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53
評分: -3+x

項目編號:SCP-953

項目等級: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953應被收容在Site-17中,位於99號走廊底部的第四類收容間(4 m x 3 m x 3 m)。對象應被供給下列物品:

  • 每日1.5kg的新鮮肝臟以供消耗
  • 大量乾淨的飲用水
  • 每周洗淨的寢具(包含床墊、被子與毛毯)供對象更換

可偶爾提供次要的奢侈品(梅酒、供閱讀的資料等)嘉獎其良好表現以調節對象的心理狀態。

考慮到SCP-953的心智影響能力,嚴格禁止人類與SCP-953的直接接觸。也因此,當封鎖門開啟時,所有人員必須保持100公尺的安全距離。遞送食物與其他物件將由自動機器人協助完成。萬一收容失效,理論上可通過槍彈終結SCP-953;然而,考慮到其本質,辨識SCP-953可能相當困難。

由於純物理收容措施在控制SCP-953上仍有不足,心理層面的收容措施也是必須的。因此,前往SCP-953收容間的通路上必須被排滿開放式狗籠,籠中的犬種儘可能是韓國珍島犬或美洲獵狐犬。SCP-953對馴化的犬類有極端的恐懼與迴避傾向,不會靠近任何一匹10m以內,特別是在犬類吠叫或警戒時。

SCP-953應被視為對人類生命有敵意,應總是預設牠為危險且帶有武裝的。任何轉移行動都應在六名武裝人員監視下進行。在殺害目標時,牠偏好使用裸手重擊腹部,貫穿腹腔後取出肝臟以供之後食用。然而若牠被給予足夠時間,牠將緩慢進行殺害的過程,折磨牠的獵物,似乎因為是牠很享受施加苦痛在其他有感知力的生物身上。

描述:SCP-953是一隻雌性赤狐(Vulpes vulpes),體重約8公斤,脊椎在大約第26節椎骨的位置分裂成九條尾巴。然而對象表現出多型性特徵,讓牠能夠以其他各類物體或生物的形態存在(最常見的是一名具有高吸引力的韓國人女性)。1對象會在牠的所有變化形態中表現某些狐類特徵(耳朵、尾巴、爪子、眼睛、皮毛、聲音、習慣動作):這些特徵可以在牠試圖偽裝時提供辨識的依據,雖然SCP-953會嘗試用衣物或別的方式去掩蓋牠的尾巴。

除了多型表現能力以外,SCP-953也展現中等水準的心智影響能力,即心理暗示與心電感應。儘管不足以愚弄第三方觀察者,但遭其魅惑的對象可能會相信一系列錯誤的事實,例如SCP-953的本質、其自身的本質、其週遭事物的本質。SCP-953曾在多個事件中運用此能力,包含:警方接獲旅館房間內傳出尖叫聲的報案後,欺騙前來調查的員警;令一名母親將烤熟孩子後吃下;在拉姆塞特工的全程見證下對該特工的未婚夫進行戀屍行為;以及成功對「2███年性感獸控大會」的27名參與者進行特定類型對象殺人。

附錄1:先前履歷SCP-953曾數次遭遇SCP基金會及其前身組織。第一是是在韓國釜山,時間點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不久後。至今,SCP-953已經脫逃並被重新收容六次,導致█名SCP特工在各類事故中喪命。

在牠最後一次逃脫後,SCP-953銷聲匿跡超過██年,直到2███六月牠突然浮出水面,偽裝成一名獸控出現在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2███年性感獸控大會」。在牠被抓捕以前,牠殺害了超過兩打與會者和大會工作人員,超過至今為止單一事件中最高的殺人數量。遭到肢解的遺體被發現散落在旅館的各個角落中,包含:床墊中、被浴簾吊起、被當作旅館宴會中的主菜。倖存的參與者被施以A級致失憶症藥物後從基金會保護下解放。

被派往抓捕SCP-953的基金會人員在最近一次事故後指出,該對象表現得萎靡不振且麻木不仁,對抓捕行為毫無抵抗。自該日起,不再有SCP-953所導致的死亡案例。

附錄2:特殊緊急命令 由於對其種族的錯誤認識很可能會激怒SCP-953,在此命令所有人員必須稱呼她為「Kumiho(韓語的九尾狐)」而非「Kitune(日語的狐狸)」。對兩者差異有疑問的人員將被教育切羅基印地安人與新德里印度人之間的區別。 - O5-██

附錄3:人員配置更新 在蓋勒格特工不幸且完全可避免的死亡後,所有被證實目前或曾經與「獸控」或「御宅」群體相關的人員將被馬上轉移到其他項目上。 - O5-██

附錄4:民俗性控制措施 容我提醒:被指派到SCP-953的員工應在與該對象互動時遵守所有指導,無論這些指導看起來有多荒謬或可笑。記得亞洲人在我們介入之前已經跟這些東西相處數個世紀了:我們認為是童話故事的東西就是他們的特殊收容措施。 - O5-██

953訪談A — 19██年,在初次抓獲SCP-953後與抓捕隊進行的訪談。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