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058 - 另一道走廊
評分: +9+x

0qO3Luh.png

SCP-ZH-058內的標準環境。

項目編號:SCP-ZH-058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SCP-ZH-058的標準探索程序交由可拋棄式的機器載具執行,這些載具可以透過纜線進行同步錄影、錄音。探索活動期間,門徑的開啟縫隙應少於5度。若發生任何反常情形,探索活動應立即中止(關閉逃生梯門徑)。

由於透過生命載體(人類、犬隻、鳥類)進行的探索活動可能帶來高度維安風險,且缺乏成本效益,這些探索規劃被嚴格禁止。天廈大飯店十一樓與十二樓的逃生梯口已被封鎖,以避免平民進入。基金會正在規劃購買天廈大飯店的相關產權,並將其轉換為前台機構使用。

描述:SCP-ZH-058是位於高雄市天廈大飯店內的一處維度異常,僅能由該建物的第十二樓往頂樓天台的樓梯進入。SCP-ZH-058僅會在每日的03:30到04:15期間出現,且只有當日第一次打開天廈大飯店十二樓樓梯間頂端的逃生門後才會顯現。直至隔天同一時段之前,任何再次打開此逃生門的嘗試都無法通往SCP-ZH-058。該維度內部主要為一條往兩側延伸的走廊,格局與裝潢風格與其他樓層有顯著的落差。走廊兩側有大量與其他樓層相似的房門與走廊設施(如消防栓、逃生出口、電燈開關等),然而,所有的房門都無法開啟或被破壞。所有位於走廊兩側的設施都沒有實質上的作用。試圖對SCP-ZH-058建築結構造成的任何損壞都會以不明方式瞬間還原,至今尚無法觀察到此維度的任何「外部」結構。

SCP-ZH-058的空間長度顯然與天廈大飯店的其他樓層構造不符。事實上,往該走廊的「盡頭」前進被認為「幾乎是徒勞無功的」;光學與聲納測距方法皆顯示該走廊的盡頭和SCP-ZH-058的入口之間僅有130公尺的距離,然而,在SCP-ZH-058中的任何地點都能取得一致的結果——甚至在探索隊伍實際步行超過130公尺以上的距離後仍然如此。即便對任一盡頭的探索無法取得成果,基金會仍安排了一系列的極限距離測試,當前的紀錄顯示SCP-ZH-058內部的可步行空間至少超過██公里███公尺。

早期測試發現SCP-ZH-058內部存在一種「重置」機轉,所有在04:15之後尚未離開該維度的物件與人員到隔日皆不會以任何形式被保留。若試圖在03:30之前便開啟入口,SCP-ZH-058將會延遲出現;若試圖將入口延長開啟到04:15以後,入口處的鋼板門將會無視所有阻力自動闔上,使該維度與基準現實的連通性消失。基於上述特性,在有效時段內維持SCP-ZH-058的門徑暢通被認為是SCP-ZH-058內部探索的重要準則。

SCP-ZH-058內部會隨機顯現一些智能個體,機率約為2.5%。這些個體經常以人類的外貌出現,其舉止與社交表現會模仿為天廈大飯店的房客;對這些房客的身分調查經常得到身分證字號、外貌、名字與遺傳內容不一致的結果,基金會目前拒絕採信任何來自SCP-ZH-058內部實體的說詞。大部分的SCP-ZH-058內部實體宣稱自己僅僅是「半夜出來裝水的房客」,並且對於探索人員沒有展現敵意行為:這些實體多半會以可疑的眼神打量基金會的探索人員,但並不會主動與探索人員攀談,只有在探索人員主動互動下才會給予簡短回應或良性互動。然而,在事故紀錄ZH058-865後,SCP-ZH-058的內部實體皆被認為是帶有潛在危害性的個體,一經遭遇應立即中止探索。

事故紀錄ZH058-865:在2013年10月22日,探索人員張志清在距離入口處1722公尺處遭遇一名外觀約為三十歲的男性外貌個體。張探員與該實體的互動雖屬於正常範圍,然而,該實體無前兆地將張探員推倒,隨後以不屬於正常人類的姿勢與高速朝入口處前進。探索程序被立即中斷,張探員被視為無法回收。自該事件之後,所有來自SCP-ZH-058的自主個體皆被預設為B級以上的維安風險因子,探索載體則被更改為D級人員或遙控機器載具。

事故紀錄ZH058-1341:在2015年2月16日,在SCP-ZH-058內離入口不遠處發現46具穿著基金會探索裝備的遺體,包含33位男性與13位女性,大部分的遺體都帶有明顯的外部撕裂傷與營養不良痕跡。其中17具與已知的基金會人員相符,這些人員確實都是探勘與危機應變領域的員工,但並未參與SCP-ZH-058;其餘的遺體則缺乏已知的對應結果。調查結果不支持這些人員之間發生了鬥毆事件,即便有3具遺體的軀幹上被穿刺著基金會配備的防身刀具。其中一位被刀具穿刺胸口的遺體上也穿插了一張紙條,寫有拉丁文的「不要再送東西進來」。當前認為這些人員是在經歷長時間的跋涉與營養缺乏後疲累而死。所有遺體都已被焚毀處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