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ZH-021
評分: +17+x

DjjBXcw.jpg

由監視器拍下的SCP-ZH-021內部樣貌

項目編號:SCP-ZH-021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考慮到SCP-ZH-021的異常特性,須定時有人進入使用項目。已用工程或裝潢為由封鎖,僅在極少人的時段開放項目給特定人數使用。任何給基金會人員的使用需經過負責此項目之張██博士評估。

描述:SCP-ZH-021是位於臺北市██區████百貨公司█樓的廁所,內部空間廣大,與其外觀或該樓平面圖不符,不論男女廁皆具有異常效應。從外部觀察時,項目均表現出正常之廁所外觀。

任何人進入SCP-ZH-021時,對象會發現自己身處一座大型澡堂,儘管位於大樓內部,項目內部空間採光充足,具有浴池、淋浴區域,同時也有類似飲水供應機的設施。目前項目如何獲得乾淨的水或是否存在水循環設備仍然未知。對象在SCP-ZH-021裡面待上的時間取決於個人,目前記錄最長為5小時47分鐘。

SCP-ZH-021內部可使用手機或電腦設施。通訊和電子訊號傳輸是可用的,這使得外界可透過監視錄影、錄音設備了解項目內部情況,反之也同樣可行。

項目內部有一位以清潔工形象存在的實體(以下稱為SCP-ZH-021-1),從外觀判斷約40多歲。SCP-ZH-021-1會試圖與進入SCP-ZH-021的對象對話,SCP-ZH-021-1會將話題引領至對象的煩惱,並聆聽或嘗試向他們提出建議。

進入SCP-ZH-021的對象會在3到40秒內鬆懈警戒,若非有人持續提醒,對象會將工作或任務擱置在一旁,隨後進入無意識狀態,並開始脫衣、洗淨身體後在澡池內浸泡,待滿足後才穿上衣服,並在離開時給付SCP-ZH-021-1零錢,金額從10元到200元不等。

從SCP-ZH-021內部出來的對象均表示對項目內部的樣貌、功能、他們在裡面所做的事無任何印象,且強烈認為自己只是去上廁所。對象皆不否認接觸SCP-ZH-021後,自己感覺「煥然一新」,家庭、工作或人際關係所產生的壓力獲得舒緩,並對未來充滿期待。

在收容完成後,已派遣█名D級人員進入項目以了解項目內部的異常效應,同時嘗試裝設監視器。經過█次的失敗嘗試後,改為使用機械手臂等非人力方法裝設。目前已成功裝設兩架監視器,同時指派人員監看項目內部。

發現:基金會接到數名平民失蹤的案件,但失蹤者均在6小時內回歸。基金會於2020年█月█日派遣鄭榮文特工進入SCP-ZH-021記錄項目內部資訊,並在同時以手機錄影。但於14秒後,特工受到異常效應影響並放下手機。之後的錄影持續了43分鐘。


附錄021-a:與SCP-ZH-021的訪談紀錄:

前言:使用了無人載具與機械手臂完成訪談設備的裝設。


訪談者:張██博士,坐在設立於SCP-ZH-021入口前二十公尺的桌椅中。

受訪者:SCP-ZH-021-1


[紀錄開始]

內部麥克風被敲了兩下。

SCP-ZH-021-1:這是什麼?

張██博士:你好。可以請問你的大名嗎?

停頓。

SCP-ZH-021-1:我的名字嗎?███。把那些機器送進來的是你嗎?

張██博士:是的,這是為了和你對話。

SCP-ZH-021-1:那你為什麼不進來說呢?

張██博士:現在恐怕不方便。我想要問你一個問題。

SCP-ZH-021-1:請說。

張██博士:你知道你為什麼會在那裡面嗎?

SCP-ZH-021-1:打掃我親愛的澡堂啊。這可是我的工作。

張██博士:那你除了維護澡堂外,還有什麼會做的嗎?

SCP-ZH-021-1:除了打掃外,大概就是與那些客人們聊天吧。

SCP-ZH-021-1:他們會訴說他們的煩惱,而我在旁邊聽著。說到煩惱,這讓我想起█天前的一位男士呢。他在進來澡堂之後,拿出手機不知道寫什麼,不過之後他就進來泡澡了。

SCP-ZH-021-1:他正因為他的家人生病而煩惱不已呢。聽說是重病,不過什麼癌症的,我還真沒聽說過。

張██博士:等等,手機?你卻不知道癌症?

SCP-ZH-021-1:手機?那是最近的客人都會帶進來的東西啊。一個方方的鐵塊。在那之前還有會對折起來的款式,這些都是客人跟我說的,(拍桌)我已經跟不上時──

內部麥克風失去連接。外部喇叭傳出沙沙聲。

張██博士:請看看後面連接的導線有沒有問題。

沙沙聲加劇。

SCP-ZH-021-1:樣……這樣有嗎?

張██博士:有的。

SCP-ZH-021-1:哎呀,真抱歉哪。我完全不會用這東西。

張██博士:不會。你最後知道的外面的事情是什麼?

SCP-ZH-021-1:那叫什麼……台灣地方自治聯盟讓我們老百姓能夠去投票了,在那之前我就已經在台南州的██開了這間澡堂。哎呀,之後就有好久沒有人說起投票的話題了,我自己也因為太忙只投了一次。

書寫紀錄聲

張██博士:你為什麼要經營這個澡堂?

SCP-ZH-021-1:那還用說嗎?當然是給大家用的!左鄰右舍穿著草鞋、木屐來澡堂洗澡,一起聊天、認識彼此,對我還有社區都是好的結果呀。

SCP-ZH-021-1:而客人也是一波一波的來呢。當客人變很稀少,我想說澡堂的生意要做不下去之後,就會有一波人進來呢,而且那波人還是從同一個地方來的,從原本的台南州,到之後的彰化縣、高雄縣、新竹市,到現在的台北市,就宛如澡堂直接移到了那裡呢。

張██博士:喔?

SCP-ZH-021-1:不過最近人們變忙了。唉,我已經遇過好多個說自己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好好睡覺了,好多好多個。當我問起鄰居時,每個都說自己不認識任何鄰居,天天過著吃著裝在塑膠盒裡、不是家人做的晚飯的生活。現在這個世代,不知道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啊。博士,你說是吧?

停頓。

張██博士:嗯……?是、是啊。那你會想要從裡面出來嗎?

SCP-ZH-021-1:怎麼會?在這裡工作是我對社區的回饋,更是我實現願望的方法。你的願望是什麼呢?

張██博士:我……的?

SCP-ZH-021-1:當然,說出來會比放在心裡好很多的。你也可以說說你的苦惱,我會和你一起承擔的。要不然進來說吧,你不會想要別人知道的吧?

張██博士:我……

張博士站起並走向項目。

[紀錄結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