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99
評分: +6+x

項目編號:SCP-999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999被允許在站點設施範圍內依照意願自由行動,但每晚八點至九點應返回收容室睡眠,並且為了自身安全,不得在區域受緊急封鎖期間離開收容室。項目禁止在夜間離開收容室,或離開站點設施範圍。收容室內應保持清潔,且每天供給兩次食物。

處於休息時間或無正在進行任務的人員能夠自由進出SCP-999的收容室。當項目表現處無聊時,需要派遣人員進入收容措施與項目以溫和冷靜的語調伴其玩耍,不得以具威脅性的語調對待項目。

描述:SCP-999外觀為一大坨不定型的凝膠狀半透明橙色黏液,重約五十四公斤(120磅),黏稠度接近花生醬。SCP-999的形狀和大小容易受外力改變,並可改變成任何形狀。當項目靜止休息時,項目的外型會變成一個扁圓形體1,約兩公尺寬,一公尺高。

項目的表面由一層薄而透明的膜構成,類似於0.5公分厚的動物性細胞,且具有高度的彈性,令項目最多能夠伸展身體至兩公分薄。雖然項目的表面膜具有疏水性,但SCP-999依然能夠吸收任何液體(詳見附錄SCP-999-A)。項目的體內充滿了未知成分的黏稠橙色物質,並能夠使項目輕鬆的消化有機物。

當人類接近SCP-999時,項目會表現出興奮和興高采烈的情緒反應,隨後會滑向離項目最近的人類,並跳躍到對方身上,伸出兩隻偽足嘗試「擁抱」對方,並使用第三隻偽足磨蹭對方的臉頰,同時發出高音調的咕嚕聲和咕咕聲。因此,項目的個性通常被形容為「喜歡玩耍的」和「像狗的」。

根據和SCP-999互動的人,項目會散發出不同的香味。記錄中的氣味包含巧克力、剛洗好的衣服、培根、玫瑰和培樂多黏土的味道。

觸摸SCP-999的表面會立即產生輕度的快感,並隨著接觸項目的時間增加而提升快感,且在和項目分離後依然會持續很長的時間。項目最喜愛的玩耍活動是「搔癢癢」,通常是將一名對象自頸部以下完全包覆在身體中,然後對對象搔癢,直到對象要求停止為止(然而項目並非每次都遵守指令)。儘管此行為曾經導致受傷,但項目從未被發現有意試圖傷害他人,並在造成意外後立即離開對象,然後將身體收縮為一小團顫抖,同時發出類似狗嗚咽的咕嚕聲,似乎是在對其造成的傷害「道歉」。

雖然項目樂於和任何人互動,但似乎對那些以任何原因感到低落或難過的對象特別感興趣。根據患有重鬱症或PTSD的對象之接觸報告,在和SCP-999多次互動後,對生活的看法樂觀許多。當前正在討論使用項目分泌的黏液製造抗抑鬱藥的可行性。

除了玩耍行為方面的表現以外,SCP-999似乎還愛著所有動物(尤其是人類),並拒絕食用任何肉類,甚至冒著生命危險嘗試拯救他人。曾有案例指出,項目曾跳至人類面前以替對象抵擋射出的子彈。(項目的智力尚待討論:儘管其行為多為幼稚舉動,但似乎能夠理解人類的語言和大多數現代科技,包括槍枝等)SCP-999的飲食完全為糖果和甜點,其中以M&M’s巧克力和Necco威化餅為佳。項目的進食方法和變形蟲類似。

附錄SCP-999-A:提醒所有職員:SCP-999不得食用任何含咖啡因的飲料,上週有人在SCP-999吃早餐的時候喂了它一罐可樂——它不僅彈跳了半個小時,四處撞牆,而且碳酸讓項目很明顯的不適,使它一整天都沒胃口,也不願意移動。值得高興的是,SCP-999已經康復了,同時惹出問題的職員已經被譴責。

-Dr. ████████

附錄SCP-999-B:以下是一份關於令SCP-682接觸SCP-999以期望能夠抑制該項目的敵意的實驗報告。

SCP-999被放入SCP-682的收容區域,隨後SCP-999立刻滑向SCP-682。

999:(興高采烈的咕咕聲)

682:(難以形容的低吼與咆哮)這是什麼鬼?

SCP-999滑行到SCP-682面前像狗一般跳上跳下,同時發出高音頻的叫聲。

682:(低吼)噁心死了…………

SCP-682立即踩在SCP-999身上,並完全踩扁了SCP-999。觀察員本打算於SCP-682再次開口時終止實驗。

682:(咕噥聲)嗯……?(無法聽清)這是什麼……(低聲,類似輕笑)感覺……不賴…………

能夠看見SCP-999在SCP-682的腳趾間爬行,並沿著體側向上爬,圍繞並緊貼於SCP-682的脖子,隨後使用偽足輕輕的搔癢。SCP-682的臉上慢慢浮現出笑容,

682:(喀喀笑)感覺……好……開心……好開心……(笑聲)……開心……好開心…………

SCP-682不斷重複「開心」一詞,持續了數分鐘,起初的偶爾輕笑轉變為不斷的大笑。隨著笑聲的持續,SCP-682開始四腳朝天的滾動,並用尾巴以高強度力量拍打地板。

682:(發出笑聲)停下來!不要再搔癢了!(繼續大笑)

SCP-682和SCP-999繼續進行「搔癢大戰」,直到SCP-682最終筋疲力盡的倒下,並帶著微笑睡著。連續15分鐘未有任何活動後,兩名D級人員進入收容區域並打算回收SCP-999。當SCP-999被移出收容區域時,SCP-682立即清醒並從體內釋放出一股未知的能量波,同時瘋狂地大笑。

受能量波影響範圍內的所有人都陷入了瘋狂的大笑以至無法行動,使SCP-682得以逃脫收容區域並在路徑上進行屠殺。在特工鎮壓SCP-682的同時,SCP-999盡可能的迅速將受SCP-682的「大笑能量波」影響的人帶到安全的地方,使他們從歇斯底里的大笑中恢復過來。

儘管SCP-682造成了一場慘劇,但SCP-999似乎並未對該項目表現出任何恐懼。事實上,SCP-999已使用手勢表達它想再次和SCP-682一同「玩耍」。但SCP-682則回應:“那個骯髒的小[無法理解]應該要被[數據刪除]的殺死。”

來自Dr. ████的備忘錄:“雖然實驗最後以慘劇告終,但我必須承認,這是我見過最有趣的事情。我從來沒想過會有我覺得SCP-682「可愛」的一天。請盡快將實驗過程的錄影帶拷貝一份給我。”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