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0404
評分: +5+x

冬天。

平靜的,是普通的街道。冷清的,如果不特別注意的話,不會留意到後巷裏藏了一個無家可歸的少年,躲在角落裏朝著天看着。

深夜。

高樓大廈的間隙中看到的風景沒有特色,是在井底的感覺。但少年沒有能選擇的奢侈,寒冷的身軀等待着命絕的一刻,身體已經動不了,默默地等着劇末的到來。

雨下起來了。

天空是不會問人們的意見的,突然間下起雨來了。雨是沒有焦點的,不規則地落到地面上,無視着人們的意願。世界越來越慢、溫度越來越低。

這世界的餘韻已經所餘無幾。暴雨下起來了。

不合時地,無形的遊客來到了。透明的救星,看着可憐的少年。

你想要力量嗎?

少年放棄了從前的自己,帶着沒有意義的不死身走進了徘徊了幾年的街道。但是沒有人會從他的外貌把他認出來。不論是誰看起來,他也只不過是個在深夜裏角色扮演着的狂人。「無聊」,他想着,輕輕地揮手把天上下着的雨轉變成鐵絲。很大的破壞力,卻滿足不了他。

當然,這不會是他的結局。

研究員曼國際看着他桌上放着的信封,拆開,讀了它裏面所記述的故事。簡短,沒有什麼特點。小曼放下了信件,再確認了一次信封表面的文字: SCP-ZH-0404 。

小曼站着不動,注視着桌子也不見異樣,這房間也不特別亂,沒有什麼地方能夠有人藏起來的。這是……威脅?預言?

春天。

在地面上,人們過着平靜,正常的生活。有快樂的家庭,有滿懷憧憬的凡人,也有艱苦地過着的人。有支離破碎的關係,有被捨棄的夢想。

正午。

當然地,季節和時間只對住在感受到天氣和看得見太陽的人重要。這裏是 Site-ZH-04 ,與外界隔絕,外面的人員之間甚至會開玩笑說即使這站點自爆了也不會有聲音。

雨下起來了。

這裏就是為了那種功能而建立的。沒有需要的話,跟本不可能有組織會浪費資源去建一所沒有足跡、成果、前景的收容區域。這所站點是基金會所有設施之中,最不能為世所知的地方。

因為模因會在有意識的生物之間互相傳播,人員之間從不給予互動空間。

因為只有最危險的項目才會送來這裏研究,每位研究員只有一件工作。一個項目。只要你能成功收容一個項目,你就能鎖上箱子回家。

當然,你想留下來也可以。你不專重自己的生命的話,誰會花力氣去管你。

控制。

☆☆

小曼記起了自己的目標,還有所有教導過自己的人,也不管是剛好回想到,或是受模因的影響而想這些的。沒有人能進入這房間。他決定要結束這個惡作劇,把這信件交給內部安全部。「咔刷」,按下了緊急接通站點指揮的按鈕。打開了門,門外卻是虛空的。

當然,他不可能找到答案。

研究員黑白格關上了電郵的附加檔案,皺了一下眉,她不確定她讀了什麼。她知道另外那位研究員的名字,也勉強能說記得僅有所餘的記憶。他應該是在那一次事故死了,還是突然失蹤的?她打開了門,門外卻是虛空等等等等等什麼?

她關上了門,慢慢地回到電腦面前讀那份檔案。剛剛那是錯覺吧。她的視線落到自己掛在門旁的名牌上:正確的名字,但……站點是…… Site-ZH-04 ?

夏天。

黑白格把門打開了又關上了。她不能相信自己所處的處境,發狂地把物品拋出房外。物品被拋出房外,飛向無盡的深淵。

隔日。

沒有任何進展,沒有任何希望,也別擔心糧食和水能足夠應付多久,也別擔心如何打發時間。她也沒再嘗試找上人聯絡了,就像是她從來也是在這站點的一員,已經有過隨時被現實放棄的心理準備。

雨下起來了。

看不到雨是從哪裏來的,也看不到是在哪裏停下的。

暴雨下起來了。黑白格也很久沒見過像這樣大的雨,像是它來給她打氣的。

她好奇地望出門外,在自己的房間的兩邊像是隔着每一定的空間再有另一道門。

收容。

☆☆☆

有的門像是開着的,但是這種門的設計剛好是向內開的,所以實際要看也要很小心地看,而且總看得不清楚。「有人嗎?」她尖叫着,也管不得雨拍打在她的面上,成為這裏唯一製造着聲音的音源。一不小心,她握着門的手滑了。

當然,這故事還在延續着。

項目等級:Uncontained未收容

臨時特殊收容措施:本檔案只供 Site-ZH-04 人員檢閱。Site-ZH-04 人員,請收容。

描述:基金會的人材源源不絕,可是相對世界的規模,每人卻是那麼渺小。

秋天。

雨越下越大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