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034
評分: +21+x

項目編號: SCP-ZH-034

威脅等級: 橙色

項目等級: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考慮到SCP-ZH-034的高度破壞性,需使用高強度抗爆材質所打造的設施進行收容,項目目前已透過移轉收容協議收容於美國的Area-██的廢棄飛彈發射井中。飛彈發射井內部部分空間已依照倫理委員會的要求改裝為供SCP-ZH-034生存的環境,項目生活所需的物資會定時進行配給。至於項目的異常特性對收容環境所造成的損害,則需安排人員在損害發生後24小時內進行修復。

描述: SCP-ZH-034是一名為李██的中華民國籍男性,收容時1的年齡為30歲。SCP-ZH-034的精神或身體在未展現其異常的情形下,皆與正常人沒有區別。

SCP-ZH-034的異常主要表現在其頭部會突發性的與身體脫離。對於這種異象的時機與條件至今仍然未知且無法預測,SCP-ZH-034本人亦無法控制其發生。

SCP-ZH-034的身首分離現象發生時,會從其脖頸處產生巨大的衝擊能量,這種衝擊提供了SCP-ZH-034的頭部極高的運行速度。從記錄中獲取的資訊計算,得出SCP-ZH-034的運行速度是地球逃逸速度的五倍2。這個速度使SCP-ZH-034的頭部能輕易脫離天體重力場、到達宇宙空間3。奇特的是,儘管這些衝擊經常對SCP-ZH-034周遭的環境造成嚴重的破壞,卻不會對其脫離的頭部或身體造成任何損傷。

SCP-ZH-034的頭顱脫離期間,其身體會喪失行動能力。斷頭後的SCP-ZH-034一般而言會在二十四小時以內漸漸再生長出一顆新的頭部,新的頭部則依然保有SCP-ZH-034的外貌、記憶和性格,但不具有頭部脫離身體期間的記憶,當前假定脫離身體的頭顱不具備SCP-ZH-034的意識或知覺。

自收容SCP-ZH-034起至今,項目已發射了██顆頭顱至外太空,這些頭顱全部都以持續穩定的以時速125,000英里的速度遠離地球中。回收行動被認為是困難、耗費資源且不必要的,因此此一提案已被三垣議會否決,僅採取對民間天文觀測者或組織進行情報操作之手段確保帷幕協議的運行。

附錄034/01: 異象記錄

為掌握SCP-ZH-034身首分離的規律性或可能條件,基金會曾試圖對每一次的身首分離現象進行記錄。以下節錄自20██年7月底到9月初的現象發生記錄:

日期 SCP-ZH-034身首分離現象發生記錄 備註
20██/7/22 時間為19時28分34秒,當時項目正在食用他的晚餐。在他吃下他的第一口食物的瞬間發生身首分離現象,項目甚至來不及吞下那口食物。 N/A
20██/8/1 時間為03時47分56秒,身首分離現象發生時項目正在睡夢中。 研究人員注意到,無論項目的頭頸朝向何方,於身首分離時頭部必定會飛向太空。
20██/8/3 時間為14時47分21秒,當時項目正在飛彈發射井中做運動,在仰臥起坐到第三十二下時發生身首分離現象。 該顆頭顱擊毀了俄羅斯的人造衛星██████號。
20██/8/15 時間為04時25分00秒,項目因腿部抽筋而從睡夢中驚醒,在按摩腿部時發生身首分離。 N/A
20██/8/18 時間為21時35分45秒,項目正在洗漱準備就寢。在刷牙時發生身首分離,項目的頭顱嘴部含著牙刷飛向太空。 該顆頭顱差點擊中中國的太空站███號,兩者之間的距離相差不到一百公尺。
20██/9/2 時間為04時09分29秒,項目因失眠打算看書打發時間,在手指翻開書本的瞬間發生身首分離現象。 N/A
20██/9/6 時間為17時14分38秒,項目正在為了準備晚餐處理食材。在為胡蘿蔔去皮時發生身首分離。 N/A

儘管進行了大量的記錄,基金會仍然未能從這些資訊中觀察、統整出關於SCP-ZH-034的身首分離現象的發生條件與規律性。

附錄034/02: 訪談記錄

訪問者: 布朗利博士

受訪者: SCP-ZH-034

前言: 本次訪談透過通訊設備遠距離進行並且記錄。


《記錄開始》

布朗利博士: 你好,SCP-ZH-034,我是布朗利博士,關於你身體的異狀,為了使治療能夠順利,對你進行深入了解我認為是有幫助的。因此我希望透過這次訪談能向你取得更多資訊……。

SCP-ZH-034: 治療?喔不不不,你們顯然是誤會了,我這個是家族遺傳來著的,這可不是一種病啊。

布朗利博士: (遲疑)你說這是遺傳……?你的意思是你的家人也有跟你一樣的狀況?

SCP-ZH-034: 是啊,不過我是最沒出息的那一個。我的妹妹跟弟弟都是在十歲前就能讓頭離開身體了,我卻到了三十歲才第一次掉頭……。

布朗利博士: 妹妹跟弟弟?!可是……這不可能啊,如果有其他像你一樣的人我們不可能沒發現!你的頭第一次炸到外太空的時候可是立刻就驚動到我們了,謝天謝地你那時候是在沒什麼人煙的地區……。

SCP-ZH-034: 所以我就說了,我是家族裡最沒出息的那一個!我家的每個人都能隨心所欲的操控自己的頭,愛飛哪去就飛哪去、想幹嘛就幹嘛!不像我不但沒辦法控制頭離開身體的時間跟地點,而且還總是把周遭的東西全都給炸得稀巴爛!我從小時候開始就要天天忍受自己的家人和親戚們的冷嘲熱諷,就只因為我是家族中唯一一個頭牢牢的黏在肩膀上的人!

SCP-ZH-034: 而且最糟糕一點是,因為我是長子,所以所有人都對我有很高的期待,尤其是我爺爺,他總是向我說他年輕時的故事,說他在十六歲時就能善用自己的能力在戰場上大顯身手,因此他對我也有相同的期許,希望我也能有一番成就……但是我就是做不到!我就是什麼都做不好

布朗利博士: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請你冷靜一點。(停頓)呃,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你願意提供更多關於你家人的資訊給我們嗎?

SCP-ZH-034: 可以是可以,不過從我十八歲那年離家出走後就再也沒跟他們聯絡過了。

《記錄結束》


本次訪談結束後,基金會利用SCP-ZH-034提供的資訊以及其身為中華民國國民的身份資訊4對其於訪談中所提及的「家人」的住所進行追蹤卻未果。從各住宅內有匆忙收拾的跡象判斷,這些對象似乎具有能預見基金會追查行動的能力或技術。目前對於這些潛藏於社會中的異常對象的搜查行動仍持續進行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