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051
評分: +11+x

項目編號: SCP-ZH-051 l2.png 項目等級: Keter
2 級 權限許可 威脅級別:

特殊收容措施:當前對SCP-ZH-051尚無可行之收容措施,為抑制項目發生,未廢棄之人為建物於夜晚時需具備一個以上光源或監視器、收音機等監控設備,懷疑區域遭受SCP-ZH-051-A攻擊時由一名特工攜帶照明設備進行救援及阻止行動。
若社區發現血泊狀、肉塊、內臟糊或洋蔥狀切割殘體,視曝光情形將其掩蓋成他殺案件。

描述:SCP-ZH-051為一系列異常接觸事件,該事件只在下列因素滿足時有機率觸發。1

  • 當地時間為20:00至03:00之間。
  • 對象單獨處在不具備或未開啟光源的人為結構物內部。
  • 對象未待在監控設備紀錄範圍內2

SCP-ZH-051-A為間接推論出來的非實體人形,其出現時會擁抱住對象進行攻擊行為。

SCP-ZH-051發生時,大部分對象皆聽到一種細碎的腳步聲及刮搔聲,另有小部分對象在遭受攻擊時聽到迴盪且高分貝的鈴鐺碰撞聲,若對象處在環境中密閉且門窗等通道已上鎖或固定,會出現有規律地敲擊聲並在之後出現類似電磁噪音的不明聲響,此時若觸發因素仍存在,對象將會遭受SCP-ZH-051-A的攻擊。

遭遇SCP-ZH-051-A攻擊的倖存對象均表示被看不見的東西壓住並無法發出聲音求救3,隨後視對象可能感受到強烈的飢餓感、刺痛感、恐懼反應、悲傷或悔恨情感,若項目未被打斷,對象會從遠心端肢體出現自發性溶解、切塊、骨肉及筋膜分離、洋蔥狀組織層分離並往近心端蔓延,往往導致倖存對象身體機能上出現殘疾,死亡對象則呈現解離狀或碎屍狀。

多次救援行動及目擊事件顯示SCP-ZH-051在任何觸發因素缺失時會立刻停止,其中以引入光源為最簡便有效的介入手段,此外SCP-ZH-051-A可能具有感知性,目前至今的實驗仍未成功觸發項目亦未觀測到SCP-ZH-051-A的存在。

疑似有關SCP-ZH-051之研究文獻:針對接觸對象進行的共同特徵調查結果顯示所有遭遇對象皆閱讀過一則文章,不排除其文章和項目具有特定的關聯性,關於其中提及的繫鈴貓一詞,拋鈴人相關涉及人員對此說法不一,但均以否認居多。

請各位務必打開檯燈再看喔

各位文粉晚上好,當你看到這篇深夜文時,或許我已經被趴嘎趴嘎了吧?今天要講的不是都市傳說,不是幽靈故事而是各位都喜歡看的軍中秘密。

小抱抱

傳聞在軍中有一批超能力部隊,成員各各有異能,有的可以徒手張開隱形的網保護市民,有的可以穿越重重防線不被發現,說道這裡來自羽懷市的文粉想必不陌生吧,這隻軍隊的對外稱呼叫「繫鈴貓」,這是因為他們的胸前都會別上一個銘有稱呼的風鈴,但是他們傑出的戰績背後,卻隱藏著一起又一起不為人知的失蹤事件。

據說每一個滿懷熱情前去入伍的新兵會被帶往調整室去進行一些「手術」,在那裏他們會和另一個世界的自己重合、交融然後被徹底的撕裂,撕啊!然後在細碎的雜音中被替換掉了自我,等到他們躺著出來調整室時,他們就成了繫鈴貓對外所宣稱的超能力者。但凡事都是有代價的,拿走的東西總要還人家,甚至要加倍奉還,在「手術」完成的那一刻起噩夢就開始了,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身上將會出現反衝現象使其存在呈緩坡性降下,一直下降直到他們失去超能力,一直下降直到他們反過來變成被現實壓迫者,一直下降直到他們的存在被現實所抹滅然後一聲哭號都不留的被抹去了,這就是繫鈴貓的末路,在光彩後成為失蹤名單上的一筆數字。

而我的朋友,至少她消失前視我為她最好的摯友,想到在她入伍時我是如此的祝賀她,在她痛苦不已時又如此的疏離她我就感到一陣酸楚,在那些日子我曾聽她說自己能變成幽靈穿梭在高樓大廈之間,我只是微笑著不當一回事,卻沒想到……她真的失蹤了,我懵懂了,或許是她的思念或許是鬼魅作祟,我隔天去她租屋處整理用物的時候就突然地睡去了,醒來的時候已經半夜了,天正黑,月無光,然後我就聽了那熟悉的腳步聲,或許是她還有那一絲的思念留存著,我哭了我喊著她的名字,腳步聲也越來越靠近,靠近到我都聽見她的呼吸聲了,然後她抱住我了…..
或許她真的很害怕,但當下我更害怕她,那擁抱是如此的寒冷,令人窒息令人絕望不已,我不知道我怎麼了,那是種死亡的痛楚,彷彿從手心向上蔓延著一種撕裂般的劇痛,我抵抗了她,我就這麼無情的推開她了……彷彿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般,她就這麼消失了,然後我在黑暗裡哭泣了許久,等我轉頭看向窗戶的那一霎那…我看到了對面的窗台的窗簾被浸潤成了紅色,隔天警方就到場蒐證了,據說對面的床上被厚厚一層肉糊給包裹住了,而住在那的大叔至今都沒有下落。

各位想必心裡有底了吧?這一切就是警方宣稱的羽絨市環殺案還有科研三園深夜殺人事件的開始,但這一切我明白的,她才不是什麼變態殺人魔,她只是想要抱抱而已,她就這麼突然的消失了然後發現自己再也不能去逛街吃茶,在也不能坐在床上期待明天的到來,她就這樣感受著現實在身邊一點一滴被瓦解,獨自吞著那種焦慮和恐懼,她是個聰明的孩子,她知道要如何躲在最能維持住自我的角落裡小心翼翼的移動到人身邊,然後給他們一個擁抱感受著那得來不易的溫暖和那小小的希望,然後在查覺到懷裡驟降的體溫後放開了化成肉泥的屍體,去找下一個能給她溫暖的人。

而我能做的事,就是關掉那令她痛苦不已的燈,等待她回來租屋處裡,讓我好好地給她溫暖然後陪著她走那黑暗無比的道路,我是小玟,期待與你在黑夜中相聚。

本文轉載自@異奇捕手小玟 小抱抱的故事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