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049

評分: +6+x

5282068987_e2f3a11be7_b.jpg

SCP-ZH-049,西元1982年

項目編號: SCP-ZH-049

項目等級: Damballah1

特殊收容措施: SCP-ZH-049將被保留在Site-ZH-14的內部並交由時間異常部門進行剩餘的接管作業,而根據時間異常部門的運行宗旨,再加上SCP-ZH-049本身的異常效應所帶來的潛在威脅性,除非SCP-ZH-049或是SCP-ZH-049-Prime已經被證實完全無效化,否則禁止人員在任何時候試圖打開或是破壞通往SCP-ZH-049內部的門徑以及其周邊支撐結構。

當前不須對SCP-ZH-049-Prime的任何行動加以干涉,但如有可能則須在SCP-ZH-049-Prime成功突破現有階段之收容時,立即撤離附近的工作人員並開始採取同步的監視行動以觀察SCP-ZH-049的異常效應是否如時顯現。

文件更新: 因當前仍未知曉SCP-ZH-049的異常效應是否會對基金會有著實質性的幫助,將會根據SCP-ZH-049-Prime的行動狀況來判斷SCP-ZH-049的異常分級是否更改成Thaumiel。

描述: SCP-ZH-049是位於Site-ZH-14的時間異常部門 Delta-23研究區域內的一個迅子2恆定收容間,其門徑表面在被發現時帶有嚴重程度的金屬鏽蝕,並被人利用某種尖銳器具刻上一個呈二十五格狀的回文陣3。已知有關該收容間的建造歷史早在Site-ZH-14的初步建立之時(1979年末)就已存在。但是基金會並未在當初的建設藍圖上發現到與SCP-ZH-049相關的空間規劃設計,而時間異常部門人員似乎早已知曉了SCP-ZH-049的存在並提供相關的文件記述以及對SCP-ZH-049-Prime的片段記述資料。

根據時間異常部門人員的說法以及對這些文件的後續分析,SCP-ZH-049似乎是時間異常部門曾經在平行時間內所自主研發的一個未知性設施,並會在所有平行時間線的現實中同步建立其已存在的客觀事實,且這種客觀事實不會被自身存在的先提條件給束縛住或是產生悖論。

當前猜測SCP-ZH-049能夠造成一個對基金會本身有利的因果循環,並會永久附加在位於SCP-ZH-049內部的所有活物及非活物身上,而在理論中的SCP-ZH-049如果符合所有其需具備的理想條件,則會對上述所提到的內部目標進行一次未知過程的因果關係重組,並將客觀的未來時間所產生的子結果去跟原先既定的父結果進行相對的強制吻合,最終成功建立出對內部目標的重新收容這一個父結果。

SCP-ZH-049的初步建立目的似乎是要達成對SCP-ZH-049-Prime的永久性收容。

SCP-ZH-049-Prime被認定是一個當前未知或被刻意抹除其資訊的待定實體或物件,並被相信長期收容於SCP-ZH-049內部進行暫時性的收容。當前基金會仍未知曉SCP-ZH-049-Prime所具備的異常效應或是其外觀描述,但是根據時間異常部門的文件內容所述,SCP-ZH-049-Prime將會在未來的某一個時間點內突破現有階段的收容程序,並會反覆試圖掙脫SCP-ZH-049所製造出的因果循環。關於SCP-ZH-049-Prime是否擁有對時間的全知或是能夠自由穿梭任意的時間點仍是未知且不必要的。

如果以上文件的描述是客觀且正確的事實供述,意味著SCP-ZH-049-Prime只要在未來的某一個時間點內開始引發出一次突破收容狀態,則不論這一過程當中發生了何種因果變遷4,最後的子結果必定會被SCP-ZH-049給強制引導至其已經被重新收容的父結果。

當前正在等待著SCP-ZH-049-Prime突破現有階段收容的未來時間點到來

附錄更新 ZH-049-Alpha: 基金會開始執行SCP-ZH-049的收容程序已達17年的時間,但是如今仍未觀察到SCP-ZH-049-Prime有著任何明顯的活動記錄,出於基金會本身對SCP-ZH-049的異常效應已從原先的信任開始傾向於質疑,Site-ZH-14的時間異常部門主管██████5正式發出了以下聲明:

ayeZhlk.png

Site-ZH-14 時間異常部門 RCT-∆t 正式聲明


我們應該要往好處去想,SCP-ZH-049並沒有消耗到我們的任何人力或是物資,再加上這十七年裡面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去刻意動它,就以基金會所處的立場來說這種情況應該是再好不過的。不如再換個說法,就目前而言或許那東西對當前的我們來講只是毫無助益,但同樣地我們手邊也沒有要強制摧毀它的理由。

即便事實就正如各位所說的那樣,SCP-ZH-049-Prime還是未在我們的現實中發生過一次的收容突破。但不可否認的是基金會這幾年以來已經發生無數次的時空交互,那些相關的異常實體都在我們的監管之下,而它們都曾預告了我們過去到現在的行動以及今後我們所要面臨的覆滅結局,那些存放在SCiPNET深井資料庫裡面的歸檔文件就是一個最有說服力的證據。

我們RCT就是因此而被正式創立,並註定要與命運相抗。但是我們並非全知全能,更何況我們就算有了對過去以及未來上的部分走向掌控能力,只要瞭解到既定的事實之後,我們今後的行動就已沒辦法跟未來的我們一樣達成百分之百的同步,那些原本被證實的既定結果將會出現無窮的分支,而這就是時間本身的局限性以及不穩定性,因此我們不能也不應該嘗試打破已知的時空悖論。

再換句話說:如果我們不再信任SCP-ZH-049的異常效應為真,原本所假設的理想狀態將會被打破並不再具效,到時基金會的一切行動將會完全於偏離原本的迭代進程,並從SCP-ZH-049-Prime將被循環收容的這一個時間節點上永久脫離。SCP-ZH-049是否能夠在這種現實結果中保持異常效應仍是未知的,而這將會是基金會最大的威脅要源。

我在這裡重新聲明並正式提議:基金會需永久保持面向SCP-ZH-049的自我收容程序並不得在非必要情況下違反之,並繼續等待著SCP-ZH-049-Prime自行突破收容。

潘朵拉之盒一旦被我們打開,未來將會變得不再明晰。

Dir. ██████
Site-ZH-14時間異常部門主管

文件更新: 監督者議會以及三垣指揮部在1996年12月11日共同決議將永久維持對SCP-ZH-049的收容程序以及其分級,除非有相關證據足以表明SCP-ZH-049或是SCP-ZH-049-Prime已被完全無效化,否則將會繼續執行本項收容程序直到SCP-ZH-049-Prime成功突破現有階段的收容,常態將得以延續下去。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