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060-J
評分: +18+x

項目編號:SCP-ZH-060-J

項目等級:Euclid 肯定是Keter Euclid 人家肯定是Safe吧 Keter Apollyon聽起來也很酷啊 Anomalous.1

特殊收容措施:為了避免SCP-ZH-060-J-A的平衡失效而造成一場四重K級情景,所有對Site-ZH-16員工「蘇音竹」的憤怒發洩行為必須被侷限於將其丟下Site-ZH-16垂直天井的行為。即便用其他方式不友善對待該員工後仍然可能導致SCP-ZH-060-J-A在正常情況下運行,效益分析認為任何員工都不應該冒險測試SCP-ZH-060-J在已知系統外的「能耐」,以避免全人類乃至於整個地球在不可忍受的情況下快速覆滅。

描述:SCP-ZH-060-J是一個與Site-ZH-16員工「蘇音竹研究員(Dr. Sugoi)」2的瀕死體驗有關的異常現象。當任何一名Site-ZH-16的員工被蘇音竹研究員打擾到樂高值3超過127時,該員工經常4會選擇將蘇音竹研究員強行帶到Site-ZH-16建築結構中央的垂直天井,並且將該員工丟下去。在蘇音竹研究員下墜之後,SCP-ZH-060-J將會發生,引領其通往一假說性的非基準時空:SCP-ZH-060-J-A。在SCP-ZH-060-J發生後的一日內,蘇音竹研究員經常會在Site-ZH-16中的某處「重生(re-spawn)」,所有試圖捕捉其出現過程或位置的嘗試都沒有成功,當直接詢問蘇音竹研究員這類「重生現象」是在哪裡發生或如何發生時,該員工會無意地迴避問題並表示「窩不知道」與「我忘記自己這次從哪裡跑出來的了,欸嘿」,全然不在乎自己已經在該設施內已經工作多年,卻連三樓女廁都找不到路的事實56

基於SCP-ZH-060-J的存在事實,Site-ZH-16允許員工在蘇音竹研究員導致自身樂高值超過120 110 100 90 85的情況下將該人員往天井中央拋出,也是唯一一項該設施允許的職場暴力行為。任何以其他方法傷害蘇音竹研究員的行為仍然不被允許。7

附錄ZH-060-J-01:對異常空間「SCP-ZH-060-J-A」的研究報告

根據Site-ZH-01直屬機構X.L.J.委員會的調查,SCP-ZH-060-J-A是一真實存在的異常空間,且其內部的本質將可能對基準現實帶來一次NK級「灰色黏質」情景、SK級「統治地位轉換」情景、AK級「人類瘋狂」情景與XK級「世界末日」情景的四合一災難事件。該次報告的簡要摘錄如下:

X.L.J.委員會報告-06

時間:[已刪減]
地點:超祕密會議室,Site-ZH-01
匯報人:夏離章研究員,Site-ZH-16
聽取人:三垣指揮部,Site-ZH-01

【摘要開始】

夏:晚安,各位三垣指揮部的長官們,基於前幾次的協商,我想自己就不必再多做自我介紹了。

3E-02:沒問題的。研究員,請您繼續。

夏:好的。那麼我也就直接了當地報告了。有關SCP-ZH-060-J-A的調查,我們不只已經確認了這是一個真實存在的超歐幾里德空間,我們也已經獲取了這個異常空間內部的情報。情況……相當的不樂觀。

3E-05:願聞其詳。

夏:(嚥了口口水)誠如上次的計畫內容所描述,我們在蘇音竹研究員身上——應該說是視覺路徑中——安裝了一種仿生性監控儀器,試圖在該人員找死……我是說,觸發SCP-ZH-060-J時,讓我們得以窺探她在「理論上死亡」到「重新出現」之間的時間發生了甚麼事情。

夏:不幸的是,該儀器的遙控功能似乎有點故障了,所以我們沒有辦法選擇錄像的時間,也就導致我們錄到了很多不堪入目的部分。這些影像很難被除錯或刪剪,所以我必須在這裡快轉一下,請多包涵。

簡報螢幕上開始快速播放,其中不可避免能看見蘇音竹研究員正在[資料刪除]、[資料刪除]與[已刪減]的畫面,引起會議室裡面的一陣唏噓與嫌惡反應。

3E-07:我以為ZH-███的收容措施就已經是我看過最反人類的事情了。

夏:長官,我真的很抱歉。總之,就是這裡,你們可以看到這是最近一次蘇音竹研究員被丟下去的畫面。

螢幕上開始播放蘇音竹研究員被Bales博士一手扛起的視角,可以聽見該人員發出不堪入耳的嘈雜尖叫,並且很快地顯示從十九樓被拋出的下墜畫面。

隨後,蘇音竹研究員的面部轉向,可以看見下方的黑色井區,並且很快能看見一個白色發光的圓孔,蘇音竹研究員往內部快速下墜。

接著能看見蘇音竹研究員的墜落物理速度停止,正式進入SCP-ZH-060-J-A。該空間的環境為[資料刪除],且充滿著肉眼無法計數的人類個體,每個都呈現[已刪減],總體而言是成千上萬個的蘇音竹研究員。

3E-11: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夏:oh shit.

3E-01:快關掉!快關掉!

【摘要結束】

備註:11號三垣司令在目睹了過量的蘇音竹研究員[已刪減]畫面後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創傷反應。雖然該現象不被判定為一次模因傷害,該名指揮官仍然申請了長達半年的療養假。

後續的錄像顯示了SCP-ZH-060-J-A是一個由大量██████████████、███████████與████████████組成的「蘇音竹研究員儲養次元」8,使得每一次蘇音竹研究員在落入「井底」之後被該次元回收,進入██████████████內部,並且再由█████████████重新分泌一個生理與記憶狀態和「落井」之前沒有差異的蘇音竹研究員,隨後回到Site-ZH-16內部9。在這段期間內,非屬於蘇音竹研究員生理軀體的配件都會被送回,使得X.L.J.委員會能夠回收到有關的錄像。根據夏離章研究員的辨識,該次實驗後的重生位置恰好是Site-ZH-16四樓的女性職員廁所。

附錄ZH-060-J-02:再定義提案

將SCP-ZH-060-J重新定義為「蘇音竹研究員」本體,而非其重生過程的提案已經被提交。10111213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