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SCP-033
評分: +3+x

Site-41:逆模因部門總部

Elise Dunwall看向她螢幕右側的視窗。

……這些符號的「和」為一先前未知的整數(受Hutchinson教授所指定為θ'),即5和6的中間值。

她隨後看向於螢幕左側的視窗裡展開的列表。

  • SCP-001 等待歸類 [已上鎖]
  • SCP-002
  • SCP-003
  • SCP-004
  • SCP-005
  • SCP-006
  • SCP-007
  • SCP-008
  • SCP-009

她轉頭面向她的助理。
「妳準備好計時器了嗎,Liz?」

「是的,女士。」這位年輕的女性回覆道。「兩千五百六十秒。」

Elise打開了左側視窗的搜尋功能並鍵入了位址。
SCP-SCP-033
輸入
計時器上的開始按鈕在被按下時,發出了微小的點擊聲響。
未尋獲頁面。

「重置計時器。」

「好的女士。」

SCP-[SCP-033]
輸入
點擊。
未尋獲頁面。
…..

Elise向後靠坐在她的坐椅之上,並嘆了一口氣。

「這曾是個不錯的假設。」

她輕聲地笑了一下。「是的,但一個好的想法並不代表它是正確的。『遺失的檔案編號。』呵。現在想起來我似乎有這麼一點傻呢。這裡仍舊有一樣事物突了出來……」

「某樣你無法確切地指出的事物?」

「不,並不是那樣的。只是我所讀過的所有次要文件都指出,為了要激活零三三的效應,用來表示那個數值的數字或符號必須由人員所親手寫下。如果有人已經填入了這個假想的槽位,那他們就勢必要選擇某個可以清楚地代表零三三的。而最能代表它的就是檔案編號,只要我們不讓人創造自定義符號的話,並且那麼做可能會損毀我們的整個系統。」

「也許數學只是為了挑剔,並且將檔案編號歸屬至檔案自身。」

「嗯……」
Elise繼續瀏覽著文件,尋找著某個可能被她掠過的事物。
「等一下。」

(受Hutchinson教授所指定為θ')

「Liz,再重置一次計時器。」

「全聽妳的。」

SCP-θ'
輸入
點擊。




警告!安保協議已自動將該工作站自所有虛擬網路中斷開。作為您查閱該文件的必要因素,該工作站與附近所有設備及書寫媒體將於2560秒後自我銷毀。

項目編號:SCP-θ'

項目等級: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與文件SCP-i相關的資料都將被包含於文件SCP-θ'之中。文件SCP-i將永不於該文件外所提及。█████將永不於任何情況下所提及。文件SCP-i名義上來說並不存在。該文件名義上來說並不存在。

描述:SCP-θ'被指定為文件SCP-i,該檔案為非正式的基金會文件,其致力於紀錄對█████的特殊收容措施及描述。█████是一種資訊結構,其帶有十分嚴重的反概念及資訊危害效應。因此,與█████有關的資訊及其外延 — 文件SCP-i — 是高度致命且會隨著總數的上升而變得更加具有危害性的。

當處於穩定狀態時,與█████和SCP-i有關的資訊會表現出自主複製的傾向,增加其危害特性以及受記憶強化個體前來接觸該資訊的可能性。因此,由於該文件天生地自我收容特性,所有與█████和SCP-i有關的資訊應被保存於該文件之中。

隨著對█████初期迭代的第一次確認後,文件SCP-i曾被填入於編號███之中。於一段無法確定的時間之後,█████已有能力透過儲存其中的資訊來完全感染文件SCP-i。在目前的收容措施被實行前,█████能夠對當前未知數量的反概念部人員造成傷亡1。更多資訊請詳見事故報告:NIGHT MIRROR




「嗯……有趣。」

「是很有趣。但我不認為這裡面有很多可用的資訊。」Liz回道。

「這裡面當然有了。」

「什麼?」

「這裡有著大量的資訊,妳剛才就找到了。看,現在我們知道這裡有個我們不應知道其相關資訊的傢伙。我們知道與它有關的資訊有著某種出血效應。我們還知道了這裡有另一個大問題,是我們應該要開口提問的。」

「而那是什麼?」

「什麼是反概念部門,以及我們為什麼不認識它?」

「也許它不復存在。或許這只是個假消息,而我們真的沒有這個部門。」

「大部分的人也會說我們沒有逆模因部。」

Liz停了下來並為此沉思了一陣子。
「我需要去把這些告訴Wheeler,對嗎?」

「是的,而我也會去。整體上來說,這個實驗是我的點子。」

「好吧。那在走之前還有一件事情。」

「是什麼?」

「今天是幾號呢?」

「喔,這很簡單。今天是……」Elise猶豫了一下。「抱歉,妳可以再問一次嗎?」

「今天的日期?」

「喔,是……是幾號呢?何時?是誰?為什麼?是如何?為何?在哪?……」

Liz看著眼前迷失自我的女人,臉上的皺紋重歸平滑,並且色彩也回到了她的髮絲之上。時光倒流著實能使人的外表發生奇蹟。

「抱歉親愛的,還不能讓妳插手管這檔事。這對妳來說太危險了。」

Elise開始痙攣並於座椅上呻吟著。

「我希望我不用把妳送回到這麼年輕的時候。如果是位普通的研究員,我只需要把妳送到幾小時前就好了。但妳已經服用記憶強化劑有……大概二十年這麼久了?而我必須把這些都從妳的系統之中所清除,以確保妳無法記得。」

隨著變化趨緩,Elise的肌肉也放鬆了下來。

「現在來吧,讓我們帶妳去見Wheeler。妳有不少事情要做。往好處想,在妳加入時妳就幾乎準備好了,所以把妳重新訓練起來應該不用花他們太多的時間。」她一半撐著、一半抬起的把這位新進的年輕女性帶出門口並走向大廳,Elizabeth Day的嘴唇輕微地皺了起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