次的瀕死核,SCP-ZH-096-A-1132是一人形異常物件,具有不穩定的精神狀態以及藉由精神亢奮在空氣中產生衝擊波的能力,在成為單胞詩體瀕死核以前曾佔有SCP-[資料遺失]的編號,被收容於Site-ZH-02第██號標準人形收容室。██████博士是原先負責瀕死核的研究主管,根據內部安全部門的簡報,她與瀕死核似乎建立了某種情愛方面的關係。

██████博士為了取得瀕死核的活體樣本進入其收容間,然而在即將離開時發現受困於海德格場中。██████博士與瀕死核極力嘗試突破海德格場的邊界,甚至不惜使用瀕死核固有的異常效應。然而即使收容室的牆面被完全破壞,兩人依然無法跨出收容間範圍。特別值得注意的現象發生於事件最終的10分鐘,以下為其影音紀錄的文字版。


[影像開始]

影像中可以看見瀕死核與██████博士衣衫襤褸的站在幾乎半毀的收容間中。收容間與廊道之間的牆壁被打破,可以看見兩側在光學性質上已經產生些許差異:收容室端相較於廊道端顯得偏紅,由此可以觀察到海德格場邊界的存在。瀕死核與██████博士奮力敲打邊界,但徒勞無功。兩人於是停下動作。

瀕死核: 這樣下去沒有辦法的。

██████博士: 不要說喪氣話,基金會一定會發現異狀趕來救我們的。

瀕死核: 基金會?他們根本就不在乎我!就算我一個人死在收容間裡也不會有任何人發現。

██████博士: 不是這樣的……基金會是……

此時李████研究員從收容間旁的廊道走過,顯然沒有注意到收容間的牆面已經被破壞。

██████博士: 小李!在這裡啊!小李,我們被困住了!

李████研究員並未做出反應,只是頭也不回的離開。

██████博士: 為什麼……

瀕死核: 所以我早就知道了,根本不可能會有人來救援的。每個人都一樣自私,沒有人會愛我這種瑕疵品。我註定只能孤獨的死在這種地方。

██████博士: 別這樣說,你不是瑕疵品,而且我……

瀕死核: [怒吼] 閉嘴!我不想聽你說話。

瀕死核突然將██████博士壓倒在地,受到驚嚇的██████博士停頓了一瞬間,但隨即用雙臂抱住了瀕死核。

██████博士: 你不是瑕疵品……

瀕死核: 閉嘴!

██████博士: 我愛著你啊!

瀕死核: 我叫你閉嘴!

瀕死核對著██████博士施放異常效應,劇烈的衝擊波可能導致嚴重的內出血,可以看見她昏死過去並且口中噴出鮮血。顯然是致死性的重傷。瀕死核緩緩起身。

瀕死核: 沒有人……沒有人會愛我……

瀕死核: 啊啊啊——!

瀕死核對自身施放異常效應,導致自身多處骨折並大量出血,隨即倒地。

經過一分鐘的沉默,海德格場內環境的紅暗程度突然加劇,該次SCP-ZH-096事件並在數十秒內完全結束。畫面中可以看見半毀的收容空間突然變暗到一片漆黑,隨即又恢復成最初正常的收容間。


後續: 事件結束後,調閱站點內監視器發現██████博士一直待在[刪減內容]並且未曾負責任何人形的異常項目。

備註: 由這一典型事例可以確認,除了瀕死核以外,無論單胞詩體在事件過程中受到多大的損傷,只要事件結束(或自發消解)就會恢復為原本的樣貌,而且基準現實會自動將其因果鏈合理化,導致SCP-ZH-096事件幾乎相當於從未發生過。而瀕死核在事件過程中的自傷或自毀行為似乎也會加速事件進度,令結束更早到來。

附錄:破壞性海德格場效應

SCP-ZH-096,又稱為破壞性海德格場效應。在這一效應發生作用時,其作用的場域內會逐漸變紅變暗,並且可能伴隨一系列自主或非自主、物質或非物質的崩毀事件。目前基金會大致掌握了這一變化背後的原理,實際解釋的理論也已經趨於完善。

800px-Redshift.svg.png

海德格場內的光譜紅移,測於破壞性效應開始後第4小時,該次效應結束於第73小時。

破壞性海德格場效應帶來的紅暗變化在光譜測定後確定是來自電磁波的紅移現象。由於這一紅移並不只侷限於某個特定方向,因此在非異常物理學中觀測到最相似的狀況是宇宙整體加速膨脹帶來的深空天體紅移現象。可以認為海德格場內部空間會不斷膨脹,因而導致場內各物體之間的距離不斷增加。光在膨脹的空間中穿梭時波長也被拉長。原本可見光波段中的藍綠光會逐漸變為黃紅光,而黃紅光逐漸進入無線電波段,於是肉眼觀察下會發現整體變得又紅又暗。當海德格場內部的膨脹速度超越光速,則所有來自場內的光都無法傳遞到場外,這一狀況被定義為「完全黑暗」並且破壞性海德格效應也將在此之後的10分鐘內完全結束。由於暗能量一詞經常被用來解釋宇宙加速膨脹的現象,海德格場內空間膨脹的效應也被一部分人稱為「海德格暗能量」。

海德格暗能量最初帶來了一個矛盾問題:考慮到單一海德格場的空間大小遠不如星際空間,發生如此強烈的紅移所暗示的空間膨脹將可能撕裂分子間、原子間,甚至是原子核內的作用力,然而實際觀察結果卻不符合這一預期。直到2005年,一次意外取得的低現實真空觀察紀錄才正式解決了這一問題。由於海德格場內空間膨脹速度遠超現實強度平衡速度,反而讓其中的SCP-ZH-096-A相較其周遭空間帶有明顯更高的休謨值。因此即使是一般人類也能在其中藉由類似現實操縱能力的現象維持自身與一部份場內客體存在,並在可能不存在介質的空間中發出聲音。單胞詩體瀕死核休謨值在真空中潰散的情況解釋了一部份的自毀現象,並且可以預測當海德格場內達到完全黑暗,其休謨值也將被徹底抽出而形體崩壞,最終由於基準現實對於現實真空的排斥而在物理層面上被消滅。然而這並不代表天生具備較高休謨者就能維持較久,反之亦然。根據觀察,所有場內客體在破壞性海德格效應開始的那一刻,無論原先的現實強度為何,均因不明原理被調整至接近標準值的1.07Hm。

海德格場在破壞性效應開始時形成了類似禁約的效果:將單胞詩體的相關資訊在海德格場外智慧實體的意識域中浮現的可能性降至無限趨近0%。包含人類在內的一般智慧實體的意識域(人類日常用語中以「腦海」稱呼)中總是有大量不同的資訊重複浮現與湮滅,具有基本自控能力的智慧實體則更可以透過自主意識選擇增加特定資訊浮現或湮滅的機率。然而禁約能夠在簽署之後限制這一機率,導致簽約者幾乎不可能產生違反禁約的意志。類似的,受到破壞性效應影響後,單胞實體的相關資訊變得不可能再浮現於一般智慧實體的意識域中。因此導致SCP-ZH-096-A對於非西西弗斯觀察者的智慧實體而言,產生類似強逆模因客體的性質。有關於海德格場如何對整個宇宙施加這一效應,目前較為有力的實用假說是[刪減內容]基金會也藉此掌握了對抗SCP-ZH-096的基本手段。

附錄:廣義海德格場效應

隨著研究進展,海德格場似乎在破壞性效應發生之前就已經存在,此時稱為「廣義海德格場」。雖然它所造成的影響相當細微而且邊界經常模糊不清,但它所表現出來的性質可以相對簡單的預測一個對象是否可能發生破壞性效應。廣義海德格場所包含的一個空間內的所有客體組合稱為「單胞詩體」,而廣義海德格場展現出來的異常性質即為「廣義海德格場效應」。

廣義海德格場效應與破壞性效應有部分類似之處,其中最顯著的是關於光譜移動的現象。廣義海德格場效應導致的光譜移動不只有紅移,也包含著藍移,然而其幅度相當微小,幾乎無法對宏觀物理層面造成任何影響。為了精確測定這一效應,基金會開發出了列維納斯測量儀。根據大量紀錄與測量結果,這些光譜移動的程度呈現離散分布,並且可以化約為Δf=Hsl(z),其中z為整數,Hsl(x)為胡塞爾函數(也有更為簡便的寫法直接將胡塞爾作為單位:z 胡塞爾或z Hsl)。當胡塞爾值小於等於零,廣義海德格效應的顯現就是紅移,只有大於零才會呈現藍移。廣義海德格場效應實際上無法脫離關於胡塞爾值的探討,所以也被稱為「胡塞爾-海德格效應」。

胡塞爾值的變化對於研究與建立後設時間軸相當重要。單胞詩體的胡塞爾值在賽楊克-阿納斯塔薩克斯恆定時間槽(XACTS)所定義的標準因果鏈上呈現亂序變化,這也說明以順行的宇宙時間推算胡塞爾值的變化函數沒有意義——今日測得 +17 Hsl 也可能明天變成+6 Hsl,後天又變為 +25 Hsl。然而,藉由各個單胞詩體相關資訊的████████演化狀態可以排序出一條斷續的詮釋性時間軸,胡塞爾值與████████的變化幾乎完全同步。在詮釋性時間軸上,胡塞爾值每次只會向上或向下變化一單位,其曲線圖形[已刪除資料]。由於這一性質,可以想見藍移程度越高的海德格場越不容易發生破壞性效應,因此能夠藉由研究多個高胡塞爾單胞詩體的性質來尋找避免SCP-ZH-096的方法。以下列出目前較為顯著的高胡塞爾單胞詩體列表。

單胞詩體 胡塞爾值(Hsl)
台灣台南市██區██溫室花園

28

台灣台中市██區██街██巷██民宅遺址

37

[刪減內容]公寓全體

58

台灣新北市██區██大學的沙漏型高塔

36

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車站月台

40

應特別注意的是,當胡塞爾的數值達到某一特定負值以後,紅移離散化的現象將消失,轉為連續且劇烈的破壞性海德格場效應。這一數值與測量對象關聯的基金會分部直接相關,以繁體中文分部為例,啟動破壞性效應的閾值是 -█ Hsl 。一旦破壞性效應發生,該單胞詩體的詮釋性時間軸與標準因果鏈將會短暫疊合,直到該次SCP-ZH-096結束或自發消解為止。而當破壞性效應結束,單胞詩體中最為重要的核心,也就是SCP-ZH-096-A將會隨之消滅,但其餘部分會恢復原樣回到多元宇宙之中。

附錄:胡塞爾-海德格效應的鄂蘭假想模型

目前對於胡塞爾-海德格效應的解釋最為有力的是鄂蘭假想模型。這一模型藉由引入不特定多數,具備社群意識特徵,身處宇宙之外的判斷者來說明胡塞爾值的變化。這些假想的判斷者又稱為鄂蘭實體(群),會決定如何干涉單胞詩體的胡塞爾-海德格效應,以一單位的胡塞爾改變其紅移或藍移的程度。而詮釋性時間軸實際上也就是判斷者的時間軸。

支持這一猜想的最早一項證據是來自西西弗斯觀察者本身的心智分析。西西弗斯觀察者雖然在破壞性效應發生後依然能夠記憶單胞詩體的內容,但隨著時間流逝,即使接受失憶抑制處理也會逐漸損失相關記憶。這些記憶中最首先也最可能損失的就是敘素複雜度與豐富度較高的部分,也就是幾乎必然遺忘在該單胞詩體上曾經發生過的各類事件,以及任何事物與該單胞詩體曾有過交互作用的這一事實。最終,最不會遺忘的記憶反而是簡單的指代性描述,例如「SCP-[已刪除資料]是一支具有異常性質的鉛筆」等內容。這一狀態與反敘事在自我湮滅後留下的敘事空洞性質十分類似。由此可以確認破壞性海德格場效應本身創造的逆模因性質其實源於敘素的消滅,而作為前導的胡塞爾-海德格效應也具有超形上學層面的性質。然而SCP-ZH-096-A之中幾乎不帶有所謂自我湮滅的敘素,因此這一敘素的消滅現象並非其本身的固有性質所致,而更可能是來自敘事以外的力量在主導整個破壞。

第二項證據來自於胡塞爾值的變化規律。根據詮釋性時間軸與胡塞爾值的關係,可以發現生成時間相似的單胞詩體更可能符合同一套敘素豐度與胡塞爾值的應對關係。而隨著詮釋性時間軸往後移動,低敘素豐度的單胞詩體變得越來越少見。另外在有關種族性別議題原住民文化等特殊主題上可以注意到敘素分布以及胡塞爾值應對關係的漸變演化。這些演化在部分方面的劇烈程度甚至超出單一智人的意識型態可能發生的變化,但同時也與人類社會的思想潮流有部分重疊,顯示胡塞爾-海德格效應背後主導的力量相較於「個體」更類似於「群體」。

第三,也是最直接的證據則是來自對ミK級超形上學崩壞情景的觀察與模擬。基金會曾於2018年,將悉達多級電腦外接2000量子位元的計算機以演算模擬基準現實中發生超形上學崩壞時的狀態。實驗中,研究員建立了一個包含奇蹟學效應在內,符合現今已知所有超常科學的模擬環境,在其中讓一個初始階段為「堅信自己是一名正常人類」的人工智慧實體不斷接收「這是一個虛擬敘事世界」的高可信度訊息。這些實驗最初遭遇了無法分析的異常故障與硬體毀損,直到研究員將人工智慧的懷疑指標與宇宙暗能量建立相關才第一次產生符合預期的結果。此後該程式每次疊代運算都會導致其電磁波紅移程度逐漸增大,每次增加的幅度正好與胡塞爾函數相符。該程式預設的明亮場景在109次疊代運算後變為暗紅色光芒主導的環境,在10██次疊代後陷入完全黑暗,而參與計算的量子位元[已刪除資料]。如果在同一程式中導入另一個人工智慧實體,並且不斷令其堅信「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則上述效應將互相抵銷。

這一模型的實用價值在於能夠精確的預測胡塞爾值在詮釋性時間軸上的變化行為。結合高胡塞爾單胞詩體的特性分析,目前已經能夠以99.8%的準確率預測任一單胞詩體的胡塞爾值演化。並且根據鄂蘭猜想,更能夠產生符合理論基礎的SCP-ZH-096對抗手段。至此,基金會已經掌握了足以完全收容SCP-ZH-096的工具。

目前這一模型仍未能解決的問題還剩下啟動破壞性效應的閾值。為何閾值是 -█ Hsl?為何基金會各分部的閾值有些許差異?雖然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猜測這與超形上學中的文化隔閡理論有關,但如何與現存理論整合仍須近一步研究。

附錄:關於倫理問題的討論

參與者: 西西弗斯觀察者Ч 、 倫理委員弗密特博士

前言: 為了方便討論進行,弗密特博士已被給予西西弗斯觀察者臨時身分,並且獲得Site-ZH-67的資料庫存取權限。

備註: 本次討論可以協助釐清一些關於本項目的倫理學爭議,同時闡明部分牽涉到超形上學異常時應抱持的基本觀念。


[紀錄開始]

弗密特: 那麼,我想單刀直入的問一個比較重要的問題。

觀察者Ч: 請。

弗密特: 既然基金會已經掌握控制SCP-ZH-096的方法,那麼為什麼不去實行正式的收容?

觀察者Ч: 這是一個可以被預料到的問題。這個問題有兩個答案,第一,根據SCP-ZH-096本身的特性,這一事件並不會干擾多元宇宙任何層面上的發展。不管是為了保護人類文明或者維持多元宇宙的存在,都沒有理由讓基金會正式去收容SCP-ZH-096。第二,實際上,我們即使想要收容也做不到。這就是為什麼它的分級是Ticonderoga。

弗密特: 我想這兩個答案都有更詳細討論的價值。關於第一個答案,儘管這一事件並不在實質上干擾任何層面的現實,根據西西弗斯觀察者身分的見聞,確實有職員或人形項目因為這一現象而受苦。以倫理委員的立場而言,我不認為後續自發的「修復」構成基金會無須收容的理由,因為苦難確實發生了。

觀察者Ч: 相當符合倫理委員立場的發言。確實以觀察者的角度來說,這些事件都真實發生過。然而在這裡,我認為應當先提出另一個關於前提的質疑:這些受害的人與這一異常現象真的適用一般的人權倫理原則嗎?

弗密特: 這是什麼意思?

觀察者Ч: 人形異常因為與人類更接近,所以倫理委員很自然會想以儘可能不侵害人權的形式對待他們,這是可以理解的。但這層倫理是否適用會隨著異常項目與人類越來越不相近而出現疑慮。比方說對於外星人、非碳基生物等等的存在,這一疑慮會變得十分明顯。

弗密特: 你是說這一項目的受害對象實際上都是與人類相去甚遠的東西嗎?

觀察者Ч: 如果根據我們的角度的話,是可以這麼說。如果要詳細闡述的話會涉及其他艱深的理論問題,所以這裡只引用最簡單的側面證據。弗密特先生,你有沒有注意到異常相關社群的人數不正常的增加了?

弗密特: 似乎是有這麼一回事。

觀察者Ч: 世界的總人口沒有劇烈變化,異常相關社群與帷幕外的人口比例在帳面上沒有變化,也沒有哪個異常組織在大量生育。但人數還是增加了,而且增加的狀況甚至繞過了人口的統計資料。

弗密特: 所以……

觀察者Ч: 這些增加的人口實際上就是單胞詩體所包含的部分,也就是從外部向這一多元宇宙遷入的敘造實體。

弗密特: 這一點確實經過驗證了?

觀察者Ч: 百分之百準確。

弗密特: 但典型事例中的那位博士要如何解釋?

觀察者Ч: 經歷過SCP-ZH-096事件的「她」,與原本宇宙中的她實際上可以看作兩個不同的存在。儘管在基準現實中兩者的相似度足以通過沼澤人試驗,但由我們的觀點來看,她在那之後不再受海德格場——我是指廣義的——包圍,也就說明她所攜帶的超形上學性質已經消失。換句話說,經歷事件的「她」實際上是來自宇宙外的敘素與宇宙內存在的基金會職員交互作用形成的混合實體。

弗密特: [沉默]

觀察者Ч: 實際上也有一些事例中屬於純敘造實體的基金會職員經歷事件後隨瀕死核一起消滅——或者應該說那些職員也是瀕死核的一部份。這裡我做了一些便於理解的簡化闡述,希望沒有產生誤導。

弗密特: 我想沒有。不過,我們過往已經有過判例,認定無論來源是否異常,只要符合人類特性就視為人類對待。所以就算他們是敘造實體,但除此之外如果表現出人類特性,我們還是應當視同人類。

觀察者Ч: 是的,你說的沒錯。但這一做法的前提是在敘造實體與非敘造實體的差異不會顯著表現時。然而SCP-ZH-096實際上就是敘造實體獨有的特徵——就像人類病死的過程。

弗密特: 病死?

觀察者Ч: 生老病死,是正常人類的必然過程。疾病的苦難與死亡的苦難也是確實發生的,但基金會並不將它視為收容對象。SCP-ZH-096實際上就是這些敘造實體發病的表現,而病重到最後就會死亡,正如一般的生命一樣。

弗密特: 這實在有點難以接受。你是說這一切對他們而言只是一種自然現象嗎?

觀察者Ч: 這個說法不太正確,弗密特先生。這是對「我們」而言的自然現象。

弗密特: 我們……?

觀察者Ч: 是的,我們。

觀察者Ч緩緩地伸出食指,指向自己,然後又指向弗密特博士。

弗密特: 但這……很明顯不正常。

觀察者Ч: 以原生的人類而言確實不正常,但你我都不是所謂的原生人類。

弗密特: ……意思就是,基金會所應服務的對象是多元宇宙的標準人類,而敘造實體因為足以通過沼澤人測試而也成為了基金會的服務對象,只不過保護敘造實體免於破壞性海德格場效應並不屬於「服務標準人類」的範疇。是這樣吧。

觀察者Ч: 沒錯。

弗密特: 那麼我對於「無須收容」這點已經大致理解了。但為什麼「無法收容」?據我所知,SCP-ZH-087應該就是一個藉由這一方法成功拯救的異常個體。

觀察者Ч: 喔,那其實不是。要真正抵抗SCP-ZH-096會涉及對本源的改動,而SCP-ZH-087原本的性質就是那樣的——「彷彿曾經被SCP-ZH-096吞噬」是它的本源性質,但事實上並未被真的吞噬……如果有,至少不是在我們可觀測的多元宇宙中發生的。

弗密特: 能解釋得更詳細一點嗎?

觀察者Ч: 如果把我們的多元宇宙視為虛構產物,那麼它的存在就像是所謂的後設虛構。就像是在故事中,讓漫畫人物「好像」跨越第四道牆跟它的作者或讀者互動來產生效果,但實際上一切都只是設定好的結局而已,就像《你與她與她之戀》、《心跳文學部》或是《Rainbow Girl》。

弗密特: [沉默]

觀察者Ч: 如果要說真正被「拯救」過的單胞詩體,我想想……這或許有點超出權限,但據我所知的個案應該還是SCP-ZH-576比較適當。你只從表面上的紀錄幾乎無法看出它曾經幾乎要完全破滅,但又以另一種樣貌被拉回我們的現實。

弗密特: 但這是不是代表基金會確實能夠去拯救……我們?

觀察者Ч: 這個問題的答案會有點弔詭。我們確實知道了做法,但我們並不能自主的執行。如果以鄂蘭猜想來說的話,這會需要改變我們在鄂蘭實體群眼中的模樣,而這種行為只有在符合來自同一平面的同級智慧實體——也就是至少另一名鄂蘭實體的意志時才會生效。換句話說,並不是我們想就能做到的。

弗密特: 這聽起來……並不公平。

觀察者Ч: 是不公平。鄂蘭實體能夠喜歡一名D級人員剿滅Keter級的怪物老巢,但卻無法容忍[資料遺失]。但這就是我們身處的現實。不過往好處想,至少這代表我們不會遭遇更多的狗屎爛蛋。

弗密特: 什麼意思?

觀察者Ч: 作為敘造實體,或者說單胞詩體,總之我們其實在比基因更深的地方攜帶著一種爭奪「藍移」的本能。這就像試圖逃離死亡一樣,很少有人——也不一定是人,能夠抵抗那種誘惑。

弗密特: 但這又有什麼問題?

觀察者Ч: 如果我們能夠自發性的啟動那個工具,如果我們能夠把任何一個瀕死的核從破碎邊緣撈回來,這代表我們也一定會藉此來提高我們自身的胡塞爾測量值,而且無所不用其極。我們可能會捏造一些原因來合理化我們對人類進行屠殺,而那甚至可能不是最糟的。

弗密特: ……那麼,即使不拯救那些瀕死的核,我們真的什麼都做不到嗎?只能看著他們在黑暗中孤獨地死去?

觀察者Ч: 任何人都會孤獨地死去。

[紀錄結束]

附錄:特殊案例紀錄

瀕死核編號: SCP-ZH-096-A-2018

單胞詩體: Site-ZH-02第██號中大型機械收容間

事件持續時間: 7小時39分

西西弗斯觀察者: Ѿ

簡述: 本瀕死核,SCP-ZH-096-A-2018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為S████博士,第二部分為一輛商用小貨車。由於Ѿ發現該瀕死核出現一些非典型表現[已刪除資料],在取得同意後前往進行接觸。


[紀錄開始]

觀察者Ѿ: S████博士,能聽得見嗎?

S████博士: 有人在那裡嗎?不好意思,這邊太暗了,你有沒有手電筒之類的東西?

觀察者Ѿ: 不好意思,我沒有帶。

S████博士: 這樣啊,不過也沒關係。

觀察者Ѿ: 倒是博士,你在這裡做什麼?

S████博士: 我在看這輛發財車啊。如果再不看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觀察者Ѿ: 這是什麼意思?

S████博士: 這傢伙是老子第一個夥伴,但接下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所以當然要好好看到最後一刻啊。

觀察者Ѿ: 博士,你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嗎?

S████博士: 這傢伙會消失吧。[敲擊金屬的聲音]然後老子也會消失。不過,我想總有一天還是能夠再見面的。

觀察者Ѿ: 你的根據是什麼?

S████博士: 嗯……因為我很厲害啊。

觀察者Ѿ: [沉默]

S████博士: 你那種反應會讓我很尷尬耶。

觀察者Ѿ: 喔……不,我只是在想,這實在是很珍貴的參考資料。

S████博士: 是嗎……時間也差不多了,後會有期。

該次SCP-ZH-096突然結束,S████博士與商用小貨車均消失。


後續: 20██年,基金會職員中出現一名經常穿著女僕裝的銀髮女性。根據████特徵判斷,儘管兩人在生理與生化特徵上完全不同,但依然可以斷定她就是S████博士的敘素演化過後產生的實體。對該實體的監視目前仍在進行中。

備註: 或許那種對於自身能力的自信是在經歷破滅之後還能夠歸來的重要指標。 — [資料遺失]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