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023
評分: +9+x

SCP-ZH-023
2

特殊收容措施:
SCP-ZH-023目前收容於Site-ZH-12的B10Euclid收容區中,並由Site-ZH-96定期提供無資訊危害或類似的模因傳遞風險的D級人員作為SCP-ZH-023的苗床以供繁衍,當前固定維持族群數量為120隻左右,出入收容單元的研究員須穿著防護服,且定期接受核磁共振成像檢查與每週的記憶檢測有無寄生的情形。

640px-Clogmia_albipunctata.jpg

羽化後的SCP-ZH-023個體

描述:SCP-ZH-023為一種具有白斑大蛾蚋(Telmatoscopus albipunctatus)外觀特徵的昆蟲,其生態習性與一般的蛾蚋存在著差異性,受精的雌蟲會自行尋找合適人類宿主以未知方式潛入額葉皮質層中產卵,期間對象不會感受到任何不適與異樣。

SCP-ZH-023每次能產下約10至60粒卵塊,並於48小時內孵化成幼蟲,經三次蛻皮後化蛹,羽化後的SCP-ZH-023會鑽出對象的體內,交配後再行繁殖循環。SCP-ZH-023的成長與腦部活動存在著一定的關聯,大腦神經活動越是活躍的對象體內所寄生的SCP-ZH-023將更快的成長化蛹。

羽化的SCP-ZH-023鱗粉中將會帶有原宿主的部分記憶,任何物理接觸都將會導致SCP-ZH-023的本體粉末化,皮膚與黏膜處若沾覆粉末將獲得SCP-ZH-023由宿主身上所取得的記憶。

該效應造成多起機密事件的洩漏及外流,其中更包含了資訊危害項目SCP-ZH-███的擴散,使得Site-ZH-96部分D級人員與初階員工陷入恐慌,進而引起了事件5-C-047,該事件的傷亡人數達至███人,

根據推斷,SCP-ZH-023應該是由特工Sundial在探索nx-zh-68所感染,特工Sundial因探索意外癱瘓後被運至Site-ZH-96的安養機構安置,目前進一步探索nx-zh-68的計畫已經暫停等候再次評估。


事件調查報告5-C-047

████年 6 月 24 日於 Site-ZH-96 側棟安養單元
事故種類() ()級異常突變
調查人員:王坤龍
作業人員:游碧芬、Abbott

內容:

事件經過:側棟安養單元於████年 6 月 24 日下午3點,發生了SCP-ZH-███的異常擴散現象,此項異常主要的特徵為資訊危害,在認知到異常的當下會陷入發狂狀態,以任何所能取得的道具屠殺視野內所能見到的生物並舉行活祭儀式,見到儀式圖紋的人都陷入瘋狂並積極參與活祭儀式,因為站點的營運方針以及位處偏僻等因素,對於SCP-ZH-███的鎮壓與處置未能在第一時間實施,僅有相連的主棟經由Dr. 弗密特指示封閉了聯絡梯將傷害壓制在安養單元,本次造成██人的死亡以及███的傷害,多數受到SCP-ZH-███影響的人員已在記憶治療手段後回復正常崗位中。

調查事實:本次的()級異常突變因安置特工Sundial當下的疏忽,在尚未得知的項目的特性下採取了不當的處置,異常生物大量於安養單元繁殖,導致事件5-C-047因此發生。

分析與結論:SCP-ZH-023的繁衍應於植物狀態的安養人員間交互感染多時,由於身體限制及對環境狀態的忽視一直未能發現SCP-ZH-023的感染與傳播,直到清潔班進行每季大掃除時將除塵槽打開,大量接觸到項目粉末的清潔班除了陷入記憶混亂的狀況外,也導致之前受到SCP-ZH-███影響卻呈現植物狀態沒有表現異常特性的資訊危害開始擴散。

改善建議與違規事件調查處理措施
清潔職位的管理與教育鬆散,是造成事件累計的最大主因,現有安保及管理人員等關聯人事都將進行撤換及懲處。Site-ZH-96應參照三垣指揮部所發佈的準則重新設計安養人員的收留與照護流程,加強人員的演習與訓練,切記本次事件防止憾事發生。


附錄 《破片整合紀錄》

於事件5-C-047後,統整了未有感染風險的人員未受SCP-ZH-███影響干擾的記憶,經交叉比對後補齊了一部份缺失的探索紀錄,得到了nx-zh-68的相關資訊,但所有獲得的資訊均與特工Sundial在探索nx-zh-68時所回傳的影像紀錄有所落差,後續派遣無人機與AIC載體的計畫與SCP-ZH-023的應用研究目前仍在評估中。

nx-zh-68-023-1 - 研究員秋旻
我在寬闊的草原地上奔跑,空氣很舒適,遠遠的能聽到鳥叫聲,是沒聽過的那種但沒有可怕的感覺,我只是專心的奔跑一路的跑到附近的小山坡,摘著樹叢上的莓果大口的吃著,有點像是藍莓的味道但又帶了一些口香糖的涼味,非常好吃的味道。

nx-zh-68-023-2 - 特工富榮
我在熱鬧的婚禮上,周圍都是人非常熱鬧,大家在很愉快的氣氛中唱歌,好神奇……回想起來我聽不懂他們說的語言但我懂他們交談的的意思,不過我沒有…..看過這種的服裝,啊!這麼說來有點像是顏色不一樣的阿美族衣服……新娘真的很美。

nx-zh-68-023-3 - D-356584
我坐在很高的椅子上,村子裡的人們聚在了一起很嚴肅的在討論什麼,很多斷手斷腳綁繃帶…..痾那個時候只要我稍稍表現出離開椅子的樣子或動作馬上就被斥責,只能遠遠的看著。又髒又臭熱得要死……他馬我屁股超痛的!

nx-zh-68-023-4 - 研究員席亞
周圍很暗,像在山洞裏面,我有聞到泥土的味道,雖然真實但我覺得可能是惡夢也說不一定…然後我一直能聽到周圍有很低沉的聲音在唱歌,可是我半句都聽不懂……身體很重,頭很痛,肚子餓到開始痛的地步……唉。

nx-zh-68-023-5 - [已編輯]
燒起來了,很多的████跑進了房子裡,他們……一個一個殺掉了房子裡所有的大人,大笑著,把刀用力捅進肚子裡攪爛,我們的人怎麼打他們他們都沒事,周圍都是血的味道還有他們的可怕笑聲,我只能抱緊孩子們努力的讓自己不要被發現,但我們之中最小的孩子哭了,還來不及逃我就被人抓著頭髮從地上拖起來,他們██████,一面嘲笑著把穢物塗抹在我身上,把刀子從我的████,███直到我失去意識為止。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